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柔情

作者:却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夏白瓷


      最后吃完了火锅也才十二点,盛宁又去了梁燃家。

      甜甜圈一见到她开心得不行,围在她身边上蹿下跳的。盛宁抱起它,感受了下怀里的重量,笑着嘀咕道:“甜甜圈你是不是长胖了呀。”

      甜甜圈撒娇似地“汪汪”了两声。

      陪着它玩了半个多小时,她得去补习班上课了,临走前手伸进书包掏了掏,摸到个什么,胳膊往前一伸。

      “给,平安夜快乐。”

      小姑娘弯着眼角,白皙干净的掌心里一个苹果,用彩色的玻璃纸包着,还系了个小小的蝴蝶结。

      昨天晚上放学之后盛宁特意绕了个远路走,在水果店挑了一圈,找到一个颜色最红,看起来最甜的。

      梁燃拿起苹果,包裹着苹果的玻璃纸在客厅的灯下折射出好看的光,上面还留存着一丝她掌心的温度。

      考试呢都没忘了给他捎个苹果。

      梁燃勾起唇:“谢谢宁宁。”

      -

      元旦过后没几天就是期末考试,附中延续以往一贯的传统,不和其他学校一起参加区里联考,自己学习前奥的老师出题考,难度瞬间拔高几个等级。

      这次盛宁考得特别好,不仅是班上的第一,年级里也排名第一,可把班主任开心坏了,宣布成绩的时候当场奖励了她一支迈克的钢笔。

      评讲完试卷就放假了。

      虽然寒假只放十天,每科的作业还多得不得了,但对学生来说,只要放假就是值得高兴的。

      出校门的路上,余欣欣兴奋道:“今年我爸妈带我去海南过春节,到时候我给你带海南那边的特产啊。”

      盛宁笑着摇头:“你去玩得开心就好啦,不用给我带什么的。”

      “那怎么行呢!”余欣欣义正词严道:“你对我那么好,总是给我讲题,必须给你带呀!”

      余欣欣爸爸开车来接她,两人在校门挥着手分别,盛宁背着装满寒假作业的书包往家走。

      她昨晚就听妈妈说了,今天闫叔叔姐姐一家会过来,等她回到家,他们已经到了。

      “姑妈姑爹好。”她礼貌地叫人,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夏晗雅,有一点不熟的拘谨,“你好。”

      闫映红和夏赫都是朴实宽和的性格,闻言笑着应了,连声夸她真乖真懂事。

      夏晗雅没走心地回了句你好,眼睛都没从手机上挪开。

      寒暄了几句,闫鹏飞和程音也下班到家了,正好是吃饭的点,一大家子人坐上餐桌。

      这些年闫鹏飞没结婚没孩子,一直很疼自己的侄女,问了她的期末成绩之后就笑着道:“名次比上回进步了五名呢,不错不错,晗雅想要什么礼物,舅舅明天给你买。”

      夏晗雅眼睛一亮:“我想要一部三星的智能机,我同学都用的这个,大屏幕,上网看视频特别方便。”

      她现在的手机还是滑盖的诺基亚,那么丁点小的屏幕,边角的漆磕还破了,难看死了,她在学校里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偏偏那个破手机质量还挺好的,怎么摔都摔不坏!

      闫鹏飞满口答应:“行啊,你把手机的型号给我写一下,我明天下班给你买。”

      夏晗雅心花怒放,谢谢还没说出口,就被她妈阻拦了。

      闫映红不赞同地皱眉:“再过半年你就高三了,心思应该都用在学习上,要那么大屏幕的手机干什么,手机能打电话发短信就行了。”

      又对弟弟道:“鹏飞你不许给她买手机,别害她因此耽误了学习。”

      闫鹏飞这下不好再说什么了,要是因为一部手机耽误学习,那确实是得不偿失。

      夏晗雅不乐意了,瘪嘴道:“舅舅上次明明答应我只要成绩进步就给我奖励的,再说了,盛宁也用的是智能机啊,凭什么她有我没有啊。”

      闫映红当年高中没念就出来打工了,吃了不少苦,到这个年纪才做到酒店的一个小领班,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女儿能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以后的日子能轻松些。

      她闻言斥道:“你和宁宁比手机,怎么不和她比学习成绩啊,她这次考了年级第一,还是附中自己出的卷子。你呢,区里统考的卷子,简单多了,还只能在学校排一百多名。”

      大庭广众的,夏晗雅被她妈这么说,觉得面子丢大了,连带着也讨厌起盛宁,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苏红珍看到外孙女这模样心疼不已,连忙给她碗里夹排骨:“下次期中考试晗雅要是再能进步五名,要什么牌子的手机奶奶都给买。”

      高晗晗表情这才有阴转晴,撅着嘴道:“奶奶你不能像舅舅那样,说话要算数的啊!”

