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柔情

作者:却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夏白瓷


      盛宁到家时其他人还没有回来。

      她去洗了个澡,拿出还没有写完的历史试卷继续写,快十点钟时门口传来动静,没一会儿夏晗雅进来。

      她一言不发开始收拾行李,动静弄得很大,乒呤哐啷的响,像是想通过这样的举动宣泄心里对盛宁的气愤不满。

      盛宁注意集中在眼前的试卷上,没有理她,临走前,夏晗雅心里的火没憋住,一把抽走盛宁正在写的卷子。

      黑色的水性笔在卷子上划出一道长痕。

      “你少得意,等你妈生下我舅舅的儿子后看她还会不会在意你,到时候你的房间还得腾出来给你弟弟。你啊,最后就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真是可怜。”

      奚落嘲笑完一番,她手一松,卷子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她脚往上一踩,拎着行李箱离开了房间。

      盛宁捡起地上的卷子,擦了擦,又用修正带把那一道黑色的笔迹涂掉。

      继续写那道写了一半的论述题。

      一直到寒假开学,盛宁没等到苏红珍一句误会过她的对不起,甚至连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余欣欣去三亚玩了一趟,给她带了一条很漂亮的珍珠手链,还拿了一堆零食特产分给她和同学吃。

      “这是什么啊?闻着味道怪怪的。”前桌的男生拿了一块糖问。

      “这是榴莲糖,可正宗了,三亚的特产你们尝尝。”余欣欣安利道。

      大家一人拿了一块,撕开外面的包装纸放到嘴巴。因为是冬天,所有窗户都关着,一时间教室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榴莲味。

      一个同学上完厕所回来,一进教室被这味道给整蒙了:“操这什么味儿啊?!你们在吃啥啊,怎么比厕所还臭??”

      “我去,孙健你会不会说话!”

      “余欣欣大老远从三亚带回来的榴莲糖,是男人你就吃一个。”

      “我宁愿死都不吃这玩意儿。”

      男生抓起颗糖追着他非要喂,两人打闹成一团。

      高二下学期在一片笑闹中开始。

      这学期要把所有的新知识上完,各科的老师都在赶进度,体育课微机课被划分给了数学和英语,晚自习的时间也往后延长了半个小时。

      日子在忙碌中飞快过去,五月初,程音生产了,一个八斤重的小男孩儿,身体各项特征健康,但由于她说高龄产妇有,孩子有点弱,哭声都不像别的孩子那般嘹亮。

      那天盛宁请假去医院看了妈妈和刚出生的弟弟,弟弟好小的一团,皮肤皱皱巴巴的,一醒来就哇哇哇的哭。

      苏红珍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一步不离地守在婴儿床前,明知道他听不懂话还乖孙子乖孙子地叫个不停。

      盛宁在医院待了一下午,接了盆温水打湿毛巾让程音擦脸,又扶着她去卫生间。

      傍晚时闫鹏飞来了,提着从家里带来的鱼汤饭菜,程音端着碗一勺一勺的慢慢吃,闫鹏飞坐在床边,初为人父的喜悦溢于言表,拿着个拨浪鼓不停逗婴儿床里的小宝宝。

      盛宁见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便背起书包回学校上晚自习。

      天气越往后越热,六月七八号是全国统一高考的日子,梁燃没有参加。明知道自己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就不用白费力气还浪费时间了。

      好好学习这四个字有时也不是想做到就能做到的。

      那时梁元东欠了一屁股的债,一群讨债的拿着刀守在门口,他搬了好几次家,租的房子越来越小,父母争执吵架越来越多。

      连生活都不得安宁时,怎么还能全心全意地学习,更何况后来梁元东和柳珊离婚,他才十七岁,却没了经济来源,必须自己想方设法地赚钱才活得下去。

      好在他小的时候学过几个乐器,以前无聊时的兴趣爱好,现在成了谋生的手段。

      他的成绩越来越差,到最后所有老师都认为他已经无可救药,只有当初教过他一年的班主任记得他的中考成绩有多么优异。

      那时,那个班主任还很憧憬地希望三年之后他们学校能出个高考状元。

      梁燃之前在酒吧的兼职驻场改为了全职,工资高了一倍不止,原先租的房子到期了,他重新在附近重新租了间一室一厅。

      新租的房子是装修过的,比原先的那栋老破小强得多,他钥匙多配了一把给盛宁,免得自己不在家时,小姑娘又像上回那样傻傻地等在门口。

      七月份江城的气温达到新高,天气预报每天发布高温红色预警,每天正午时最热,气温到了四十多度。

      盛宁这时已经期末考试完,开始了第一轮暑假补课。

      补课时也上晚自习,到九点结束。今天该盛宁这组做值日,她负责扫地擦窗户,余欣欣最后拖地。

      打扫干净之后,余欣欣去厕所洗拖把,盛宁去把讲台整理了下,没多久,余欣欣慌慌张张地跑回教室,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呜呜呜宁宁吓死我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她担心地问。

      “就我刚才洗了拖之后去上厕所,刚一蹲下来,就感觉门缝里有光从外面透进来,我低头一看,就看见一只手拿着手机在拍!”

      余欣欣说起来还心有余悸的,“我当时快吓死了,赶紧冲了水,我还不敢马上出来,万一正好碰上那个变态怎么办。等了半天没听见外面的动静我才出来的。”

      “呜呜呜呜呜宁宁,我们学校怎么有这种死变态啊!”

