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爷是诅咒之王

作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也是有脾气的!

      “纱织,你真的还好吗?”
      
      我的朋友宁宁日常一问,小葵在旁边捂着嘴看我,也是满脸的你没事吧。
      
      我顶着更加沉重的黑眼圈,摇头。
      
      “没事,这都是我打游戏肝的,连着通宵了三天左右吧。”
      
      我挤出笑容,形似贞子。
      
      没有办法,宿傩大爷居然连我的性别都不知道,菜鸡如我,知道在大爷心里我估计一点分量都没有,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被记住性别啊!
      
      这难道不事关我这个人存在的意义吗?
      
      身为一个性别女爱好男的正常女人,我虽然实力弱小,但那是和诅咒这种非人的生物比较,不是我自夸,在(身体)同龄人里,我是不好惹的家伙。
      
      女人非常记仇,尤其是我。
      
      我无法拒绝停止这场梦境,但我可以选择不睡觉,不就是深夜修/仙吗?谁不会,我上辈子就是这么挂的。
      
      为了不睡觉,我买了最近最流行的游戏,配着肥宅快乐水活活肝了三天,白天上学晚上不睡,就连我老妈都问我是不是学习太辛苦了。
      
      我想着藏在老爸小金库的游戏机,面不改色的告诉我老妈我确实最近学习很辛苦,得到了母亲大人的美食和金钱慰问。
      
      然后吃饱喝足接着打游戏,陷入了恶性循环整整三天。
      
      我这个人调节能力很强,因为我接受过社会的毒打,但是没有一个社会人教过我该如何应对自己被认错性别这种事。
      
      所以我就算颓废了,不也挺正常的吗。
      
      我摸着下巴,点了点头,我的逻辑满分,没得问题,所以我接着熬夜,死也不睡。
      
      哼,宿傩大爷,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决定我的去留吗?我要用行动告诉你,我也可以,你可以决定我啥时候走,我可以决定到底要不要去。
      
      这种方法早先不是没想过,只是伤/肾,就算这一般是男性的问题,但伤肾的女性也不是没有。
      
      我马上就可以加入其中了。
      
      宁宁和小葵被我的笑容吓得头发竖起,我拍了拍自己的海藻一般的头发,“我先去医务室休息一下,小葵帮我和茜君说一声吧,我身体不舒服。”
      
      “没问题的,快去吧,纱织!”
      
      我听着朋友好像我马上就要倒了的紧张语气,苍白一笑,将头发一挽,匆匆扎起来,就走了。
      
      提到头发,就不得不想起我早年看到过的小说里的描写了,女主大多都有海藻一般的卷发,虽然这么说很暴露我的年龄,但是我还是得吐槽一句,海藻头发这个发型真的需要颜值来顶。
      
      你想想海带倒扣在头上,不就是这么个发型吗。
      
      我感觉眼皮沉重,神志有些不清,从上面我的胡思乱想就可见一斑。
      
      我拿出风油精,修仙女孩绝不认输,我绝对不会睡着的!
      
      嘶,好凉,我的太阳穴。
      
      每一位上学党,都曾用过风油精,想当年,我都擦出了抵抗力。
      
      好痛!
      
      我的头撞到了墙上,惊到了旁边的同学,我想表示个和善的笑容,就得到了对方“贞子啊~”的尖叫声。
      
      看着对方一骑绝尘的速度。
      
      我觉得心里居然还挺高兴的,最起码,贞子是女的,对吧。
      
      我想我被刺激大了,我的脑子清楚的告诉我这一点,我该休息了,没有必要和宿傩大爷置气。
      
      因为我进入梦里就会知道,这位大爷还在悠哉游哉的躺着晒太阳呢,根本就不会在乎我来没来、到没到,顶多就是吃饭时没人做饭的时候想起我。
      
      我定好闹钟,每十分钟叫醒我一次。
      
      我知道这不理智,甚至是我单方面的生气,但就算是这样,我也是有脾气的,为人的底线才不要在性别这一块让步。
      
      或许会有人觉得我小题大做,你都给宿傩大爷整没多少次了,连这都可以忍受,还忍不了一个性别问题。
      
      讲真的,我忍不了,或许是积少成多,但我也确实需要一个爆发口,人都是有极限的,我其实一直都挺紧张,如果不吐槽的话,我压根撑不到现在。
      
      不管谁和我说什么,我都不会让步,就算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和发疯一样,我也要好好发泄一把。
      
