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高考

      这个冬天干净清冷,一场雪也没等到,小情侣们漫步街头也不再会生出走着走着就白头的想法。
      寒假很短,开过年离高考便只剩几个月的时间了。
      心里有事的人们,即便在热闹的节日氛围里也不会有真正想要玩乐的心思的。
      时奕望着冬季像被雾霾侵染的灰蒙蒙的天空,感觉嘈杂的人群格外拥扰。习惯了家中冷寂的气氛,也没有感到额外的孤独。
      在开学已是快三月,举行了斗志昂扬的百日誓师大会后,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一日日的少了,从三位数降到两位数后,渐渐有些麻木的人陡然间感觉更慌了。
      各科老师轮番上阵,争取给他们更多应对各种可能的保障。忙碌的学习生活像是阻隔了那些蠢蠢躁动的小火苗,或者是有些许想法的本人不允许它们出来打扰到别人,于是亲自动手扼杀掩埋。
      一模二模的成绩向来是比较可靠的,三模则多为激励人,找感觉保持状态的。几校联考的成绩被老师拿来做点评分析,末了不忘鼓励,这是一贯的程序套路。这个时候,关注学生们的心理状况往往比抓紧时间再将几道题来的更为重要。
      三模过后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了。不再有大型考试,但是小考还是有的。老师们还是会各种印刷试卷,不管学生们有没有时间,也不在乎学生到底会不会做,哪怕发到手里他们能看一眼也是好的,真正想学习想上进的不会错过的。到这个时候,老师们好像都要尽最大努力在最后的时间里做一些满足自我安慰的事。
      这样的时间里,如果还有一件令人放松愉悦的事情,估计便是拍毕业照了。
      除了校服,各个班级还订了班服,似乎要在这青春奋斗的一年里留下与众不同的印记。关系好的留下来三两合影,放飞自我的各种搞怪。
      这天的晚自习也没上了,班主任放纵他们班级联欢,订了个蛋糕,还有水果零食,在班级里进行最后的放肆。
      时奕来班级来的不算早,可众人都到了,聚在一起起哄,闹闹的,他有些不明所以。
      从旁人的言语里知晓了原是程杰向唐婷送花表白了。
      旁人起哄是在怂恿“在一起在一起”的呐喊。
      至于结果他们到底在没在一起,时奕不清楚,也不关心。
      不过后来听说,好像是没有给他准话,就说考完试后再说。程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对方却已经把花收下了。在众人吁声满天中晕晕乎乎的。
      席然坐在自己位子上,斜靠着椅背像瘫了般,看着一窝蜂都凑到前几排的人群,眯了眯眼望着没人的前桌,书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了,今晚过后就可以不用来了。
      他想着时奕的模样,美好的让人有些冲动。
      时奕则在门外走廊边,看着人群,游离在热闹之外。
      这个夜晚注定是难忘的,在班级如此不及结果毫无负担的打闹玩笑,还是获了批准的。
      怂恿着会唱歌的唱歌,一起合唱班歌,吹班级周年的蜡烛,互扔蛋糕的追逐打闹,哭着笑着,直至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班级大灯的强烈灯光下,每个人的表情都清晰可见,但却又好像看不清,一切朦朦胧胧的模模糊糊。
      这一晚并没有酒,但他们好像都醉了。
      余下的班费全买了零食,可几乎没动,那样的场景里没人会去想着吃东西的。于是班长便问了下众人,便打包打包全部送给班主任了。
      尽心尽责的同学们不忘把这一切打扫干净并恢复原貌,闹腾的一晚在灯熄灭后一切陷入了静寂。
      六月了,后山的虫鸣早已响起,连杨柳的飞絮都似乎比往年粘人了许多。
      
      放假两天后就可以去看考场了,班主任是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千万不要漏了重要证件,不要吃刺激性食物,穿舒适且自己已习惯了的衣服,考完就放下,不要想着对题。不喝冷水,注意睡眠。唠叨一遍又一遍,苦口婆心。
      其实高考的时间是不算早的,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选择了在考场附近订了宾馆。两晚时奕翻了翻往日习题,默了默古诗文,脑海里放空回想,没怎么纠结的就去睡了。
      对于考试他一向很坦然,可能是平时的准备做的太充分了。
      班主任和带队老师在考场外和众多家长一样在等候,烈日炎炎,连小商贩摆摊卖水的都不少。
      考试和平常没多大区别,大考小考经历了一年的他们早就把这种感觉刻成习惯了。英语听力前把考场呼呼的风扇关停,等结束后再次打开,但这些都影响不了刷刷答题的考生们。
      结束后,考场人流涌动,大门拉开,门里门外相遇后各自散开。
      夏季的天很长,如今太阳还挂在天上呢。
      时奕出来就看到物理老师,听到他说感觉还行,这个中年老师喜笑颜开,“你说还行就好,好好放松一下!”拍拍他的肩,不言而明,意味十足。
      和老师告别后就直接坐车回家了,他和席然不在一个考点,也不知道对方考得如何。
      回到家里,先去奶奶家把麦麦接了回来。小东西许久不见,却也没有因此而生疏,照旧很热情的在他身边蹭,乖巧的讨好小主人。
      爷爷问了些考试的情况,知晓了些内容也没多说,只让他吃完饭再回去。祖孙三人很平常的吃了顿饭,谁都没多说。时奕自己估分一般差距不大,对自己的事情规划的向来很好,想来他对于自己考哪儿的大学也早就有规署了。一家人谁都没问,心照不宣,只聊些古往今来开心的事情。
      家离的不远,他牵着麦麦一路散步回去。
      房间还是许久以前的样子,把从学校搬回来的各种东西收拾放好,就已经花去了不少时间了,那些书籍就歇着过几天再收拾,他觉得实在是有些累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着实的惬意,不似宿舍的单人小床,地方大的可以自己挥霍。
      窗户没关,空调没开,晚风吹动窗帘在暗夜里轻轻颤动,一夜无梦。
      第二日醒来已经很迟了,只觉头晕脑热嗓子干,好像有点发烧,或许是绷得太紧太久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紧绷着一根弦许久都没问题,一旦弦松,各种疲态症状就出来了。
      时奕躺着不想动,九点了,透过来的光线显示外面的艳阳高照。起身找出了感冒药,就这温水吞服后又回去躺了。
      他感觉这次比以往来的更加厉害,眼睛都睁不开,酸涩的直想流泪,各种感官都像屏蔽了,关上窗户隔绝外面的纷扰。
      生病的人心理感知格外细腻柔软,但是他没多余的精力去探寻心底埋藏的秘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过年啦,新的一年要更快乐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