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

      
      太阳西沉,夜幕袭来,缓缓将大地笼罩。
      
      东宫庭院内亮起烛火,屋内也燃起灯盏,驱散已然到来的黑暗。
      
      东宫太子书房。
      
      秦骁坐在桌案前,仔细翻看着元锦惠送来的那些书信,与手边打开的账本进行一一核对,眼中笑意渐深。
      
      账本和书信内有关的内容,与元锦惠无关。其中一一条例清楚的,都和昭国大皇子秦灏有关。
      
      而秦灏,与秦骁是死敌。
      
      皇宫内,秦骁生母皇后娘娘,与秦灏生母尹贵妃互相不对付,已到水火不容的程度。
      
      此番元锦惠送来的东西,详细记录着秦灏与醴国皇室之间的往来,其中有金银财帛,亦有消息互通。想来,秦灏心中所算计的,不仅仅是在昭国,亦与醴国有关。
      
      或许,他打的主意,和元锦惠在昭国打的主意,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元锦惠想从昭国得到什么,秦灏就想从醴国得到什么。
      
      秦骁嘴角扬起些许,倒是没想到,元锦惠竟然掌握了这种证据。虽然无法直接拿到皇帝面前指证秦灏与醴国皇室勾结,但,足以成为自己对付秦灏的筹码了。
      
      莫开从屋外大步走来,在桌案另一端站定,而后拱手行礼:“殿下。”
      
      “事情办的如何了?”
      
      “已按照殿下的意思去办,相信很快便能得到结果。”
      
      秦骁点了下头,继续看着桌上的账本。
      
      莫开小心翼翼看了秦骁一眼,欲言又止,模样有些担心。
      
      秦骁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有话就说。”
      
      莫开愣了下,连忙摇头:“并无。”
      
      秦骁没有再开口,莫开也自觉退出了书房。
      
      此时,醴国使团驿馆。
      
      夜色掩饰下,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提剑从屋顶飞身而下,他们目的地明确,避开了巡逻的侍卫,径直去往醴国五皇子所在的房间。
      
      他房外有两个侍卫值守,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点头示意,直接冲了过去。
      
      侍卫不是他们的对手,一人对付一个,三两招便制服了他们,打晕后将他们丢到了一边。
      
      身形高的黑衣人一脚踹开了醴国五皇子房间的门,房门“砰”的一声响起,而后伴随来的,是从屋□□出的一支冷箭。
      
      身形矮些的黑衣人提剑替他挡下。
      
      屋内亦有侍卫,装扮与屋外那两个不同,一人手里拿着弓箭,眉头紧蹙,表情严肃。另外一人手中紧握着一把剑,神情亦严肃。
      
      元锦惠从他们身后缓缓走出,面带微笑望着他们:“不知道两位是哪个朋友派来的,找我所为何事啊?”
      
      两个黑衣人对视了眼。
      
      高个子的朝矮个子的挑了挑眉,像是在询问接下来怎么办,矮个子的挤了挤眉头,示意他上。
      
      高个子翻了个白眼。
      
      他将手里的剑收到背后,伸手指着元锦惠那边提剑的侍卫,缓缓开口:“听闻醴国五皇子身边有个侍卫武功不凡,我这小……小兄弟想要和他切磋一番。”
      
      说着,他指了下旁边的矮个子:“就是她。”
      
      矮个子一愣,随即睁大了眼,眼中满是诧异。
      
      显然,她全然没想到他会忽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她抬脚要踹他,被他灵活躲开。
      
      元锦惠眼中笑意深深:“既然是来切磋的,那便试试吧。”
      
      他看向自己身边的侍卫:“点到为止即可。”
      
      “是。”
      
      侍卫走上前,看向矮个子黑衣人:“请。”
      
      “……”
      
      无奈,她只能上前。
      
      两人切磋,各自执剑。旁边的人自觉退让出些许位置给他们。
      
      侍卫先出剑,矮个子黑衣人也不示弱,直接提剑迎上,但并未主动攻击,而是每一招都在防御,见招拆招,以进为退。
      
      侍卫无法攻击到她,她却能够执剑步步逼近。
      
      高个子黑衣人站在一旁,眼里满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元锦惠看着那场切磋,眯了眯眼,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一番比试后,元锦惠的侍卫落败,一招之差,矮个子黑衣人的剑便抵在了他的咽喉处,只需再往前进一点点,便可以割破他的喉咙。
      
      他收剑,拱手:“是我输了,阁下厉害。”
      
      矮个子黑衣人点了点头,拱手示意,却未开口。
      
      元锦惠笑道:“不知道这位朋友师从何人,剑法竟如此厉害。”
      
      她没说话,看向旁边走来的高个子黑衣人,在他站定时,眉头一挑,将先前没来得及踹上的一脚扎扎实实的踢在了他的大腿上。
      
      他下意识喊了一声:“啊!”
      
      元锦惠:“?”
      
      旁边的两个侍卫:“??”
      
      她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赶紧办正事。
      
      高个子黑衣人深呼吸了下,站直身体,拿出一封信来:“阅后即焚。”
      
      元锦惠笑了下。
      
      “主子的意思,五皇子可懂?”
      
      元锦惠点头:“自然。”
      
      他将信伸出,元锦惠身边用弓箭的侍卫连忙大步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那封信,另外那个侍卫则回房间取出一盏烛火来。
      
      元锦惠打开那封信,看完后,脸上有些许意外之情,而后笑了下,将那张纸放在烛火上,任由跳跃的火舌将信纸吞没,而后燃烧。
      
      他丢下仅剩下的一截信纸,信纸从空中飘落时,被火焰吞噬殆尽,落地时,只剩下了一小撮灰。
      
      风一吹,便散了。
      
      元锦惠道:“两位,这信我看过了,也当你们的面烧毁,可放心了?”
      
