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客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自从我的屋子里住进了新房客之后,我一直都失眠。
      他有太多古怪的招式,让人应接不暇。
      果然,在报纸登出消息的数日之后,有陌生的客人到访。
      我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身穿贵服的中年妇人。
      “请问阁下是否姚曦的朋友?”她问。
      “姚曦?”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然后恍然大悟。我说:“不是。”
      我只不过是出租一半的房间给他占用,他胆敢让我在本城恶名远播,我要他死得难看。
      “同学?”妇人又问。
      “不是。”我再答。凭什么她认为她的儿子会认识象我这么正派而且健康的朋友?我简直想马上与他划清界线。
      妇人为难起来,她以为自己找错地方:“请问这里是不是蓠薇大道C座二号?”
      “没错。”
      “奇怪。”妇人在精致的皮包里拿出一封信来看,喃喃地说:“应该是这里才对。”
      我看了一眼妇人手上的匿名信,上面歪歪斜斜地贴着从杂志上剪下来的大字。那自然是我那个聪明房客的杰作。
      我知道她最想问:阁下是否绑架了我的儿子?
      有这样一个儿子,做母亲的也真是失败,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脑里装的是什么?
      最后妇从干脆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姚曦的人?”
      “有。”我说。我看见妇人终于放下心来,呼出一口气。她似乎很担心,相信已经找了好些时候。
      “请进来。”我说,让出一条路。
      那妇人稍有迟疑,她怕一旦踏进这个龙潭虎穴,我这个做贼的便多了一个人质。但她爱子心切,终于还是走进我的屋子,左看右望。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晓得,你可以在这里慢慢等。”我说。
      “他平时都去些什么地方?”妇人问。
      “我不知道,你可以直接去问他本人。”我建议。多少父母与子女产生磨擦,皆因缺乏沟通。这一对更是模范。
      “多谢你照顾他。”她说。
      我一呆,这个做母亲心思还真是慎密,令人敬畏。
      “哪里。”我说,又不是我自愿的。
      她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我耐心地等,我有很多时间,如果你的故事太长,不妨从高潮说起。
      直到离去之前,那妇人还是无法向我诉说什么。她放下一笔钱,看着我,叹气。
      我疑惑,这笔钱是给我的还是给姚曦的?可惜妇人已经消失,这将是本世纪最难解开的一个谜。
      但是我相信,那妇人必定信得过我,她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我,要我好好地看守他,于是留下一笔钱,给我作不时之需。
      一定是这样没错。我微笑地收起钱。况且这个数目与姚曦要求的一百万相差太远,所以我才更加肯定。
      不义之财。原来不劳而获的感觉是这般令人心旷神怡。真是做梦的时候也晓得笑出来。
      姚曦无疑是我的贵人。自从认识了他之后,我不用再过那种生活拮据,三餐不继的日子。但是我也是有付出的,除了我,我不认为有谁能忍受姚曦这种出奇不意的行为模式。
      我去超级市场买东西,即使是不好吃,好歹也做一次饭来交差。
      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我从大马路上过去,正好经过回家的那条小巷子。我不经意转头往里面撇了一眼,巷子里阴暗而潮湿,隐约可见到有几个人影晃动。我并不为意,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总会有一些这种败类,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干不为人知的勾当。
      里面的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我好象听到熟悉的声音。
      不会吧?我想了想,后退几步,再一次看向巷子的里面。这一看真是吓得我三魂不见了七魄。我的那位房客,正被好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团团围住,而他站在当中,还一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大事不妙,尤其他身上总带着不知数目的钱,一定是因为这样而被盯上了。
      我捧着一大袋的东西闪身躲在墙的后面,我在想如果现在我报警,警察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会来到?不如大声呼救,或许可以吓退里面的人。
      我是个和平主义者,我讨厌暴力,因为我不会打架。
      怎么办呢?我的心乱作一团,可不可以假装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不可以见死不救……也不是不可以……我与他不是很熟……
      就在我努力挣扎要不要冲出去的时候,里面突然大动干戈,一切都已经太迟。
      纷争持续了数十分钟,而这数十分钟内我就这样保持着同一姿势站在墙的后面,动也不敢动。
      声音停止了,我偷偷地伸头进去张望,除了地上躺着那几个被扁得不似人形的家伙之外,我的那位房客早已不知所踪。情况似乎在向一个我所不能理解的方向发展,莫非一切原是幻觉?
      会不会是我看错了人?但这光天化日的……不是吧?我疑惑起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的那位房客正坐在大厅内看书。
      “你回来了?”他看见我手里的东西,似乎很高兴:“今天要吃什么?”
      好象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他也不象发生过什么事。
      我问他:“你有没有双胞胎的兄弟?或是与你长得极相似的亲戚?”
