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坚硬如鳞
  “桌子凳子是什么东西?”大强一脸质疑,而他的回答是诚心诚意的——他真不知道有这东西。
  阿奇被一噎,心想,原来不是这个空间没有家具,是他们根本也不知道有家具这东西。
  哎,行吧。阿奇想你们连家具都没有,可能更别提吃饭要用到的筷子、勺子、叉子之类的了。
  等等,难道这里对记忆的吞噬更加厉害了吗?
  
  阿奇想到这儿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如果现在我眼睛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那我就在脑袋里想之前的事情,一定不能忘,一定不能忘……
  大强看阿奇没有要吃的意思,第二次催促:“快吃吧,新鲜的……”
  阿奇这才抬起没端“盘子”的一只手,犹犹豫豫地摸摸索索地……
  “哎呀,是我考虑不周到了,来,我帮你……”
  
  大强的声音还未落,他那只犹豫的手就被坚定地拾起来,接着他感觉自己的手直捣进一个“泥鳅”窝里,纵然这对常年抓鱼摸虾的阿奇并不稀奇,但突然被这么一努,他还是吓了一跳,直接挣脱大强的手,“啊”一声跳开,另一只手里的“盘子”也不知道被他扔到哪儿去了。
  “你怎么回事?!”大强的声音明显是生气了,“你这不是糟蹋东西吗!”
  “大强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眼睛……”
  
  阿奇本来想解释解释,但是大强直接截断了他的话:“你别拿你的眼睛说事儿,我一眼见你就不是什么好人,全身空空如也,连个牧鱼的家什都没有,你还说你是牧鱼人,你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奸细,想要我们的地盘,还是我们的鱼?”
  大强说着,快速从后腰间抄出来一个鲨鱼骨匕首,匕首尾部顶住阿奇的脖子根儿:“就算你是牧鱼人,连吃顿饭都要这么怕吗?我看你恐怕想吃的不是鱼,是我们吧!”
  “大强哥,你别生气,我真是,我真是因为眼睛的原因,我是个瞎子啊,瞎子!”
  
  阿奇万万没想到大强是这么想自己的,而且他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东西着实坚硬,当然,他看不见的是鲨鱼骨匕首的锋利,否则现在没准儿会更加惊慌。
  “瞎子?你说你是瞎子我就一定要信吗?你看看你的眼睛,一会儿像个瞎子一动不动,一会儿又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眼珠子转来转去,你是个骗子,哼!你骗阿紫可能绰绰有余,骗我?你还嫩!”
  他说着用鲨鱼骨匕首杆儿顶了一下阿奇的脖子,紧接着两手使劲儿一推阿奇,阿奇结结实实地全身扑上了墙壁,真实地感受到了全身触电的痛苦。
  
  “啊……”阿奇感到了疼痛难耐,也感到了撕心裂肺,更感到了自己的不可思议:我的眼睛还能转动?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他不顾身上的疼痛了,他两手并用,开始抓眼睛,他感到了坚硬,没有眼皮!他没有摸到自己的眼皮,他还抓了自己的脸,他同样感到了脸上的坚硬!
  不对,我的皮肤呢?
  阿奇继续往下抓……可是他遭到了大强一记鱼鞭!“啊……疼”阿奇握住了被鱼鞭抽中的手。
  
  “你别装了,还有!在我处理你之前,你别流血,不然死得更早!哼!”
  阿奇被他这句话定住了。
  大强以为他就是装了,理都懒得理他,一回身拿起那盘新鲜的蚌肉,转身走了。
  
  “不能流血……”“不能流泪……”
  阿奇没有很用力,但是他的确顺着脸开始摸自己的皮肤,坚硬的……每一块儿皮肤都不能再称之为“人的皮肤”了。
  嘴巴呢?他摸了一下嘴唇,是柔软的,他使劲儿抓,却觉得越抓越坚硬。
  为什么?是因为我“抓”才会变坚硬吗?
  按理说,皮肤变硬,人就会变得机械、行动不便,可是阿奇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完了,我彻底完了。”
  
  如果说一开始失明,阿奇对恢复身体还有一丝希望,现在他绝望了。
  不能流血吗?阿奇不管,他用坚硬的指甲使劲儿抓挠自己,是的,他不会再流血了——流血只属于那种柔软皮肤的人。
  不能流泪吗?阿奇不管,他早就想哭了,他努力地“哭”,可是除了他嘴里发出的“哦哦”的干嚎,他的眼里不再有泪水了。
  
  “不、不、不!”阿奇蜷曲着,用手使劲儿捶打自己的身体,头,抓住短发使劲儿揪,他感到一阵阵害怕,这些好像之前都是“他的”的东西,现在都非常陌生地拒他与千里之外。
  他叫了一会儿,渐渐安静下来,他不再惧怕这小屋里的墙壁,他慢慢地触摸,慢慢地爬过去,慢慢地靠上去:非常奇怪,刚刚满身扑上来,是迎面而来的疼痛,现在他只感到一丝丝间歇的疼痛,如同一阵阵的暖流,他“靠”在上面,安安静静地,等待大强的“处理”。
  
  等待大强的“处理”?阿奇苦笑了一下。
  想阿爹了。
  有一天阿爸在夕阳下整理渔网。
  “阿爹,今天好不好?”
  这类似于问收成怎么样。
  “不错,你去学校了?”
  阿爹瞄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对阿奇上学不上学看得那么淡。
  “嗯,阿爹,你说将来我要是跟你一样出海打渔,为什么现在还要天天去学校呢?”
  “海太大,你多少要学点儿东西,要不,你不配。”
  阿爹斜着眼看他,笑了。
  阿奇本来想反驳:你连学都没上过,你咋配出海呢?
  他看了看夕阳下的大海,闻惯了海里腥湿的味道,无处不在:是啊,海太大了……
  
  阿奇觉得心里酸酸的,现在的自己如同海里的一颗微尘,将要像一个寂寂无闻的海藻一样,消失无影了,不过,如果这海藻能追着阿爹打渔的倒影,再回家看看在门口捡拾鱼贝的阿妈多好啊……
  阿奇想着,喉咙一哽,眼里似乎有泪。与此同时的,他听到了一个非常细微的“咔”声。
  
  阿奇一吸鼻子:“谁?”
  他直起腰,侧耳听了听那个动静——这里力的相互作用是自然的,没准儿只是一些寻常的声音吧。
  
  他叹了一口气,打算再坐下,感受疼痛给他带来的“暖流”……
  “秋秋……”这次仍然是细微的声音。
  阿紫?
  阿奇再一次弹跳站起。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