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柔情

作者:却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夏白瓷


      进了十二月后江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不是刮风就在下雨。

      好在到了中旬,阴沉了许久的天总算放晴了,之后连着几天都有太阳。

      周五下午第二节,盛宁他们班是体育课。

      体育老师按照惯例先点名,然后带着班上同学绕着操场慢跑了两圈,之后就让大家自行活动了。

      盛宁和余欣欣去器材室借了副乒乓球拍,打了二十多分钟有些累了,又挽着手去小卖部一人买了根烤肠,坐在操场上边晒太阳边聊天。

      “后天就是平安夜了,难得还在星期天这天,宁宁我们一起出去玩吧?”余欣欣兴奋道:“城西那边有个游乐园刚修好,听说好玩的项目还挺多的。”

      “可是我星期天下午要去补习班上数学呀。”

      “宁宁你数学都这么好了还补,真是太拼了!”余欣欣感慨道,咬了一口烤肠,道:“你下午补课嘛,那我们可以早上早一点去游乐园,中午就回来了。”

      盛宁想了想觉得可行:“好。”

      下课铃声打响,体育老师已经没影了,看来是不用集合了,两人拍拍校裤后面的灰尘,还了拍子往教学楼走。

      楼梯上到一半,盛宁就被刚好从办公室出来的英语老师叫住了。

      汪书萍走到她们跟前,脸上洋溢着笑容:“上月英语竞赛的成绩出来了,我们班考得最好,七个同学进了决赛,这是准考证,盛宁你拿到班上给他们发一下。”

      “好的老师。”她接过准考证。

      汪书萍一走,余欣欣就迫不及待去看那几张准考证,虽然明知道没有自己,还是忍不住好奇。

      “宁宁你进了决赛呀。”余欣欣翻完一遍,替她高兴道:“分数还是我们最高的。”

      结果看到决赛的日期,她表情又变丧了:“天,怎么那么不凑巧啊,决赛竟然就在这个星期天!”

      “啊。”盛宁一愣,想到自己才答应了她星期天一块儿去游乐园就要失约,她抱歉道:“欣欣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余欣欣摆摆手:“肯定是你比赛更重要啦,游乐园等寒假了我们还能去。宁宁你加油拿个一等奖!”

      “谢谢。”盛宁眼弯了弯:“我会尽力的。”

      回到教室,她把准考证给同学发下去,最后剩的那张是自己的,她坐回座位,仔细看了看。

      目光落到考试地点那一行,她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后天她考试的学校被安排在了五中。

      离上课时间还有几分钟,她从桌洞里拿出手机,登录q.q给梁燃发了条消息。

      -

      很巧的是梁燃这节也是体育课,一群男生在篮球场打篮球,零下几度的天愣是出了一身的汗。

      上课的铃声响了也不妨碍他们继续打球。

      又打了一节课几人才作罢,学校里的广播开始放那首萨克斯吹的《回家》,旋律悠长,听得确实让人很想回家。

      同学们三个两个的陆续从教学楼走出来,一会儿还有晚自习,现在要抓紧时间去食堂买点吃的。

      梁燃是不上晚自习的,外套往身上一搭就往学校外走。

      路过门口的宣传栏,蒋正帆眼尖,一下在上面扫到自己,程阳,还有梁燃的名字。

      他无语:“不就是和外校打了个架吗,昨天在喇叭里批评了一顿还不够,又张贴大字报批评,咱们学校校领导也是闲得慌。”

      程阳还挺庆幸:“反正家长会已经开完了,贴就贴呗,我老头也看不见。”

      通报批评对梁燃来说根本无所谓,他连一眼都懒得往那个告示栏上看。

      三人直接去了网吧,一人买了碗泡面。

      等着面泡开的空挡,梁燃从裤兜摸出手机,本来只是随意看下,没想到这个时间点,□□上竟然有一条小姑娘发来的消息。

      【盛宁】:我这次英语竞赛进了决赛,决赛的地点就在你们学校,好巧哦!

