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赐婚的圣旨,第二日果真来了。
      
      宣旨太监提醒木承州接旨时,他还有些懵,还是余慧姝撞了他胳膊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想起要接旨。
      
      昨晚的事,余慧姝同他说了,可他没有想到这圣旨竟来的如此之快,不过一夜之隔!
      
      宣旨的人离去后,木承州看着手里的圣旨,下意识用力握紧,表情不是很好,眉头紧锁着。
      
      余慧姝也皱着眉,看起来有些担忧。
      
      昨晚,皇后娘娘问出那句“那你,可愿嫁给太子为妃?”后,木云枝给出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愿。
      
      当时余慧姝满脸错愕,难以相信那是从木云枝口中说出来的。可皇后娘娘却十分欣喜,一直拉着木云枝的手,直到宴会结束才让她从她身边离开。
      
      余慧姝此时依旧觉得震惊。她记得,他们家枝枝不是爱慕那个户部侍郎文怀瑾么,怎么又会答应要嫁给太子?
      
      木承州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他举了举手中圣旨:“圣旨都下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夫人,接下来就得辛苦你为枝枝准备嫁妆了。”
      
      余慧姝点头:“好。”
      
      木云枝房内。
      
      木循阳和木敛雨急得在房间里团团转,木云枝本人倒是淡定的很,还悠闲的喝着茶,吃着青萝从酥竹阁买来的可口糕点。
      
      门外有轮椅滚动的声响。
      
      几个人同时朝门口看去,有人推着轮椅过来,轮椅上坐着的,是木府的大少爷,木云天。
      
      他自幼双腿残废,无法行走,只能靠轮椅活动。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在离京城有两日路程的青林寺休养,京中有事才回。
      
      见他来了,几个人连忙起身,规规矩矩喊了句:“大哥。”
      
      木云天点头,看向在擦嘴边糕点碎屑的木云枝,轻挑了下眉,道:“坐吧。”
      
      四人围着房内桌子坐下,其余人出了房间,在门外待着。
      
      木循阳给木云天倒了杯茶,小心着摆在他面前。而后和木敛雨一起给他使眼色,让他开口问木云枝赐婚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云天抿了口茶,看向坐在他正对面的木云枝:“枝枝,陛下为你和太子殿下赐婚,你是如何想的?”
      
      木云枝眨了眨眼睛,笑着耸了下肩:“没想什么。”
      
      木循阳与木敛雨同时看向木云枝,没想什么?那可是赐婚!皇帝陛下的赐婚!而且,她不是喜欢文怀瑾么?怎么会答应嫁给太子?她貌似都不认识太子吧!!
      
      木云天又问:“母亲说,是你亲口答应皇后娘娘,愿意嫁与太子为妃,为何?”
      
      “嫁给太子殿下为妃,难道不好吗?”
      
      “可你都不认识他。”
      
      “我知道他是谁。”
      
      “……”
      
      木云天抿了下唇,忽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木循阳和木敛雨几乎同时抬手扶额,满脸写着无奈。他们家小妹是不是高烧之后脑子坏了,嫁人是终身大事,怎能如此随意?
      
      看他们表情,木云枝大概能猜到他们在想些什么。
      
      她说:“皇后娘娘既然问了,想必已经做出了决定,我是否答应,其实并不重要。只要陛下的赐婚圣旨下来,不管我当时如何回答,都得嫁。”
      
      三人皆是一愣。
      
      “既然如此,为何不选择让皇后娘娘更高兴一些的回答?”
      
      三人互相看了看,眼里有些许诧异。
      
      木云枝又道:“太子殿下是储君,我嫁过去后便是太子妃,这对我们木府而言,是莫大的荣耀,为何不嫁?”
      
      木循阳紧皱着眉头:“可是小妹,你确定太子会对你好吗?他可是储君,将来会娶侧妃,来日他登基后后宫佳丽更是不计其数,你真的觉得,嫁给他,是好事?”
      
      “我想赌一把。”
      
      三人异口同声道:“赌什么?”
      
      木云枝眼前浮现出她死后太子殿下在她灵柩前伤心欲绝的悲痛画面。
      
      她眯了眯眼,笑道:“我赌,太子殿下会喜欢我的。”
      
      “……”
      
      三人错愕之余,脸上又写满了无奈。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微妙。
      
      木云枝拍了下桌子,笑着:“这是干嘛呀,你们妹妹我长得这么好看,太子殿下会喜欢我也不奇怪吧?怎么一副无言以对的脸?我说的不对?”
      
      木敛雨伸出手按住木云枝肩膀,开口前,忽然重重的叹息一声。
      
      “小妹,你……”
      
      木敛雨抬起头看着木云枝,见她眼里有带着些许笑意的期待情绪,要泼冷水的话,忽然说不出口了。
      
      他再次叹了口气,抱着脑袋:“算了算了,赐婚圣旨都下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觉得还是多教你几招比较实用,以后太子要是欺负你,你就直接揍他!”
      
      木云枝点头:“有道理!”
      
      “走,拿剑去院子里。”
      
      “好!”
      
