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海蛇“憨憨”
  “通情达理”鱼杆非常老实忠厚地吃掉了“没脑袋”和“靠谱”剩下的饭渣。
  阿奇非常过意不去,觉得这次没喂好“通情达理”。
  “下次,我应该给‘通情达理’弄一条鱼。”
  “他可吃不了那么大的东西,除非你给他嚼碎了让他吃。”
  阿奇脑补了一下吃生鱼嚼碎喂“通情达理”的画面,非常不适……
  更多的不适感是他握着“通情达理”的时候那种油滑油滑的感觉,像是一条蛇!
  
  阿奇再一次挥起“通情达理”,同时看到了缠绕在“通情达理”上的一条蛇!
  黑暗中他更像一条让人恶心的蚯蚓,看得出来他非常的凶悍,此刻正呈攻击的样子,直着脑袋要咬上阿奇的鼻子。
  阿奇有那么一瞬间都要放弃反抗了,阿爹说你要是在深海遇到蛇,十有八九是毒蛇,如果他颜色深,又带有花纹,被他的毒液沾上,必死无疑!那比眼镜蛇的毒还要毒上十倍!
  “当然,能捉到这样的蛇,能卖上天价!我听说,这种濒危的动物,有市无价!”
  “什么?猎捕濒危动物,不是犯法吗?”
  阿爹犹豫了一下,才说:“是犯法,只能我们守法,才能缩小犯法的边界,就像这大海总有沙滩拦着一样,犯法也不会是无法无天的,总会报应的,总会报应的。”
  
  阿奇不及想,即便是再濒危的动物,此刻是你死我活的境况,阿奇的一只手被缠着的,另一只手握成拳,是要生生塞进蛇嘴里!
  他同时闭紧了眼睛,等着阿爹说的那比眼镜蛇还毒十倍的毒液浸入自己的血管,这就叫出师未捷身先死吗?我才刚刚领着三个小伙伴吃了一顿饭……
  他的一闭眼一睁眼,死得这么快!被毒蛇咬一口难道不疼吗?只是……死后也是这么黑吗?
  不对!他看到了“没脑袋”跟着“靠谱”,“靠谱”的小灯还忽闪忽闪亮着。
  “通情达理”还老老实实地“粘”在他的手里。
  
  而那条蛇,跟没事儿似的缠在“通情达理”的“脑袋”上——如果他有脑袋的话。
  经过一次生死考验的阿奇徘徊在彻底懵的边缘。
  “哈哈哈,他吓唬你的。”“没脑袋”现在好像跟“靠谱”越来越熟了。
  “你刚才用珊瑚杆搅动海水,有可能他感知到了你吧。”“靠谱”悠悠地说。
  “你们……你们的意思是他来找我的,那他是我的‘鱼’?”
  “没脑袋”和“靠谱”两个能说话的没理他。
  
  “通情达理”只能从情绪上或者外界环境里感知他,那这条蛇?
  “他不会说话。”阿奇像自言自语似的,把手缩回来想要仔细看看他。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蛇,此刻好像是长在“通情达理”身上的“树瘤”。
  “你们说,他俩不跟咱们说话,他们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交流方式呢?”
  “这只有他俩知道吧?”“靠谱”总是这么高深,跟他们一起真有点儿“格格不入”。
  面对阿奇的“研究”,海蛇懒洋洋地趴着,连脑袋都不想抬一下,连眼皮都懒得睁开。
  
  “你给他起啥名呢?”“没脑袋”问阿奇。
  “叫‘憨憨’吧,你看他那么懒……”
  他话音未落,海蛇突然蹿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给缠上了,没用什么劲儿。
  他身体的蓝光突然亮了亮,瞬间明灭。
  “憨憨”缠住了他的上半身,有腿有脚还在飘着走。
  这次他没感到威胁和危险,这种感觉可能是……交流吧。
  阿奇有那么一刻是严肃的,他也没理这个“懒懒”的拥抱,他想了想,还是说了。
  “我们虽然没有方向,可是就这么‘飘’着也会遇到同伴?”
  
  大家没理他。
  “可,你们知道我们很奇怪,就是我们出海,我们去上学,我们回家,总要有个方向的,如果不知道方向,我们可能会很快变得焦躁不安。”
  “人是很奇怪的。”“靠谱”附和了一下。
  同时附和他的可能就是“憨憨”,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撤到“通情达理”的脑袋上,他的懒脑袋挺了起来,而“通情达理”突然拽着阿奇向“憨憨”指的那个地方“飘”去。
  
  阿奇感受不到“力”,但他仍然相信他这四个“小伙伴”,这种信任感太奇怪了。
  魏老师曾经说过:“我们看的每一本书都是一个平行世界。”
  他问老师:“真的有平行世界吗?”
  魏老师笑了,她非常真诚地点头:“是的,我相信有平行世界,毕竟……我们人类非常有限。”
  阿奇在“黑”中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平行世界吧。
  有会说话的动物,而且他们对我们的世界那么了解……还有,深谙人类心理和语言和存在,就像“通情达理”和“憨憨”。
  
  阿奇想好好地“牧放”他们,要对他们负责——阿妈说过,男子汉,最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担子。
  现在这个就是了吧?
  “你们除了吃,还要干啥?”阿奇问他们。
  “没脑袋”说:“我们还需要‘家’啊。”
  “怎么才能有家?”
  “不知道,大概得跟其他鱼抢地方吧。”
  有个立身之所,果然还是大家共同的心愿。
  “或者我们自己开辟一处地方不行吗?”
  阿奇脑补了一下跟别的鱼抢地方的惨烈情景。
  “又或者,还有其他牧鱼人?”
  “当然,你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他们?”阿奇想问他们是和我一样的人类小孩,还是大人,或者其他生物?
  但他又放弃了,毕竟他才是牧鱼人!
  阿奇这样想着的时候,本来只有在紧急时刻才冒出来的蓝光突然亮了起来,这股光本来是缠绕在他身上的,此刻缠绕的光逃窜一样集中向阿奇的脑门儿——阿奇虽然看不见,却感到了一丝那种蠕虫光上身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最后蓝光爬上他的额头,集中成一个“”纹,一直亮着,盖过了“靠谱”的小灯的亮光。
  
  “这是什么?”
  “这是牧鱼人的标志啊。”
  呸!阿奇想吐一口唾沫在海君身上:咋地,牧鱼人还有试用期啊!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