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苦愁

      两百米很短,可激烈运动的时奕总是容易脸红,看着他向自己跑来,席然觉得美好的想把这画面驻留。
      多项运动同时进行,体育场上彩旗飘飘,广播台上的主持人念着各个班级送来的稿子,或表扬或鼓励,毫不间断,见缝插针。时不时传来加油的呼喊,热情似火的喧嚣。
      班费给运动员们买补给物资,是一些运动饮料一些小零食,班主任悉心关怀每一位运动宝宝,指点江山的让他们吃吃喝喝活动活动休息休息。
      青春的人们最容易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了,向来集体活动最容易激发人们的集体荣誉感了,活动结束建立起来的友情更加深厚,这样形成的归属感更是别的形式难以企及的。
      宣传画栏上实时更新各种运动实况,各班分数此消彼长,领导为取得优异成绩的健儿们颁发奖牌,合影留念,一切的程序都全面而全面。
      两天的活动很快就过去了,很累,也很开心,肆意挥霍的汗水,毫不顾忌的言笑,像行刑前的放肆,争取经历最后一场的疯狂。
      
      运动会后一切趋于平静,但人与人之间有点东西变了,莫名的。
      时间照旧,大家很快便重新投身忙碌繁重的学习。
      十月份的天气和四五月一样,渐渐地早晚温差也越来越大了,太阳依旧遥遥的照着大地,但是仿佛也有了一种日暮的感觉,毕竟没那么泛白光的刺眼了。天空的云飘飘渺渺,风中裹挟着桂花的味道,香到细胞里,鸦雀于头顶飞过,留下几声啼鸣,显得天地格外高远。
      这个夏天可能比较长,拖延的秋天也挺长的,都十二月了,还不是很冷,正常穿几件就可以了,去年的这个时候,第一场雪已经落了。
      这个城市的四季分明的时候特别明显,不明显的时候就特别含混。有时候几年遇不到一场雪,有时候倒也能见几次,捉摸不定的可能要看老天爷的心情。
      席然想到时奕说自己没有对方大,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同龄,但席然的生日在阳历年的年末,而时奕却是六月十六的生日。
      而今年时奕的生日,席然很赶时节的也很算是“走心”的松了对方全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席然还记得当时时奕接过这一大礼盒打开时实在压制不住地嘴角。
      “很实在也很应景的礼物,”时奕大方收下,想了想说辞,“我会好好利用的。”
      看着他笑弯了的眉眼,席然一时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还是在笑自己挑的礼物,还是自己送礼的态度。
      其实那套《五三》,席然一次买了两套,他想着两人可以一起做,光明正大的除了学校共同的东西外,两人再一次做相同的事。虽然这样的书,广大学子们都在用,他能找到的理由安慰自己就是,席然用的是自己送的,经了自己这一关,这就够了。
      高三年级已经没有什么课余活动了,新鲜事物早两年都已经经历的差不多了,而今是高一高二镇守后方,高三则是磨刀霍霍大杀天下了。连元旦联欢学校也没给他们准备多少。去年一群人还有兴致去广场看倒计时跨年,今年压根没这心思,说不定都不知道还有这茬儿。冬日的寒风吹的空调屋里的人晕晕乎乎的,只剩下满脑子的“学习”二字了。
      程杰向来大大咧咧,如今好像被摧残的厉害,他在愁。
      一直天真无忧的少年,开开心心的上学,课下和同学朋友玩,无忧无虑这么多年,只在青葱的内心开出一朵小花来,一切便好像都变了。
      他开始思考未来要考哪所大学,他有了目标,并要向目标看齐,所以他在愁自己的成绩与对方的差距,并琢磨着在剩下几个月的时间里尽可能的缩小这个差距。
      为此他勤奋了许多,开始积极主动地向席然时奕请教,倒是让那些习惯找他俩借卷子对答案的女生们挺吃惊。
      席然心里隐隐有个猜测。没想到一日谈及此事,程杰居然还把心事说出来,并让好兄弟出出主意,他这样可不可行。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语文课代表唐婷,对方一直是好学生的代表,温温婉婉,很淑女,很有才气。程杰自然成绩也不差,但名次上有距离,何况一直被宣传加渲染高考一分千人的危言着实耸了他的听闻。
      可能是运动会上程杰去拜托对方替补上场的时候吧?或许更早那些不经意的瞬间集结成片段,慢慢地形成了电影放映。
      小时候觉得女孩是个爱哭鬼很讨厌的心不觉间扭转了,原来女孩也可以这么优秀,这么好看,这么令人着迷啊!
      对于程杰剖心的感叹席然不置可否,但他还是表示,只要好好学习,先稳定现状,慢慢向偶像靠拢,那么一切皆有可能。还很洒脱的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儿,其实没那么难,到时候表白还有我们这些助攻呢。”
      对方描述的未来美好仿佛就在眼前,仿佛被对方洗脑了,那一切简直唾手可得,感动的他就差感恩戴德泪流满面跪地叫爸爸了。
      席然想,他们喜欢上一个人自己茫然的时候还会想到找人寻求帮助指点迷津,那我呢?我若向他们一样也去向他坦明心迹,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青春的少年们本是一只无忧快乐的,直到心里住进了一个人,自己开始为这个人思,为这个人想,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牵制住自己,开始烦恼,开始彷徨,开始忧虑,开始对未来充满幻想,又会对现状不满而心生慌张。
      少年们的情绪如此容易被调动,初次尝到愁的滋味。
      席然以前读那句诗的时候,不理解“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自经历了矛盾的内心挣扎,如今在他看来,其实也不用刻意去强调自己的愁怀苦绪,未得结果的彷徨等待中,满满的,都是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