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过三

作者:星代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陆沅沅除了在订婚宴上见过周子巽,在那之前大约有两三个月没见过他。婚宴上也只是远远看了几眼,并无更多的交集,秦百合守在他身边,他脸上的笑快要僵掉。周子巽身后仿佛多了一条牵扯的绳,绳往哪移他往哪走,陆沅沅希望是她看花了眼。

      周子巽听到声转头看过来,眉眼带了几许笑意,恍惚中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陆沅沅上下打量他一番,这才注意到他裤脚的灰色印子,皮鞋上还有白色污渍,很像某种呕吐物留下的痕迹,着实狼狈。

      “沅沅,你怎么在医院,生病了吗?”他关切的走过来,陆沅沅眸光暗了几分,“你是过来照顾阿姨吗?”

      周子巽的妈妈早些年生病,情绪反复无常,也有狂躁乱打人的时候,一般是周子巽在身边扛着,多数情况都会弄得自己非常不堪,陆沅沅见过好几次。后来周子巽与秦百合恋爱,阿姨很喜欢秦百合,至此再没发作过。

      周子巽低声自嘲,“让你看笑话了,你呢,你没事吧。”

      “我很好。”陆沅沅拿出纸巾递给他,周子巽坐在长椅上擦鞋面,陆沅沅盯着他的后脑勺微愣,“我听秦百合说你们出国游玩,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

      “临时有变,我没去成。”周子巽露出苦笑,得来长久的沉默,他躺在椅背上,陆沅沅将手中刚买的热豆浆放在他手里,周子巽接着道,“沅沅,我实话说了吧,我跟她在机场不欢而散,回家就把我妈给气着了,你也看到了,我自作自受。”

      周子巽有着不同以往的疲惫,沉重再续,“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她订婚,秦百合这女人拿准了我不敢违背我妈的意思,她竟然骗我妈说她怀孕了!沅沅,你敢信吗?我都没碰过她。”

      周子巽单手放在额头上,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我还当是小时候呢……不过又能怎么样,我们这样的人婚姻都是安排好的。”

      陆沅沅望着眼前的人失神了半会儿,她高二那年转学到港城,再见到少年周子巽,他咧嘴笑起来特别阳光,那时候他说:“沅沅,你还对我有印象吗?你每年寒暑假都会来这边玩,算起来我们应该是青梅竹马。”

      整整一年,他们都在一起上下学,霍家势力大,陆沅沅习惯了低调,于是她坐周家的车上下学,以至于学校里开始传起她是周家养女和周子巽恋爱的绯闻。

      周子巽的确对她有好感,不过在她与晋熙恋爱后就没了。如今的周子巽对于她而言,更像是哥哥的存在,时间回溯,原本落在他身上的明媚渐渐散去,多了一层薄薄的乌云,遮住了他的光。

      陆沅沅回过神。
      “你跟秦百合说了吗?”

      周子巽摇头,“没联系,就这样吧。”他起身向病房走,没几步又回头谢谢她的豆浆,“沅沅,我跟你发的消息都是出自真心,我希望你能找到最适合你的另一半。”

      陆沅沅仰头望去,特意扬起嘴角,“你还是觉得晋熙不是那个人吗?”

      周子巽也对她笑,转身离开。
      沉默好像有了答案。

      晚上,周子巽告诉陆沅沅他妈妈出院了,清醒后就选择了回家调理,她多问几句得到的回复还不错,也就放了心。

      晋熙在得知路疆受伤的消息后也曾打电话来,他问陆沅沅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通知他,陆沅沅随便应付过去又投入了工作中。

      路疆受伤第三天,陆沅沅在医院门口遇到同在医院工作的好友,随即叫上几位圈内朋友小聚一番,没想在餐厅遇到了周子巽。

      友人见他身边没带秦百合,以为他是忙于工作而忽视了老婆,还劝他要早点回家。

      陆沅沅听到这些话,再次断定秦百合没有发送她出国游玩的消息,她好面子,如果被人知道订婚后就吵架她脸上挂不住,唯独把这个消息悄悄透给陆沅沅,好像才不会浪费这一趟行程。