      “奶奶一定算数。”苏红珍笑着保证。

      之前每年寒暑假夏晗雅都会来这边住一段时间,今年也不例外,她拎着书包和行李箱进了盛宁的房间。

      盛宁拉开衣柜,她已经提前收拾出了一块空位置:“你可以把衣服挂这里。”

      夏晗雅“哦”了声,手机里big bang的歌调到最大音量,随之扔到床上,边跟着哼边把东西一件件从行李箱拿出来。

      盛宁坐在书桌前写寒假作业,那声音太大了吵得她分心,一道题算错了好几次。

      她拿了自己的耳机走到夏晗雅面前:“你能把音量调小点吗,或者我把耳机给你,你戴着听。”

      夏晗雅却不乐意:“你和你妈搬来之前这房间一直是我住的,现在我听个歌都没自由了吗?”

      她跑出去,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不一会儿,程音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进来,神色为难又无奈:“晗雅就在这边住十几天,宁宁你多担待她一些。”

      夏晗雅再进来时仰着下巴,像只赢了胜仗的孔雀,骄傲得不行,手机的音量仍调到最大,跟着唱的语调更加欢快。

      盛宁揪了张纸塞进耳朵。

      两人每天晚上睡一张床,夏晗雅熬夜看小说,手机屏发出刺眼的光,不知看到什么内容,她隔一会儿发出几声咯咯的笑。

      盛宁连着好几晚都没有睡好,早上起来吃早饭时头还昏沉沉的,很没有精神。

      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就听得苏红珍似是困惑地自言自语,声音却足以让一桌子的人听到——

      “我放抽屉里的两千块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哪天进了小偷。”

      闫鹏飞好笑道:“妈,每晚门窗都好好锁着呢,怎么可能进小偷呢,是不是妈您年纪大了,放到哪儿不记得了。”

      “可能吧,我等会儿找找。”苏红珍似是接受了这个说法,顿了顿,意有所指道:“看来我以后还是得把钱锁好,毕竟如今的家里多了外人。”

      盛宁愣了下,困顿的思绪慢半拍地反应过来,继而脸上泛起火辣辣的疼,像被人打了一巴掌。

      程音再好的修养也受不了女儿被指责是小偷,按捺住才没有发作,闫鹏飞连忙皱眉道:“妈您这说的什么话啊。”

      苏红珍像这才意识到什么:“哎,我说的外人是指的那个钟点工,我估计她每天买菜报账都多报了钱,下次她再去菜场我得跟着一起去。”

      -

      盛宁这个寒假过得一直不开心,到了除夕那天,她吃完了团圆饭,没和一大家子人一起守岁,九点多钟的时候说了声困了便回到房间。

      手机里好多未读的消息,有q.q的,也有短信的,班级群和年级群里异常热闹,大家纷纷晒年夜饭和自己收到的压岁钱。

      盛宁抱着枕头坐床上,q.q里戳进梁燃的头像:梁燃哥,新年快乐~你在干嘛呀,看春晚了吗?

      没过一会儿收到了他的回复。

      【梁燃】:新年快乐。

      【梁燃】:春晚那么无聊有什么好看的,在打游戏。

      盛宁手指赶紧打字:那你继续打游戏吧,我不打扰你了。

      【梁燃】:游戏也没有什么好玩,那群人打得太菜了。

      盛宁嘴角忍不住翘了翘,又看到他问她寒假放几天,作业多不多。

      她带着点小抱怨的情绪给他回:每科老师都布置了好多作业,我每天从早写到晚还没写完,手都要写酸了。

      两人聊起来,不知不觉十二点了,门外传来春晚《难忘今宵》的歌声,困意袭来,她和梁燃说了句晚安,放下枕头躺下。

      第二天初一,一家人早上去拜年,是闫家这边的亲戚,盛宁都不熟悉,全程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听大人们聊天,被问到什么就客气地答一两句。

      饭前她去卫生间洗手,门开着,夏晗雅也在里面,正低着头用手机回消息,见到她一慌,手机差点摔地上。

      下一秒慌张地塞进羽绒服的口袋,一副生怕被她瞧见了的样子。

      盛宁回到客厅,亲戚们已经坐上了桌,相互敬了酒才开始动筷子。

      盛宁问闫映红:“舅妈,你给晗雅买了一部三星的手机吗?”

