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死亡焦虑
  想到海君,阿奇有点儿纳闷,自从上次他把他摔穿了身体,就没再见到他,难道他真被他打残了?
  他问“靠谱”:“就上次和海君见面的时候,我扔你,或者是那个贝壳杯,是不是伤到了海君?怎么我就再没见到他呢?”
  “靠谱”想了想,就像不明白他说什么一样,然后只见他和“没脑袋”哈哈笑起来,打滚地笑。
  太过分了!这是什么意思嘛!
  
  “喂喂喂,你们笑什么!要是按我们之前校长说的,咱们现在可是一个团队的,你们不要发出这么离心离德的笑声好不好?”
  “靠谱”还是最靠谱的,他止住笑说:“伤到海君?这是不可能的!你以为你那一摔,除了把我摔出原型还能干啥?”
  “那为什么他不出现了呢?我们牧鱼人身处这么危险的海底,也是需要保护的嘛——我看他很厉害,适合当保镖。”
  
  “海君保护着我们所有生物。怎么说呢?你能见到海君还是很幸运的,很多很多牧鱼人根本连他的头发丝都没见到过,而且……如果说我们现在正穿行在海君的身体里也不过分,海君——就是海本身。”
  “啊?”阿奇不知道是穿过海君的身体让他觉得震惊还是海君就是海本身让他震惊。
  穿过他的身体?穿他的肠子还是脑子?想想有点儿恶心哦。
  
  “你不要总把我们这儿往你的世界里想,虽然你之前的经验能帮助你认识这个世界,但不能用你之前的经验限制住你认识这个世界,就比如……海,你们对他的认识还不及海的一根汗毛。”
  这狂的!不管怎样,我们的世界已经到了21世纪,科技已经发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当然,还会再发展,也不至于像你一只小海马说得这么不堪吧?
  
  “你们这儿连电都没通,还说我们的认识有限?”
  “你们还要外界介质发电,我们是自发电好不好?”
  “你们有电脑吗?你们知道电脑的计算速度有多快吗?”
  “但你也计算不出海的重量,能精确到卡米吗?”
  “卡米是什么东西?”
  
  “你俩可真无聊,两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啊,干吗那么较真?而且现在我们是在海底,哪儿哪儿还不知道呢,你们还有闲工夫吵架?”
  “没脑袋”这次说得话还真有点儿道理,“靠谱”和阿奇不说话了。
  “那,那你说有的牧鱼人连海君的头发丝都没见到,是不是说明我还比较厉害的,我得到了他的一根头发?”
  “每一个牧鱼人都会得到海君的一根头发,以便他能在海底活动,生活,这么说吧,海君这是无私奉献,希望你们不要想家!”
  是的,好像海君也是这么说的。但是……
  
  不想家才是怪咧!跟这根头发有关?
  阿奇想了想:难道我这断断续续的记忆,就跟这头发丝有关?——不让我想家嘛。
  
  “我说你们几个,原来有没有牧鱼人牧放过你们?”
  阿奇只当是闲着没事儿聊天,可是会说话的“没脑袋”“靠谱”都不说话了。
  “憨憨”听了他这句话,突然不指路了,把脑袋懒懒地耷拉下来。
  而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悲伤情绪——难道这是“通情达理”给我传递的情绪?
  
  接下来的全体沉默似乎在印证着他刚才的话是对的,他们之前不但被牧放过,而且牧放他们的牧鱼人——无论他是个大人、小孩,还是其他生物,他的结局一定不好,所以他们才会寻找新的牧鱼人,对牧鱼人了解那么多,而且天生地有种依赖感。
  阿爹常常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是海洋生物的简单生命循环,牧鱼人如果被海君赋予了在海里生活的能力,那他也只不过是海里生命循环的一环而已,他也……会死吧?
  
  阿奇其实总想到死的事儿:自己会不会得什么重病?自己会不会死于车祸?如果自己死了,阿爹,阿妈怎么办?如果自己死了,那些好吃的好玩的再也不会吃到玩儿到了,太可惜了!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有可能葬身海底!
  可这也没什么解释不通的,原来渔村常常会举行一些出海献祭的活动,每一个出海的人都有可能葬身海底,这些活动是个寄托。现在有了塔,先进的天气预报系统,海洋救援什么的,到他阿爹这一辈就很少有这样的活动了,他们说这是“迷信”,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刚才还想好好当个牧鱼人呢,此刻有点儿想逃跑。
  他这念头一出,“通情达理”和“憨憨”几乎同时化作一道绳子,把他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他额头上的蓝光标志被绑得似乎都扭曲了起来。
  “喂,你俩!我……我快被你俩勒死了!”
  “没脑袋”和“靠谱”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就停在哪儿,等他俩跟阿奇较完劲!!
  
  “我……我也怕死啊……”阿奇说着,哭了。
  “通情达理”和“憨憨”绑他的力气渐渐松懈,随着阿奇的抽泣,“通情达理”又变成了沙发,让他坐了下来。
  “憨憨”乖乖地盘在他的旁边。
  “我有老师和同学,我还有阿爹和阿妈呢!我还有……我还有很多我忘了的,都怪这个该死的海君给我的头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阿奇边哭边掉眼泪,一直老老实实的“憨憨”在眼泪掉下来的时候,接住吃掉。
  
  哭了一会儿,阿奇觉得有他们陪着,哭有什么用?走是肯定走不了,看“憨憨”和“通情达理”的反应就知道,如果没有他,他们找不到其他牧鱼人,很有可能就会被很快被其他凶猛的天敌吃掉。
  他既没有为他们找到食物,也没有找到“家”。
  
  他收起眼泪,沉默了一会儿,他在残存的记忆里搜集着阿爹阿妈和魏老师。
  魏老师说:“你们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上学就这么几年,别老想着出海出海,以后有你们出海的时候呢。”
  现在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也不一定就死在这儿呢。他想站起来,想说:“走吧。”
  
  吃了眼泪的“憨憨”这会儿突然张开嘴巴,伸出蛇信子,“噗”地吐出了一个泡泡。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