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雨连绵了数日才放晴。新雨之后,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府内一扫平日那般闲散模样,忙前忙后,准备着迎接木家主人与主母回京。
      
      木云枝卧房外的院子里有棵梨花树,是当初母亲嫁入木府时,父亲亲手种下,如今已长得壮实,要两个人牵手才能将它围起来。
      
      大雨时,梨花被冲打下地,此时梨花枝头光秃秃的,只有几片叶子零零散散挂着,摇摇欲坠的模样仿佛一刮风便会掉下。
      
      木云枝抬头望着那棵梨花树,眯了眯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青萝提着一个黑木色食盒跑回来,脸上满是笑意:“小姐,您要的酥竹阁的糕点买回来了,都是刚拿出来的,还热乎着呢!”
      
      木云枝转头,笑了下。
      
      阳光透过光秃的树枝轻轻落在身着一袭白衣的木云枝身上,暖色光晕下,竟显得有些耀眼。
      
      青萝愣了愣,而后笑了起来:“小姐,您真好看!”
      
      木云枝伸手拿过她手里的食盒:“今日怎的嘴这么甜?”
      
      “青萝说的是实话,哪里是嘴甜,我们家小姐可是京城有名的美人儿,各家皇族贵胄都想要一睹您的芳容,将您娶回家呢!”
      
      木云枝笑着从食盒中拿起一块脆心酥塞进青萝嘴里,堵住她那喋喋不休的嘴。而后又拿起一块放进自己嘴里,小小咬了口。
      
      她心中清楚,那些人想要娶自己可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长得好看,更因为她背后的势力。
      
      木府满门为将,父亲木承州更是先帝御封的镇国大将军、龙首军统帅,母亲余慧姝乃是卫国老元帅的独女,二哥和三哥年纪虽不大,却已经上过战场,杀过敌,有着“木家小将军”的名号。
      
      迎娶木家女儿的分量,全京城谁掂量不出来?
      
      木云枝问:“青萝,爹爹和阿娘到何处了?”
      
      青萝随着木云枝进屋:“回小姐的话,将军和夫人已在回京的路上,大约两日后便可抵达。”
      
      木云枝点了下头,又吃了块脆心酥。
      
      没记错的话,爹爹和阿娘此番去边境各地巡视,安排布防,耗时一月有余,回来后,除去为他们接风洗尘,便是准备自己的十六岁生辰。
      
      大概那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木云枝记得清楚,自己十六岁生辰宴那日,府里来了不少人,少有的热闹。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为单纯庆贺自己生辰而来。
      
      要么,是想趁机结交府内的哥哥们,要么,是想看准机会说说两家婚事。
      
      那天,木云枝觉着宴会无聊,很早便回房间休息了,并不清楚后来发生了些什么。只知道,第二日,便收到了陛下为她与东宫太子秦骁赐婚的圣旨。
      
      青萝伸手在木云枝眼前晃了晃:“小姐?”
      
      木云枝眨了下眼睛,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小姐,您在想什么呢?”
      
      木云枝笑着摇头。
      
      吃完第三块脆心酥后,木云枝起来活动了下,目光不经意瞥见了卧房内放置着的一把长剑。剑鞘黑白相间,靠近剑柄的部分镶嵌着一颗被雕刻成菱形的白玉。
      
      那块白玉,大约两指大,晶莹剔透,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
      
      那是木云枝十岁生辰时,外祖父命人特意为她打造的。那时候她喜欢漂亮的东西,外祖父便把先帝御赐的白玉拿来镶嵌在上面了。
      
      那时候她格外欢喜,日日拿着那把剑练功,她还给那把剑取了个名字,叫“夜雪”。
      
      剑身黑色,为夜。白玉晶莹,似雪。
      
      只不过,十二岁那年她喜欢上了文怀瑾,而文怀瑾喜欢温柔贤惠又懂事的姑娘,权衡之下,她选择当个温柔懂事的姑娘,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原本的模样,甚至日日穿着她其实并不喜欢的浅蓝和淡绿色衣裳。
      
      只因他说的一句“姑娘家穿这个好看,得体雅致”。
      
      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十分可笑。
      
      自己一个将门之女,当什么温柔贤惠的姑娘?要当,也要当这昭国京城里最靓丽的一抹艳绝之色!
      
      房门被敲响。
      
      木云枝和青萝同时转头看去。是府里的丫鬟彩衣。
      
      彩衣站在门外,恭恭敬敬朝木云枝行礼,而后道:“小姐,文怀瑾文公子来了,说想要见您。”
      
      青萝下意识开口要说“快请”,可一个“快”字刚说出口,木云枝那有几分冷意的嗓音抢先一步说出话来:“不见。”
      
      青萝疑惑着转头看她。
      
      小姐往日里不是天天期盼着文怀瑾前来的么,这会儿怎么人家来了,却不见?好似,前几日文怀瑾来时,小姐也没见。
      
      “小姐,您……”
      
      木云枝看了眼青萝。青萝立马识趣的闭嘴。
      
      木云枝又道:“就说我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是。”
      
      彩衣再次行礼,去了偏厅。
      
      偏厅内,有一身穿蓝色衣裳的男子身形挺拔而立。右手执扇,轻轻敲打着左手手掌,眉头微微皱着的模样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彩衣走过去时,他立马转身,脸上笑意浮现,可发现来的人只有彩衣,而没有木云枝时,笑容顿时减了大半。
      
      他问:“云枝呢?”
      
