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当面对峙
  被白光夹裹着的蓝光直奔阿奇而来,阿奇一直盯着来势汹汹的“风球”,和上次“憨憨”突然袭击不一样的是,他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转机。
  被风团卷着的蓝光一直在挣扎和抵抗,搅动着海水,让阿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憨憨”播放的那段“葬礼”,有几处都是这种情景。
  
  阿奇更是好奇,甚至希望两种力量的对抗最后能以蓝光取胜——他已经不知不觉划分好了自己的阵营。
  白蓝彼此纠缠,有那么一刻,阿奇只觉得眼前眼花缭乱。
  待在他怀里的“没脑袋”和“靠谱”被他夹着,居然一点儿声息都没有。
  
  阿奇刚想分神看一眼他们,突然蓝白光像爆炸了一样,发出巨大的亮光,无声无息,阿奇这回不用自己闭眼睛,在极亮的光中,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滴答”“滴答”……
  “阿奇,接完水一定要关掉龙头,你知道我们这里吃水有多难吗?”
  “好的,阿妈,我这就关掉。”
  阿奇一只手去关水龙头,一只手拿起手里的杯子。
  “咕咚”“咕咚”……
  酣畅地喝水,真舒服……
  
  阿奇的手停在半空,他手里拿着贝壳杯,他觉得自己好像补充了很丰富的食物、水,精神倍增,只是……
  他出神地看了一眼手里的贝壳杯,不解地看向了他的对面——蓝色长发的海君正一手拿着贝壳杯、一手拿着海螺壶给自己续茶,那莹绿莹绿的“茶”如同毒药——阿奇的脑海中闪回“毒药”变绿虫爬到自己身体里的情景。
  
  “在海里,你们都吃这个吗?”
  阿奇想起来自己自从来这儿还没有渴过饿过,是不是跟这些绿色的东西有关。
  “我们既不需要吃,也不需要喝,我们没有那个需要,只有你们人类,才会需要食物补充体力。”
  阿奇看了一眼海君,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海螺壶。
  “你用我的‘靠谱’泡茶?”
  
  海君眼神中掠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用手摸了一下海螺壶。
  “小伙子,这儿没有你的东西。”
  阿奇心里是不服的,他瞅准机会,手里的贝壳杯就要扔出去——
  一条“绳子”突然从黑中伸出来抽掉了他的手,和他手里的杯子,他“哎呦”一声吃痛地抱起自己的手,同时颇为诧异地望向刚刚从黑中伸出来“绳子”的那个位置。
  “憨憨?”
  他喃喃低语,眼睛盯着那个位置。
  
  痴痴的阿奇突然冷笑了一声:“我被你耍了,我要走!”
  他这一招纯属试探,他想知道“通情达理”还在不在。
  寂静,深深的寂静是对他的回答。
  他叹了一口气:“我还能救他们回来吗?”
  海君故作姿态,放下了手里的贝壳杯。
  “你这一路,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阿奇怒了,大喊:“我就想问你:我能不能把他们救回来!!”
  
  海君的头发丝好像被他的喊声震动得飞了起来,海君稳如泰山地立在那儿。
  “能不能救回来,这是你——牧鱼人的决定,你不该问我。”
  “我不该问你?那我怎么救?在这儿,没有光线,没有力和反作用力,我连打一拳出去都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救?”
  “小伙子,不是所有营救都需要用暴力的——当然,我知道在你们的世界通常以为有效的营救需要适当的、甚至残酷的暴力——把你放在黑域,就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黑域?”阿奇复述一遍这个名字,不知道怎么,心里有一丝触动,那是关于……
  
  “那你身着白发的时候,又是什么角色?你现在好像很中立,确实是在帮助我,那你变成白发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黑域的‘黑白无常’?”
  海君面色平静,他的无际长发却在疯狂地起落,好像它们是一群独立的珊瑚,完全独立于海君存在一样。
  “我从来都是我,我没有变过。”
  
  他说着,狂舞的蓝色发丝突然向一个方向螺旋样地回转,把他拢在了发丝中间,阿奇想到自己的那条蓝光被卷起的情形,他害怕了,他伸开双手要去帮海君理顺头发,只是那团回旋的力量把他越推越远,阿奇拼命抱住了海螺壶和两个贝壳杯——他不知道这两只贝壳杯里哪一个才是“没脑袋”。
  他顾不得自己了,眼睛被发丝旋涡转得生痛,几乎也是在旋转更加高速的时候,有一道如同闪电一样的光从旋涡中发出,继而是沉寂,阿奇只听得到自己汹涌的心跳。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所立是那个白色长发的男人!
  
  几乎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阿奇把自己抱着的海螺壶和贝壳杯塞进了自己的小褂里,又用胳膊抱紧了,坚硬的贝壳咯得他前胸疼。
  白发男人的确是海君的样子,可是又有点儿不一样,他好像是认识阿奇的,他看了一眼阿奇抱紧的前胸,开口说了句:“怎么,不打算请我喝一杯?”
  他的声音也如海君,只是话音到了阿奇耳中,让阿奇总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阿奇抱住的胳膊甚至不自觉地松了松。他继而又警惕起来,他忘不了“憨憨”的泡泡里那个致命的眼神,他闭上了眼睛。
  
  “你是谁?你不是海君你是谁?”
  “小毛孩子,无礼!”
  他的尾音有力,阿奇感觉自己的脸好像都被这力道给拍瘪了。
  阿奇晃晃脑袋,非常确定他不是海君。
  他的这种自来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骄傲,而不是那个平静淡定的海君。
  
  阿奇想到这儿,把他已经想成彻头彻尾的“坏人”了,他郁积在心里的那么多的委屈和愤怒此刻只想发泄出来。
  他突然大喊一声,根本无意识地就“奔跑”了起来,并且对准长发男子的脸就是“一脚”!
  他忘记了这是在“黑域”——吞噬所有力量的地方——白发男子简直毫不犹豫,他一跃变成一道如闪电一样的白光,还未及阿奇反应过来,他已成一股强大的旋风直奔阿奇而来……
  
  阿奇异常平静,紧紧地抱着他怀里的贝壳杯和海螺壶,虽然身体已无法施力,但气势和眼神仍然在宣泄着他的愤怒,他眼睛一眨不眨地迎向那个见面就打的男人。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