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九

      
      元锦惠所说之事,不出意料是与醴国有关。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得到秦骁的帮助。
      
      元锦惠是醴国五皇子,生母不过是个普通嫔妃,在后宫不算受宠,而他本人在醴国皇帝跟前也不得宠。如今醴国最受宠的皇子是二皇子与三皇子,醴国内乱,也正是因他们二人夺嫡引起。
      
      醴国内乱之下,元锦惠想要趁机崛起。而崛起,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气,还有资本和权势。
      
      他不差钱,在醴国那边自然也有一定的人脉和势力,可那不够。所以他想到了要来与醴国交好数年的昭国寻求帮助。
      
      昭国太子秦骁,手握重权,势力遍布整个昭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他的最佳求助人选。
      
      听完后,秦骁挑了挑眉,眼中情绪渐深。看来这才是元锦惠随醴国使团入昭国京城的最主要的目的。
      
      但……
      
      元锦惠在醴国并无深厚根基,生母不得宠,他亦不受皇帝重视,秦骁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为何要帮他?
      
      难不成是要自己在他身上赌一把么?
      
      秦骁稍稍眯眼,他可没有那种闲情逸致。
      
      他淡淡开口:“五皇子的来意,我已然知晓,只是此事,请恕我不能帮你。”
      
      元锦惠一愣,连忙又说:“太子殿下不必如此着急给予我答复,醴国使团还有七日才会离开京城,殿下不如先看看我为殿下准备的礼物,仔细考虑后,再做决断。”
      
      “礼物?”
      
      “晚些时候,我给太子殿下准备的礼物便会送入东宫,到时殿下便知晓那是何物了。”
      
      秦骁眯了眯眼,眼神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有着几分凝重之意。
      
      元锦惠故作神秘,直到临走前都并未透露半点关于那份秦骁定然会感兴趣的“礼物”指的是什么。
      
      秦骁仔细想了一番,依旧未想出元锦惠送他的,会是什么东西。
      
      他转头看向木云枝,见她神色凝重,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有些诧异。她竟还认真在听元锦惠所说之事。
      
      只是,有关于权谋这些事,被好生养在木府里,不谙世事的木云枝不应该明白才是。
      
      她在想什么?
      
      木云枝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见秦骁盯着她看,连忙笑了笑。
      
      秦骁问她:“太子妃方才表情严肃,在想什么?”
      
      木云枝一愣,下意识攥紧了衣裳。
      
      她记得,上一世,她嫁入东宫的第二年,醴国内乱,二皇子和三皇子争权夺势,不惜代价向醴国皇帝上柬,怂恿醴国皇帝向昭国开战。
      
      两军交战,自当是他们木府领兵镇守边关。
      
      那场持续了数月的战役中,最后是昭国胜了,可付出的代价极大。
      
      无数边关将士牺牲,木府统领的龙首军损失惨重,前锋军几乎全军覆没,她二哥和三哥虽从边关回京,可两人都身负重伤,差点就没熬过来。爹爹木承州更是伤及根本,留下了病根,不能再上战场挥剑杀敌。
      
      若是放任醴国二皇子与三皇子互相内斗厮杀,那么上一世的惨剧无疑于会重演,到时他们昭国、他们木府要付出的代价,依旧惨重。
      
      但如果醴国五皇子可以在秦骁的帮助下夺得醴国太子之位,那么边关将无战事,昭国依旧平稳,木府众人也会安然无恙。
      
      木云枝紧抿着唇,双手紧攥着衣角。
      
      这事,她心中了然。可,要如何同太子殿下说起?
      
      事关两国,且她此时并无证据,他会听自己一个女子所言么?
      
      她抬起头看了眼秦骁,秦骁依旧望着她,眼神平静,像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她犹豫了下,反问他:“殿下为何不选择帮助醴国五皇子?”
      
      秦骁愣了愣,轻挑了下眉:“太子妃为何这么问?莫非你觉得,在醴国并不受宠,亦无母族支持的五皇子可以夺得醴国太子之位?”
      
      他话语里有几分笑意,木云枝猜不透他是在取笑自己,还是在同自己说着玩笑话。
      
      她可以理解秦骁此时的不屑,毕竟那五皇子这会儿确实没有足够与他们二皇子、三皇子相争的本事。
      
      她犹豫了会儿,说:“若是我建议太子殿下对醴国五皇子施以援手,殿下会考虑一下此事么?”
      
      秦骁眼中的几分笑意在木云枝这番话说出口后,全然消失。他注视着木云枝,眼神逐渐严肃起来,这样的话,他倒是真没想到会从木云枝的口中说出。
      
      按理,她不该管这些事。
      
      木云枝看到秦骁的反应,也知道自己刚才不应该说那些话,她连忙起身,后退了些许,小心翼翼行礼:“是我僭越了,这些事不该是我一个女子该管的,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秦骁皱了下眉,也随之起身,伸出手将她扶起。
      
      “我说过要怪你?”
      
