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重生

      “喂,最后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吗?”

      少年咒术师神色淡漠,俯瞰的姿态好像神明一般高高在上、藐视众生,而这样的目光却没有让他升起半分不爽,反而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鼓动了一般地燃烧起来,直至化成一地灰烬。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伏黑甚尔有些恍惚地想着,而还没等他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混沌的意识便因为被撕咬的痛楚而瞬间恢复清醒。

      “快更新……快更新……”

      “我不想上班啊!”

      “超市今天打折了吗?”

      咒灵混沌疯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伏黑甚尔眼睛尚未睁开,就条件反射地将手探向颈后,但他并没有感受到熟悉的触感,意料之外地摸了个空。

      伏黑甚尔眉头一皱,转而将力量凝聚在身体上,将趴着他身上啃噬的咒灵一拳打飞。

      这一击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伏黑甚尔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呼吸略微急促了几分。

      怎么回事?他这是在什么地方?

      伏黑甚尔微微喘息着,环视了一下周围。

      入眼一片黑暗,几乎连五指都看不真切,而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充斥着血液的腥臭味道,环境更是阴冷透骨,令人遍体生寒。

      躲在暗处的咒灵发出低低的嘶吼声,觊觎着房间内唯一的食物,恨不得立刻将他生吞下去。

      伏黑甚尔记得这个地方。

      这是禅院家用来惩罚不听话的族人而建造的地下室。

      这其中饲养着难以计数的低级咒灵,虽然级别不高,却胜在数量繁多,被扔进这里面的人,没有人能够毫发无损地离开——他嘴角上那道疤痕,正是拜此所赐。

      不光是如此,彻底封闭、不见天日的阴暗环境,更是足以激发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对于心志不坚定的人来说,这里,简直就是类似于地狱一般的存在。

      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暂且不说他早就已经离开禅院家了,而是……他明明已经死在那个男人手里了才对。

      半个身体都被术式炸飞的痛楚仿佛还残留在脑海深处,伏黑甚尔皱着眉,想到刚刚有些吃力的反击,有些不敢置信地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瘦弱纤细,稍微一用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拧断——这根本不是他的身体。

      伏黑甚尔眉头一跳,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就算早就变成了没有自主意识,原本围绕在他身边蓄势待发的咒灵们,也一瞬间地就被这恐怖的气势吓得逼退了好几米远,畏畏缩缩地不敢上前了。

      “毁掉……全都毁掉……”

      只有一个轻飘飘的、看起来下一秒就要自行消散了的咒灵还待在原处,小声重复着什么。

      这样的情景过于奇特,伏黑甚尔不由得提起了几分兴趣,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个咒灵身上。

      “——毁掉,禅院……啊啊啊,把禅院全都毁掉!”咒灵用着充满怨念的声音说着,“把禅院家的一切,全部毁掉!”

      尖锐的声音几乎要撕裂黑暗,伏黑甚尔只听得见外面传来轰隆数声惊雷,大雨也随之倾盆而下。

      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伏黑甚尔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咒灵,神色在黑暗中越发难以分辨。

      「非禅院者非术师,非术师者非人。」*注1

      这是禅院家的传承信条。

      正如字面意义所说,禅院家一向重视术式多于血脉,只有继承禅院相传术式的人,才会被家族所承认,而那些没有咒术师天赋的族人,就会被彻底否认其价值。

      对于禅院家来说,没有强大术式的、随处可见的、可有可无的「废物」,就算是死在这咒灵堆里,也不会有哪怕一个人在意。

      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在极致的恨意和绝望之下,有人以自身为代价,以血脉为媒介,召唤了曾经禅院一族的噩梦——伏黑甚尔。

      这位已经逝去的少年,名为「禅院冬至」。

      “毁掉禅院……啧。”伏黑甚尔冷哼了一声,没什么动力地耸了耸肩,“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小鬼。”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禅院」这个姓氏所代表的黑暗。

      这黑暗延续了足足有千年之久,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每一个族人的血脉之中,反抗之人寥寥无几。

      而他,也对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似乎察觉到伏黑甚尔并没有想要完成他的心愿,咒灵发出尖利的绝望叫声。

      “别叫了烦死了。”伏黑甚尔狠狠地皱着眉头,将再度聚集在他身边的咒灵打散。

      没有咒具在手,完全零咒力的天与咒缚根本那这些东西毫无办法,而偏偏重生的这具身体瘦弱地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不过是驱赶了几个咒灵,就累得他气喘吁吁,筋疲力竭了。

      就这还想毁灭禅院?就这?

