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

作者:炤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夏日、烟火和孤僻的樱花树》(上)

      (一)

      成绩公布日。  

      “赤也,英语成绩啊…”皱着眉头的幸村精市将惨不忍睹的英语试卷还给切原赤也。
      “你自己看着办吧。”

      切原赤也缩缩脖子。
      自己看着办吧。
      这从部长口里吐出来有点点吓人。

      切原赤也苦恼地低头看着自己仅仅27分的英语试卷,沮丧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要不?下次带只鸡和带把米进考场算了,撒把米在试卷上,鸡都比自己对得多。

      不不不。
      他开始自我反驳。
      自己才不是会轻易认输的人!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就是人生大道理,所以要更努力才行——

      把英语复习资料随手甩到一边,他朝校门的西北角跑去。

      将一切寄托在神明身上吧!

      (二)

      立海大校园内长有一棵孤僻的樱花树,说它孤僻,是因为和它同一批种下的兄弟姐妹每到春季时纷纷盛开,而它倔强地顶着一头嫩叶,誓死不开花,这反倒招人注目起来。

      渐渐地,立海大流传起一个说法。

      在黄色纸片上写下自己的心愿,挂到那颗孤僻的樱花树枝上。如果三天后开花了,证明神明听到了你的祈愿。

      来到那颗树下时,切原赤也被满树黄灿黄的樱花枝吓了一跳,每处枝头上都见缝插针地绑满了黄色的纸张。
      远远看来就像是开满了暖意洋洋的黄花。

      太好奇了,切原赤也忍不住偷偷翻了几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还算正常。

      熬夜不秃头…喝奶茶不发胖…
      哇哪有这么好的事!

      追到幸村学长……希望和幸村学长表白成功?

      明年和幸村学长领证???

      喂喂喂怎么五六七八张都是和部长有关这种愿望啊!
      切原赤也再次对自家部长的人气有了新的认识高度。

      切原赤也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许愿纸,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英语补考通过的愿望,认真地挂在了树枝上。
      动作十分虔诚恭敬。

      铃——

      上课铃敲响,在校园里走动的学生纷纷往教室走去。

      “拜托拜托,神明大人保佑。”
      一脸紧张的切原赤也再次双手合十地朝着樱花树拜了两拜。

      转身的这一刻,脚上突然踩上了什么棉质物,切原赤也低头一看,吓得连退几步——

      嗯??女女女女女生——??!!!嗯!????

      不得不说面前的景象的确怪异。

      一位头发齐腰的女生正安静地仰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两手交叠放在腹上,胸脯均匀平稳地上下起伏。
      她身着立海大制服,裙摆整齐铺好,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不不不,谁会在这里睡觉啊!!!

      应该是……晕倒了吧?吧!!!

      在“叫醒”和“无视”中摇摆了会,切原赤也蹲下身,用手轻轻推了推女生。

      “喂同学,你还好吗?”

      听到切原赤也的声音,女生秀眉蹙起,缓缓睁开了眼睛,似乎真是刚睡醒的样子,拉长了音打了个哈欠。

      哇靠不会真在这睡觉吧!??

      切原赤也觉得古怪得很,心中有点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

      当然偷偷跑走已经来不及了,女生已经注意到了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女生吓了一大跳,尖叫起来:“啊—————!!!!!!”

      虽然不懂女生为什么尖叫但也跟着紧张的切原赤也:“啊——!???”

      “海带头你你你你是谁啊!?”

      “这这这是我的问题吧!为什么会在地上睡觉啊!!还有我才不是海带头!!!”

      “今天阳光很好啊!!我想晒下太阳!!”

      “谁晒太阳会躺在地上啊!!!”

      “我啊!”

      “……!!!???”

      两人鸡同鸭讲好一会。

      “不是等等。”
      女生立掌示意两人先不要过度激动,她稳了稳心绪,“首先是,你…看得到我?”

      “你你你这是什么问问问题!??”切原赤也愣了愣,不由自主地又往后退了几步。

      女生站了起来,问:“那我换个问题,你是人是鬼!?”

      “我我当然是人啊!”切原赤也迫不及待地表明自己的人类身份,“那你呢!”

      “啊那奇怪了。”女生一怔,有点摸不着头脑,自顾自嘟囔:“是人的话,那你怎么能看得到我呢?”

      切原赤也默默地咀嚼她刚才说的话,低头扫了一眼,女生的脚下根本没有人类的影子。

      “啊啊啊——!!!!”切原赤也的尖叫声中带着颤抖。

      “啊,晕倒了。”
      女生说。

      (三)

      泽野杏子有个迫切要问天问大地的问题。

      ——那就是三途河到底在哪里,她明明已经DIE了快一年自己却还在人间原地不动。

      每天从这颗不会开花的樱花树下醒来,无聊地躺在日月星辰下消磨时间,渐渐地自己曾经的同班同学毕业离校,长大走向自己人生的旅途。
      而自己被困在了这所学校,时间定格。

      对了,还有个不太迫切的问题,就是有个卷毛海带头的男生居然能看得到她。

      虽然初遇当天他尖叫着晕倒,醒来后又尖叫着跑走了,至此再也没有出现。

      这天,泽野杏子无聊地绕着樱花树散步,数一数又有多少片新生的嫩芽冒出。

      一个熟悉的高昂声音从身后传来,“部长,副部长!是真的有鬼,请你们相信我!”

