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半盏茶功夫后,木敛雨落败。
      
      而且是完败。
      
      木敛雨站在原地,满眼震惊,这是他绝对没想到的结果。那日在木府,他与徐影交过手,感觉不相上下。他自问自己武功不错,现在想来,这家伙藏的未免太深了些!
      
      他瞪了徐影一眼。
      
      徐影拱手:“三少爷,承让。”
      
      “……”
      
      木敛雨怒气冲冲回了木云枝身旁,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一脸气闷模样里,带着些许委屈和不甘。
      
      木云枝笑:“三哥,愿赌服输,以后徐大人就是你的监督者了,记得好好教,别偷懒。”
      
      “知道了。”木敛雨有些不耐烦。
      
      交代几句后,木敛雨要回木府,也不等木云枝说派人送他,他便自顾自大步离去了。
      
      她摇了摇头,有点无奈。
      
      她转头看秦骁时,秦骁正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她愣了下。
      
      秦骁看向徐影:“派人去给木三少爷送块东宫的通行令牌,以免他日后来东宫被不知情的侍卫拦下。”
      
      “是。”
      
      徐影离开后,木云枝开口:“殿下,三哥从小便自由惯了,爹爹和阿娘常不在家,没人管,有的时候由着性子来,你别介意。”
      
      “不会。”
      
      木云枝笑了下:“多谢殿□□谅。”
      
      “应该的。”
      
      木云枝抬眼看他。
      
      他又说:“一家人,不必太客气。”
      
      木云枝诧异了下,而后眼中笑意更深了几分。
      
      翌日。
      
      亦是木云枝嫁入东宫的第三日,是回门的日子。
      
      她和秦骁都起了个大早,青萝为她梳妆时,秦骁去安排要回木府的马车,以及要送去的各项礼品。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登门拜访,也是以木云枝夫君的身份过去,自当小心谨慎一些,以免坏了规矩。
      
      辰时末,秦骁与木云枝上了马车。
      
      回木府的路上,木云枝暗暗呼吸了下来缓解心中的些许紧张。按理说,她回自己家,本不该有这种紧张情绪,可偏偏就是忍不住。
      
      情绪来的突然,她无法自控。
      
      秦骁察觉到她的异常,靠近她那边的右手握了握,缓缓伸出,想轻拍她肩膀一下以示安慰。
      
      木云枝瞧见了他的手,视线不由随着他的手上移。
      
      秦骁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否应该拍下了。
      
      以免尴尬,他已经伸出去的手最后还是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他说:“不必紧张。”
      
      而后便要将手收回。
      
      木云枝挑了下眉,迅速伸手将秦骁的手抓在了手里。
      
      秦骁眼神诧异着看她。
      
      木云枝解释:“拍两下肩膀不够。”
      
      她紧抓着他的手,彼此掌心温度交汇。他抿了下唇,原本平稳的呼吸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始乱。
      
      他别开头,转移视线。被木云枝抓着的手却没有抽回,任由她握着。
      
      耳朵尖有几丝不易察觉的红晕浮起,被垂下的几缕头发遮挡住。
      
      木云枝稍稍偏头,盯着秦骁的侧脸看。似乎每次她和他有些许肢体接触时他就会回避自己的视线,看他模样,也不像是讨厌自己和他有接触,莫不是……
      
      害羞了?
      
      意识到这点后,木云枝挑了挑眉,眼中笑意迅速浮现,方才的紧张感顿时一扫而空。思绪此时全在秦骁身上。
      
      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木云枝心情大好。
      
      直到马车在木府前停下,她都握着秦骁的手,而秦骁也任由她握着,只是被她握着的那只手略显僵硬,全程几乎没怎么动过。
      
      莫开在车外禀告:“殿下,太子妃,木府到了。”
      
      秦骁应了声,而后看向木云枝,木云枝也正望着他,她眼睛眨了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清楚的倒映着他的面容。
      
      他愣了下,轻咳嗽一声:“到木府了,不下车么?”
      
      “太子殿下先。”
      
      秦骁瞥了眼她还抓着自己的那只手。
      
      木云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
      
      她松手后,秦骁的手轻松了些许,但瞬间失去她掌心温度后的手,竟莫名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掀开车帘出去时,他下意识看了眼右手。那里什么都没有,残存的些许温度,也在风中消散。
      
      他稳稳落地,身后车帘再度被掀开,木云枝笑着走出,他转身时,木云枝朝他伸出了手。
      
      秦骁诧异了一瞬,而后立刻抬起手接住了她朝自己伸来的手。
      
      木云枝在他身边站定。
      
      知道他们要来,只远远看见马车时,木承州与余慧姝便在府门前等着。在他们身后的,是木循阳和木敛雨。
      
      木云枝笑着跑过去:“爹爹,阿娘,女儿回来啦!”
      
      她扑在木承州怀里,一如既往,木承州笑着将她抱起,转了两圈后才小心翼翼放下。
      
      “咳咳!”余慧姝咳嗽了两声,压低声音提醒:“太子殿下在呢!”
      