      梁燃看到这条消息真心为她开心,唇弯了弯,回复道:你几点考试,那天我在车站等你带你过去。

      这个时间,盛宁已经和余欣欣买好了饭,正在食堂里吃。

      听到手机响了下,她右手拿着舀馄饨的勺子,左手划拉了下屏幕,看到梁燃发过来的,第一想法是不麻烦他了。

      可转念一想,那天是平安夜呀。如果他陪着她一起去的话,他们就能一起过了。

      梁燃等了一会儿。

      【盛宁】:好啊。我十一点就考完了,后天正好是平安夜,等我考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梁燃想也没想地回了个“好”。

      勾开可乐罐的拉环,才碰到唇边要喝,他猛然想起个事,翘起的唇角瞬间压平,眉也跟着皱了起来。

      学校门口宣传栏上还贴着对他的通报批评。

      那么大的一张,小姑娘后天就来他们学校考试了,被她看到怎么办?

      -

      好不容易晴了几天,星期天又变天了,早上一从被窝里出来盛宁就感受到了气温的寒冷。

      她在毛衣里面又加了件保暖的小背心,出门前帽子手套围巾一应俱全地戴上,家里静悄悄的,其他人还没起床。

      盛宁轻手轻脚地带上门。

      才六点半,外面的天只蒙蒙亮。沿街的路灯仍亮着光,环卫工人已经在工作了,扫把“刷刷”的清扫着地面的枯枝落叶。

      等的那辆公交慢悠悠驶来,她刷卡上了车,从书包里拿出面包小口地啃。

      五中离她家有十几站,到那时天已破晓,她手里握着还没喝完的牛奶下车,一抬眼就看见了梁燃。

      “你早饭吃了吗?”她仰起头看他,关心地问道。

      冬日清晨寒冷彻骨的空气里忽然多了几丝牛奶的甜香,她唇瓣柔软嫣红,残留着浅浅的白色痕迹。

      梁燃盯着看了几秒,伸手把她的围巾往上扯了扯:“吃了。”

      盛宁放心了些,跟着他往前走,边侧头看着他问:“你们学校这边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啊?”

      梁燃想了下:“前面一站路有个潮汕火锅还不错,它旁边那家韩国料理味道也行,看你想吃什么?”

      “我感觉冬天吃火锅更好。你起那么早陪我考试很辛苦了,所以今天我来请客。”少女绷着小脸,表情严肃。

      说着手指头拉了拉他衣服的下摆,声音透着一如既往的清甜,却特别坚定:“你不许和我抢!”

      梁燃无奈只得答应:“行,让你请。”

      盛宁眼一弯,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开心笑容。

      五中的大门已经开了。

      门口宣传栏前围着一圈学生家长,都在找自己等会儿考试的教室。盛宁和梁燃也走过去,薄薄一张准考证捏在指尖,她仰起头,在一长串密密麻麻的数字中寻找。

      梁燃比她先一步看到,出声道:“你在实验楼三楼,高二一班。”

      盛宁顺着他的话一看,还真是。她把准考证折叠好放回书包,视线不经意地一瞥,又落到旁边的一张通告批评上。

      梁燃注意到小姑娘看过去的目光,本能地心虚了一瞬,很快又镇定下来。

      有什么好怕的!

      天还没亮他就翻墙进来把自己的名字用涂改液涂了,保险起见还涂了三遍。

      盛宁在这则通报批评上看到了两个有点熟悉的名字:“程阳,蒋正帆,是不是就是上回和我们一起吃烤肉的那两个男生呀?”