      木云枝愣了愣,再度抬起头看秦骁时,见着了他脸上的些许无奈。她不明白那是何意。
      
      秦骁往内院走去,木云枝顿了一会儿,立刻迈着步子跟了过去。
      
      走在他身侧,木云枝不由打量了他一番,他好像真的并未因自己说的话生气。
      
      秦骁察觉到她的目光,淡淡开口:“对于醴国五皇子一事,你若是心中有想法,直说便可,不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大抵是担心木云枝还有所顾忌,秦骁又道:“就当只是你我二人之间的闲谈,说完后,便过去了。”
      
      顺着石子路行至东宫花园时,木云枝停住了脚步,抬眼望着往前多走了几步的秦骁。
      
      注意到木云枝停下,秦骁也驻足,转身看向她。
      
      木云枝问:“太子殿下为何这般信任我?”
      
      秦骁缓缓开口:“我说过,若是太子妃问心无愧,我自当信任无疑。我不希望有什么事情夹在你我二人之间形成隔阂,你对何事、何人有任何的看法,尽管开口说与我听。”
      
      秦骁又说:“我亦说过,在东宫,你是自由的。行为如是,言语亦是。太子妃还有什么问题么?”
      
      木云枝满眼诧异。
      
      她着实是未曾想过秦骁会对她这般纵容。这种自由程度,已经不亚于她在木府的时候了。
      
      嫁入东宫前,她赌的是秦骁喜欢她,现在,她似乎觉着自己不用赌了。
      
      木云枝犹豫了下,小心着询问:“是因为我是木府的女儿,你才……”
      
      “是因为你是我的太子妃。”
      
      秦骁打断她的话。
      
      木云枝眼中情绪更为诧异,心中亦有一股不知名的情愫悄然滋长。
      
      秦骁往前继续走,在院中那棵大槐树下停下,有宫人立刻搬着椅子前来,为他们摆好,而后匆匆忙忙离去。
      
      偌大的庭院,不出一会儿便只剩下他们二人在。
      
      庭院深深,槐树枝繁叶茂,底下绿荫凉爽,风吹过时,树叶哗哗作响。
      
      秦骁率先坐下,而后抬手指了下他身侧位置:“坐吧。”
      
      木云枝走过去,缓缓入座。
      
      她定了定神:“关于醴国五皇子一事,我心中所想,或许与殿下不同。殿下既然愿意一听,云枝自当如实告知。”
      
      秦骁挑了下眉,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醴国内乱已并非一日,如今二皇子与三皇子正夺嫡,朝堂紊乱,若是有朝一日他们为争得功劳而撺掇皇帝向我们昭国开战,意图借此立下战功成为他们登上东宫之位的筹码,到时候边关战乱,受苦受难的便是昭国将士。”
      
      秦骁怔了下,眼中不可思议的情绪迅速浮现。
      
      这事并未发生,甚至未有任何征兆,她能想到,属实让人倍感意外。
      
      木云枝又说:“醴国五皇子向殿下主动示好,殿下可派人对他调查一番,若是他人品不错,亦像他所说暗中培养了一定势力,殿下若帮他一把助他登上了醴国太子之位,有这份恩情在,日后醴国与昭国,定然还可像如今这般安然相处。”
      
      秦骁半倚靠在椅子上,左手托着脑袋,右手的手指轻轻敲着楠木椅子的扶手,眼神深邃,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语罢,木云枝侧目看了看他的脸色,发觉并无想象中那般难看时,她暗暗松了口气。
      
      秦骁抬眼:“太子妃的意思是,让我未雨绸缪,赌这一把?”
      
      “算是吧,”木云枝笑了笑:“殿下意下如何?”
      
      秦骁看向她,忽的笑了一声,右手抬起又落下,拍了两下楠木椅子的扶手。
      
      “太子妃既然开口了,那就先看看那元锦惠晚些时候派人送来给我的礼物,是否配得上我给他提供的帮助了。”
      
      “多谢殿下。”
      
      木云枝心下欢喜,太子殿下愿意松口,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改变结果的线,她已然抓住。
      
      现在,就看看那醴国五皇子送来给秦骁的礼物,是否真的如他所说那般能讨得秦骁的喜欢。
      
      酉时,太阳偏西落下时分,元锦惠的人来了。
      
      送来的,是一个黑色的长条锦盒,外面用金色的丝线缠绕着,打着一个特殊且复杂的结,像是防止他人偷看特意所制。
      
      书房内,秦骁用剪刀剪开金丝线,抬手打开锦盒,安静躺在里间的,是两个账本,还有一叠书信。
      
      他拿起账本翻看了几页,眉头轻挑,眼中有些许笑意浮现。
      
      随后他放下账本,随意拿起锦盒中的两封书信,拆开看了看,看清信中所写内容后,他有些意外,元锦惠倒是没说大话,这份“礼物”,确确实实让他十分感兴趣。
      
      他忍不住笑了一声,将手中书信放置回锦盒中。
      
      他嘴角微微上扬,从嗓子里吐出的几个字里,带着几分笑意:
      
      “有点意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