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升旗

      第五章
      回到宿舍,轮番洗漱完毕,席然拿出了习题册,难得正儿八经的坐到桌边想刷会儿题。
      从楼层水房打水回来的徐笑泡了桶方便面,“然哥今天气氛不对啊?”
      文杨从他俩自自习回来就感觉怪怪的,席然一直是气氛的活跃者,今天这么安静实属难得,弄得感觉好像两人之间闹了矛盾,如今谁也不理谁了。
      时奕等洗漱间空了,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去,闻言便道:“他如今可是立志要发愤图强了!”
      席然对他们的谈笑不以为然,“对啊,我如今有目标了呀!”
      “什么目标?”徐笑抱着泡面一边嗦一边含糊不清地问。
      “我们打赌,我要超过他!”
      “你们是要争第一?”
      “对!”
      徐笑放下吃的只剩了汤的碗,在文杨桌上抽了张擦了擦嘴,“你是因为长期得第二心里不服吗?”
      “然哥这是要翻身农奴把歌唱呀?”文杨这么安静的人也学会打趣调侃了。
      “我说你们先别急着对我们此举下结论,我们可是下了赌的。”
      “真的啊?”两人一致看向席然,“什么赌约?”
      看着别人戚戚然的聊八卦似的闪着精光的表情,席然突然间不想把原本因为时奕爽快答应自己而兴奋的想找人分享的事实说出去了,只含糊说道“赢了他请我吃顿饭。”
      “啊,就这样啊。”
      “就这样。”席然面无表情,继续看题册,其实也没看进去,他在想,实际我也没说错,本来就是吃饭嘛。只是没说清楚吃什么在哪吃怎么吃而已。只是这两个人的约定,让别人见证下也没什么的。
      时奕已经全部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了,“这么晚还吃泡面?”说着把窗户开了点,“味道太重了,下次不通风的房间,你可以出去吃。”
      徐笑端着泡面碗,汤汁不好扔,万一漏了还难清理,宿舍两个轻微洁癖加强迫症的,被知道了估计会被锤死的。
      文杨指向卫生间,“把汤倒厕所里,残渣连碗都扔垃圾桶,明天打扫完宿舍一起带下去就好了。”
      徐笑这家伙小心翼翼的往厕所里倒着汤汁,轻轻地,防止油渍溅到了洁白的侧壁上还要劳烦自己再刷一遍。
      是的,时奕和文杨这两个在一般男生眼里看来奇特的人,太注重整洁了,到了这个宿舍,众议决定了关于寝室卫生的打扫标准与维持状况。
      一开始确实挺难接受与保持的,但习惯成自然,再加上虽然人家不曾强制性的要求这个那个的,但是每次有了过分的行为,人家即便不说,但是会跟在后面默默清理掉,久而久之,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会不还意思了。渐渐地一行人也习惯了,席然知时奕从小就爱干净,更是因为自己懒得打扫多次表示“你这样乱我真受不了”,嘴是这样说着,但还是行动起来帮他收拾好了,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如今受时奕的影响,席然整理东西也是一把好手,但就是懒得动。
      等他们洗洗漱漱都清理完毕,已经到了十一点,即将熄灯了。
      “看下天气,明天应该可以正常升旗吧,”席然刚躺下就掏着手机,“我的天,这几天怎么回事?零下八度到二度!”
      对面的时奕也看了天气与温度的变化情况,“不过天晴出太阳了,”搁下手机,“多穿点不会错的,注意保暖。”
      “其实就是外面冷,室内都是有空调的。”文杨把脸都埋到被子里了,声音有点闷闷地,他最瘦,看着就最不耐冻,文文弱弱的。
      徐笑席然喜欢运动,一身火力无处释放,倒是不怕冷,但这滴水成冰的中南方天气,实在也很讨人厌啊,尤其雪要化不化,冻得跟石头似的还很滑,打个球跑个步出一身汗,寒风一吹,瞬间冰冻。
      “睡吧睡吧,希望明天,冬风姑娘温柔点!”
      夜进入梦眠,寂寂无声。
      第二天,阳光很好,没有积雪,有人走的路都被踩平了,铲到路边的雪堆到一边,何时消失那已不是人们应该关心的问题了。
      升旗仪式在早上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举行,倒是牺牲了本天的课间操。
      仪式老三样:升国旗,奏国歌,全体师生行注目礼。
      余下的项目都在国旗下进行:领导发表讲话,各班级按周轮流派代表发言,对上周的各类表现情况进行总结通报,对上次的考试结果进行表彰,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总结过去,吸取教训,展望未来。
      升旗仪式是对学生穿校服要求最严格的时候,天气严寒,大家都在宽大的校服外套里尽可能的多套衣服,瘦弱的女孩子们,也不像小太妹那样要风度不要温度,一个个的都裹得跟个熊似的。虽然寒气重,但还好没有风,旗台下乌泱泱的一片有抬头看着主席台的,有低头争取用脚抠出一套别墅的,也有看似目视前方实际上早已放空思绪的。
      席然站在最后,望着身前时奕的后脑上的发旋,因摘下羽绒服帽子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发丝,抬头低头时蹭在浅灰色围巾上小小薄薄的耳垂,兀自出神,大喇叭里在喊些什么压根没听见。
      班主任都站在自己的队伍前,望自己班的学生,“那几个,程杰,就你!这么冷穿那么少,是想感冒吗?回头生病了别想着找我批假条!”
      男生们自觉穿的像时奕那样多的着实是不多见的,他们觉得那样会使自己的魅力下降,所以宁可受冻。可时奕为何是不论穿成啥样都能那样吸引人呢?可见一个人光彩如何和衣服本身没有太大关系的。席然默默地想。
      教导主任对之前的考试状况做了一个简要的概述,然后提了下以后的教学规划和对各年级同学们的殷切期盼:高三年级的要抓紧最后的时间,高二要查缺补漏奋发向上,高一要打好基础,总之,高中三年,每年都很重要,你不努力,有的是努力的人把你淘汰,你悠然自喜,就等着被后来居上。虽然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但还是听的人挺热血沸腾的,就差要撸起袖子立马加油开干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