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作者:呦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雪

      第一章
      今年的冬天好像比往年来的格外早,才十一月下旬,就已经落了第一场雪。
      周五下午,高二年级的第三次月考结束,对于他们来说,这可算是放了个小假——晚自习提前半小时结束,周六也不用上晚自习了。三两同学在这个时间里可以聚聚玩玩,暂且不用去想那恼人的成绩分数和老班或家长的说教与唠叨。
      时奕把东西都收拾好,把因考试而摆乱了的桌位恢复原样,看了看窗外飘飘洒洒的雪片,路已经被雪盖住了,行人踏出了一道道痕迹,洁白无垠被染上了斑斑驳驳的污垢。他没带伞,便戴上帽子拉上衣领,去了学校小卖部,买了些零食,便回到了宿舍,一边吃,一边回忆考试的情况,然后想着反正大雪天不好出去,刷会儿题,晚上早点休息。周五的晚上宿舍一般都没什么人,或者那几个大男生都会很晚才回来,今天如此天气好像也没有例外。
      等到时奕把准备的事情全部做完,躺到床上一边刷手机一边酝酿睡意。班群里在讨论明天聚会的情况,一群人热火朝天的讨论选地点,期盼着明天的活动。
      往常这些活动时奕很少参加的,所以也就看看不发表言论。
      手机响了——席然私发的微信:“小奕,明天班级聚会,一起出来聚一下啊!”席然是他小学初中的同学,如今高中俩人有幸的又分到了一个班,还是一个寝室,两家也都认识,彼此熟知的很,可算的是竹马之谊了。
      “不了吧。”
      “哎呀,又不是要你千里迢迢来赴约,我今晚回家了,明天我先回学校找你,我们一起去。”
      时奕还没想好拒绝的理由,就被席然一个榔槌给敲定了,“就这么说定了哈,你天天太闷了,不能老一个人啊!再不出去透透气,我都怕你闷坏了!”
      “作为好朋友,有义务也有必要提醒和开导你要注意适当放松,闷葫芦似的,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越长大越腼腆呢?”
      时奕看着他连珠炮似的信息,抿着唇回了条“好吧,时间,地点给我”
      “哎呀我去!这次答应的还挺利索,那明天我来接你啊”
      “对了小奕,我今天回来听他们说远洲哥要出国了,你知道这事儿吗?”
      .....................................................................
      从席然口中知晓了顾远洲的名字,都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是的,顾远洲,时奕,还有席然,都是打小就长在一起的,小学上的一个学校,顾远洲比他们高一级,三人情谊一直都很好。孩子们的世界,觉得我喜欢你对对方好那是要天长地久的,一年级看了《三国演义》,甚至傻乎乎的效仿刘关张三人也要结拜为兄弟,虽然懵懵懂懂不甚明晰,但仍想着发那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宣言,想着在危难之际能够挺身而出,为朋友兄弟两肋插刀。年少的他们确实过的很快乐,不知是少年人本就很少烦恼还是心理作祟,幻想着永远这样下去的生活在某一天变得天翻地覆。
      席然时奕五年级的时候,顾远洲的奶奶突发意外病重的不能再照顾他了,他便被一直忙于工作的父母接到了身边,并安排他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读书。就这样,他们被分开在了两个城市,年少发生的一切都随着时间逝去在光阴里渐行渐远。当年的他们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只有参加活动或家长帮拍的合影留在相册里或当年的宣传刊物上。小小的少年们眉眼弯弯,笑的明媚且张扬。
      席然说的没错,时奕好像确实越长大越内敛,尤其在面对席然的时候,可这好像又是没办法的事情。
      外面的雪似乎更大了,风吹的窗户防护栏铿铿的响,室友们应该都回家了,已经门禁了。时奕从回忆中退出神来,扫了眼时间,不早了,是该睡了。
      第二日,风歇雪止,微阳初晴,校园道路两旁新种的树纤细的枝杈承受不了大雪的重量,被压的整个弯塌下来,像一只只倒立着的大笤帚。虽然有阳光,空气中仍充斥着凛冽的寒意,时奕穿的很厚实,吸了吸鼻子,鼻尖就被冻得微微泛红,他把脸埋在围巾里,紧了紧衣服,到底没让席然真来接他,决定出校门自己打车去了昨晚被告知的地点,顺便给他发了自己已出发的信息。
      地方离学校不远,是一个相对安静的饭馆,他们有一次班级同学的小聚会也是选在这里,用他们的话说是老板夫妇比较亲切,后来便成了这里的常客,一般的班级活动请客吃饭都选在了这里。打车过去还要绕路,路上行人很少,他看了下时间还早,便决定自己走过去,从巷子里走,反正穿过几条街拐几个弯就到了。
      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姓钟,夫妻俩开的饭店,店面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温馨,雇了一个厨师,晚间忙的时候还有几个来兼职的服务员,倒也是井然有序,小巧安然。见到时奕来了,钟大叔笑道:“听讲你们昨天月考,可赶上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啊!快进来暖和暖和,外面寒气重得很!”时奕在门外跺了跺脚,把手拿出来在空调的排气口烘了烘,回头道:“雪下的是挺早的,还挺大,除了挺冷外,也没什么不一样的了。”
      “哈哈哈哈哈,也是!”转头和媳妇说把餐给客人送去,又对时奕说“你们同学在楼上呢,快上去吧。”
      时奕道了谢,往楼上走,推门见程杰、姜珩、何川等男生以及几个女生杨木清,林妍,唐婷都在,他们一群人是约好了一起来的。见时奕一人进来,还挺诧异;“席然那小子,居然还真把你约出来了!”
      时奕笑了笑:“别把我说的这么不近人情好吧!”他平时很少主动和别人接触,在班里话很少,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学习。虽然外貌上是统一被认为的好看,从高一入学便被戴上了校草的头衔,更因出色的外表多次登上恒阳中学的表白墙。席然对此还和时奕发牢骚表郁闷,我俩从小一起长大,怎么次次你都压我一头呢?小爷我也挺好看挺优秀啊?那些女生眼里怎么就看不到我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一月下旬就下雪确实是我遇到的最早的一场雪,考完我和同学去小卖部,瓷砖滑的走不了,小心翼翼的相搀相扶,最大感觉就是好玩还有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