      “不可能,我是独子。”他说。
      那就怪了。我又问:“你有保镖?主人一旦发生意外,他就会从不知名的地方跳出来救人。”
      姚曦皱起眉来,他说:“你干什么?今天怎么尽问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受了刺激?”
      是,还是莫大的刺激。
      不会真的是幻觉吧,我苦恼地想。姚曦抬了抬手拨着前额的发丝,我正好看见他手腕上的伤痕。我瞪大眼睛,象发现什么证据似的冲过去,我捉着他的双手,他被我吓了一跳,拼命地挣扎起来。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他大叫着,恐怖地看着我。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我的表情比他更恐怖。
      姚曦低头看了一眼,说:“这是伤痕啊,你不会没见过这种东西吧。”
      “怎么弄出来的?!”
      “撞到了就弄出来了,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呆,是啊,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放开他,竟回不过神来。
      我在紧张什么,他没事就好,难道我希望看见他躺在地上,被人揍得面目全非?我的这个房客身怀绝技,他会打架,那么厉害,可能还是空手道或是柔道不知几段。
      看人不可以只看表面,真理,今天终于相信。
      就象我面前的这个少年,他到底还有多少地方是我所不知道的?他并不象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姚曦怀疑地看着我,我知道我今天是有点不对劲。
      “对不起,我太过紧张,因为我收了人家的钱,所以要好好地照顾你。”我说。
      “你收了谁的钱?”姚曦问。
      “你母亲啊。”
      “我母亲?!”姚曦吓了一跳:“你见过她?什么时候?在哪里?”
      “就在今天早上,在这里。”
      姚曦似乎不能理解,他想了一会儿,明白过来:“她不是我母亲。”
      咦?那么我今天见到的又是谁。
      姚曦从书包里拿出那个名牌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递给我说:“我的母亲,在这里。”
      我接过来,照片上的人与我所见到的妇人有几分相似,但的确不是同一个人。
      “你见到的人是兰姨吧。”他说:“母亲死后,她才嫁进姚家。”
      哦,原来是这样。白白浪费我的想象力。
      “怎么,很失望?”姚曦对我微笑:“你以为我们亲子不和,想要拔刀相助,好讨回一笔赏金?”
      我瞪他一眼,并不作声。
      姚少爷,这回你可猜错了,赏金我已如数收下,但我可不打算拔刀拔叉来相助。
      “你在想些什么?表情这样丰富。”我的房客盯着我的眼睛问。
      “我?我会想些什么。”我转过头去,干笑数声。
      真是不得了,我与本城巨富的未来继承人独处一室,照顾他不得妥当,我会不会被凌迟处死?
      我站在厨房里,看着自己手里面的材料,想了好久。
      最后我走出大厅,对那个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的人说:“今天我们不在家吃饭,我带你到外面去吃东西好了。”这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但这一句我当然不敢说出来。
      “什么?又要到外面去吃?”他皱眉,已经开始有意见。
      我无奈,这确是逼不得以的选择啊。
      
      我很害怕与姚曦上街,一到了街上,他就失去控制。
      他又停在人家的商店前面东张西望,案件重演。
      我生气地站在他后面,他从玻璃的反射看见我脸色发青,于是耸了耸肩。
      “我见这个东西很有趣,多看一眼而矣。”他叹了口气,好象办的是正经事,蛮不讲理的是我。
      我不发一言向前走,他只得紧紧地跟了上来。
      走进一家小菜馆里,我们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我把菜牌递给他,我想我如果无法亲自做出象样的东西给他吃,至少也该让他点自己喜欢吃的菜。
      姚曦把菜牌从左翻到右,从上看到下,然后对我说:“哪里才是正餐?”
      我啼笑皆非,他竟以为这菜牌上的都是前菜。
      “姚少爷,希望你会得明白,你现在流落平阳,已不比在宫中的日子,这里只是街头无名的菜馆,并没有刀叉可供使用。”语气甚为不屑。
      姚曦对着我笑,他说:“啧啧啧,你真没耐心,我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阁下何必如此认真。”
      开玩笑?
      姚曦合起菜牌,伸手招来侍者。
      随便地叫了几个菜,他的态度似长年常客,熟练异常。
      侍者离去,姚曦收回目光,问我:“表现如何?”
      “你经常在这里出没?”我问。
      “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这里的学生总会在附近有几家相熟的小菜馆。”他说。
      “这里的学生?你是这里的学生?”我怀疑。
      姚曦看着我,似笑非笑:“不可以?”
      啊是,怎么我会忘记了,我看过他的学生证。
      “你的家人会给你来读这个?你怎样继承家业?”
