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柔情

作者:却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夏白瓷


      晚会之前盛宁就在学校里小有名气,虽然没正儿八经地投票评选过,但谈到校花,同学们第一反应就是她。

      不过盛宁平时低调,一心扑在学习上,成天穿着校服打扮得也很朴素,就没那些漂亮外向,在各种活动中唱歌跳舞的女生出风头。

      而这次的校庆晚会却让她一下又成为全校的焦点。

      校庆第二天,盛宁的桌洞里就突然多出好多牌子的巧克力,德芙,菲利罗,还有几盒不知道叫什么,但看着就很贵的外国牌子。

      “哇!”余欣欣看一眼也惊住了,笑嘻嘻地打趣道:“宁宁你这儿的零食可以开个小卖部了。”

      盛宁看着这一堆巧克力好为难,她想给人还回去,可连是谁送的都不知道。又不能直接扔了,那太糟蹋东西了。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分给全班同学。

      等早自习英语老师过来时,就发现班上的同学人手一块巧克力,还以为哪个同学过生日,顺口问道:“今天谁生日啊,这么大方请大家吃巧克力?”

      底下同学捂着嘴,心照不宣地偷笑不语。

      后排有个性格跳脱的男生笑着道:“是盛宁请的!昨天她在校庆上表演了,今天就有好多人来给她送巧克力。”

      英语老师年纪大,性格却不古板,闻言笑着调侃:“昨天校庆晚会我看了,盛宁打扮得好看,歌唱得也好,是很招人喜欢。”

      转而又道:“但盛宁上次又是年级第一,可是你们班主任心中的宝贝疙瘩。你们得看好了,别让别班的臭小子拐走了。”

      同学都哈哈笑起来。

      男生们起哄道:“下次再有男生来送巧克力我就拿扫帚把他们通通轰出去!”

      教室里的笑声更大。

      盛宁的脸越来越红,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就差把脸埋进英语书里。

      又想起昨晚,隔了很久才收到梁燃的一条回复。

      他说:宁宁真好看。

      -

      送巧克力的热潮持续了好久一段时间,当面送的都被盛宁直接拒绝了,趁着班上没人偷偷塞到她桌洞里的,她没办法,只能送给身边的人吃。

      有次一男生来她班门口等她,恰巧被班主任撞见了,一问竟然还是个高一的,顿时气得不行,拎着那男生在教室外训了整整一节课。

      班主任训得脸红脖子粗,唾沫星子快喷了男生一脸,不少人看猴似的来围观,还有缺德的拿手机拍照。

      那男生大约第一次经历人生大社死,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此之后那些送巧克力的男生消停不少,盛宁也轻松了许多。

      十二月的江市依然多雨,阴雨连绵了两个多星期,教室窗外的天总暗沉沉的,就很容易让人产生消极的情绪。

      自习课上,余欣欣解一道函数题半天没解出来,自暴自弃地往桌上一趴,转头小声地问盛宁:“宁宁你说那个玛雅人的预言是真的吗?”

      不知从哪儿传来的说法,说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到时候海水会倒灌,太阳不会再升起,黑暗将永远降临。【注1】

      之前一部灾难片《2012》的上映更是让这个预言深入人心,不仅很多学生相信,不少恐慌的大人囤油囤粮,甚至躲到乡下避难。

      盛宁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新闻里早就辟谣了的。”

      余欣欣还蔫蔫地趴着,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

      盛宁拿过她没做出来的那道题,自己在草稿纸上演算了一遍,换了支颜色的笔把重要的步骤划出来:“我用这个方法求出来了,你看看。”

      余欣欣看完她写的过程,如醍醐灌顶般,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说我怎么总算不对,原来是这一步搞错了啊。”

      她又来了精神,感激又羡慕道:“我要是也有你这么聪明的脑袋就好了。”

      盛宁笑了笑:“你也很聪明的,你每次语文作文都写得很好呀。”

      她继续写英语的完型,笔尖在最后一空里勾了个答案。

      顿了顿,不知怎么想起很多年前,还念小学时一段不怎么愉快的经历。

      因为数学作业错了太多题,她被老师叫起来罚站,数学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骂她脑子笨。

      她才四年级,其他的成绩都好,唯独数学偏科,被游泳池一边进水一边放水的问题搞得脑袋瓜很晕。

      程音那时在银行工作忙,每天很晚回来,没时间教她做作业,连检查都没功夫。

      耳边是数学老师毫不留情的批评,十岁的小少女背着双手站在座位前,低垂着脑袋,红红的眼眶看着作业本上力透纸背的几个鲜红的大叉叉,自尊心挫败得不行。

      她很努力地憋着没哭,到了家,妈妈还没回来,她手指嘟嘟嘟地按着座机上的数字。

      拨通之后就再也忍不住,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梁燃哥,数学老师骂我脑子笨,是笨蛋傻瓜呜呜呜呜呜。”

      对于那个年纪的小孩子来说,老师就是天一样的存在,老师的话都是对的,老师那样子说她,她便真相信自己很笨,以后考不上大学了。

      而那时,只比她大一岁的少年声音温柔又坚定地告诉她:“宁宁不笨,宁宁最聪明了,你看平时我们玩魔方,你不是还原得比我都快吗。是你们老师有问题,他不好,以后他说的话宁宁都不要放在心上。”