      “文公子,小姐身体不适,不宜见客,还请文公子改日再来。”
      
      “身体不适?”文怀瑾蹙眉:“可她身体不是已经恢复了么?昨日我在街上见到二少爷,他也说云枝身体已经无碍了。”
      
      彩衣低头,只道:“小姐身体不适,请文公子改日再来。”
      
      “你……”
      
      “文公子请。”
      
      “……”
      
      文怀瑾眉头皱的更紧了些。身体不适……吗?
      
      他握紧了手中的折扇,手指轻轻摸过扇骨,可彩衣的话已说的如此明白,他若不走,便是无理取闹了。
      
      他轻叹息一声,随后离开。
      
      彩衣将他送出木府,亲眼看着他的马车离去后,才转身回府,去了木云枝那边禀告。
      
      “小姐,文公子已经离开。”
      
      木云枝点了下头:“知道了。”
      
      彩衣和青萝对视了眼,她们有着相同的疑惑,但却不敢问出口。
      
      木云枝抬头看了她们两眼,能猜到她们心中在想些什么。从她记事起,她们两个就是府里了,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们是什么心思,她清楚。
      
      何况,在这之前,她对文怀瑾的喜欢很明显,大概木府的人都知道。现如今她对文怀瑾表现的如此冷淡,她们会疑惑也实属正常。
      
      但具体的,木云枝不便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她只说:“男女有别,我尚未出阁,不便与外姓男子有太多接触,以免落人口舌,明白了吗?”
      
      青萝与彩衣再次对视一眼,同时点头:“明白了。”
      
      两日后。
      
      木承州和余慧姝入京,先入宫给皇帝禀告此次边境巡防一事,而后骑马匆匆回府。
      
      刚入木府大门,木循阳与木敛雨便迎了上来,笑着行礼:“爹,阿娘!”
      
      木承州笑着扶起木循阳,余慧姝笑着扶住木敛雨,满眼都是欣慰。
      
      木云枝换了个身红色新衣,笑着从屋内跑出来。她跑得快,身影迅速,像是一抹红色匆匆而来。
      
      “爹爹!阿娘!”
      
      她扑过去,木承州一把接住了她,把她抱起来转了两圈。
      
      “哎哟,我们家枝枝一如既往的轻啊,要多吃点啊,太瘦了!”
      
      其余几人笑了起来。
      
      木承州将她放下,满眼宠溺。
      
      “对了,这回我跟你阿娘在边境巡视,偶然间得到了几株上好的安神药草,我让人做成香囊,你跟你三个哥哥,一人一个。”
      
      “谢谢爹爹,谢谢阿娘!”
      
      木云枝笑着,眉眼弯弯。
      
      余慧姝牵起木云枝的手,上下打量了番,点头满意道:“我们枝枝还是穿红色的衣服好看,大大方方的,以前那些衣服太素了,不适合你。”
      
      “我也这么觉得,”木云枝抱着余慧姝胳膊,声音娇娇:“那阿娘可得给我多准备几身新衣服,要红色的!或者白色的也可以!”
      
      “好好好,包在阿娘身上了!”
      
      半盏茶功夫后,皇宫里来人,带来了许多赏赐。大多是金银珠宝。
      
      木府军功无数,战绩斐然,最不缺的就是皇帝赏赐的这些东西了。
      
      领旨谢恩后,皇宫的人离开。
      
      东宫。
      
      太子书房。
      
      桌案前,有个身穿黑色华袍的男子背对着书房门,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拿着几张信纸,眼帘微微低垂,神态认真看着纸上内容。
      
      有侍卫走进来,恭恭敬敬拱手行礼,而后开口:“殿下,有三件事。”
      
      秦骁声音清冷:“说。”
      
      “第一件,木将军和木夫人已经回京禀告边境巡防之事,陛下很是满意,赏赐了不少金银珠宝。”
      
      “第二件,醴国使团已至京郊范围,明日便可抵达京城,陛下安排了大皇子接待。”
      
      “第三件,木府小女木云枝小姐十六岁生辰在即,皇后娘娘让您务必参加她的生辰宴,还有……”
      
      秦骁瞥了他一眼:“还有什么?”
      
      “皇后娘娘的意思,东宫正妃的位置空缺已久,木家小姐身份显赫,与您般配,娘娘想让您迎娶木家小姐为太子妃。”
      
      秦骁忽的笑了声。可笑声却冰冷。
      
      侍卫连忙低下头去,神情紧张。
      
      秦骁道:“她既已做出决定,何必通知我?请父皇下旨便是,我还能抗旨不遵不成?”
      
      “……”
      
      “派人去回禀吧。”
      
      “是。”
      
      侍卫要离开时,秦骁忽然开口:“木小姐身体可恢复了?”
      
      侍卫愣了下,点头:“恢复了,如今活蹦乱跳的,请殿下放心。”
      
      “嗯,去吧。”
      
      侍卫拱手,缓缓退出了书房。
      
      书房内顿时静下来。
      
      秦骁瞥了眼手中的信件,皱了下眉,丢在了桌上。他双手支撑着书桌,眼神晦暗片刻后,眼前浮现出木云枝的面容。
      
      太子妃……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