      好笑极了。

      好似隔岸观火,秦百合放了一把火,可惜那把火燃的太慢始终到不了她跟前,陆沅沅不介意再加一把火。

      友人见她拍照做纪念,突然张罗众人拍个合照。

      最后陆沅沅没有发合照,只单独放了一张餐厅玻璃窗外的街景到朋友圈。

      配上一句,盛夏。

      陆沅沅发完接到赵清的电话,她匆匆告别开车回公司,走得太急连周子巽为她专门点的甜品都没来得及享用。

      周子巽稍显遗憾,想着发消息给她要不要送到公司去。

      刚输入了一个字,秦百合的电话打过来,气急败坏的质问他,“你在哪?为什么又跟陆沅沅在一起?周子巽,你说话,你别想找理由骗我!”

      在接电话前,周子巽已经走出餐位,他不知她又在发什么疯,随口制止她,“闹够了没有,你能尊重下我们吗?我和沅沅是相识多年的朋友,吃个饭犯法吗?”

      “是,不犯法,听你叫的多亲热啊!沅沅,沅沅,人回应过你吗?周子巽,记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夫!”

      “我懒得跟你吵,挂了。”

      周子巽安静了一秒,可以想象那边的秦百合会有多抓狂,她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碰上陆沅沅,不然疑心太重,无中生有闹得人不安宁,起初他也想这样与她过下去,于是好几个月错开能与陆沅沅见面的场合,还以为秦百合会收敛一点,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事了。

      秦百合在机场生闷气,但她心中有火自然要撒出去。

      手指一点,一张照片发给了晋熙。

      晋熙在开会,暗下来的会议厅,屏幕里是他在米国的新项目,原本走得很稳但中途来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在半个月内陆续收购几家同行企业,小鱼吃多了也有撑着装大鱼的时候,将好出现在晋熙这里,挡了他的道。

      “打听清楚对方的来头吗?”

      “是国人的势力,背后的人是江晏,他在唐人帮的势力不容小觑,而且被他推到台面上的人叫路……”

      还未汇报完,晋熙蹭的起身向外走,大步流星,边走边吩咐,“不管那人是谁,给我盯紧点!”

      他推开那扇摇摇晃晃的门,力道之大,隔了好久门还在动弹,助理郑啸有点摸不着头脑,出什么大事了?

      晋熙出了会议厅,点开那张照片,又快速浏览了一遍朋友圈内容。

      再回到与秦百合的聊天页面。

      秦百合:阿晋,我好怀念上学那会啊,现在都没时间好好聚会了。

      她发的是周子巽他们聚餐合照的那一张,还是从她共同好友里存的。

      晋熙眼底弥漫一层愠色。

      他查看过陆沅沅的朋友圈,只有一张风景图,没有提到周子巽,是故意不提还是?

      秦百合:你什么时候回去呢?回去我们也聚一下吧,我的订婚宴你都没来呢。

      晋熙看了一眼没回复,直接给陆沅沅拨过去,响了几秒被按断,脸色更黑。

      陆沅沅正在处理关于路疆的新黑料,对家十分不要脸,势必要将他的过去抹黑,陆沅沅混久了娱乐圈,也知道能砸得起钱的对家就那几个,给各自经纪公司通了气后决定采取割让几个资源给对家的方法。

      赵清一开始不愿意,说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

      陆沅沅挨个解释给她听,“第一路疆的伤还需要时间休养不太适合丛林冒险的生存类综艺,运动类恐怕也不行;第二当初接通告在前,接明导电影在后,如果真拍起来势必要轧戏,大导演不喜欢这样做,对路疆的名声也不太好,我们正好退出去卖个人情。”

      赵清懂了,“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专注一个方向,看起来是丢了资源其实是稳固状态。”

      “没错,圈内争的头破血流,在外还是要保持和平共处的局面,给他们一点好处不委屈。”

      能屈能伸,方能成大事,在九瑾娱乐陆沅沅学得还挺多。

      闲下来,才给晋熙拨回去。
      “我在忙,你有急事?”