      “真、真的吗?”她抽抽嗒嗒,将信将疑地问。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以后你不会的题目问我,我教你。”

      不久之后,那个老师因为私下收取高昂的补课费被学校发现并开除了,盛宁也才知道,那次作业很难,不止是她一个人做得差。

      还有几个同学也错了很多题,只不过她是唯一没有交钱让老师私下开小灶的,所以才会被那个老师抓住机会狠狠批评。

      12月21号如期而至,没有像玛雅人预言的那样,太阳早早地升了起了,还是个难得的大晴天。

      2012末日的传闻不攻自破。

      期末考试之后又补课了两个星期,直到除夕的前一天他们才放假。

      夏晗雅还是来这边过年,发生了去年的那件事,盛宁和她都不想和对方讲话,彼此就像陌生人一样。

      但待在一个房间,夏晗雅一会儿用手机看视频,一会儿和朋友讲电话一聊几个消失,弄得盛宁不胜其烦。

      她q.q问梁燃:梁燃哥,我能来你家写作业吗?

      【梁燃哥】:随时啊。

      她唇角弯了弯,回道:那我现在过来了呀。

      消息发过去,她立刻把书本卷子装进书包,和程音说了声去找同学一起写作业就换鞋出了门。

      他新租的地方离她也不远,四站路的距离,十几分钟就到了。

      到单元楼前正好和他碰上,少年黑色羽绒服里裹着件卫衣,头发微乱,眼皮耷拉着,像是刚刚睡醒。

      手里还拎着个白色的塑料袋,装满了零食。

      “你还没吃饭吗?”她好奇地睁大眼问。

      “吃了。”梁燃眉眼里的卷意散了些,扬了扬手里的袋子:“你不是过来吗,给你买的零食。”

      盛宁心里感动,又有些不好意思,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去他家还特意买零食招待她。

      “我是来写作业的,不是来吃零食的。”她小声分辩了句。

      梁燃并不与她争,仍是懒洋洋地笑着:“我怕你写着写着就饿了。”

      到家之后。

      一袋子零食被搁在茶几上,他把空调调成制暖模式,又去了卧室,拿出台灯插上插头:“你在这儿写,我去房里睡会儿。”

      盛宁知道自己刚才吵醒了他,挺愧疚的,保证道:“你快去睡吧,我一定安安静静的,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等他进了卧室,她开始写卷子,写到一半看见一旁塑料袋里的各种零食,肚子不饿,但就是有点想吃。

      她拆开一块德芙白巧克力,手指掰开一小块,放到嘴巴里含着,继续低头写卷子,甜蜜香醇的味道在嘴里融化开。

      梁燃睡到天黑才醒。

      往常房里一片黑暗,静得像是与世隔绝了,今天不同。

      暖黄的光从门外泻出,有笔在纸上摩擦时发出的丝丝声响,像春蚕啃食桑叶。

      他起床,身子斜靠在房门前。

      客厅里开了盏台灯,少女坐在茶几前,身上羽绒服脱了放在一边,穿着奶白色的毛衣,额前别了个草莓样式的小夹子,刘海被夹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头低着,神情专注,纤长鸦黑的睫毛扫下浅浅的阴影,握着支笔刷刷地在卷子上写。

      甜甜圈趴在她腿边呼噜呼噜的打盹。

      整副画面美好到梁燃不忍打破。

      直到盛宁写完抬起头,看见站在门边的少年,脸上露出个笑,嗓音清脆:“你醒啦。”

      “嗯。”梁燃也笑起来:“走吧,我们去吃晚饭。”

      后面的几天盛宁都以去同学家学习的借口到梁燃这儿来,她从小就乖,程音并没有怀疑。

      程音知道盛宁和夏晗雅不和,也不愿意两个孩子再吵架,因此也乐于她出去学习。

      学到晚上,她和梁燃一起下楼吃饭,小区一站路远的地方有家盖浇饭,是一对夫妻开的,干净,味道也不错,过年期间照常营业。

      盛宁有轻微的选择困难症,每次望着菜单,会在两道不同口味的盖浇饭上纠结,梁燃一眼看穿,把这两份都买了。

      她超开心地抿起嘴角,等会儿可以和他换着吃了。

      寒假的最后一天,盛宁写完了所有的寒假作业,但还是去找了梁燃。

      本来是想单独和他出去玩,刚商量好了去哪儿,哐哐哐的敲门声响了——“燃哥你在家吗?燃哥??燃哥!!”

      梁燃:“……”

      他想装作不在,盛宁已经跑过去开了门,蒋帆和程阳一脸惊讶:“宁宁妹子也在啊。”

      盛宁对他们笑了下,看到他们手里拿的碟片:“你们是来找梁燃哥看电影的吗?”