      闫映红茫然:“没有啊。”

      夏晗雅脸色已经惨白,握着筷子的手心虚地抖了抖,这些天她看着盛宁处处忍气吞声得意极了,以为她就是只人人拿捏的小绵羊。

      没想到小绵羊还会给她来阴的!

      盛宁语气平静,接着道:“我刚才在卫生间看见她拿着这个牌子的手机发消息,就以为是舅妈你给她买了。”

      闫映红想到什么,脸色一沉,问夏晗雅:“你那手机哪儿来的?”

      夏晗雅白着脸撒谎:“我、我找同学借的。”

      “哪个同学,你把人家电话号码给我。我现在打电话去问她。”

      夏晗雅不敢吭声了。

      “你奶奶的两千块钱是不是你偷拿的?”闫映红严厉地质问道。

      一桌子的人噤声,夏晗雅下意识地抵赖:“不是我!我没有!”

      声音没忍住发颤,眼神也变得飘忽,知女莫如母,闫映红还有什么不明白,扬起手给了她一巴掌,气得身体不住地抖。

      她还要再教训女儿,被身边的亲戚拦住,都在劝:“算了算了,这大过年的,孩子还小呢。”

      “说说就行了,别真动手啊,打坏了怎么办,孩子这个年纪自尊心很强的。”

      那一巴掌扇得重,夏晗雅脸上红了一大片,泄愤似地冲盛宁大声地嚷道:“你看我被打高兴了吧!”

      说完呜呜哭着跑出家,门砰的一声关上,苏红珍紧张地站起来:“你们快去追啊,外面的车那么多,万一孩子想不开做什么傻事怎么办。”

      老太太越想越担心,哎哟了声,手捂上胸口,剩下的亲戚忙递杯子倒水宽慰她。

      一顿好好的团圆饭变得乱七八糟。

      盛宁不觉得自己有错,别的小事她能忍让退步,但她不能让人冤枉是小偷,那感觉太屈辱了。

      “宁宁,你该先和妈妈说一声的啊。”程音私下和她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你就在饭桌上直接说了出来,现在闹得亲戚们都知道了,多不好看。而且万一晗雅跑出去真出了什么事,那怎么办。”

      另一间房里,夏晗雅的哭声断断续续传出来,大人们还在里面哄着她。

      盛宁心底生出疲惫,或许大人们都是这样,孩子们之间不论对错,只要有一方哭了闹了,就想要息事宁人。

      懂事乖巧的孩子就该一直懂事乖巧,哪怕受了委屈,也不能闹得太大,因为要以和为贵。

      她不想争辩什么:“妈妈,我想先回去了。”

      “你先回去也好,这钱你拿着,晚上自己买点东西吃。”程音从钱包里拿出张一百给她。

      大年初一,公交车上的人很少,到了小区的那站,盛宁从座位站起来,想了想,又重新坐下。

      又过了三站路。

      她下车,来到梁燃家门口,抬手敲了敲,没有人应。

      -

      梁燃绕了江城大半圈才找到个大年初一还开门的宠物医院,回来时已经四点钟了。

      楼梯上到最后一阶,一个小小的身影映入眼帘。小姑娘坐他家门口,脸埋在膝盖间,像是睡着了。

      “宁宁。”他几大步走过去。

      盛宁睁开眼,见到他笑了下,才睡醒的眸子迷蒙着雾气,嗓音软软的:“梁燃哥你终于回来了。”

      楼道外的风呼呼灌进来,梁燃赶紧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摸到她的手,比冰还凉,他不由皱紧了眉:“怎么不知道不给我打个电话,还傻乎乎地在门口等?”

      “我想打的,可手机没电了。”

      “那也不能就在门口睡,这么冷的天,冻感冒了怎么办。”他迅速开门,拿了热水壶去烧热水。

      盛宁一开始是站累了,就找了张广告纸垫在地上坐着,可能是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等着等着就困得睡着了。

      “甜甜圈呢,怎么不在家呀?”

      梁燃倒了杯热水给她:“它上午吃骨头卡住了,我刚带它去取出来,已经没事了,安全起见还要观察两天。”

      “你呢,怎么突然过来了?”沙发往下一陷,他在她身边坐下。

      盛宁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善于撒谎,更不习惯对他说假话,可今天过年啊,那些她不开心的事没必要也让他不开心。

      她掌心捂着水杯,头低着盯着脚尖,长长的睫毛垂下:“我就是在家闲得无聊,所以才过来找你玩的。”

      梁燃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

      “宁宁。”

      “嗯?”盛宁抬起眼,撞进他漆黑的瞳孔。

      两人对视上,他低沉的嗓音里有心疼和怒意,十分确定的语气地问。

      “哪个浑蛋欺负我们宁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邪 5瓶;dgbvxf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