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朋友被掉包了

作者:三花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哥哥

      时间倒退回两小时前。

      傅延琛从家里出发去医院,辛念想着这里离家不远,于是打车回家给她哥来了个突击检查。

      她对她哥的要求很低,做个人就成。

      不管家里出现的是mary、sunny还是ivory,只要没同时撞见两个及以上,她都会因为她哥终于改邪归正而感动万分。

      事实证明,她哥在畜生里都能称王。

      “辛思,你挺行啊。”

      这是兄妹俩自小到大的相处方式,叫哥是不可能叫哥的,辛念张嘴必然阴阳怪气这样子。

      大冬天的,哇哇开着空调在室内搞泳池派对,被一众环肥燕瘦的比基尼美女环绕,一般人干不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定居海外的爸妈默许她长期住校的理由之一,就是怕她被带歪了。

      别人家的女孩子总是不回家,难免名声不好,他们家不一样。

      她要是总回家,名声肯定玩完。

      **

      辛思看见突然杀回家的辛念也慌得一批。

      万一这坏丫头又多嘴跑去爸妈那告黑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三分心虚七分讨好地赔笑,“宝贝,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辛念的小名叫辛宝贝,家里人和熟悉的朋友都喜欢直呼她宝贝。

      由于某些缘故,辛家对外只公开过儿子的身份,极少有人知道辛念这个小女儿的存在,于是当辛思这亲昵的称呼一出时,美女们的神色顿时精彩纷呈。

      哦豁,这难道是正牌女友来抓包?

      来人年纪不大,气势却挺足,怕不是家族联姻那种骄纵不好惹的千金大小姐?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几个和辛思一起疯的狐朋狗友同样不知内情,幸灾乐祸地怪叫几声,主动搂着美女们暂时回避。

      很快,一层泳池这边就只剩下兄妹二人。

      辛念揉了揉鼻子,各种香水的气味和烟味混在一起,熏得人快要窒息,要不是想和辛思确认一件事,她一秒都不想多待。

      “我交男朋友的事,你知道吗?”她开门见山。

      尽管傅延琛待她不错,她还是觉得有必要找至亲对一下答案。

      辛思却突然紧张起来,语速极快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你费尽心机地瞒了我四年,怎么突然来坦白?”

      辛念:“?”

      她似乎被唤起一点点印象,但紧跟着就是脑仁剧痛,连忙控制自己不去细想。

      辛思见妹妹又来小时候那套,试图假装不舒服蒙混过关,铁了心不上当。

      他横眉竖眼地警告她,“辛宝贝我跟你说,毕业就嫁人什么的你想都别想,我不同意,爸妈更不会同意。你当初为了那张脸倒追他我就不赞成,怕你故意跟我对着干才没理你,更别提他还有那种家人!”

      辛念听他这么说,心里反而一下踏实了。

      她顺利确认了两件事:

      第一,她的确是因为傅延琛长得好看才倒追他。

      第二,他们俩已经交往了四年,难怪傅延琛知道她那么多小秘密。

      不仅如此,她还猜到自己遗忘的不止一学期,而是整个大学四年,傅延琛肯定是担心她强行回忆引发不适,这才没纠正她的错觉。

      辛·颜即正义·念自我攻略进度:100/100。

      结论:傅延琛(长得可真好看所以他)没说谎。

      她对他哥的愤怒完全没在怕的,随口敷衍一句,“什么嫁不嫁的,我就是问问,你知道就行了,别瞎说。”

      辛思的表情越发狐疑,“小骗子,我信了你的邪。”

      **

      未免被无良的亲哥一辈子取笑走路掉进湖里的糗事,辛念干脆没提她失忆的小插曲。

      反正兄妹俩平时很少联系,“见面”基本都靠八卦新闻——

      一个是照片里被层层扒皮的花心阔少,一个是冲在吃瓜前线的黑粉,这种情况下,她暴露的可能性比她哥浪子回头还低。

      借口要去好友家小住,辛念回自己房间简单收拾了些衣物和日用品。

      辛思全程死亡凝视,“你不对劲,好端端的,怎么不住你最爱的学校宿舍了?”

      “都忙着搬家呢,乱七八糟的怎么住?”辛念没好气地怼回去,跟着忽然一怔。

      她其实并不记得这些,只是下意识就说了出口。

      辛思半信半疑,依旧防贼一样防着她,生怕她偷拿户口本跑去婚姻登记,玩一出先斩后奏。

      辛念:“……”

      恕她直言,她哥可能是个智障。

      他也不想想,她要是真想这么干,趁他浪的时候直接上楼拿完东西走人它不香吗?

      **

      直到辛念拎着小行李箱走出家门,辛思揣着户口本才总算松口气。

      他开车追出去,停在辛念身旁,“上来,去哪儿我送你,条件是今天的事你就当没看见,不许告黑状。”

      辛念冷笑一声,狮子大开口道:“外加一百万封口费,即时转账,不接受赊欠。”

      “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抢银行犯法,抢你是替天·行道,我又不傻。”

      “辛宝贝!”

