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客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相处是种学问,一半出自本能,一半依靠缘份,丝毫强求不得半分。
      我与我的新房客维系着一种奇妙的气氛,互相牵制,互相影响。
      至今回想起来,姚曦会来租我的房子,我会搬进姚家,其实都是在计划之内。因为有人看中姚家独子刚好与我同校,近水楼台,方便作二十四小时的说客。
      那个人算准我对陌生人并不设防。
      我一向只对认识的人冷酷,这是不好的习惯。
      姚曦奉命前来与我开战,横扫千军。
      他成功地打进我的生活,他们期望我会慢慢地习惯这个人,最好当然是能被这个人改变我顽固的思想。
      我从未被人骗得如此彻底,由头到尾,我看不出一点破绽。
      严重的失落感,无法形容。
      我离开姚家之后,也无法对姚曦避而不见。因为我们同在一个学校,除非我不去上课,否则与他碰面是无可避免的事实。尤其这个人还异常地积极和主动。
      姚曦在学校里面抓住我,我们坐在校园的餐厅里,他显然已经准备好一套说词,来解释自己的逼不得矣。我说:
      “姚曦,我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请尽量精简。”
      姚曦讶异,虽然我一直对他微笑,但我语气中的冷淡显而易见。
      “小帆,你对我有所误会,我不得不来解释清楚。”姚曦说。
      “误会,是,我有什么误会呢?”我问。
      “小帆,我承认,我受殷女士所托而结识你。但我并没有后悔,请你相信,我一直是在用我的心,来与你交往。”
      我点头,一脸同意地说:“姚曦,我很感动。还有没有?”
      姚曦紧紧看进我的眼睛里面,他知道,我根本不打算与他认真地说话。
      “小帆,你总无法轻易原谅别人,情况真的有那么坏吗?”姚曦问:“多少人希望得到的都得不到,为何你总是那样随便地就可以舍弃掉?殷女士对你处处迁就,百般忍耐,却成为被你打击的目标,贝文帆,你的心里到底有多少感情?你太残忍。”
      他的语气象谁?我突然想起了京。
      每个人都义正严词地来指责我,他们并不身历其中,所以看不过眼。他们最是同情弱者,我大逆不道,于是被声讨。
      每年的冬天都那样地冷,外婆积下所有零钱,为我添置冬装。因为买不起名贵的礼物,所以外婆总喜欢在明朗的夜里,指着遥远的天际对我说:小帆,你看不看得见?
      我抬头,我问:看见什么呢?
      外婆笑了笑:小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
      我点了点头。外婆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无奈,她说:小帆,只要你诚心地对星星许愿,在不久的将来,你的愿望就会变成事实。
      我笑,外婆怎么这样天真。但我并没有说出来,我对她说:是的,我每天都许一个愿望,希望外婆长命百岁。
      我是一个狡猾的人,但在外婆的心目中,小帆是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
      我从来不对星星许愿,那实在太荒谬。自己想要的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没有人会平白地来打救你。小小的年纪,已经懂得伪装,人因为有感情,所以才会受伤。我太明白,于是从不对人施予。同样地,我也不祈求得到施予。
      姚曦问我,贝文帆,你的心里到底有多少感情?
      我也不知道。
      两天后,我终于和她见面。
      那天晚上,她按响我家的门铃,我去开门,看见她站在门外,表情惶恐。
      “找谁?”我问。
      她马上哭出来,说:“小帆,我想见你。”
      我不语,由她把我抱得喘不过气来。她说:“小帆,求你回去,求你回去……”
      我有点想笑,数个月前,姚曦站在同样的地方,上演同样的戏码,现在轮到我。
      我知道我做得不够好,她说,令你不快是我不对,但请你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钱来买你的感情,真的没有。
      我抬起头来看向天空,那个夜晚十分晴朗,有很多很多的星星,很多很多的愿望。
      没有一个实现过。
      
      我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我重新张贴出租告示。
      在学校里,姚曦对我纠缠不清,他追着我说教,我听得快要抓狂。
      他身负神圣的职责,要把迷途的我带返天国。
      可惜我冥顽不宁,食古不化。
      “小帆,你为什么要避开我?”
