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柔情

作者:却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夏白瓷


      《燃尽柔情》

      盛宁&梁燃
      2022/9/13

      第一章

      “滴滴。滴滴。滴滴——”
      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持续的几声,一听就知道是q.q来了新消息。

      2011年,微信才开发出来不久,用的人很少,社交还是q.q的天下,尤其是在高中生群体中。

      盛宁的目光从语文必修五那篇《逍遥游》上移开,拿起来看。

      划了几下解锁,她点开小企鹅,好友列表最上面显示出杀生丸的头像,是余欣欣发来的。

      【欣欣】:我才发现我们学校那群男生真的好弱好菜。。。今天上午的篮球赛,我们学校男生不是和五中的打,简直被虐惨了!!!

      【欣欣】:而且五中打篮球的,有个男生长得特别特别帅!!!和那个大帅哥一比,我们学校的男生更是没眼看了

      【欣欣】:哦哦对啦,宁宁你肚子还疼嘛,下午来不来学校呀?

      盛宁记错了生理期,昨晚下午上完体育课和余欣欣一起去小卖部一人买了根可爱多,半夜肚子就疼起来。

      害得她今早的运动会只能请假。

      盛宁低着头,在26键的输入法中敲字回复:“好多了,我下午就能去学校啦。”

      滴滴。又一条消息倏地一下弹出。

      【欣欣】:呜呜呜太好啦晚上的语文晚自习默写我有救了!!!宁宁宝贝我爱你!!!

      盛宁看得笑了笑。

      快到了吃饭的点,她阖上书站起身,一直趴在她脚边的小金毛也跟着站了起来。盛宁往小碗里倒了些狗粮,弯身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

      “我去吃饭了,甜甜圈你也快吃吧。”

      她走到厨房,帮着阿姨一起把饭菜端到客厅的饭桌。

      苏红珍老佛爷似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电视,听到开门的动静,她立刻起身迎过去。

      “怎么样啊那检查结果?”她苍老的眼里满含期冀。

      闫鹏飞笑着道:“妈,小音是怀了,已经两个月了。”

      苏红珍惊喜万分,脸上笑容霎时扩大,连忙拿了一双鞋递给程音:“给,小音你快把拖鞋换上。”

      这一顿饭吃得前所未有的和谐融洽。

      苏红珍头一次展现出慈眉善目的一面,一边给程音夹菜一边问她身体的情况,叮嘱各种孕期注意事项。

      连带着也给盛宁碗里夹了一块排骨,笑得一派和蔼:“宁宁这么瘦,要多吃点肉啊。”

      好像全然忘记了就在半年前,自己还恶声恶气冲着自己儿子骂:“你要是把那个狐狸精母女带回来,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最后楼自然是没跳,但这几个月苏红珍也没给程音和盛宁一个好脸色。

      在苏红珍看来,自己儿子事业有成,长得也一表人才的,找个未婚的小姑娘多好,娶个二婚还带着个拖油瓶的,怎么想都是吃亏了。

      因此她十分坚定地认为,程音这女人长了张狐狸精的脸,私底下又有些手段,才能把自己儿子迷得五迷三道。

      盛宁没习惯大人之间这演川剧似的变脸,一时之间有些愣怔。一旁的程音提醒:“宁宁还不谢谢奶奶。”

      “……谢谢奶奶。”她小声道。

      程音只请了半天的假,下午还要去银行上班。闫鹏飞送她上班,顺便也把盛宁捎到学校。

      车先到了附中门口。

      附中是江市首批示范高中,也是这儿最好的高中。每年重本率百分之九十八,隔几年还会出个文理状元,都说考上了附中,那就相当于一只脚踏入985,211 的大门。

      学校的大门才翻修过,砖红色的墙体,恢宏大气,竖着刻了一排校训:厚德博学,求知敏行。

      平时附中进进出出的学生无一不规矩地穿着校服,今天校门口却站着几个说笑打闹,气质明显不是附中的学生。

      两男三女,男生烫了头,还挑染了几绺,手里自以为很酷地夹着根烟抽,女生弄了梨花头,脚上踩着厚厚的松糕鞋。

      校裤挽至脚踝,手腕上叮呤哐啷几个银镯子。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握着杯柠檬水,白色校服上衣后面画了卡通图案,还用荧光笔写着两个名字的大写首字母,中间一个爱心。

