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客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自从以为我对柳乔“做了什么”之后的姚曦,无时无刻不盯着我,怕我一个不慎又去轻薄了他的情人。
      我在学校里依然见到柳乔,柳乔的变化全校有目共睹,爱情的力量之大,令人不敢相信。她百般委婉,不过是为着迎合自己喜欢的人。我对她说:
      “柳小姐,你已修成正果,不必再来找我。”
      柳乔对我微笑:“小帆,你这个人,真是。”
      与柳乔相处的那段时日,发现她其实没有想象中难以接近,她不过是不晓得如何处理自己急进的情绪。换作以前,想要这样与她心平气和地站在这里说话,那是作梦。
      我对她说:“柳乔,你天资独厚,聪明过人,现在我相信只要是小姐一个眼神,已没有哪个男孩子可以抵挡得住,姚曦自不在话下。”
      柳乔听了我的话并不见开心,她总能一眼看穿我的谎言。
      “小帆,你为什么避开我?”她问。
      “我哪有。”我说。情况有点怪异,如果预感应验,我要诅咒姚曦。
      “小帆,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有好好地去想,以前我不知道该如何做,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告诉我。”
      我对她说过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不过她相信就好,我从来不是个喜欢负责任的人。
      “还是朋友?”她问。
      “当然。”我松出一口气。此刻最怕的莫过于是她对我说:但愿不只是朋友。
      柳乔离去,姚曦却又登场。他望了望柳乔远去的背影,冷冷地问我:
      “你刚才与她说了什么?”
      我又好气又好笑,他这样紧张,当初就不该对柳乔摆出高姿态,现在又来吃这种醋。真是自作自受。
      柳乔事件不了了之,我继续在姚家横行无忌,大模斯样。
      我出入姚家皆有接送,姚曦伴在一旁,学校里已经有人指指点点。姚曦问我:
      “小帆,你可知他们在说什么?”
      我看他一眼,回答说:“他们怀疑我是姚家失散多年的苍海遗孤,现在得到平反,于是改名换姓,认祖归宗。”
      “真是不好笑的笑话。”姚曦说。
      再大胆也没有人会敢在姚大少爷面前闲言闲语,但我一介平民,听到的看到的自然比姚曦本人更精彩十倍。
      由于姚曦的关系,我的朋友也突然多起来。
      以前只有点头之交的,在午餐的时候也会有意无意地坐下来打招呼,姚曦来者不拒,与人家聊得熟络,待人走了之后才问我:
      “那是谁?”
      我怎么知道那是谁,我说:“我还以为你认识他。”
      无论我与姚曦坐在何处,周围总围绕着不知名的女生,在低低地私语,不时向这边张望。姚曦感觉到骚扰,不断埋怨我说:“小帆,你实在太张扬。”
      喝到嘴里的水几乎全部喷出来,这小子不但扭曲事实,还想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我生气地说:“姚曦,你可知道,我以前是一等良民,在认识阁下之前从未试过被人跟踪。”
      “跟踪?你被谁跟踪?”姚曦问。
      还有谁,会追随我而来的绝不会是我的崇拜者。
      那天走在学校的林间小道,迎面来了个可爱的女生,花前月下,她含羞带怯,把一封烫着粉红色心形图案的信递给我,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接下,女孩向偷看我一眼,转身飞也似地逃掉了,我握着那封就算不看也知道内容的信,激动不已。
      谁料我还未看到第三行,才知道这封图文并茂的情书根本不是写给我的。一气之下,我把它撕个粉碎,弃尸荒野。那天见到姚曦,我整天没有跟他说话。姚曦莫名其妙,不知我在发什么脾气。
      之后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久而久之,我已经麻木。我把信件一批一批地收起,签个“已阅”,全部打回头。
      这种事经历得多,我也累积了经验。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成了姚曦的代言人,我问他:
      “姚曦,你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水果?喜欢看什么书?”
      姚曦见我拿着纸和笔,有点奇怪,但还是会认真地回答。我细心地把答案记录下来,整理好,姚曦很高兴,他问我:
      “小帆,你是不是要买礼物给我?”
      我对他笑,礼物当然有,但不会是由我来买。我会关心姚曦的喜好,那是因为会有人想知道。
      处理得好,便可成为一门生意。
      果然,女孩子们踊跃投资,把我围得水泄不通。姚曦每次来找我都见到这般盛况,他不发一言,冷冷地看着我。
      他以为我正施展迷倒众生的幻术,把女孩子们骗得晕头转向。我自然不多作解释,要是被他知道了真相,不马上杀了我才怪。
      姚曦以为女孩子们都是冲着我而来,他有点不高兴。姚曦受欢迎的程度令我惊讶,但他本人却毫不知情,十分有意思。
      “姚曦姚曦,”我拍了拍他的肩说:“不必妒忌,他日让我来传受几招予你,好让你也风光一下。”
      姚曦拨开我的手,他并不稀罕。
      “姚曦,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我问。
      姚曦说:“所有不被贝文帆妖言所惑的女孩子。”
      我觉得好笑,他果然是误会了。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临近期未考,功课慢慢忙碌起来,我对姚曦说,在家里见面的时候根本无法专心读书,起码在学校里给我时间。姚曦点头同意,但每天下课或是中段休息时间,他一样跑来骚扰我,根本没有听见我说什么。
      我转移阵地,避开姚曦,但他消息灵通,无论我在哪里,姚曦总有办法把我找出来。我很佩服,我问他:姚曦你身赋异品,能人所不能,有没有兴趣投身国家特种行业?