      两人对视一眼,轻点了下头,而后飞身离去,半点不留恋。
      
      元锦惠望着他们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眼神暗了些许。
      
      他身边用剑的侍卫开口:“殿下,方才与属下交手的那人,似乎,是个女子。”
      
      元锦惠一愣,抬眼看他。
      
      “她身形纤细,动作轻盈,属下与她对招时还闻见了香薰的味道。男子的身上断不会有那样的香气。”
      
      “女子?”元锦惠抿了抿唇:“没想到,昭国太子殿下身边,还真是人才济济。”
      
      他抬头看了眼悬挂在天边的月亮,嘴角扯过一丝笑意:“此番,我定要得到昭国太子的帮助!”
      
      两个侍卫对视两眼,齐齐点头。
      
      元锦惠又道:“今夜醴国使团遭遇刺客,我遇刺的事,按信中所说,派人传出去,明早之前,要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
      
      “是!”
      
      东宫。
      
      木云枝着一身夜行衣从院子里跑来,笑着进了秦骁的书房。
      
      “殿下!”
      
      听见她声音,秦骁放下了手中信件,起身绕开桌案,走向木云枝。
      
      木云枝满脸笑意跑到他身前:“殿下,你交代的事情都办好了,醴国五皇子看完信后当着我们的面烧掉了,看他的样子,肯定会按照信中所说的那般去做。”
      
      秦骁点点头,眼神柔和:“太子妃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木云枝摆了摆手:“我倒是觉得蛮好玩儿的,下回要是还有这样的事,殿下尽管找我,我绝不会推辞的!”
      
      秦骁眼中有一丝笑意浮现,但木云枝这番话,他却并未直接应下。
      
      今日这事,对木云枝而言想来不难,何况,元锦惠大概已然猜到人是自己派去的,只会象征性的反抗下,不会真正伤人。可若是其他的时候……
      
      木云枝还是以太子妃的身份安然待在东宫较好。
      
      木云枝望着他,带笑的眼里满是期待。
      
      秦骁抿了下唇,伸手想要拍一下她脑袋时,忽然想到什么,刚伸出的手顿了下,准备收回。
      
      木云枝瞥见了,立即抬手抓住了他要收回去的手。
      
      秦骁一愣。
      
      木云枝握着他的手,满眼笑意,声音温柔:“殿下,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秦骁低头望着她。
      
      木云枝轻轻晃了晃他的手:“哎呀,夜已深,早些休息对身体好,殿下是不是忘记答应了我,明日要同我一起早起练功的事了?”
      
      “没忘。”
      
      “那我们回去吧。”
      
      秦骁点头:“好。”
      
      木云枝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些,拉着秦骁的手往卧房方向大步走去。
      
      木云枝走在前面,秦骁跟在她身后,两人的手依旧握在一起,没有松开。
      
      路边灯盏微暖的光线照耀下,木云枝的身影显得有些不真实。
      
      秦骁盯着她的背影看着,漆黑的眼眸里缓缓映出她的背影。也许是因为秦骁的视线太过灼热,也许是木云枝想起什么要说。
      
      她忽然回头了。
      
      她的面容猝不及防的闯进了秦骁的眼底。
      
      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她的面容格外清晰。
      
      他瞬间失神。
      
      木云枝笑着唤他:“殿下。”
      
      秦骁望着她,眼神有些复杂。
      
      木云枝站定脚步,抬起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吟吟又道:“殿下,你怎么忽然走神了,还在想醴国五皇子的事么?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一切都按你的计划进行呢。”
      
      秦骁点了下头。又说:“不是在想他的事。”
      
      木云枝眨了眨眼。
      
      秦骁道:“他的事有什么好想的。”
      
      木云枝怔了下,眼里有些许诧异和惊喜的神色浮现,她面对着秦骁,抓着他的那只手小小的摇了摇:“那,殿下的意思是,在想我?”
      
      她声音轻轻,带着些许笑意。
      
      秦骁看着她,抿了抿唇,而后问她:“不可以吗?”
      
      不可以……想你吗?
      
      他眨了下眼睛,眼神有些小心翼翼,像是害怕被拒绝般,在木云枝望着他的时候,不自觉的避开了视线的交汇。
      
      木云枝却笑出了声。
      
      秦骁一愣,心中疑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身前的姑娘便没有任何预兆的扑到了他怀中。
      
      他身体顿时僵住,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木云枝双手环抱着,将秦骁搂住。
      
      她靠在他胸前,可以清楚的听见他胸腔里那颗心脏正有力跳动着。
      
      “当然可以,”她笑着回答:“我是殿下的太子妃,殿下想怎样想我都是可以的。我巴不得殿下天天都想我呢。”
      
      她仰起脑袋,笑吟吟望着他:“殿下,以后你每天都要想我,好不好?”
      
      秦骁低头看她,轻轻应了声:“好。”
      
      木云枝笑着,紧紧抱着他没撒手。
      
      秦骁犹豫了下,小心着抬起手,放在了木云枝腰上。
      
      两人相拥。
      
      夜色如墨,月光如水,星辰浩瀚无垠。
      
      寂静的、摇曳着烛光的院子里,他得到了他渴望许久的拥抱。
      
      “砰砰砰——”
      
      极力掩饰的平稳呼吸下,他听见了自己如鹿乱撞般的心跳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