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日

      再次醒来,时奕感觉好多了,一个人的生活什么都要靠自己,在宿舍的话还有室友可以帮忙递个茶端个水的。
      冰箱里还有冷冻的食材与一些速冻食品,只是没有新鲜菜蔬了,一时纠结了一下到底是自己做还是点外卖。可纠结的时间里他已经在烧水了,然后就随便煮了个鸡蛋面凑合了一下。然后把该打扫的打扫,没收拾完的接着收拾。
      高考完的日子平静的没有波澜。
      这日要去学校领报考指南。这应该是除了后面的填志愿外,为数不多的回校园了。
      同学们分别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长,但却已经有了一种恍见如故的感觉了。
      众人议论纷纷,聊着今日的状况今后的打算,对未来美好的向往,仿若就在眼前。
      令时奕席然意料中的就是程杰如愿和唐婷在一起了,如今再和他们提起来,程杰笑的不行,满满的幸福感,一个劲儿的要请好兄弟们吃饭。刚入爱河的初恋小男生,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爱情,张扬又肆意。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文杨和徐笑也在一起了。
      这件事知道的人当然不多,只是偷偷地告诉了他们。两人早觉得时奕席然两人间也有那种情感,整日里一个班级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是可能他们彼此间太克制了,或者是明明有表现而不自知。
      席然心大的没发觉什么不妥,只是好奇他们什么时候看对眼就在一起了,感觉就是,挺突然的。
      问的挺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的隐私,但就是想听听故事的发展经过,取取经,好在自己做的时候不至于突兀到吓到了那个小可爱。
      是挺突然的,还是温温柔柔的文杨首先表白的,两人一个班级两年之久,分班多次还能在一起,虽然成绩相差不多是重要原因,但倔强的少年还是想把这归结为缘分,为这样懵懂的情加一分重。徐笑开朗活泼的性格很能感染内敛的文杨,一直羞于展示人前的他居然有勇气去大胆的向别人表达自己的爱。可能也是在一起久了慢慢摩擦出的情感火花吧,徐笑面对文杨难得的脸红了。
      少年人的好感有时候是看眼缘的,徐笑在高一入校军训时就注意到他了。瘦瘦小小文文弱弱,性格脾性很衬得起他的名字,活像一只小羊羔。教官有时候会在他们站军姿的时候故意逗他们笑,谁坚持不了就会被罚。
      他还记得教官当时斗文杨的话,“别以为你长得像只流氓兔,我就不罚你!”
      当时很好奇这个被说像流氓兔的人长啥样,可是站军姿的时候不能够东张西望,等到休息的时候才得以看清,于是便记住了。没想到后来军训结束班级分好,第一晚晚自习时,他发觉自己和他一个班级!更加巧合的事,当晚班主任根据成绩单对同学们进行个认识,然后综合种种重新排列班级表,他惊奇的发现,他们居然成了同桌!
      后来的调位很少变动了,因为按照成绩选座位的话,一般都是固定的了。
      只是没想到同桌一坐就是这么久。到后来他们申请住校,成功住到了一个宿舍。再后来,就是时奕席然也住进了那间宿舍,再次分班他们成功进了一个班级,一起度过了高中的最后一年。可以说,高中同学的情谊,他们之间是最深厚的。
      席然有些感叹,这算缘分的话,那我和时奕更深厚更加理清呢。
      估计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对方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一直一个学校,虽然有时不是一个班级,但是离得不远,从小到大一起玩过多少游戏,参加过多少比赛,做过多少糗事,两家离得还近,连家长都见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呢。就是床,也不知道睡过多少回了呢。虽然席然现在想的有些蠢蠢欲动。
      一群人去聚餐,在外面被热浪蒸烤了那么久,在路边随便找家店就钻进去了,吃什么不重要,要的是空调。
      大汗淋漓的吃着火锅,听着别人的故事,想着自己的情缘。席然如是思索着,觉得时机到了,没有后顾之忧了,也不用担心把他吓到影响他的学习情绪了,这时候若再不下手可就说不过去了,自己也不会想要这样的。
      这年时奕的生日,不会再有那劳什子《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了,他想好好和他过。
      这盛夏的季节,因为这一天,多了些迷人的色彩。
      没想到的是,那天时奕邀请自己上家去了。他买了好些食材,说来一次厨房DIY。
      时奕在厨房各种准备,他在一旁打下手,帮忙择菜切菜洗菜。看着他麻利的在厨房配菜,翻炒的样子,席然靠着门边不知道思绪又飞哪儿去了。
      时奕差不多算独居的生活席然是很清楚的,但是没想到他把自己照顾的还可以,至少不是经常靠外卖过日子的。
      两个人做了几个菜,不算难炒,但做的好吃却不容易。席然觉得怎么可以让寿星亲自下厨?太不应该了,这我得做点什么弥补?
      “好了,可以吃了,你愣着干嘛?不会有吃前拍照片的习惯吧?”时奕看着他神游天外的模样打趣着。
      “自然不是。只是没想到,,”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嗯?”时奕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呢,没想到你做的还挺好吃。”
      “放假这段时间在家没事,我都自己做饭解决的,学习了也是放松了。”
      吃完后席然非常自觉的要去收拾,时奕没推辞,做饭刷碗本该分工明确的。
      “我定了你喜欢的那家蛋糕,我一会去拿,”席然看着时奕,“原本打算请你出去吃饭的,没想到吃饭的事让你抢先了。”
      “这有什么,就当践行那次厨房DIY了,”说着还笑了笑,“虽然好像你没有达到要求,但是我送你的,算个小奖励吧!”
      看着时奕言笑晏晏的样子,席然喉头有点紧了紧,一会儿方说,“但是该准备的还是要有的,我愿赌服输。”
      “还是不够努力,”时奕摆摆手无所谓的样子,“是吧,麦麦。”挠着麦麦的毛,去逗狗了。
      一人一狗的画面,少年白皙,狗子金黄,在地毯上,风吹动客厅盆栽里的叶子,晃动了人眼,颤动了人心。
      席然突然有些忍不住,转身进了卫生间。
      时奕望着紧闭的门,若有所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