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园

      
      返回正道,走走停停临近中午才总算到了目的地,是山间的一处类似村落的地方,没几户人家,倒像是一座大的庄园。
      旁边一大片毛竹林,四围都是各种树,初夏的季节早已是葱郁丰笼,阳光洒下露出光影斑驳的影子。
      中间有个池塘,碧绿的水闪着粼粼的波光,还有几株荷叶靠近塘边石阶生长,歪脖子大柳新抽的绿枝遥遥的垂在水面,风吹过荡起层层涟漪。
      时奕先去洗洗手和脸,清理一下出来后四处看了看,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了。
      大家几乎都是头次走这么远的路,激情被消耗殆尽,这时候到了目的地已是又热又累又渴,几个人坐一块先歇歇冷静冷静,让意识回笼。
      席然瞅着过来,“感觉如何啊?”
      “还行。”时奕望着随风拂着的柳枝,面无表情。
      席然知道他这是累了,但是脸皮薄的又不想说,暗笑:“一会不好吃辛辣的,毕竟回程也不近呢!”
      果见时奕往回瞥了自己一眼,到底没再说话。
      “哎哎!水上那是什么鸟?”
      “应该是野鸭吧!”
      “还是一对呢!快看快看呐!”有女生很激动,好像是见到了什么千载难逢的场景不容错过。
      应该是一只野鸭子带领着它的一群小孩儿正在水里练习游水嬉戏,一只大鸭子身后一队七八只小的,灰灰的毛,这时候还是绒,在水面上跟着母亲从容溜达。
      可能被这边人群的惊讶喧哗吓到了,它们往水里一钻,眨眼的功夫水面就一无所有了,仿佛刚才的一幕就像唐僧想渡河好不容易找到个船夫结果对方却是个妖怪,晃神间被一棒敲醒才知自己是多么好笑。
      “嘘,你们小点声,吓到它们了。”有人对刚才的行为表示不满。
      刚刚钻入水中的小鸭子一会儿就有从水中钻出头来,不过离消失的地方已是隔了不远的距离,它们在水中也能快速移动。
      有男生特意喜欢和女生对着干,就是喜欢唱反调,这时候特意大声喧哗,意图再次把小鸭子们吓走。果不其然,那怪叫声再次响起时小鸭子们又快速消失了,这次水面静了时间挺久的。
      一大群人好多双眼睛盯着水面还四处张望,终于在对岸颇远的一个水草丛边发现了身影。
      估计鸭妈妈每天带孩子们出来放风遛弯从没遇到过这样讨厌的庞然大物,还那么多!立时决定,要么改天要么换个地方。在水下潜到了离岸地,远离可怕的人类!
      “走了走了,一群野鸭嘛,也没啥好看的!”有人很快转移了注意,“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林荫下风吹的也差不多了,被太阳烤得晕红的脸也被凉意推散了很多,有的人已经寻思着要往别处去了。
      都是一群温室里的花朵,首次跋涉几十里路不是光坐在湖边吹风看水思考人生的,这样还不如找个公园呢,实在不济,郊外哪片有水的地儿都能满足这个条件。
      人群开始涌动着四处散开,前去探索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时奕没什么想法,只是随便走走看看,随缘逛,遇到的都算缘分。
      这一处庄园许久没有人住了,一出一出的院落,布局整齐的房屋,倒像影视剧中特定时代大户人家的布局。粉墙黛瓦,高墙深院,掩在密密厚实的林间,深邃富丽,居然也透出一丝岁月的厚重感来。
      有的院落是锁着的,有的门锁已是锈迹斑斑,铁门也是腐烂的不像样,好像轻轻一晃就能把它掰下来,随便来个人就能将它整个卸下来,毫无吹灰之力的轻巧。
      时奕只是经过,慢慢的,不败坏任何已有的场景。
      锁住的那些小院,从外面已经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样的布局了,杂草已经快齐腰高了,上头开出的小花引来的菜粉蝶一阵一阵逗留,更有蜜蜂跟着嗡嗡地飞,寂静中显得闹哄哄的。
      时奕在这个院落转了一圈,从一个没门的地方进去了,照样是一片荒芜,但是主屋那边有一条长长的走廊,院里的树在杂草里显得异常高大繁盛,一枝独秀的既视感。
      席然好像在找他,也难为还找到这么偏僻的院落里。两人在门前走廊处的台阶上坐下,“你怎么一个人跑这么偏的地方?”说着还打量了一下四周。
      说实话,他们可能之前从没见过如此破败的地方,好在如今还是春夏,正是万物生长的黄金时期,到处都是欣欣向荣,若是秋冬季节来此,见到寒蝉鸣败柳秋风扫落叶的苍凉,满目枯黄的萧瑟,说不定一群正青春年少的孩子们就更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古诗文中那些触景生情的满心涩然了。
      此时的景色虽然杂芜,但并不会给人增添什么忧愁的思绪,那些爬来爬去飞来飞去的小虫子,无不彰显着这个季节旺盛生命力和不起眼角落里的盎然。
      席然扫了眼这没甚可说的院落,挨着时奕也坐了下来。
      这里远离人群,还挺安静,小虫儿的叫声静谧的让这一方天地仿佛隔绝了尘世。
      “这里,好安静啊。”席然不觉出声。
      “嗯。”
      “感觉这氛围好安逸啊。”
      “嗯。”
      两人都没再说话了。
      席然看着时奕,那么安静地坐在廊下,出神的看着前方。阳光从枝丫叶缝间洒下呈现出星星点点的光斑,随着风一晃一闪的落在他身上。
      长途奔波后已经歇了好大一会儿了,时奕已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血色,只是脖子耳根处还泛着微红,脖颈上浅细青色的经脉,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离得近连脸颊上细小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像一颗即将成熟的鲜桃,嫩嫩的让人垂涎欲滴。
      席然觉得这地方安静的挺好,没人说话,嘈杂声也传不到这里来,一方小院里和时奕这样单独待着也挺好,就是有点忍不住。
      忍不住就想看他,看他就忍不住想上去亲一口。
      遏制不了想法,就只能竭力控制自身,别让一时的冲动毁了俩人多年的和谐。
      席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在常人看来是有多变态多大逆不道的想法,只是觉得虽然这场景荒芜,但绿色养眼,人也很美好,可惜他忍得也很辛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