      是往后看会觉得又非主流又羞耻,那时却引以为傲,觉得无比潮流的打扮。

      不知聊到什么,几人中爆发一阵夸张的笑声,女生用手去打男生的手臂,嗓音娇得能掐出水。

      程音透过轿车窗看到这一幕,眉不悦地皱起:“今天篮球赛你们学校和哪所高中打?”

      盛宁如实道:“三中。”

      程音闻言眉皱得更深。

      谁都知道五中是江城最差的高中,升学率低就算了,里面的学生更是一言难尽,打架抽烟那是家常便饭,之前一起聚众斗殴事件还上过新闻。

      总之是乱得很。

      “那你离他们远点。”哪怕就一个下午的时间,程音也不放心,忍不住对女儿叮嘱。

      盛宁听话应了声:“妈妈,闫叔叔再见。”

      她背着书包走下车。

      “靠!快看,美女啊!”抽烟的男生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朋友。

      “嘁,你骗傻逼呢,这种死读书的地方怎么可能有美女,篮球赛还拿个本子背单词,装死了……”那人语气不屑,话还没说完,目光移到盛宁脸上,硬生生改了口:“靠!还真是美女啊!”

      风挟着烟味吹来,有些刺鼻,盛宁也不想听到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屏住呼吸,加快脚步往里走。

      她在高二11班,文科班最好的班级。

      午休的点,教室前后的灯全开着,今天运动会没老师坐班,几个同学趴着休息,还有几个悄悄玩手机,但大部分同学都是自觉的,在摸摸写各种卷子试题。

      盛宁坐到自己的座位,余欣欣头从桌洞里抬起头,额头上压了浅浅的红印,眼睛红红的,泪汪汪要哭不哭的样子。

      她吓了一跳:“书书你怎么了?”

      余欣欣吸了吸鼻子,压着声音呜呜呜:“我刚看了一篇文,男二是个魔尊,却为了女主甘愿把所有的修为都给她最后化成灰烬了呜呜呜。”

      盛宁:“……”

      再低头看去,只见她膝盖上摊着一本叫做天使.com的杂志。

      这种情况盛宁就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她从书包右侧的口袋里拿出一条薄荷糖,倒出两颗在掌心,分她一颗,剩下那颗自己含在嘴里。

      然后从高高的一大摞书中抽出天利三十八套,薄荷糖一点点融化,有种清凉的甜味,很提神。

      她沉下心,在草稿纸上一题题演算。

      叮铃铃,一点五十的预备铃响。余欣欣揉了揉一直低着头而酸疼的脖子:“宁宁我们下去吧,去体育馆占个前排的位置!”

      盛宁刚好算出最后一道选择题的答案,在卷子上勾了个B:“好呀,走吧。”

      校园里银杏树叶子黄澄澄的,杯阳光照得透亮,余欣欣咬着绿色好心情的冰棍,边走边和她说上午三中那个打球长得帅,打球也超帅的男生。

      “那么远的三分球啊!他一下就投中了!中途撩起衣服擦汗,露出的腹肌太勾人了!我跟你说啊宁宁,我当时差点流鼻血!哪像我们班男生啊,一个个瘦得和猴似的……”

      盛宁听得脸微微发红,身旁的人忽然不说话话了,她正疑惑着,下一秒,手心就被余欣欣用力地捏住——

      “啊啊啊啊宁宁你看前面花坛,那男生就是我说的!超帅的有没有!!”