      泽野杏子心下一喜,转过头,果然就是那天被吓晕的男生。

      “鬼?赤也你又在想什么呢。”被称为部长的漂亮少年浅笑着回答。

      切原赤也动作夸张地比划着,“是真的!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躺在这个地方睡觉!!”

      他的部长掩嘴轻笑,“你见过哪个鬼小姐能在太阳底下安静地睡觉呀。”

      切原赤也哭丧着脸强调,“是真的,是真的!”

      切原赤也补充道,“对了,她头发有这么长,又黑又直。”

      “眼睛又黑又圆,看起来像小鹿,呃……皮肤挺白的。”

      “声音?有点软的那种吧,反正挺好听的。”

      听完切原赤也的描述,身边板着脸的副部长脸色由沉变黑。
      “赤也,一会绕着操场跑五圈!”

      到最后切原赤也还是未被相信,甚至因为胡闹被副部长惩罚,他沮丧地垂着脑袋往回走。

      觉得他有点可怜,泽野杏子决定和他打个招呼,“…下午好?”

      “啊啊啊啊——她出现了!!!”切原赤也看清来人,忙想跑路,“部长!副部长!救命啊!!”

      “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呀。”泽野杏子拉住他的衣领,“我可是好鬼呢。”

      “鬼…也分好坏?”切原赤也哆嗦着回过头。

      “那当然。”泽野杏子绕到他面前,微俯下身子,目光落在他胸口的铭牌上,“切原…赤也。”

      “啊…?”切原赤也有点害怕地往后退了步。

      “那个,我叫泽野杏子。”泽野杏子指了指自己的铭牌。

      接着她粲然一笑。

      什么鬼!为什么女鬼要和自己介绍名字啊。

      (四)

      切原赤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一位秃顶中年男人正在讲台上讲他完全想不通的英语语法,自然而然选择走神的他不自觉地往那颗树下瞟。
      不是说很在意什么的,就是有点想看看女鬼这些天在做些什么。

      昨天是在喂麻雀,今天是在偷看别人的许愿条,喂喂喂那你看完不要笑好不好!

      切原赤也人生头一次觉得难捱的英语课如此短暂,平心而论,好像看女鬼扑蝴蝶晒太阳比英语语法有趣许多。

      所以…多看一会也没关系吧。

      没过几天,台风侵袭,神奈川市紧急发布雷暴雨预警。

      教室外边黑压压一片,天阴沉沉的不时发出阵阵轰鸣,一场大暴雨蓄势待发。
      校园内的树被狂风吹得剧烈摇动,切原赤也忍不住又将目光抛向樱花树下。

      风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挂在樱花树上的许愿条被纷纷吹落。
      切原赤也心疼地蹙眉,低喃了一句好可惜啊,突然看到了什么的他瞳孔微缩。
      在狂风中,有个瘦弱的人影在忙着将散落在地的许愿条捡起,踮脚绑回树上,来来回回。

      砰地一下有股莫名的冲动在内心蓬发,切原赤也切了一声,跑出了教室。

      “切原同学!你去哪啊!”班长急急喊道,这都快上课了啊。

      切原赤也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走道,“去帮个笨蛋!”

      在树下的泽野杏子还是执着地在一张张捡着许愿条,栗色的长发被吹得散乱,瘦小的身躯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吹飞似的。

      泽野杏子发现了他的存在,“赤也?”

      切原赤也惊讶地张开嘴,灌入一口冷风,“……哈?我们有这么熟吗?”

      “有什么关系,活着那么多规矩,死了懒得遵守了。”

      “奇怪的人。”

      “是奇怪的鬼。”泽野杏子将散乱的头发用手拨到耳后,问,“你来这做什么?”
      她抬头看了看头顶乌云密布,“许愿?这种天许愿可能会被雷劈哦。”

      切原赤也:“…”鬼的脑回路和人的果然不一样。

      “我是来帮你的好不好。”切原赤也挠了挠在风中更乱的头发,“你一个鬼怎么弄得完。”

      泽野杏子愣了愣,说,“欸,原来是个好人。”

      切原赤也莫名其妙,“请问你对我有什么误解啊!”

      泽野杏子轻轻一笑,纠正他的语病,“话说,不是你哦,是泽野学姐。”

      对上切原赤也更加莫名的目光,她一脸认真地解释,“我大概比你大三级吧,无论是入学年纪还是先一步踏上的死亡,你都要称我一声前辈哦。”

      切原赤也:“…”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切原赤也比泽野杏子高上不少,所以将许愿条重新绑回树枝上的任务交给了他。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不对不对,三年A班的小林同学,她是在这根树枝上,右边右边。”泽野杏子在树下指挥着。

      在称呼上,切原赤也老老实实地改了口,“学姐,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啊,也没人会感谢你,没人看得到吧。”

      泽野杏子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回答,“这可是要细心呵护的——”
      “大家珍贵的愿望呀。”

      她弯起双目,眼里流光闪动。

      切原赤也一愣。
      在狂风中看到头发散乱的真实女鬼,居然还能产生心漏跳一拍的情绪。
      人间迷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名字取自乙一的《夏日、烟火和我的尸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