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麦麦

      第九章
      时奕去楼下拿水果好一会儿还没上来,席然下去找他,走下楼梯转过拐角,便听得厨房哗哗的水声,他正非常仔细的把一颗颗提子用剪刀从把儿上剪下来,在水流下细细冲洗,再放进晶莹剔透的冰蓝色果盘中。
      席然站在门外看着他动作,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轻捻着饱满圆润如玛瑙般的提子,色差对比明显,在水流下更显得莹润细致,视觉上很有冲击力。
      这画面太赏心悦目,席然觉得很美好。
      倚着的门被一个使力往后一冲发出声响,时奕抬头,见他正笑意融融,“你怎么下来了?我都洗好要端上去了。”
      “洗了这么久,手冷吗?”摸了摸他发红的指尖。
      “不冷,用的温水洗的。”把水槽边溅出来的水清理掉,端上果盘,“我们上去吧。”
      坐在房间沙发上,席然拿起一颗,顺口提了一句:“那个怪怪的海螺还在呢。”
      时奕回了瞅了眼那个橱窗,“嗯,挺特别的。”
      “下午打算做些什么?要不,我们来局王者?”
      说是玩两把,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几个小时,两人好久都没这么畅快的玩游戏了,觉得太爽快了。
      天气有些阴沉,本也没出门的念头,各自处理好作业,饭后在楼下小区里逛了会儿,溜了会儿那只大金毛。温柔的狗狗已经六岁多了,还是六年级的时候,时奕父母的同事家的狗生了一窝小狗宝宝,时奕一直挺想养狗的,他们便送了他一只。当时抱到手后很开心的来找席然,商量着要给狗取个好名字,席然是不明白他这股兴奋劲的,在他看来,狗叫什么名字不重要,主人开心就好,但也不忍扫他兴,还是贡献了几个名字。
      “叫它丫头,如何?”
      “这是公狗!怎么能叫这个名字呢?你让它怎么面对它那些狗友小伙伴?”时奕一口否定,“绝对不行,换一个。”
      席然本也就是在打趣他,看他果真不满着急的样子使劲憋着笑,清了清嗓子,“那叫它‘迷糊’?”
      时奕皱了下眉头,“你期待它还是以为它会一直迷迷糊糊的长大?”
      “那倒不是,就是看它现在这个状态,睡得很迷糊的感觉。”
      “它才多大啊,现在经常睡是正常的,”说着摸了摸还很小的狗头,“它肯定会长的英俊潇洒的,还会很聪明。”对此时奕很是自信。
      “嗯嗯,你养的狗,肯定会和你一样也很优秀的,”席然忍住笑,不动声色。
      “到底叫什么呢?”时奕很是纠结。
      “呀!就叫‘麦麦’吧!”席然表现的像灵光乍现的样子,一锤定音。
      “这个又是为何?”时奕都有点不想去探究他的想法了,总是那么出人意料的新奇。
      “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了厨房里中午做饭的面粉,面粉是用小麦磨的,我就想到了金黄的麦地。这金毛长大了也是一身金黄色,和麦田里成熟的麦子差不多的。”席然挠挠头,很是正经的解释。
      时奕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没对他这一连串的思路做些什么评价。席然也觉得自己这番解释未必能让他满意,也不在乎他到底会不会采纳自己的建议。
      结果没想到的是,一天去找他玩时,听到了时奕在唤那条小金毛“麦麦”,不是耳鸣,更不是幻听,他真的用了自己起的名字!对此席然还挺讶异。
      除了一开始的几年还能经常玩,初中课程就增多了,时至他们这个年纪即将升高中,高中三年又是不可轻视与放松的时候,所以他们真正能陪麦麦长大的时间并不多。但是每逢节假日,时奕都会回家,陪它溜溜弯,梳梳毛,洗洗澡,给它看看医生,打打针,看看牙,各种狗生应该经历的一切他都争取陪在身边给它做了。时奕不在家的时候,多是由爷爷奶奶照顾,看得出很受疼爱,长得膘肥体壮。
      席然隔三差五的来找时奕,也会给麦麦带些零食玩具,有时候帮着喂狗粮,和时奕在院子里帮它完成洗澡这一大工程。
      一开始狗狗不习惯不听话的使劲挣扎扑腾,洗一次简直就像杀猪般费力,等到帮它洗完,俩人也被折腾的几乎全身都湿透了,还要帮它擦干,吹干。夏日的午后,两人仿佛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样子。
      这样的不知疲倦的给麦麦照顾清理玩游戏,小家伙很快就接受了这两个小主人,时隔些时日再相见,热情的一把能扑倒两个快一米八的大男生,往人怀里钻,赶都赶不走的满腔火热。
      “真没想到,麦麦能被喂得这么庞大!”席然也是许久未见它,摸了摸狗头感慨着。
      “是呀,吃得太好了,每天耗不完的精力。”
      “不过家里有了它,再也不冷清清的了”握着爪子和它击掌,“都说狗会给人带来快乐,这太对了,若一个内向抑郁的人碰上一只闹腾的狗,都能被逼疯了!”
      时奕想到网友们晒得那些高破坏力还不服管教的狗,扑哧笑了,“那倒是,不过麦麦还是很温柔的,小家伙太懂事,太治愈了。心情不好都舍不得对它发火,看着它的眼睛,太单纯了。”说着揪了揪耷拉着的耳朵。
      “别心情不好啊,下次有事找我,我来给你排忧解难,”席然凑近了,两只大手从狗头撸到了狗脖子,把脸埋到脖颈处毛茸茸的地方,“你说,它们怕冷吗?这里暖烘烘的,可以捂捂手,你也来试试。”说着一把拽过时奕的手,贴着毛毛的狗脖子,自己用手按住他的手。
      时奕一下子默了。
      如果想象中这寒冷的冬天里,这房间里烧着火热的壁炉,那么这个时候,应该响起的是壁炉里噼里啪啦火苗的声音。可是这是现实,没有壁炉,外面也没有北风呼啸,只有落日还没散去的余晖,因太阳消失而渐渐升起肆意的寒气,以及客厅里中央空调吹出的呼呼地暖风。
      两人突然间都感觉有点热。
      时奕脸红了,“我关会儿空调,开会儿窗透透气哈,有点闷。”
      “嗯。”席然再钝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松开了手。
      麦麦好像察觉不到主人的微妙心理,仍旧蹭着趴在地毯上。
      两人则相对无言。
      “那个,我忘了还有本作业丢家里了,明天回去拿可能来不及,我现在回去吧。明天我再来找你一起回学校。”
      时奕还站在窗边,闻言也没回头,“好。”
      席然起身收拾了下,“那我先回去了。”
      临出门还回头,“明天,等我。”
      时奕轻轻抚着麦麦的毛,望着开而又合的门久久没有回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