      “我哪里有避开你,每天二十四小时,我起码有二十三个半小时对着你,已经觉得很烦。”
      “小帆,你不肯面对自己的感情,总有一天会后悔莫及!”
      “多谢提醒,我会记得在那一天写悔过书。”
      “贝文帆,你不可理喻!”
      “姚曦,是你多管闲事!”
      我们谈判破裂,于是战况持续。
      早上的战场是学校,到了夜晚又转移到家里来。姚曦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一点也不客气。
      “小帆,你什么时候屈服?”
      “姚曦,你什么时候放弃?”
      “小帆,人有好生之德,你为什么就是无法对自己的母亲好一点?”
      姚曦的母亲很早的时候就去世,所以他特别同情殷女士,义不容辞。
      “姚曦,不如你过继给她,遂了大家的心愿。”
      姚曦见我出言不逊,气得握紧双拳。我马上警觉,指着他说:
      “姚曦,有事好商量,我反对暴力!”
      “贝文帆,你觉悟吧!”姚曦伸手过来就要抓住我,我哪里肯轻易就范,连忙跳开避过。
      为什么我非得为了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教训,真是好笑。
      但姚曦不知收了人家多少钱,誓死要为对方讨个公道,他见我逃跑,马上追过来。我不知他竟还跟我来真的,吓得赶忙大叫起来:
      “姚曦!你不要乱来!”
      姚曦一手就把我制住,力道惊人。
      我怕他一时失控真会把我怎么样,于是我说:
      “姚曦,你也说过人有好生之德,千万不要欺负弱者。”
      “弱者?谁是弱者?你?”姚曦讽刺地问。
      “怎么不是,”我说:“姚曦,不如大家冷静下来,慢慢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
      “贝文帆,和你这个人根本就是有理说不清,除非你答应以后会对殷女士好一点,否则我不放手!”
      这算是哪门子的威胁?我看着姚曦问:“阁下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在这种时候激怒姚曦实在不智,下一秒我就后悔了。
      姚曦用力地把我推到后面的墙上,我痛得啮牙咧嘴,象被人打散了骨头。
      “姚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大叫。
      姚曦看着我,突然低下头来,在我的身上嗅来嗅去。
      “小帆,这是什么味道?你怎么这么香?”
      “香你个死人头!”我破口大骂:“快放开我!”
      我身上残留的不过是洗发精的味道,姚曦出其不意,突然之间离题十万八千丈。
      “小帆,我记得我以前就已经说过,我很喜欢你。”
      “你想怎么样?!”
      “但是你一直都不相信我。”
      “你想怎么样?!”
      “贝文帆,今天我就要亲手撕毁你这张骄傲的皮!”姚曦说。
      “你敢!!”我气得浑身发抖。
      你看我敢不敢。姚曦对我冷笑。
      “姚曦!”
      姚曦不理会我的怒骂挣扎,一手就轻易把我拎了起来,以前从未试过与他真正以力抗衡,虽然知道姚曦绝对是非我族类,却没想到他一旦动起真格来竟是这般程度!
      姚曦把我扯进房间,我听到背后的那一下落锁的清脆响声,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惊疑不定,有点口齿不清地对他说:
      “姚曦,你电影看太多了,通常这种时候剧情不是这样发展的。”
      姚曦把我按在床上:“那么小帆你想如何发展呢?”
      “不如回到大厅,那里灯光充足,比较好说话。”我说。
      “但这里比较好办事。”姚曦不同意。
      “办事!你要办什么事!”我不顾仪态地大叫起来。
      “小帆,你有没有看过本能?”
      为什么这个时候跟我提三级片?我说:“沙朗史东是你偶象?那个女人又老又丑,你不要学她!”
      姚曦见我这么紧张,不禁笑起来:“小帆,你不想被绑起来就乖一点。”
      “姚曦!我看错你了!我不知道你这么变态!”
      “如果一早知道你又能怎样?”姚曦不屑:“反正结果都不会改变。”
      我一时语塞,论形势论武力对我都不利,姚曦一向文质彬彬,想也想不到会做出这种事来,是不是我平时太和善,所以比较好欺负?姚曦对我暧昧地笑笑,说:
      “小帆,你可曾记得,在多日前的某天晚上,你对我说过什么?”
