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海螺

      第八章
      时家爷爷奶奶见到席然也是很热情的,俩小孩本就在身前长大,性格秉性都清楚得很,忙招呼来家一起吃饭,他也是不客气,身体力行的践行了何为“宾至如归”,这顿感觉吃的也是宾主尽欢。
      知晓了席然家的情况,他们便留他在家住,明天和时奕一起返校,晚上他们可以一起住,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么多年大家好像都习惯了。时奕没反对,席然自然也乐意,饭后不久就借口要去商□□题两人便先撤了。
      望着书架上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各类书籍,玻璃壁柜里各类玩具手办礼物,墙上一幅挂了很多年的画,席然默默道:“一切还是老样子。”
      时奕闻言回头,“你期待什么大变化?”
      “没有,这个样子就很好。”
      书桌上摊开着一套数学卷子,之前时奕应该就坐在这做作业的,房间里很安静,熟悉的布局总让他想起那些曾经,他们在房间的地毯上搭过积木,拼过图,玩过游戏,都是那个年纪的孩子们热门的。
      看着窗边低头做题的时奕,冬日的阳光透进来,给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容光,有点梦幻,不觉间有一种没喝酒也恍若醉了的感觉。
      没两题,时奕很快就完成了,收拾好书桌回头,“你一直站在这?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这不是怕把你东西弄坏了房间弄脏了嘛!”说的很是违心。
      “你先坐。”
      “都说你洁癖,你的地盘我可不敢乱碰,万一弄了你心爱的东西,你一生气就不要了那岂不是便宜了我?”说着还假模假样的表现的很是通情达理的大度。
      “那是别人。”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席然看着他,正欲问这话什么意思,时奕好像对他什么心思知晓的很清楚,即使转移了话题:“奶奶买了水果,你要吃吗?我去楼下拿。”说着就借机遁走了。
      席然看着他模样从容实际内心慌张的背影轻轻笑了笑,贴心的没多说放他走了,把房间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个遍。时奕很细致,自己买的别人送的获奖得的各种东西都被妥善的收进了那个玻璃柜,有的还表明了何年何月何人因何事送的,很多东西席然都见证了它们的来历,再看到时也能忆起当时的情境。只有一件东西让他有点意外,那是颗形状不是很好看的海螺。
      大概三年级的时候,三个孩子还没有因为意外而被分开,一次他们参加了一个夏令营。住在海边的乡下民居,一日趁管理老师不注意,好几个孩子偷偷溜出去了,后来大人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赶紧出动去找,好在他们并没有跑远,就在不远的浅滩。培养锻炼孩子们的各项技能在这里也做过一些游戏,只是没多逗留,可能那些调皮不服管教的没玩过瘾吧,偷偷又跑回去了,简直把老师们吓出了一身冷汗。提溜回来后好好地要惩罚他们,认错写检查。
      席然对自己挨罚毫不在意,很干脆的认了,顾远洲对此倒有些不好意思,“不该怂恿你和我一起去的,确实太危险了。”
      “是我自己想去的,被罚也是应该的,谁让我们不听话呢。”
      时奕是个乖孩子,直至于他们被找回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偷偷出去好玩吗?”漆黑的夜里躺到床上,小小的时奕还是没忍住白天就想问的话。
      “不是好玩,是瞒着大人偷偷摸摸的刺激,”席然对此很是有感受,翻了个身正色道,“虽然被教训了,也是挺好的。”
      顾远洲听他俩谈论着,“席然说今天给你带了个贝壳,你看到了吗?”
      时奕有些讶然。
      “那不好看,下次重新找个好看的吧。”
      顾远洲笑笑:“下次去海边仔仔细细的捡贝壳。”
      时奕对此挺好奇,倒不是说对一个贝壳海螺有多喜欢多想要,就是想知道他们嘴里的不好看该是有多不好看。人就是这样,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没得到满足简直心痒痒的太难受了。
      时奕感觉这一夜都没好。
      他期期艾艾的看着席然,弄的对方一头雾水,这家伙把东西搁脑后就跟甩一样,完完全全的忘了自己原本还给人家带了一个丑陋到自己都拿不出手的小礼物!
      可能当时他和顾远洲说要把那东西送给时奕的时候,也只是随口说说,毕竟这一个丑而别致的东西是自己捡到的,按他的思维这是缘分,不然怎么这么大海滩这么多人偏偏给他捡到了呢?
      不过,年少的他没有意识到,为什么看到自己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首先会想到时奕,路上遇到好玩有趣的事情想要去和他说,父母给买了好吃的好玩的都想拿给他一起吃一起玩,在学校里参加活动也会想着拉着他两人一起参加,但知道这样不对的行为他却不想也让对方也卷进来同挨老师的批评,考试成绩一直都是时奕比他高一点,他从没感觉到不满,好像很乐意这样的状态,不近不远,刚刚好。
      在外人眼里,席然更阳光活泼,开开心心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但在熟悉他的人眼里,他其实也是很温柔的,毕竟,就有这么一个人从小到大被他温柔对待着。时奕知道真正的席然是和旁人眼里不一样的,他也是最有发言权的。
      
      席然没法,早知时奕对一句话如此执着,那他也不会多余和顾远洲说一嘴了,实在想把之前自己的话给摔碎了再踩几脚,到地还是把收到包里的传言中惨到人不忍直视的海螺拿出来了。
      有了之前的心理建设,时奕都做好了被惊艳的准备了,所以感觉,也,还行,没那么难堪,也没那样惨不忍睹。
      就是造型奇特了点,形状丑了点,颜色怪了点,麻癞的狠了点。不过别致还是挺别致的,毕竟世上没有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海螺。
      他们如是想着,也都释然了,也不觉得难看了,时奕道了谢,很开心的拿走了。
      后来这枚海螺就这样被放在一堆礼物中,像藏品被展示着,倒成了最普通却又最显眼的那个。
      这么多年过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