      说完视线好奇地往那碟片上瞟。

      两男生一惊,忙把那大尺度少儿不宜的碟片往身后藏:“不是,我们就路过随便过来坐坐。”

      想看个珍藏片的计划被打破,蒋正帆退而求其次地提议道:“我们去电影院吧,最近好像新上映了一部喜剧片,听说豆瓣评分是七点几吧,里面还有我一个特喜欢的女演员。”

      “喜剧片好啊,过年就是要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嘛,走吧燃哥?”

      梁燃没回答,先问的盛宁:“想去看吗?”

      盛宁弯着眼点头。

      梁燃拿起钥匙:“行,那去看吧。”

      四人来到影院。

      梁燃去买票,程阳和蒋正帆去买爆米花饮料,盛宁站在原地等,看着不远处大屏幕的宣传海报,那是他们等会儿要看的片子——

      主演她基本上都认识,看剧情简介还挺好笑的。

      检完票,盛宁抱着桶爆米花坐在梁燃身边,随着电影的开始,影厅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却又随着剧情的推进,又响起了窸窣交谈声——

      “这片子真烂,看了快一半我一次都没有笑出来!全程无笑点,都他妈是尿点。”

      “豆瓣上竟然还有七分,绝对是水军刷的,老子再也不相信电影的评分了。”

      “好气,又被宣传片骗到了。”

      有人实在受不了破烂的剧情,陆续起身离开。

      梁燃无聊得快要睡着了。

      盛宁也觉得这部电影好无聊,但她又是个有始有终的性格,就想电影里的那个小偷最后怎么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的。

      她等啊等,直到片里的男女主亲在了一起,暧.昧的声音通过良好的音响设备清晰地传到在场所有观众耳朵里。

      亲了之后还没完,他们开始脱衣服。

      前排激动地一声卧槽:“这票价值回来了。”

      有起身准备走的见状,立刻又坐了回去。

      蒋正帆推一把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程阳:“快看,错过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盛宁脸热得烧起来,耳朵也泛起一片绯红,这不是合家欢的喜剧片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情节?要是哪个家长带孩子来看那多不好啊。

      她尴尬地低下头,伸手去拿桶里的爆米花吃。

      然而眼睛不看,那声音还不停地传进耳朵里,她又不可能去捂住耳朵,只能假装自己耳朵聋了,什么都听不见。

      梁燃其实也尴尬。

      他不是没看过这种,但这会儿小姑娘在身边,他就浑身上下哪哪儿都不自在。

      他咳了声,想做点什么缓解一下这无所适从的尴尬,手伸进一旁的爆米花桶,爆米花没抓到,却触碰到一只温软的小手。

      黑暗里,盛宁手背上感受到一片炙热的温度,以及少年粗粝,有着薄茧的指腹。

      她转过头,与他眸子对视上,瞳孔漆黑,亮得像燃了火。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小小的一个。

      耳边暧.昧的声响还在继续,他掌心还覆在她的手背,盛宁心跳莫名快了几拍。

      砰、砰、砰——

      一下比一下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宁宁!终于!!慢慢、开窍了!!!
    下一章入v啦,周一晚上零点更新嗷,希望小宝贝们支持,下一章留言二十小时发个小红包~
    下本开《难忍》,感兴趣的可以戳进专栏收藏一下!
    文案一:
    陆饶厌恶他爸带回家那女人
    不用想,他对那女人带过来的拖油瓶一定没什么好脸
    至于那小拖油瓶,陆饶的几个兄弟都见过
    长得很乖,一双小鹿眼,说话声软软的
    关键是好瘦,腰盈盈不堪一握,看着就特好欺负
    几个兄弟自行脑补他们骁哥凶神恶煞,每天把人小姑娘欺负得哭唧唧的模样
    等小拖油生日那天,陆饶主动带人去玩恐怖系数top1的鬼屋
    一群兄弟们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骁哥一定是想把她吓破胆!从此每晚胆战心惊睡不着,浑浑噩噩日渐消瘦!!
    小弟们全抱着看好戏的心思进鬼屋——
    结果两分钟不到
    就看见平时凶狠到没人敢惹的少年,一把抱紧小姑娘的腰
    用平静得没一丝波澜说的声音说:“鬼出来了,我好怕,你快抱抱我。”
    黎梨:“……”
    众小弟:“……”
    文案二:
    哪怕成年了,小拖油瓶看着还是好小
    仅存着一丝良知,陆饶一直不舍得怎么样
    然而某天晚上,灯红酒绿的夜店里,就见小姑娘红唇卷发,吊带配皮裙,模样又纯又勾人。
    踩着双高跟,晃悠悠走到一男的面前,红着脸磕巴道:“小哥哥,加、加个微信行吗?”
    几个朋友瞥一眼脸色铁青的男人,正想着怎么安慰。
    砰一声,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啤酒溅了出来
    男人却一笑,阴恻恻的,莫名又透着愉快。
    “挺好,长大了。”
    玩到半夜,黎梨回家
    轻手轻脚上楼,房门刚拧开,还没进去
    手腕被人一扣,直接拽到了对门的房间去。
    然后,就被身体力行地教育——哥、哥、不、能、乱、叫!!
    ps:男女主没血缘关系!且不在一个户口本!!
    文中【注1】玛雅人的说法来自网络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拒绝拖延症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