      盛宁抬眼望去。

      虽说已入了秋,大下午的,太阳还有几分刺眼,她眼睛被晃了一下,眨了眨,才看清了那人。

      少年斜靠在一棵银杏树上。

      个子很高,上身一件黑色无袖的运动衣,显出宽肩窄腰的好身材,露出的手臂线条结实流畅,骨节分明的手里一只手机。

      头微低着,黑发搭在额前,细窄眼皮下一双狭长漆黑的眼,鼻梁高挺,下颚冷白瘦削。

      神态看着懒懒散散的,却又透出冷厉的气场。

      半天没等到回答,余欣欣侧头去看,就见盛宁一脸怔然的表情。

      “宁宁!”她笑嘻嘻的,手在盛宁眼前晃了晃:“你该不会看呆了吧?”

      盛宁回过神,咬了咬唇否认:“没有。”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人从教学楼出来,余欣欣赶紧拉起盛宁的手:“我们要快点了,不然前排的位置都要被人占完了,我就看不到帅哥撩衣服露腹肌了。”

      盛宁:“……”

      体育馆里开着冷气,两人找了第三排中间的位置,余欣欣拆了包乐事的薯片,才要伸手递给盛宁。

      却见她刷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动作又快又迅速。

      余欣欣:“诶?”

      盛宁心绪纷乱,不知该怎么说,只能含糊道:“我、我出去一下。”

      她快步走出体育馆,又来到刚刚路过的那个花坛,那个少年还在。

      盛宁松了口气,赶紧朝他走过去,少年抬眼,目光交汇,她心跳快了几拍。

      心底原本就有的紧张和害羞的情绪,在对方漆黑冷淡眸子的注视下越发强烈。

      盛宁鼓起勇气仰头,校服领口外的一截脖颈白皙纤细,出了点汗,阳光下亮晶晶的。

      她乌黑的眼眸也亮亮地望着他,声音小小的,有些不确定,但更多的是期待,喊出了久违的称呼。

      “梁燃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开《难忍》,喜欢的小宝贝收藏一个mua~
    文案一:
    陆饶厌恶他爸带回家那女人
    不用想,他对那女人带过来的拖油瓶一定没什么好脸
    至于那小拖油瓶,陆饶的几个兄弟都见过
    长得很乖,一双小鹿眼,说话声软软的
    关键是好瘦,腰盈盈不堪一握,看着就特好欺负
    几个兄弟自行脑补他们骁哥凶神恶煞,每天把人小姑娘欺负得哭唧唧的模样
    等小拖油生日那天,陆饶主动带人去玩恐怖系数top1的鬼屋
    一群兄弟们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骁哥一定是想把她吓破胆!从此每晚胆战心惊睡不着,浑浑噩噩日渐消瘦!!
    小弟们全抱着看好戏的心思进鬼屋——
    结果两分钟不到
    就看见平时凶狠到没人敢惹的少年,一把抱紧小姑娘的腰
    用平静得没一丝波澜说的声音说:“鬼出来了,我好怕,你快抱抱我。”
    黎梨:“……”
    众小弟:“……”
    文案二:
    哪怕成年了,小拖油瓶看着还是好小
    仅存着一丝良知,陆饶一直不舍得怎么样
    然而某天晚上,灯红酒绿的夜店里,就见小姑娘红唇卷发,吊带配皮裙,模样又纯又勾人。
    踩着双高跟,晃悠悠走到一男的面前,红着脸磕巴道:“小哥哥,加、加个微信行吗?”
    几个朋友瞥一眼脸色铁青的男人,正想着怎么安慰。
    砰一声,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啤酒溅了出来
    男人却一笑,阴恻恻的,莫名又透着愉快。
    “挺好,长大了。”
    玩到半夜,黎梨回家
    轻手轻脚上楼,房门刚拧开,还没进去
    手腕被人一扣,直接拽到了对门的房间去。
    然后,就被身体力行地教育——哥、哥、不、能、乱、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