      “小帆你为什么避开我呢?我不会防碍你读书的。”
      “姚曦为什么你会这么闲呢?”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也应该要考试才对。
      但我说什么都没有用,姚曦听时会摆出我明白我明白的表情,过后一样重施故技,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继续不断转移阵地,姚曦照样追踪而来,我们象是地下游击战,玩得不亦乐乎。
      全校女生都是姚曦的线眼,我后来才发现,除非我离开学校,否则休想摆脱这个人。
      那天我坐在学校的小径上看书,姚曦出奇地没有出现。我合上课本离开的时候,刚好听见课间的铃声响起。校园的小径开始热闹起来,来来往往都是匆忙的学生们。
      我心不在焉,一路走过去,突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一抬起头,就看见姚曦在那边对我招手,站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女生应该是他的同学,正亲昵地不知与姚曦攀谈着什么。我呆站了一会儿,姚曦似乎是被缠住了,我不想再等,于是又继续走开去。
      姚曦见我就要走,于是匆匆对那几个女生交待了几句,马上脱身。我不经意地回过头去看,眼见姚曦向我这个方向跑过来,不知为什么,我想也没想,突然转身就跑。
      姚曦不知我为什么会逃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情况有点莫名其妙,但姚曦一直追过来,并没有停止。我转过头去,看见他紧追不放,吓了一跳,更加恐慌。如果我一旦被姚曦抓住,就一定会被追问逃跑的理由,而我不知应如何解释。
      我改变方向,跑进旧实验大楼。姚曦魄力惊人,陪我上演校园趣剧,已经有不少学生用奇怪地目光看我们。
      平时并不对外开放的旧实验大楼,静静地响着零乱的跑步声,跑到三楼,姚曦几乎气绝,他停在那里,我也几乎气绝,见他停下来,我也停下来。
      姚曦在底下一层的楼梯看着我,他气喘地说:
      “小帆,你不要再跑了,我已经没气追你。”
      “姚曦,你不要再追过来,我也没气再跑了。”
      “小帆,你为什么要跑?”
      “姚曦,你为什么要追?”
      姚曦又好气又好笑,他说:“你不跑,我就不会追啊。”
      我也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你不追,我也不会跑啊。”
      “小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不是与平时一样吗。”
      “小帆,你是不是干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避开我?”
      我笑了起来:“姚曦,我会干什么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
      “那为什么你一见我就逃?”
      “姚曦,我不知道原来你这样会缠人。”
      姚曦似乎恢复了一些,开始一步一步走上来,我见他有所行动,马上跳起,向更高的地方走上去。姚曦见我又想逃,于是加快速度,三步并两步地追上来,我一惊,吓得转身飞跑上去。于是战况继续,宁静的旧实验大楼又响起乱七八糟的脚步声。
      走廊的尽头是储物室,因为沿途过来,只有那一间的门是大打开的,我想也没想,跑进里面,但立即就后悔了,把自己赶进密室,不就等于自掘坟墓?但紧逼的时间已经容不得我细想了,我反过身去,还未来得及把门关上,姚曦已经杀到,他一手就推开刚欲关上的大门。
      我被他的气势唬住,下意识地后退几步,但姚曦拦在门边一边瞪着我一边气喘连连。
      姚曦顺了顺气,开始一步一步进逼而来,我盯着他一步一步向后退,情况可笑至极。我学戏中良家妇女的柔软声调说:
      “姚少爷,你想要干什么?”
      难得姚曦没有笑出来,他说:“小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说个清楚。”
      说个清楚?我们之间可是有什么不清不楚的瓜葛?
      “我不要。”我撤赖地说。
      “小帆,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了就说出来。”
      “这么多,我怎么记得了。”
      “小帆,问题不能不解决,你今天这种反应,可见情况之坏,不能再拖。”
      姚曦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倘若我现在无法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岂非要负全责?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总不能对他说,我逃跑只是为了一时兴起。
      我敢这样说,他一定会就地结果了我。
      “这个……还有那个……”我们僵持在原地,姚曦目光凛凛,正气异常,我变成大反派。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我们同时吓一跳,这栋旧实验楼,平时鬼影也不多个,今天怎么这样热闹。
      我与姚曦有所默契地对望一眼,姚曦指了指我身后,那里刚好有个医院用的挂帘,于是我们想也没想,躲进后面。
      门被推开了,传来熟悉的对话声,是主任和新进教师的声音。
      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要藏起来?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发现,才真变成百口莫辩,欲盖弥彰。今天我尽作出奇怪的选择,后悔过不下数十次。
      姚曦不知我在想什么,但他不介意这种奇遇。他对我微笑,向我靠过来。因为只有一帘之隔,外面的人还未离去,我也不敢作出太大的反抗,只能用眼神警告他:姚曦,你别乱来。
      姚曦觉得很有趣,在我身上嗅来嗅去,还伸出手来抱着我,我十分敏感,身体僵直。他的手在我的背上摸来摸去,我生平最怕痒,快要笑出声来。
      外面的主任还在对新老师介绍着什么,我在心里哀求:无论什么都好,赶快离开吧!
      姚曦越来越过份,他根本不怕被发现,我气得不得了,又不能出手阻止,因为他靠得很近,我低下头来,狠狠地在他的脖子上咬下去。姚曦缩了缩身体,但我却几乎大叫出声,因为姚曦受到刺激,抱在我身后的手突然紧紧地抓了一把。
      我痛得皱紧眉头,又不敢哼出半点声音,我和姚曦躲在小小的空间里面,互相撕扯,精彩绝伦。
      姚曦伏在我的身上,拼命地忍着笑意,他觉得很好玩。
      实在可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