      “哦忘了说,我刚才进门前拍照了,角度刁钻,卖给媒体恐怕不止这个价。”

      辛思恶狠狠地磨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别太过分了。”

      辛念甜甜一笑,“等媒体报了,反手再把链接发给爸妈,举报有奖来一波。”

      辛思:“成交。”

      辛念:“谢谢惠顾。”

      欢迎下次再来嗷,啾咪~

      **

      傅家大门口。

      一百万轻松坑到手的辛念开心地和她的摇钱——咳咳,和她哥挥手再见。

      再见时又是一百万,那滋味妙不可言。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辛念回头,一下撞进了傅延琛的怀里。

      她揉着发酸的鼻尖,不满地瞪他,“干嘛站这么近,疼死了。”

      说完想起来辛思还没走呢,莫名有点心虚。

      又来了,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虽然她是辛家小女儿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从小学到高中,同学们甚至都以为司机和保姆就是她爸妈,她否认过,还被人说不孝、虚荣……

      但她的身世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真被发现就发现呗?

      某个念头快速地在她脑海里闪过——

      校草郁辰在高中的毕业典礼上拒绝过一个高调示爱的白富美,理由是门不当户不对,人生理念不同。

      等等,郁辰不喜欢白富美,关她什么事?

      难不成傅延琛也有仇富的毛病?

      辛念这才意识到,她的失忆多少还是对生活造成了影响。

      比如她对自己男朋友的人品、经历、家庭、工作一无所知,就连对方的名字都是她不久前才打听出来的,谈恋爱谈了个寂寞。

      直觉告诉她,问题肯定就出在这里。

      但回忆是不可能回忆的,一想就头疼。

      见傅延琛笑着走上前和辛思打招呼,怎么看怎么违和,她下意识掏出从家里新拿的备用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傅延琛。

      连续刷出来的检索结果看得她一脸懵逼。

      辛念:“???”

      万万没想到,傅延琛居然是多年前红极一时的女星万梓瑛的儿子!

      那个年代,万梓瑛和同期同款的某大花撕番位撕资源撕代言,撕她们能撕的一切,反正就是天生的对家,很长一段时间里暗中斗得你死我活。

      某大花十撕九赢,外号“食人花”。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两人一个退圈,一个逐渐淡出公众视线,但这段恩怨不仅没能成为过去,反而被双方的下一代完美继承。

      两人的儿子长大后,带着各自亲妈的不甘不忿,在商场上掐得你死我活。

      具体来说,十次冲突里有九次是对手死、傅延琛活,还有一次对手生不如死,傅延琛照样活。

      这么巧,那只被傅延琛碾压的菜鸡就是辛思,而辛念她妈正是那朵超级食人花。

      辛念:“!”

      怨不得辛思反对他们交往,还嫌弃傅延琛的家人,两家居然是世仇。

      怪只怪爸妈坚决反对她掺和这段恩怨,她也的确没上心,辛思还一直管对方叫“小兔崽子”,导致她只记得自己妈和万梓瑛不合,却对傅延琛毫无印象。

      怎么办,她好像一不小心打入了敌方阵营,并且成功地潜伏多年。

      接下来是默默地搞事,还是用爱策反敌方主力呢?

      **

      傅延琛没留意到辛念的异样,更猜不到她复杂的心理活动。

      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眼前这个自小到大的死对头身上。

      “你来干什么?”他话里话外满是嫌弃。

      驾驶座上的辛思被问得一愣,紧跟着心中一声卧槽。

      他就说怎么觉得这地址有点眼熟。

      辛念所谓的暂住在好朋友家里,这个朋友居然是傅延琛???

      那个心黑手更黑、一天不抢自家生意就无法正常呼吸的傅延琛!!!

      他妹妹该不会是……

      终于忍不住要亲自出手,替家里收拾这个祸害了吧?

      毕竟道理大家都懂,能打败魔法的只有魔法,能干掉祸害的——哈哈哈哈!

      辛思有如打通了任督二脉,一瞬间想明白了所有关卡。

      原来妹妹突然提起交男朋友的事,是在隐晦地提醒他——“你知道就行了,别瞎说。”

      好妹妹,下次说话别整这么深奥。

      哥哥我不仅不会瞎说你前男友的事,更不会告诉爸妈你已经亲自下场,靠你了!

      辛思仿佛看到了不久之后傅延琛被辛·一人顶一个诈骗集团·念耍得团团转的蠢样,心情澎湃不已。

      他灵机一动,嚣张地冷笑一声,“我来干什么,你以后就知道了,等着瞧,有你哭着叫哥那一天。”

      他们俩是同年同月生,辛思稍大几天,每次碰面他都会借此调侃傅延琛是个弟弟,这几乎是他们俩的保留项目,虽然傅延琛从来不鸟。

      这一次,辛思显然是话里有话。

      傅延琛没听出来,已知两家关系水火不容的辛念却一脸无语。

      她就说辛思怎么能这么好心,对自己妹妹和死对头搞对象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来目的在这呢。

      这个辣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辛思:妹妹冲鸭~~用你的魔法干掉他!
    辛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