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不能流泪
  “一场葬礼?”阿奇好像没想明白似的,“是‘憨憨’的葬礼吗?”
  大家当然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本来语焉不详的“没脑袋”和“靠谱”更是眼神闪烁了。
  阿奇觉得委屈,为“憨憨”不值。这个时候,最能表达自己感情的莫过于大哭一场。
  
  记得魏老师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说:“眼泪,是多么能够表达人类的单纯感情,酣畅淋漓的哭,是酣畅淋漓的情感宣泄……”
  男生们都嗤之以鼻,女生们都点头赞成。
  
  阿奇想:“我?我之前那么鄙视眼泪的一个人,怎么到了这里就哭个没完?”
  还有,“我是不是不能流泪?”
  他自言自语似的。现在他心里害怕,生怕自己的哪个行为,哪怕是一滴眼泪影响到其他三位队友的命运,如同“憨憨”,“如果他没有吃掉我的眼泪,是不是就不会吐出那个泡泡?”
  一直没什么主见,也不怎么发言的“没脑袋”现在非常奇怪地闭起来他全身的眼睛!
  这景象是壮观的,他表达认同的方式瞬间让阿奇觉得羞愧难当。
  
  而这时,他最想大哭一场。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大哭一场,都带来了魏老师说的那种美妙的境界——一场眼泪有可能葬送队友的命!
  
  阿奇用额头的标志所散发的蓝光去凑近待在“通情达理”脑袋顶上的“憨憨”,其实他的样貌并未变化,只是阿奇额头的光发生了变化——这光本来是圆润的,轻轻地笼着阿奇的小分队,而此刻,它变成了一束,直打向他们看不见的前面。
  就在光线变化的时候,阿奇看到“憨憨”通体发出和他的光不一样的白光!
  
  与“憨憨”发光同时的是“通情达理”的逃离——他的挣扎就是不断的扭曲,阿奇被甩脱手,甚至被他甩出去好远,“通情达理”在甩他的时候,也把“没脑袋”和 “靠谱”踢了出去!
  他的蓝色光束没有偏离方向——如果这里也有方向的话。
  
  与其说“通情达理”把他们甩了出去,不如说“通情达理”把他自己和“憨憨”甩了出去,而且他甩得力量很大,阿奇只觉得他们越来越远,甚至他有一种错觉:是“憨憨”把“通情达理”吞噬了。
  阿奇大声喊着:“通情达理!”“憨憨!”
  除了他自己和在他光圈中的“没脑袋”和“靠谱”,谁还能听到呢?
  光束另一侧的海君吗?
  
  失去了“憨憨”和“通情达理”,阿奇变得萎靡异常。
  他一共有四个“伙伴”——他认为的,事实上是他的“鱼”,然而现在,只有“没脑袋”和“靠谱”还在他的身边。
  他纠结在“丢失”的“鱼”身上,即便“没脑袋”和“靠谱”在身边,他仍然不觉得快乐和安心。
  
  好像就是一瞬间的时间,“憨憨”和“通情达理”就不在他身边了,消失在白光之下。
  他微微地偏了头,他看了看“靠谱”头上的小灯。
  他又看着指引着他们的蓝色光束——都是蓝色的。
  难道“憨憨”发出来的“白光”和那个“白发男人”有关吗?
  
  “憨憨”和“通情达理”不在了,没有人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甚至他要逃跑,也不会有“通情达理”的触角把他绑住了。
  他想着自嘲地笑了笑:之前“通情达理”绑着自己的时候,一直想跑,现在他不在了,他反而不想跑了。
  
  我为什么要跑?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我的“憨憨”和“通情达理”弄没了,还有那个“葬礼”和那个奇怪的“白发男人”……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我不知道的联系。
  而我不能向“没脑袋”和“靠谱”求证,如果他们说了不该说的,做了不该做的,一定也会遭遇厄运——得找到海君,或者那个“白发男人”,直接求证。
  
  我一定要弄明白!
  阿爹常说:“人活长活短,都要活个明白。”
  是的,我一定要弄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