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光

      第十五章
      寒假其实没多少天,感觉挺长或许是因为中间卡了个年,和大人们一起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多了就显得不仅不干巴反而还很繁忙了。大年初五大人们陆陆续续的就要去上班了,时奕窝在沙发上摸着麦麦毛绒绒的狗头,平静的望着客厅里收拾东西的父母,这样的场景年年上演,他早已习惯了。
      “有事打电话给妈妈哈,照顾好自己,”妈妈照常临行前嘱咐,“明年争取转调回来,妈妈很抱歉,实在太忙了。”
      “没事的,反正现在课程紧张,我住校也不用经常回来,”时奕已经不觉得有什么离别的愁绪了。
      爸爸进来看了看,“晚上你爷爷奶奶会来家里看你,过几天阿姨就能来上班了。你一向懂事,我们也很放心。但是有事还是要和我们说的。”
      分别许久没参与过成长过程的父母,即便是相聚在一起也没有过多的话语,像熟悉的陌生人,连交谈都是客气而疏离的,谈的内容也是关于学校成绩生活等朋友间可以相互问候不痛不痒的,他把这些当做是彼此间的“尊重”。
      和任何人都保持着距离,这是他给自己划得安全的界限。
      门啪的一声关上了,时奕慢慢走到窗边,看着他们载车离开,房间里刚刚的嘈杂迅速消失,又是只剩一个人的烟火。窗外的枝杈光裸索然,天空如泛了雾的白,寒风从窗缝里挤进来,要趁着冬日最后的光阴拼了命的凛冽。
      时奕一时有些恍惚。
      他并不觉得孤独。
      如果大众把独身一人长久的感觉称之为孤独的话,他想自己是不会在其列的,好歹还有一条忠心耿耿满心满眼满世界都是自己的麦麦,还有那个时不时撩动自己,侵入自己十多年生活的人。回溯记忆,好像就没有缺少他的身影的,多年的相处早已如墨浸入,已是不可能消除。
      时奕也不想这样无止境的陷入,但阻挡不了夜深人静时踏马而来的梦。或许人就是这样,越是想遗忘,越是记忆深刻,哪怕那些遗留在那个角落里的不经意都会在强制压下那些念头时疯狂跳脱出来,而原本强大的意念对此却是格外宽宥,这是与心志不符的存在,主人却是无可奈何。
      回到房间,拿出习题册,他是老师最放心的那类学生,从不惹是生非,成绩异常优异,不喜欢无谓的社交活动,如果没有席然,他可能会一直沉寂在自己的世界。
      假期还有几天,时奕带麦麦去宠物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驱虫打疫苗,又给他买了一大包狗粮,最后一人一狗一路溜达回家。
      城市已恢复了往日的喧嚣,冬末的傍晚,西斜的落日从昏黄的云层中投射出一抹光线,呵出的雾气很快就散了,时奕紧了紧手中的绳子,倏然发觉寒意已没那么刺骨了。
      假期结束后返校,很快就进入了紧张高频的学习中。
      这晚徐笑又来接热水泡面,放调料包的时候惊讶了一声:“这辣酱不再硬邦邦的了!”
      “天气暖和了。”时奕往他那瞅了一眼。
      文杨抿着嘴笑:“晚上还是少吃泡面,你没吃饭吗?”
      “偶尔吃,晚上打球都运动消化了,”一边说一边吃,毫不在意,“存粮没有了,再说也不是天天吃。”
      “我这还有上次买的面包。”文杨翻找了出来,
      席然看热闹的望着他们,“别看着我,”说着细细的来了句:“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有零食你不分可就过分了哈!”徐笑假装愤恨道:“简直不是兄弟!”
      嘻嘻哈哈中谁也没在意,男生之间谁不开几个玩笑?这般和谐已经是不多见的了。
      
      春天,推着独轮车已然抵达了人家。
      不知不觉间,世界发生了时令性的变化。
      时奕想起家中阳台上的盆栽,那是盆特别顽强的山茶,已经好几年了,也是席然某年去花市带回来的,耐寒又耐热,寒冬腊月开了几朵花,红色的,给这个灰蒙蒙的冬季添了一丝光鲜,就是长势慢的急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花盆小了不够它发挥的。但是底部还有不少空余的部分,随风裹挟来的种子在里面生根发芽,那一小块绿色,像被遗落的一方手帕,绣着浅蓝色的小花。
      原来那个时候春天就来了。世界一下子热闹了。
      这个城市的季节很不稳定,春天好像只在一瞬间,眨眼就入夏了。有时候早上出门还是冬天的装扮,到中午就得换成夏天的了,走在街上看到四季装扮都很正常。
      春光实在美好得让人不忍辜负。
      有人提议周末玩一下,无论是公园动物园,还是爬山游湖,不拘什么场所什么活动,出去了就好。
      有人说,学校到时候会组织这类活动的,每年都有,不用着急。再加上学业课程实在着急,也不可能抽那么多时间聚齐那么多人,最后不了了之了。
      高中的体育课散养式的居多,日常热身活动与课程上完之后便是自由活动时间。兴趣爱好相同的三五成伴的自然聚到了一块,五班和六班都是周四下午的体育课,自由时间相当一致,散了之后他们便一起去球场,不由分说就把时奕也拖上了。
      春日下午的暖阳,风都是和和煦煦的,抽出青芽的枝条日益繁盛,男孩子们在球场挥汗如雨,场外还有许多人观看。若有暗恋的女孩子在旁边,那男孩子一定会争取更完美的展现自己,这是通有的毛病了。
      一场下来酣畅淋漓。有不少女生来给他们送水,时奕婉拒了,“我去买水,你要吗?”席然拿起校服外套,“一起去吧。”
      席然走在斜后方,看着被阳光渡上一层金辉的时奕,望了望天,觉得许久没观赏过的天空更蓝了。
      天气直线上升,除了早晚凉快,已然和夏天没差了。
      五月,学校组织的春行远足踏青确定了,定在了月初的六号。周五,天气早就关注了,是个艳阳天。
      远足确实是远足,徒步进山,说是山,其实就是类似是个山包,海拔不高,但绵延的远,山中也有人烟。
      这是一项完完全全的体力运动,行走里程单程二十公里。学校也是依山而建,所以完完全全不用担心这几十公里出不了市区,因为几乎不用经过市区。
      对于久不运动的光顾学习出门只靠车的学生们来说,这个数字并没有亲身体验过,但不妨碍他们对这项活动的热情与希望。
      被圈养的羊拆除了栅栏,不知深浅的兴奋与茫然。
      他们可能更多的是好奇与期待和这么多人的郊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印象里的春天总是特别美好,不要错过每一缕春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