      “嗯。”梁燃点头。

      顿了顿,又一脸正色道:“他们打架不学好,我会监督他们改正。”

      “……”

      梁燃把她送到实验楼三楼高二一班的门口:“考试加油,我先去网吧待会儿,十点半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好。”盛宁笑着点头。

      她把书包放在走廊的桌子上,打开透明的文具袋给站在教室门口的监考老师检查,又把自己的准考证和身份证给她看。

      监考老师手里拿着检测仪从头到脚地扫了她一遍,没发出异常声音:“可以了,进去吧。”

      进教室前盛宁回过头,少年站在走廊的尽头,身形修长挺拔,漆黑的瞳孔还望着她这边。

      她举起手,冲着他挥了挥,一双杏眼剔透明亮,弯弯的露着笑意。

      少女穿着杏黄色的羽绒服,松松软软的,像块才烤出来的小面包,看着就让心情很好。

      梁燃唇也弯了下,插在兜里的手拿出来,也冲着她挥了下。

      -

      离考开始还差五分钟,监考老师举起卷子的密封袋给全班看了看,又让第一排的两个同学上讲台拆封。

      试卷一张张从前往后发了下去,盛宁写下姓名和准考证号,等铃声打响后拿起笔开始答题。

      竞赛的题比平时考试的难度大,题型也不一样,没有听力,但多了两道修改病句和脑筋急转弯的题。

      脑筋急转弯是所有题中最难的,考的是不仅是英语词汇,还有对外国文化的了解,以及反应变通能力。盛宁把其他的都写了最后才去看脑筋急转弯。

      十道脑筋急转弯的题她写出了五道,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有道题目是:What tree is always very sad?【注1】

      她握着笔思索了半天,在考试结束的前一分钟,脑袋里灵光一现。

      她在答题卡对应的位置写下答案:weeping willow。

      weeping这个词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垂下的,一个是哭泣的。组合在一起既是垂柳,也可以理解为哭泣的柳树。

      考试结束的铃声在十点钟准时打响,监考老师站在讲台上:“所有人停笔,发现谁还再写就按考试违纪处理。”

      另一位监考老师一排排的收试卷和答题卡,全部收上来数了一遍,确认没问题了之后才让大家走。

      盛宁在教室外一堆书包里找到自己粉色的那个,怕梁燃在外面久等,连厕所都没上一个直接往楼下跑。

      “盛宁!”

      下到一楼时,一个男生叫住了她,声音里透着惊喜。

      盛宁脚步一顿,回过头,男生站在她身后的几阶台阶上,那张脸对她来说很陌生。

      “我叫丁峻,十七班的。”男生笑着自我介绍完,期待地看着她:“正好我们在一个学校考试,今天还是平安夜,要不中午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盛宁本就不会随便答应这种事,何况她已经和梁燃约好了:“不好意思,我和朋友约好了。”

      丁峻心里所望,却没办法。

      他和盛宁一起往外走,借着请教学习的由头和她聊天,到了校门口,他还想找盛宁要个q.q号,刚准备开口,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在了视野里。

      他竟然看见了梁燃!

      丁峻当然知道梁燃在五中读书,然而以他现在稀烂的成绩,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英语竞赛?!

      正疑惑着,就见身旁的少女朝着梁燃跑过去,嗓音不像刚才和他说话时那样一板一眼,又软又甜地喊道:“梁燃哥。”

      丁峻大为震惊,盛宁说的那个朋友竟然是梁燃!怎么可能??!

      盛宁多好啊,长得漂亮,成绩优秀,性格也乖乖的,和谁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语调。他们年级里至少一半的男生对她有好感,她竟然和梁燃是朋友!

      若是从前的梁燃就算了,可现在的他,怎么有资格和盛宁做朋友。

      丁峻神情复杂地走了过去,梁燃这时也看见了他,唇边的笑意一淡

      丁峻不敢相信地问:“盛宁,你怎么会认识他?”

