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分班

      高二下学期,和以往的每个学期没什么不同,只是期末考试作为再次分班的重要参考结果,深深影响着还想好好学习的众多好好学生,前茅稳定的不用多担心,中上不下的可谓担着好大一颗心呢!
      “听说这次期末考后会重新分班呢!”
      “好像按名次排,前五十名一个班。”
      “怎么办?我好慌。”
      “我才慌呢,文理分班时我是四十五名进的这个班啊!”
      “我四十七,”说话的同学哀叹一声,“感觉我摇摇欲坠在风雨中。”
      一群人据着这个消息各自提前担忧。
      其实也算不上是小道消息,毕竟年年都是这样安排的:高一文理分班后,按各自选择的综合科目成绩加上语数外,合成的总分排名分成了一二三四班。理科向来是学校大头,文科和艺术类只占一小部分。一到四是文科班,五到十几都是理科班。艺术类很少,毕竟在大众眼里,都是成绩不好的才会想着去学艺术,高考好走条捷径。
      学期快要末了,紧张的学习复习在燥热的空气里愈发紧密。到了六月,又一年高考开始了。
      当然这和高一高二的在校生并没有的太大的关系,只是这氛围让他们更加觉得紧张,老师们抓紧时间的讲演越来越激烈,过后还会将高考的题目提点出来在班级分析讲解。时间匆匆,高中的课程早已全部结束,余下的时间便是各种做题考试批卷讲解,循环往复。
      时奕并未对本次的考试有多大的担心,他总是那样不疾不徐的按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波澜不惊的表面总容易让人以为他是不是真的心如止水。
      氛围是很紧张,但青春少年们旺盛的活力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因为夏季的温度而变得更加容易躁动。班级门后窗边时不时晃过的身影和猛然间出现的人脸,总能给正不亦乐乎的孩子们一个惊喜。
      期末考挺重要的,晚自习为布置考场提前放了,紧张兮兮的拉开座椅贴上标签。
      自入了夏,天气就一直很热,虽不似七八月的酷暑,但也是能烤熟人的炽热,关键在闷。
      教室里老旧的吊扇像大爷的汗搭子,即便不堪重负也要使劲运转,不服力量的衰退。窗外郁郁葱葱一片绿,夜晚的虫鸣叫的再响,被风传的再远也被呼呼的风扇盖住了。
      高二的最后一场考试最后一门,考完可暂缓缓。被试卷上的题为难的抓耳挠腮气血上涌的时候,凉风掠过,一阵疾行雨,好巧不巧。
      这次考试的座位序是全部打乱了排的,很随机,席然几次抬头,看到的都不是熟悉的身影,很不习惯。甩甩脑袋,集中心力答题。
      出考场时雨已经住了,刚才那一阵雨时间不长,但雨滴很大,啪啪的落在地上形成一颗颗比一块钱硬币还大一圈的痕迹,倒是盖住了不少肆意飞扬的灰尘。风过树梢,飒飒又是一阵雨,空气清凉,舒爽了不少。
      时奕出考场一眼就看见了花坛边的席然,单肩挑着书包,很随意的站在那,时奕居然觉得这样的席然有种桀骜不羁的感觉。
      “考完啦,先去吃饭吧。”席然望见时奕出来,就上前来了,熟络的跟前段时间孤孤自闭不理人的那个他安全不同。
      时奕也和平常一样。
      他自始至终都显得冷静自持,几乎到了冷漠的程度。
      其实当初两人间微妙的变化双方都能够觉察到,但是既然对方选择了缄口不言,那我暂且也就以平常态度处之,先行一步看看,稳定最重要。
      于是,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我们仍旧是最熟悉最要好的发小,同学。
      晚间的食堂清闲了很多,高三早已高考离校,许多人考完试当晚就回家了,留校的不多,肯在食堂吃饭的就更不多了。
      这段时间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到有些不同寻常。
      “席然时奕,你们放假打算做些什么呀?”晚间的宿舍,文杨发出了好奇的询问。文杨成绩一直挺好,可能当初分班时偏差了些分到了六班,按照一贯的月考周考成绩,他进五班毫无悬念的,所以这次考试正常发挥不出意外的话,那他们下学期可能就在一个班级了。
      “其实这个暑假也没多长时间呢。”
      “下学期都高三了,要提前好多天开学啊!”
      “哎呀,希望我也能有所进步,”徐笑感叹着,“和你们这群爱学习的人同处一室,原来不大爱学习的我都被感染的爱学习了。”
      “你不是爱考几分就几分的态度吗?”
      “话是那么说,但也不能真那么潇洒吧?还真去混日子毕业啊。”
      “别担心,进步是肯定会有的,”文杨像是在安慰,“你日常学习态度大家有目共睹。”
      
      第二天收拾东西离校,徐笑问要不要一起出去玩一玩,就在附近或周边城市,一两天就好了。行李就放宿舍,反正过几天出了考试成绩还要回来。
      去了临近的N市,动车差不多一节课时间。来过不止一回了,轻车熟路的逛了铭记国家历史的纪念馆,厚重而艰难的过去让人的心情实在压抑,默默无言的出来后在阳光下回神。又去吃各种东西,最后几个大男生在游乐场玩到疯。
      时奕经过剧烈运动后气喘吁吁的笑着,脸色绯红,“你们要玩就继续吧,我不去了。”
      “都歇歇吧,好热。”
      文杨买来了水,几人站在树荫下看别处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好久没没玩这个了,还挺刺激!”徐笑和席然哈哈笑着向他俩走来,勾肩搭背的哥俩好似的。
      预计玩个一两天,但实际上他们当天晚上就返回了。
      去哪玩玩什么玩多久其实并没有特别详细的目标,好像只是随性而起,随性而行,我们只是想在压力释放后做点让身心愉悦的事情,不拘什么,换个地方做点随便的事情,开心就好。
      游乐场的大汗淋漓随温度蒸发,随之而去的还有内里郁结的闷。
      
      这次考试成绩正规考正规批,因为是几校联考,卷子换着互相批阅,成绩出来的比往常慢了许多,但是可以直接登录学校网站查看成绩,不用再传统的去老师那领分数。假期短,所以期末例行的家长会也被取消了,改成高三入学开,总之该来的都会来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