      “你说我会爱上你,那么肯定。你一早就该预料今天一切都将如此发生,既然这是你的期待,那么就请你承继那一晚的热情,坦然地接受吧!”
      “原来你一直对那晚的事情怀恨在心!”我说得咬牙切齿:“姚曦,玩笑开够了!”
      “谁跟你开玩笑!”姚曦加重了手中力道:“玩笑的确是开够了,我们马上来进入正题。”
      “不要——”我的双手被他握得发痛,无意识地□□了一声。
      在如此紧要的最后关头,我听见姚曦在我耳边低声的调侃:“小帆,你不必再作无谓的反抗,在这之前,你还有什么遗言?”
      “有。”我终于放弃,无力地作出最后的要求:“如果非做不可,我要在上面!”
      
      小帆,我有三个与钱无关的愿望。
      第一个愿望,希望你能尽情去爱。
      第二个愿望,希望你可以放下一些恨。
      第三个愿望,希望你会快乐。
      
      凌晨十二点,铃声大作。
      我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年轻的男孩子。
      “找谁?”我挡在那里问。
      “这里不是出租房间吗?我来看房子。”姚曦给我看从街上撕下来的告示,推开我走进来。
      “我不租给你。”我说:“你对你的房东做了那种事,竟还想住在这里?!”
      “不可以。”姚曦说:“小帆,你可别忘记了,我已经交了半年的租。”
      “姚曦,钱不是万能的,我拒租。”
      “是吗?我还以为钱是万恶的。”姚曦笑了笑。
      我想起了那个几乎遗忘了的赌局,我问:
      “姚曦,你那时是想要我证明给谁看?”
      姚曦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小帆,其实那个人一直都知道,是我多此一举。”
      我并没有追问下去,因为已经没有意义。
      “小帆,你听我说……”姚曦还未说完,我马上捂起耳朵,尖叫起来。
      早知他是来念紧箍咒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开门给他。
      姚曦神色坚定,他十分冷静。
      我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护着殷氏,而且不遗余力,或许他感情太丰富,所以看不惯人间惨剧。
      “小帆,你逃避不过是因为你在乎,除非你面对,否则你这一辈子都休想从过去走出来。”
      或许是,但那又怎样,时间自会把一切还原。
      小帆,每个爱你的人自然会希望能得到你的回报,殷女士一直如此寂寞。
      没有人要你忘记过去,但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受了委屈。
      小帆,请你给自己机会,学习如何原谅一个爱你的人。
      那一夜,姚曦如是说。
      我坐在黑暗的客厅里,看着窗外隐隐闪动的萤火。姚曦默默地坐在旁边,不发一言。
      我不知道自己的感情还剩下多少,可以分给别人的又有多少。一整晚,我都想着已故的外婆,想着小屋子里度过的岁月。
      这些年来,我的身边一直没有别人,所以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接受别人。因为自己无法完全投入地去爱一个人,所以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那样完全投入地来爱我。
      姚曦说殷氏一直如此寂寞。但姚曦并不知道,殷氏有多寂寞,我也一样有多寂寞。
      但她起码还有京。我呢?我有谁?
      有谁愿意陪我。
      我失眠,在每个漆黑的夜里。没有人知道。
      我以为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我以为我根本不需要其他人。
      日积月累,脸上只得一个表情,凡事满不在乎,久而久之,人家全部相信,就连自己都佩服自己虚伪的潇洒。
      苦苦维系的一个假象,一旦破碎起来,原来也只是这般容易,刺痛人心。
      我把头埋进双手,几乎忘记如何呼吸。那一晚,姚曦陪我枯坐,直至黎明。
      在我彻底清醒之前,姚曦不会离开。
      姚曦说:小帆,爱一个人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只要你愿意尝试。
      我不敢说,其实是因为害怕。已经遗忘了这么多年的能力,一旦做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得好。
      小帆,请你对自己更坦白一点,更诚实一点。
      你必需学会如何去爱。
      就从我开始。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