      到底是谁给这个小鬼的自信啊?

      伏黑甚尔烦躁不已地想道。

      纯粹的黑暗之中,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除了咒灵的声音之外,伏黑甚尔只间歇地听见了几次轰隆的雷声,得知这一场不知因何而来的暴雨尚且并未停下。

      ***

      沉重的门扉发出吱吖的声响,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伏黑甚尔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坐在原处没有动。

      见他没有动作,来者用着非常不耐烦的语气说道:“还不滚出来干什么?废物!还是你更喜欢跟这些恶心的咒灵作伴?”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辱骂,伏黑甚尔连眉头都没动上半分,他慢腾腾地支起身体,直到彻底适应了光线,这才不紧不慢地往外走去。

      在惩戒室里待了一天时间,少年的外表看起来狼狈至极,走出来的姿态却像是闲庭信步一般自在,让看守看得感觉十分不爽。

      明明只是一个不被家族承认的「废物」罢了,在他面前摆什么谱!

      “磨磨蹭蹭的,耽误我时间。”看守骂骂咧咧地说道,看着少年就要走到自己身边,他装作不经意往前走了一步,试图将人推下台阶,给他点颜色瞧瞧。

      只要想到少年脸上会流露出的那种带着愤怒、又偏偏无可奈何的忍耐表情,他刚刚短暂的不爽好像也就没那么不舒服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变得扭曲了起来。他连忙低下头,免得被对方看出异样。

      来了来了,就是现在——

      “白痴。”

      伏黑甚尔动作轻巧地避开了他的偷袭,顺便在他的脚下一绊——

      只听一记短促的叫声,看守滑稽地顺着台阶滚了下去,脸上还带着些许情况不明的迷茫。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这剧本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他大受震惊地抬头看向门口,只见黑发绿瞳的少年回过身,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你这家伙——”看守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愤怒地朝着少年大吼,“你居然敢……”

      伏黑甚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哐的一声给他关上了门,顺便好心地上了锁。

      “我#¥%&*……”里面爆发出一阵气急败坏的怒骂,“禅院冬至,你他妈给我把门打开!!!”

      伏黑甚尔哼笑了一声,随手将钥匙给拧断了扔到了角落里。

      自己好好和咒灵去培养感情吧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悄悄滴开文!
    冷CP爱好者又来自割腿肉了,本文CP五甚,不拆不逆,请注意避雷哦!
    开文惯例,会有随机红包掉落,感谢收藏评论的小可爱们~
    注1:引用自咒回原著
    PS:身为完全的天与咒缚,甚尔是可以通过【五感】看到咒灵的,这是原作设定,不是私设哦(大声强调)
    真希必须戴眼镜才能看到是因为她那时候不是完全体啦
    *
    以下是新文预收,感兴趣可以收藏一下,么么哒~
    初鹿野千寻是个咒具制造师,他对制造咒具抱有纯粹的热爱,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制造最完美的咒具。
    直到有一天,他绑定了一个咒具制造系统。
    看着系统中无数咒具制造图谱,初鹿野千寻眼前一亮。
    *
    百鬼夜行时,无数刀枪剑戟在初鹿野千寻身后展开:“有幸能看到王之财宝,你感动吗?”
    某特级诅咒师:“不敢动不敢动。”
    火山脑袋爆发时,初鹿野千寻掏出了毛绒手套:“零地点突破·特制咒灵版,你喜欢吗?”
    某特级咒灵:“火山变冰山,人干事?”
    忽悠容器设下束缚时,初鹿野千寻一刀捅了下去:“天生牙,用过的都说好。”
    某诅咒之王:“我谢谢你啊。”
    涉谷之战时,斩魄刀、誓约胜利之剑、库洛牌、德累斯顿石板、全刀帐……在他身后一字排开。
    某脑花:……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好意思,咒具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初鹿野千寻,别名「行走的人型咒具库」,今天也在为到底用哪件咒具而苦恼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