      盛宁也害怕,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背安抚:“我们现在就去找老师。”

      班主任还在办公室里修改教案,一听顿感事情严重,马上先打电话给了学校的保卫科,又联系了余欣欣的家长。

      虽说余欣欣平时是大大咧咧的性格,毕竟是个女孩子,突然遇上这种事,害怕是难免的,还需要家长在身边好好疏导。

      盛宁一直在办公室陪着她,直到她妈妈开车过来。余欣欣的妈妈开车送她到小区门口。

      “阿姨,欣欣再见。”

      “宁宁你快回去吧,希望学校早点把那个变态抓到,要不然你们这些女孩子多危险啊。”余欣欣的妈妈一脸担忧道。

      盛宁用钥匙开了门,客厅里程音怀里抱着孩子,一边来回走一边轻拍着唱摇篮曲哄他睡觉。

      “宁宁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啊?”程音走到她身边小声问。

      盛宁怕妈妈担心,提前给她发了短信说了,或许是没看到,她又解释了遍:“学校里有点事。”

      “妈妈,我今天和同学一起做卫生,她去上厕所的时候……”

      话还没有说完,程音怀里的小宝宝哇哇的哭起来,她连忙轻拍着哄:“嘉嘉乖,不哭啊。”

      又轻轻哼起了摇篮曲,一首唱完,怀里的小婴儿大眼睛眨巴眨巴,一点儿没要睡的意思。

      程音只好无奈道:“宁宁你先回房间写作业,妈妈哄完嘉嘉睡觉再来找你。”

      -

      盛宁打开了书桌上的台灯,练习册摊开了许久也没写下一个字。

      她其实也是怕的。

      一想到这样的变态就在学校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是不是会做出更坏的事情,她心里就惴惴不安。

      她想和妈妈说这件事,可是妈妈在哄弟弟睡觉,她趴在桌上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等到她来。

      盛宁给手机插上电,点进q.q里找到梁燃。

      -梁燃哥你在忙吗?

      过了大概五分多钟,手机滴的响了下。

      【梁燃】:刚手机不在身边,怎么了?

      盛宁胳膊撑在桌上,低着脑袋打字:今天我值日,和我一起的一个女生去上厕所,发现有人拿手机从底下偷拍。

      这条消息发过去,她还想再打字,手指敲着,他的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进来。

      “喂,梁燃哥。”她把手机贴在耳边。

      “你有没有事,你们和老师说了没,那个变态是谁,抓住没有?”

      盛宁愣了愣,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我没事,我当时在教室里面,后来我和那个女生去和班主任说了,可是监控里的画面太模糊了,只看到是个中年男人,脸也没有拍到。”

      “那你以后上厕所和同学结伴一起去,手机也随时带在身上,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我记住了。”她乖乖地应下,又听到他问:“你现在晚自习上到几点?”

      “还是和以前一样,上到九点钟。”

      电话那头,梁燃“嗯”了声:“那你放学之后别在外面耽搁,早点回去。”

      顿了下,声音更加温柔,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宁宁别怕,坏人会被抓到的。”

      -

      第二天全校的人都知道学校里有个偷溜进女厕所拍照的变态,每个班的班主任也特别在课上叮嘱女生要注意安全。

      一时间人人自危,女生们上厕所恨不得成群结队。校领导对此也特别重视,晚自习的时候安排了老师晚上在教学楼执勤。

      连着两个多星期没再发生过类似的事,但那个变态只要一天没抓到,女生心里就仍然不安。

      “再见,你路上小心。”

      “你也是啊。”

      晚自习下了,盛宁和余欣欣在校门口分别,她把手机捏在掌心,加快了脚步往家走。

      夏夜晚风燥热,蝉鸣声吱吱呀呀的,沿街的小店大多关了门,她不敢像从前那样,塞着耳机边听英语边走路,一段十几分的路走得小心翼翼。

      生怕有个坏人从角落里蹿出来。

      到了小区门口,她提着的心才松下来。

      盛宁没有看见,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香樟树下,月光安静地投下一道颀长的身影。

      等她进了小区,从校门口一路跟着她到这儿的少年才放心地抬脚离开。

      第一轮暑假补课快结束时,那个变态终于抓到了,据说他已经在附中门口蹲点了几天,终于忍不住下手,尾随着一个晚走的女学生进了小巷子。

      幸好当时有几个好心人路过,救下了那个女生,也把那个变态扭送到了派出所绳之于法。

      得知坏人落网,学校的女生都松了口气,盛宁晚上在食堂吃饭时也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梁燃。

      -那个变态已经被警察抓住了,听说要判几年的刑![开心/][开心/]

      他回她消息总很快。

      【梁燃】:那就好。

      酒吧里,打架子鼓的一个胖子见梁燃还四平八稳地坐着,不由好奇:“快九点了,燃哥你今天不出去啊?”

      这一个月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请假出去一个小时,扣工资也要去,不知道干什么,问他也不说,搞得神秘兮兮的。

      梁燃:“不用去了。”

      他这段时间跟着她回家的事儿还没告诉她,也没打算让盛宁知道。

      年少的爱意晦涩难言,他不想让她有什么心理负担。

      她什么都不用知道,他不需要什么回报,只要她好好的就行了。

      所以十七岁的盛宁永远不知道,在那一个又一个夏风燥热的暑假夜晚,有个少年每晚按时又悄悄地等在她的学校门口。

      一路跟在她的身后,只为了看着她平安地回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柒七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昨天眼花打错了个字,感谢指出来的小可爱muamu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