      木云枝同木敛雨去了院子,果真在练剑。
      
      木循阳推着木云天出了房间,见他们玩的开心,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圣旨已下,已成定局。他们木府,不可能抗旨不遵。
      
      文府。
      
      皇帝亲自赐婚太子与木云枝的消息,满城皆知。文怀瑾自然也知晓,这事在他预料之内,可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尤其是今日木云枝对他态度冷淡,不再像之前那般殷勤后,他觉着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可仔细想想也不可能,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天衣无缝,从未在她面前有过任何不该有的态度和话语,她不该知晓自己的事才对。
      
      文怀瑾的父亲走进他房间,文怀瑾连忙起身行礼:“父亲。”
      
      “陛下为太子和木家小姐赐婚的消息,知道了?”
      
      文怀瑾点头:“是。”
      
      “既如此,那便按计划进行,切莫误了大皇子的大计!”
      
      “……是。”
      
      “木府那边,你多去几趟,务必要让那木云枝为我们所用!”
      
      “……是。”
      
      交代完他要说的事,他便离开了。文怀瑾房间忽的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他缓缓坐下,闭上眼睛的同时皱起了眉头。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忽然觉得有点头疼。
      
      若是以前,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让木云枝听他的话,可如今这情形,木云枝连见他都不愿意,还会听他的么?
      
      该死!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出问题!!
      
      罢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是去一趟木府吧。
      
      翌日,文怀瑾再次去到木府想见木云枝时,彩衣告诉他:“小姐今日陪大少爷去青林寺了,来回四日路程,再待上几日,少说也得七八日后才能回。”
      
      “什么?”文怀瑾紧皱着眉头:“去青林寺了?陛下不是才赐婚么?”
      
      “是啊,”彩衣眉眼恭顺:“可小姐陪大少爷去青林寺,和陛下赐婚有何关系?婚期未到,小姐想去哪里,自然可以去哪里。”
      
      “……”
      
      文怀瑾竟无法辩驳。
      
      青林寺离京城两日路程,若真等到木云枝回来那时,怕是来不及了。还是得即刻出发,说不定还能赶上他们的马车。
      
      目送文怀瑾离开后,彩衣来到木云枝房间。
      
      “小姐,按照您的意思,已经把文公子打发走了,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想追上去。”
      
      木云枝面带微笑擦拭着手中的“夜雪”,满意的点了点头:“知道了,让他去追吧。”
      
      反正也是瞎编的一句话。她和大哥可都在家里好生待着呢,他就算是骑马骑得再快,也追不上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没去!
      
      想到自己把文怀瑾耍了,木云枝就忍不住想笑,心情也是大好。
      
      青萝随后进来,小心谨慎的捧着一个檀木盒子:“小姐。”
      
      木云枝放下“夜雪”,笑着开口:“何事?”
      
      “这是皇后娘娘派人送来的一对白玉琉璃盏,说是她之前允诺要送您的。”
      
      青萝将盒子小心放在木云枝身前的桌子上,而后打开盒盖,里面那对晶莹剔透的白玉琉璃盏显现在她眼前。
      
      木云枝眼中即刻浮现出惊讶神色,她伸出手抚摸着盏壁,嘴角上扬,高兴之色溢于言表。
      
      她本来想皇后娘娘不过是借着送礼物开了个赐婚话题的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把这宝贝送来了!
      
      一只上好的白玉琉璃盏便已经算得上是宝贝,这一对,更是价值不菲。
      
      皇后娘娘还真是舍得。
      
      木云枝正感慨着这对白玉琉璃盏时,管家冯逐站在门外敲了敲门:“小姐。”
      
      木云枝瞥了那边一眼,笑道:“冯叔,你也是来告诉我好消息的吗?”
      
      “小姐,东宫将娉礼送来了,此刻太子殿下东宫里的管事大太监蒋公公和亲信莫开大人都在正厅,将军让老奴请您过去一趟。”
      
      木云枝一愣,将手中的白玉琉璃盏小心翼翼放回檀木盒中。
      
      这娉礼来的真快。
      
      她起身跟着冯逐去了正厅。刚到,便看见了一堆人站在那里,以及他们身边十来个大箱子,小箱子个数未知,看起来就是一大堆的摆放在木府的正厅内。
      
      见木云枝来了,蒋公公和莫开同时行礼:“见过木小姐。”
      
      木云枝笑着摆了摆手:“两位不必如此客气。”
      
      她瞥了眼那些箱子:“这些,都是太子殿下送来的娉礼?”
      
      蒋公公笑着开口:“这只是一部分,太子殿下还准备了很多好东西要送给木小姐的,待运送回京了,立马就会送来。”
      
      木云枝挑了下眉,有点意外。
      
      木承州不解:“公公,这娉礼……为何要分两次送啊?”
      
      “现在送来木府的,是按照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的意思准备的东宫娶妃娉礼,而还在路上的,是太子殿下送给木小姐的礼物。”
      
      木承州愣了下,转头看向木云枝。
      
      木云枝眼里满是笑意:“太子殿下有心了,麻烦公公替我谢过太子殿下。还有,我等着他的礼物。”
      
      “是,老奴一定转告给太子殿下。”
      
      东宫。
      
      蒋公公和莫开在秦骁面前分别禀告了木府的事。
      
      秦骁背对着他们,右手轻轻把玩着一串白玉制作而成的佛珠。听完后,他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她真是这么说的?”
      
      莫开拱手:“回太子殿下,的确是木小姐亲口所言。”
      
      秦骁稍稍抬眼:“让徐影加派人手去接护送队伍,送给木小姐的那些东西,必须安然无恙的给我带回来。”
      
      “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