      木承州这才想起太子殿下也在,连忙朝秦骁行礼:“臣,木承州,参见太子殿下,方才失礼,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余慧姝和木循阳、木敛雨两兄弟随后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秦骁走过去:“免礼,木将军不必客气。”
      
      木承州笑着抬起头:“太子殿下里面请!”
      
      他们走在前头。
      
      木云枝放慢脚步,走到木敛雨身侧,小声询问:“三哥,怎么没看见大哥?他这么快就回青林寺了?”
      
      “没有,”木敛雨小声回:“大哥说他不太舒服,外面风大,不宜出门,便不出来见太子殿下了。”
      
      “请大夫了吗?”
      
      “大哥身边可有两个大夫跟着,哪里还需要去外面请?他们会照顾好大哥的,你就放心吧,别担心了。”
      
      木云枝点了下头:“知道了。”
      
      木家是将门,少有女子,回门的规矩从简,除去必须要做的几件事,别的,可以省略的便直接跳过了。
      
      午膳,自然是要在木府用。
      
      秦骁与木承州和余慧姝聊了些边关之事后,转头时,本坐在他身侧的木云枝却已不见身影。
      
      他愣了下,目光四处搜寻了番,周遭都没见着她半个身影。
      
      余慧姝笑道:“枝枝顽皮,讲这种严肃话题时,坐不住,早早便和她三哥一道偷溜出去了,还请殿下勿怪。”
      
      “不会。”
      
      只是她走的悄无声息,他竟没有半分察觉。
      
      余慧姝又道:“太子殿下是第一回来木府,不如便在木府四处走走,若是累了,便去枝枝院中歇会儿。我已命人准备午膳,若是准备好了,自会派人去请你们。”
      
      秦骁起身:“那便麻烦木夫人了。”
      
      “殿下客气,”余慧姝与木承州一道起身:“这本就是我们该做的事。”
      
      秦骁被彩衣领着去木云枝院子。
      
      她的院中在木府东侧,刚过去时,路边开阔,过了一道圆形拱门后,里面的路狭窄了些许,石板路变成了一条鹅卵石铺造的小路,两边树木丛生,路边的花草茂密,当季绽放的粉色不知名小花开的到处都是。
      
      空气中似乎有些许花的香味随风飘散着。
      
      木云枝的院子在那条路的尽头。
      
      进去后,院中空旷,除去一片荷花池,只有一棵硕大的梨花树极其醒目的坐落在院中央。
      
      梨花树下,设了个四四方方的石台,秦骁只瞥了眼,便知道那是木云枝平时练剑的地方。
      
      院中无人。
      
      更往里更走近一些,靠近屋子时,有木云枝的笑声响起,而后伴随着“汪汪汪”的狗吠声,木敛雨更为放肆的笑声响起。
      
      秦骁挑了下眉,他们兄妹俩在屋子里养了条狗?
      
      他身边的彩衣停下脚步,淡淡开口:“太子殿下,前面便是小姐的卧房,您是自己过去,还是奴婢继续为您带路?”
      
      “你下去吧。”
      
      “是。”
      
      彩衣行礼后,转身离去。
      
      秦骁定了定神,朝木云枝房间走去,他做好了屋子里有狗的准备,但却没有想到,他刚往前走了几步,那条狗便跑了出来。
      
      目测,是一条刚几个月的小狗崽,但跑的几块,像一阵风般迅速从他身边越了过去。
      
      他不由回头看了眼那条小狗崽,再次转身,屋子里跑出来一个人,猝不及防和他撞上。
      
      秦骁没料到,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伸出手扶住了撞在自己怀里的人。
      
      而后跑出的木敛雨立刻收力,扶着门停了下来。瞥了他们一眼后,绕了个弯儿,去了院中。
      
      木云枝抬起头,眼神有些错愕:“殿下?”
      
      秦骁挑了挑眉:“怎么跑的这么着急,都不看路?”
      
      木云枝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那个,我抓狗呢……”
      
      她指了下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到处撒蹄子乱跑的小狗崽:“我三哥送我的回门礼物。”
      
      礼物?
      
      秦骁顺着木云枝手指的方向看了眼,那小狗崽到处乱跑的模样,若是带回东宫,指不定会跑到哪里去。这么小的狗崽子,性子还野得很,带回去,似乎不太妥当。
      
      他皱了下眉,眼里有几分抗拒。
      
      木云枝扯了下他衣袖:“殿下,你想什么呢?”
      
      秦骁回过神来,刚回头看木云枝,木云枝便凑了过来,她眼睛里满是期待和欣喜:“殿下,我们可以把它带回去的,对吧?”
      
      “……”
      
      “等它长大了些,还能给我们看门,多好啊。”
      
      “……”
      
      可是东宫有很多侍卫,他们不需要一条狗来看门。
      
      而且,他不喜欢狗。
      
      秦骁抿了下唇,张了张嘴,正要开口时,木云枝朝他眨了眨眼睛。
      
      秦骁一顿,要说的话已经到嗓子眼了,却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他看着木云枝的眼睛,说:“可以。”
      
      木云枝当即欢呼一声,抱起秦骁胳膊甩了甩,眉眼弯弯:“就知道太子殿下你最好啦!”
      
      秦骁望着她。
      
      沉默片刻,他嘴角上扬些许,轻轻应了声:“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