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礼物

      第十章
      晚上吃饭时,奶奶还问:“小然怎么回去了呀?不是说今晚在家里住吗?晚饭还没吃呢。”
      “他,回去拿点东西。”时奕安静地吃着饭,还是解释了句。
      “这么着急呀。”
      “嗯。”不欲多说。
      其实他们都清楚,那个东西根本不存在,只是那个氛围,他们都想逃避,而恰好是这件东西,给了他们这个借口。
      晚上时奕躺在自己的床上,脑海中闪过白天的一幕幕,举起左手,看了看被他覆住的手背,好像从没这么仔细的观察过自己的手,恍惚间感觉到了白天那一刹那的温度,是幻觉?还是房间空调温度开太高了?还是自己发烧了?
      时奕关掉空调,关了灯,放下手机,把被子拉到最上面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适应了房间的黑暗后,能看到窗外的月光,农历十二,月亮一天比一天圆了,虽然天空中还有很多云,但没被遮住的月华还是夜空中最闪耀的。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睡觉!
      这边席然离开的还挺自然,其实心里慌得很。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以前拉手握手拥抱揽肩甚至一张床上都睡了那么多回,双胎兄弟间能做的也莫过于此吧?可今天明明只是碰了下手怎么就感觉不一样了呢?自己那一瞬间心跳的好快,时奕也这样吗?肯定也是,他脸都红了,但我的脸也挺烫啊,他发觉了没有?应该没有吧?应该是空调捣的鬼,吹那么暖干嘛?麦麦也是,那么乖巧,但凡你要是闹腾一点也不至于让我们那么尴尬,说不定都意识不到我们的举动当时有没有不妥。啊啊啊啊,明明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房子里太空了只有我和他的缘故,在学校里人多肯定就不会这样了。对的对的,一定是这样,或许那不对劲只是我的错觉。
      这一夜,席然反复想着自己当时随着本心就去拉了时奕的手,又想起了那修长的十指在水流下洗提子的画面,还有曾经各种注意到他的手的场景,可能自己潜意识里都没发觉,他对那双手原来有过这么多的注意,由手想到了主人的脸,那如一泊湖水的眸子,那一笑便绽放了满树梨花的浅涡,好看。
      他一直都知道时奕好看,但是如今想来感觉那形容不够,应该是特别的好看,赏心悦目。他自己也很出色,但他意识不到,这么多年他眼里的世界都被时奕占满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联想到他。他不想想这些了,可越不想想这些,脑子里就偏偏要出现这些,还反反复复,一帧一幕的如同影片再映。
      席然觉得自己要疯了。
      
      时奕昨晚没睡好,席然更是罕见的失眠了,第二天两人都顶着大黑眼圈在老地方相遇,都心照不宣的没提昨天的事情。下车后,时奕要去学校旁边的书店又买了两套习题卷,俩人顺便在外面把午餐解决了。周末中午的校园还是挺安静的,回到宿舍稍稍整顿了下。
      下午是单双周轮流进行的小测验,这周考化学和生物,一门一个半小时,先发化学。无论原先在外面玩的多闹多疯,聊得多火多热,坐到班级卷子拿到手都能立马进入状态。这个班级班主任是不用担心他们的学习问题或怀疑他们的学习能力的,虽然有个性活泼的,但也从来没有过违法乱纪的事情,对此各科老师们都很满意。别班老师遇到了令人头疼的问题学生再遇上这样的就是羡慕还是羡慕。
      试考完也就放学了,周末的晚自习班主任坐班,临近本学期结束,冬天冻手冻脚的实在难让人喜欢,色彩单一的有一种气氛中的凝重感,好在还有几个热闹的节日给这个季节添了人的味道。
      席然的生日在平安夜,他妈妈说这会是个幸福有爱的孩子,永远平安喜乐,是妈妈对他寄予的美好祝愿,不过目前他在学业上确实一直挺顺风顺水的。几个玩的近的好朋友决定给他凑局过生日,但那天不是周末,时间很不充裕,所以没怎么吃没怎么玩就散了,席然本也不在意这些,生日年年过也没什么特别的。
      回到宿舍,他先进去洗漱,出来后,时奕递给他一个包装袋,“生日快乐!”
      打开,是一条围巾,和时奕常戴的同款,浅卡其色。
      “怎么想到······”
      蓦然想起上次上次雪中,他见时奕包裹的严严实实还问:“你用围巾把自己包裹成这样,感觉如何?还冷吗?”
      “想感受自己戴一条感受一下啊!”
      “我没那个,冬天从来不戴围巾,也不戴手套。”
      ······
      那场雪恍若还在眼前扯絮般的飘着,时奕完全被围巾埋住的脖颈,还有伞下他们的对话。一个月后的生日,时奕就给自己送了这样一条,是当时他就记住了并决定今年的生日送我这个吗?他早就买好放宿舍储物柜里了吗?我要不要戴呢?
      从来都是简单心思简单想法的席然最近在遇到和时奕有关的事情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想东想西。
      “谢谢你,我很喜欢,”他开心的收下了,“下次降温我就可以戴了。”把收到的各种礼物都收放好。
      正说着,另两个室友回来了,“今晚你们比我们迟回!”
      文杨不置可否,徐笑就说:“马上双旦了,班里说了一下举办活动。”
      “你们有何参加的节目吗?”说着看向时奕,“我们班还没讲,不过应该也快了。”
      “明天班会上说不定就要讲,老班说不定还要号召一下。”
      时奕猜测的没错,不过消息来得比想象中来得早,周一升旗仪式结束后,班长从办公室回来,简要的传达了下元旦联欢会上每个班需要出个节目的消息。本就是个以玩乐为主的活动,有人不在意,有人想出头,有想法的都可以去报名,为班级争光到时候全校闻名听起来好像也是很吸引人的。
      去年席然和时奕合唱了一首《类似爱情》,还是高一,两大校草唱这样一首舒缓的情歌简直瞬间轰动了全校,一曲成名。他俩私下关系很亲近,不少人YY他俩的关系,但他们日常表现都太正常了,充其量也就类似铜墙铁壁的哥们儿,后来这种揣测传言少了,高中生正处在一阵风火一个时期的的时候,对各种东西都有强烈的好奇心,所以吸引力被转移,很快就忘了。但现在又有了这样活动,大家都很期待今年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节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