      “喜欢读什么是我个人的事,谁也管不着。”
      口气极为任性,似足姚大少爷的性格。
      “奇怪,”我说:“你与我同学年,我却没有见过你。”
      “我们不同系。”他说:“但我就见过你。”
      “啊?”我又吓了一跳。
      姚曦似乎很喜欢看我惊讶的反应:“我说过,在学校里面你是个名人。”
      名人?怎么会。我自问安分守己,没有任何不良纪录。
      “这么出名真是不好意思,”我说:“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
      “我一直都在留意着你。”姚曦说。
      留意我?为什么要留意我?哦,对了,我是学校里的名人。
      “你相不相信,我等你把出租告示贴出来已经等了好久。”姚曦说得有意无意:“我用了一些小手段,逼你上一任的房客退出,好让我可以代替他的位置。”
      “你说真的?!”我瞪大眼睛,不能置信。
      姚曦反问:“你相信?”他觉得不可思议。我马上沉下脸来,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滑头。真是不得了,我已经开始上他的当,被他唬得团团转,一旦成为习惯,后果不堪设想。
      本还担心他会被欺负,现在我同情招惹他的人。
      “贝文帆,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姚曦说:“我喜欢你。”
      这种恭维听了一点也不叫人开心。见我毫无表情地瞪着他,他也不介意。这时菜已送上来,心情马上大好。
      什么事情都容后商议,民以食为天。
      不愧是姚少爷点的菜,每一样都可以拿来做招牌。但是姚曦却动也不动,只喝一杯清水。整顿饭下来,只有我在那里个人表演。
      “你很能吃。”姚曦若有所思,好象看到了奇观。
      我疑惑:“你呢?怎么不吃,忘了祈祷?”
      他轻哼一声:“吃?我看你吃就已经饱了。”
      什么意思?我不以为然。人生在世不外是吃喝玩乐,我不过是尽忠于上天赐给我的人性本能,把其发挥得淋漓尽致。
      难怪他姚少爷会看不惯这种吃法,生在豪门,想必他吃个晚饭也是那样的仪态万千:用闪亮的刀子,小块小块地切开面前八成熟的牛排,还得小口小口地送进嘴里,最紧要是别忘了拿起放在一旁折叠成花形的餐巾,轻轻地把嘴边的汁液拂去,再向坐在对面的人雍容地露齿一笑,接下来不断重复以上步骤,如此类推。
      连吃饭也要受这种折磨,真是生不如死。我习惯吃饭似打仗,大家对牢一盘菜,听见一声令下,便可对准目标,如狼似虎。
      不是说只有经过自己辛勤劳动得来的食物才是最甘香甜美的吗?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见我吃得毫无仪态,姚曦不禁要讽刺我:“不急不急,甜品还没上。”
      我扮作喜出望外,问他:“还有甜品?是什么?椰汁炖官燕?噫,这里的燕窝都只用三等的,吃了会沾在牙齿上。”
      姚曦听了终于忍无可忍,他拿起帐单,招来侍者结账。
      这姚少爷最受不了人家在他面前露出这种市井的小家子气,我表现得象在街市里与人讨价还价的阿婶,还硬要人家卖菜的给我搭根葱。
      我不介意在与姚家少爷上街的时候让他付账,只要他愿意。
      真是一种享受。
      回家的途中姚少爷又被街头的小玩意迷住了双眼,这次我已经见怪不怪。他一直盯着一个钥匙的饰环看,那是个亮晶晶的小玻璃珠,这种连女孩子都骗不到的东西不知为何竟可以入得这姚少爷的法眼。超级匪夷所思。
      我见姚曦盯着那小东西看,似回忆着久远的过去。把价钱扳过来看了看,我笑了起来。
      好吧,总得有些礼尚往来的时间,这是中国一向以来的优良传统,用这看起来二角五一打的小玩意换一顿大餐,怎么算也是我赚到了。
      我掏出钱包,对老板指了指那饰环。老板马上为我把它解下来交到我手上。
      姚曦在一旁看着,我对他微笑,把小东西递给他。姚曦似乎很惊讶,指着自己,询问的眼神。
      我点头,指了指饰物,又指了指他,再度微笑。
      姚曦很高兴,双手捧着稀世珠宝般,合上双手放到胸前,一脸陶醉。
      那老板站在那里看我们表演默剧,露出恐怖的表情。他一定觉得奇怪,这两人怎么看也是一表人才,怎会得又聋又哑。
      这是我第一次送人这种礼物。
      姚曦把它系在那个寸步不离的书包上。
      那天回家,姚曦再也没有停在人家的商店前张望。他象个容易满足的小孩,尝到了甜头便不再吵闹。很乖巧的样子。
      姚曦看起来与普通的富家子弟没有什么不同,一贯的任意妄为,一贯的放荡不羁。
      我的新房客,他说自己一直在留意我,但我却对他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喜欢带着许多的现钞,在必要或是不必要的时候都会拿出来挥霍一番之外,的确没有其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