      晋熙不是没有瞧见热搜,他故意不开口,就等她说话。

      “怎么不说话?干嘛呢,晋熙?”

      陆沅沅明明听到细微的呼吸声,他就是不回应。

      “没信号吧,我挂了先。”

      陆沅沅等了三秒,那边终于开口,“沅沅,有按时吃饭吗?”

      “吃了。”
      “吃的什么?”
      “一家网红餐厅吃的。”
      “和谁?”
      “老朋友。”

      就是不说周子巽。

      晋熙再说:“我会提前回来,过来接我。”

      “行,到时候发我航班信息。”

      陆沅沅先挂断,晋熙晃神了几秒,身后传来高跟鞋声,他站在落地窗前转身,见到了秦百合哭到红肿的眼。

      她委屈的掉眼泪,“怎么办啊,阿晋,我今天才知道他没跟我来度假是因为他妈妈发了病,他连这个消息都不告诉我,唯独告诉了陆沅沅,我们订婚第二天他们就迫不及待见了面,我就活该是个外人吗?”

      晋熙扯开领结,突然感觉喉头被掐住了一般,呼吸不畅。

      他递上纸巾,隔了一张茶几的距离坐在她对面,“你不是回国了吗?”

      “我哪里有勇气回国,阿晋,我就担心历史重演,周子巽会为了陆沅沅跟我分手!”

      重演?不可能。

      晋熙拿捏不准他笃定的原因,但心里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会牢牢抓住陆沅沅,绝不让她和周子巽有关系。

      “百合,你与周子巽已经订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若解除婚约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周子巽不敢胡来。”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秦百合眼泪啪啪掉落,简直我见犹怜。

      晋熙脑海中闪过陆沅沅乖巧安稳的模样,他为自己的笃定找到了借口。

      “她爱我。”

      如若不爱他,不会重逢后再次接受他的告白,如果不爱他,不会在两人欢愉时深情回应他。

      秦百合见到他眼角的愉悦,被陆沅沅爱就这么值得欣慰?她不死心的试探,“那你呢?”

      恋爱而已。

      “就算是养只宠物,也会有养熟的时候,更何况是人。”虽没明说,但意思非常明显了,更何况是谈了那么久的人,起码是在乎的。

      秦百合倏地握紧手心,试图不在意他唇角扬起的弧度,全然忽略当初接近陆沅沅的理由,将成人面具戴得牢固极了。

      她背过身去脸上的笑瞬间散去,她简直要嫉妒死陆沅沅。

      凭什么被欺骗利用的人还能得到他的在乎?有一瞬,她很想冲过去质问晋熙,“你是不是忘了,你之所以会和她恋爱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协议啊!你帮我到底是因为我们的协议还是你就想把她困在你身边?”

      明明答案呼之欲出,秦百合便要强压下去,她不信晋熙会背弃她,她停留在门边,声线里带着哭腔,“阿晋,订婚前我就梦到姐姐了,如果她在天有灵肯定不会希望我这么难过。”

      晋熙单手握拳,忽然紧张到身体僵硬,他看向秦百合,眼里有难以辨别的哀意。

      “阿晋,你会帮我吧。”

      秦百合眸中水润清澈,晋熙恍然出神,堪堪点头应下,“嗯。”眼角分明藏着几许狼狈。

      有这一句,秦百合便足够了。

      一开始接近陆沅沅不就是跟高中那年一样的借口吗?为阻止周子巽与陆沅沅在一起,秦百合哭着求晋熙,“阿晋,帮帮我好不好?我喜欢周子巽,如果周子巽跟陆沅沅好了,我会生不如死!”

      晋熙那时与现在的性子天差地别,他放浪肆意将纨绔子弟演绎的有模有样,少年玩乐的孽根习性被挖掘,对于那些极度有挑战性的事物十分有兴趣。

      他问:“怎么帮?”

      “很简单,只要让她爱上你。”

      晋熙一步步走向她,眼睁睁看着陆沅沅一点点深陷他的牢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说啥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