      这话问得好奇怪,盛宁听了心里不太舒服,良好的教养使然,她还是说了:“我们从小就认识了。”

      说完转过头,仰起脸对梁燃笑着道:“我们走吧。”

      丁峻紧紧盯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又酸又不甘。

      丁峻和梁燃是表兄弟的关系,从小他就被梁燃压一头。梁燃家有钱,住着大别墅,玩具又多又贵,上万块一架的遥控飞机他连碰都没碰过,梁燃却已经玩厌了。

      他成绩也挺不错的,偏偏那时的梁燃成绩更好,回回考试比他高几十分,丁峻听自己爹妈夸梁燃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好不容易天之骄子跌入泥潭,凭什么还能让盛宁这样的女生对他青眼有加?

      两人走到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盛宁想起书包里还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拿出来开了机。

      屏幕刚一亮,突然的,手机嘀嘀嘀滴滴不停地响,好多条消息一口气弹出来。

      盛宁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赶紧点进q.q。

      “盛宁你好,我是丁峻,梁燃是我的表哥,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他现在的情况和你说说,不能让你被他骗了。”

      “他现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爸把他们家的钱都输光了,现在的梁燃打架逃课不学习,成绩烂得连三本都考不上。”

      “我爸妈说他注定没出息,等出了学校就会变成社会的最底层。我爸妈都不让我和他联系了,盛宁你也离他远点,免得他把你带坏。”

      盛宁没有加丁峻的q.q号,他是从年级群离找到的她。嘀嘀嘀的,他的消息还在往她这儿发。

      看到这些,她生气极了,根本不想看他后面发的什么,果断地直接屏蔽了他。

      “盛宁。”

      她听见梁燃有点哑的声线突然叫自己的名字,抬起头,茫然地望着他:“怎么啦?”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皱眉盯着手机看时,他也看见了,而他视力一直很好,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也看得清楚。

      梁燃头低着,直直地望着她,神色看似平静,垂在身侧的手却已攥紧,指节泛出青白色。

      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打架还被通报批评了,一大早拿着涂改液去把上面的名字涂了。

      可事实就是事实,丁峻的几句话让他那番弄虚作假的行为显得荒唐又可笑。

      呼啸的北风在这一刻格外冷,梁燃唇动了动,心脏似乎也被吹得生疼。

      他想说我早就不是你当初认识时那样,成绩优异,别人提起都会露出赞扬。现在的他变得很差劲,没有好好学习,成绩烂透了,还会打架。

      他想说我和你也根本不是同一路人了。

      “呀!我们等的车快要开走了。”盛宁见他还站着不动,着急之下直接抓起他的手,朝着前面即将开走的那辆512跑去。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还有人,脚一踩刹车停了下来。

      “滴,滴。”

      盛宁刷了两次卡,和梁燃在车厢后排的空位坐下,这时才想起自己还紧紧抓着他的手。

      她刚一松开,还没来得及收回,下一秒,手被人快速地反手握住,对方用了力气,握得她紧紧的,有点疼。

      “诶?”她困惑地眨了眨眼。

      那一刻的反应几乎是出于本能。

      梁燃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立刻松开手道歉:“对不起。”

      担心她因为他刚刚的唐突生气,他扯了个蹩脚的理由:“我手冷。”

      说这话时不敢看她,头偏了偏,眼神投向窗外。

      盛宁信以为真,她手上戴了那种半截只露出指尖的小熊手套,毛绒绒的,确实很暖和。

      于是她没多想地侧过身,两只手重新握住他的手。

      梁燃心口倏地一跳,转回头看她,就见那双乌黑小鹿眼弯了弯。

      “我多握你一会儿,你就不冷啦。”

      她想起什么,干净澄澈的大眼睛望着他:“对啦,你上车之前想和我说什么来着?”

      梁燃感受到她小手的温暖,抿紧了唇,终归是太舍不得了。

      “没什么。”

      他手指微微弯曲,用不让她察觉的力道,轻轻握住少女的小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梁燃:偷偷牵老婆手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旺旺仙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备注:【注1】的题目来自网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