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一场葬礼
  在海底吐泡泡,也没哪家法律说不行吧?
  阿奇并未在意,只是……
  “憨憨”的泡泡——就这一个泡泡刚开始和一个乒乓球那么大,然后慢慢地变大……
  他们都在那儿等,好像看热闹的等泡泡破一样,阿奇甚至有种冲动,想伸手把泡泡捅破。
  
  “通情达理”及时握住了他的手腕——泡泡变大的同时开始“自发电”了——在“黑”中越来越亮是让人震惊的——等到泡泡变得和足球那么大的时候,里面突然闪现出一些影像。
  阿奇眯起眼睛,凑近了看。
  
  搅动的海水像被狂风吹动了起雾的云层,明灭不清,就像一场混乱的序幕,等这场“云雾”渐渐散去,突然一股红色涌了出来,这红色并不清澈,混杂着各种黑色的紫色的“斑块”,红色停留了不过须臾,又一团黑气遮住了这些红色,这团黑气也是停留须臾,然后退去,退远了才能看清那是一种非常“庞大”的动物,体格像大白鲨,却黑得如墨,他吞掉的红色……
  “是血吗?”阿奇轻轻地问。
  “是。”“靠谱”轻轻地回答。
  
  画面继续:血的来源就在黑色大怪物的嘴里,怪物遁去,血色犹存,被搅动的海水似乎要慢慢平息的时候,突然又一股闪亮如剑的鱼冲了出来——他们的确又长又尖利,直捣黑色大怪物,明显可见,黑色大怪物不是因为体型巨大才遭到剑鱼的围攻,而是因为他太留恋口中的食物了……剑鱼数量之多,攻势之大,简直在眨眼之间,就让黑色大怪一命呜呼……奇怪的是,剑鱼并未尽数吞吃黑色大怪,而是顺着他们啃噬出来的缺口进到了黑色大怪冒着血腥的黑洞里面。
  
  阿奇皱眉看着:难道他们是在救被黑色大怪物吃掉的东西?还是那东西也是他们想要吃掉的?
  
  未等他想完,泡泡中画面一转,又是翻滚的海水如云雾升腾一般,还是刚刚的画面,只是云雾慢慢散去,画面也渐渐清晰,剑鱼、黑色大怪物、血迹都没有了,一个白色长发,长身而立的人——的确是一个人的样子,印在画面之上,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注视,他突然转头……
  “波”!
  泡泡破灭,一瞬黑暗。
  
  阿奇额头的标志再次亮起,“靠谱”头上的小灯也弱弱地亮着。
  阿奇屏息看到了泡泡的影像,此刻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那个男人……是海君?”他轻而小地询问。
  一阵的沉默。
  
  “这是‘憨憨’的记忆?”
  “憨憨”吐完泡泡,就呆呆地懒在那儿,此刻,他就像一个玩具蛇一样,不动,一动不动。
  
  阿奇问了两个问题没有找到答案,他有点儿恼,暴躁地站了起来:“是海君!我明明看那个男人和海君长得一模一样!不对……不对,他的头发好像颜色不对!”
  “他并不是海君。”“靠谱”说。
  “没脑袋”的眼睛们有点儿凌乱,他这么不安,难道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谁?”
  “这个……我们不能说。”
  
  “靠谱”是犹豫的,而那一边“没脑袋”突然暴躁起来:“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的牧鱼人?你是来害我们的,还是来帮我们的?”
  暴躁起来的“没脑袋”很吓人,他长满了眼睛,他的每一个眼睛都凸瞪着。
  阿奇看到“没脑袋”的反应,沉默了。
  
  既然“憨憨”吐出了这个泡泡,是不是他才是知道详情的那一个?可是他不会说话,甚至,他现在盘踞在他身旁的珊瑚沙发上,像一个雕塑一样。
  阿奇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受,他伸出手……摸向“憨憨”。
  就在,好像不那么长的时间,“憨憨”还张开大口要吃掉他的手,而现在,阿奇怀着去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猫的心情去摸“憨憨”。
  
  可是,阿奇的手却触到了僵硬的“憨憨”!
  阿奇一惊,直接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憨憨”!
  他双手捧起“憨憨”,他的确僵硬了,身体盘踞着,脑袋盘在里面,好像不想再面对他们一样。
  “没脑袋”和“靠谱”都围了过来。
  阿奇慌起来:“‘憨憨’是死了吗?”
  
  “靠谱”和“没脑袋”分别去“憨憨”脑袋盘着的地方立了一立。
  “靠谱”最后说:“可能跟他有关吧。”
  “他是谁?”
  “那个最后看过他的人。”
  “就是那个白发男人?”
  “靠谱”没说话,点点头。
  
  阿奇看了看“憨憨”,又看看了其他三个小伙伴,他想到了那个男人看过来的目光,难道这才是让“憨憨”变得僵硬的原因?
  “他死了吗?”阿奇小心翼翼地问,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死是不是应该有另外一种形式。
  “靠谱”和“没脑袋”还没回答,阿奇直接被“通情达理”掀翻了!
  
  “通情达理”变成了牧鱼杆,粘在阿奇的手上。
  阿奇被“通情达理”一掀,有点儿懵地看着一只手的“憨憨”,一只手的“通情达理”。
  “我想,珊瑚是想载着海蛇吧。”
  “靠谱”对着阿奇说的。
  
  阿奇把僵硬的“憨憨”放在了“通情达理”的头上。刚放上去,被“通情达理”粘着的手就被他放开了,“通情达理”就是这个意思,这两个沉默得不知道用什么交流的小伙伴还是很有感情的。
  
  气氛是悲伤的,阿奇对自己很自责:如果我不问海君,如果不牵扯出牧鱼人的死亡,如果自己不突然闹情绪哭起来,如果“憨憨”没有吃了我的眼泪,是不是我们四个,还可以说说笑笑,打着哑谜往前走?
  我会给他们找到食物,也会找到栖息之所。
  
  只是那个他们不想提及的“白发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憨憨”也不会这样。
  而那个白发男人出现之前的那一幕幕可怕的景象呢?难道是“憨憨”前一个主人的死亡?
  他前一个主人应该就是被黑色大怪物吞掉的那个吧。
  他突然想到他见海君的时候,好像听他说过:“你不能流血。”
  
  在“黑”里面,眼睛一定不能指路,如果按气息来说,血的味道的确是最浓重的。
  那么……
  “那么,刚才‘憨憨’给我们看的是?”
  “一场葬礼。”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