      这样,我才能接着战斗!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自己让小弟烧饭去吧,宿傩大爷,姐不奉陪你了。
      
      我坚持每次只睡十分钟的频率,睡眠时间短,但胜在次数多。
      
      男人,就算是宿傩大爷这样的,也绝对不可以惯着!
      
      我昏昏沉沉,睡了又好像没睡,知道下课铃响了,我才起来收拾一把自己。
      
      回家接着肝游戏吧,就算是我单机扛,我也绝对要头铁的肝到坚持不住。
      
      虽然没人知道,但这也是我微小的胜利啊,起码我可以自我满足,心里稍微平衡。
      
      佐佐木纱织这个女人,也是会有脾气的。
      
      我对着镜子里贞子一般的女性加油打气,坚持就是胜利,哪怕胜利之后还得见到大爷。
      
      我离开医务室,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宁宁和一个低年级的学弟,不是我好奇他们要做什么,而是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真的把脸上有鬼刻画的相当精准。
      
      我走到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专注的盯着图书室,再看看手表,快到16时了啊。
      
      “你们在干什么呢?”
      
      “咦?!!”
      
      “鬼啊!!!”
      
      比起宁宁只惊讶的出声,旁边的学弟就稍微有点过分了吧,虽然我确实现在不怎么精神,但也请憋在心里不要说出口啊。
      
      我对宁宁笑了笑,“是我啊,宁宁。”
      
      宁宁反应过来,庆幸的拍了拍胸脯,“什么嘛,原来是纱织啊。”
      
      我点头,和他们一起趴在墙边看着图书室。
      
      宁宁看我没走,似乎想要开口劝我离开,我觉得也是这么个理,我已经有一个大爷够磨了,没必要再给自己加戏份。
      
      “看样子你们还要忙,那我就先回去啦。”
      
      我挑了合适的时机开口,在宁宁和学弟都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下决定走你。
      
      然后就看到有一个人影从转角走过来,同样看到的宁宁和学弟把我一拉,我们三人一同进了图书室。
      
      我:………
      
      有的时候,运气就是这么的玄妙。
      
      七大不可思议之五【16时的书库】,书库里的书以人名命名,记载着学生在校期间内的记录,可以知道过去与未来。
      
      宁宁和这位学弟是来这找花子君的过去吗?
      
      白书记载活人,黑书记载死人,红书绝对不能看。
      
      在我回想过去看到的设定时,宁宁她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那个,不是,纱织,这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图书馆,不用太在意了。”
      
      我的好友八寻宁宁,是一个表情都摆在脸上可以轻易看出来的孩子,有着少女的缺点和可爱感,因为想要达成恋情阴差阳错与怪异花子结缘。
      
      我看着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还想解释的宁宁,决定装作不知道,反正在这个世界上,不深究才是一种活命的技术。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这可是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的智慧。
      
      我挥挥手,让宁宁回神,“不是我说啊,宁宁,我就算最近精神再不好,也知道这是图书室啊。”
      
      “唉!唉!没错,这就是个普通的图书室呢!”
      
      我和宁宁看着一片漆黑连灯都没有的图书室,扯出了胡话,毕竟最厉害的谎言,是连自己都欺骗,不是吗?
      
      “是来找书的吗?那得快点了,要是放学就不好了。”
      
      因为我的乱入而忘记正事的宁宁迅速的反应过来,“没错,就是这样,纱织你先等一下,我找到了书就回来。”
      
      宁宁拉着学弟跑了,我看着昏暗但是摆满空间的书架,觉得自己一个人有点孤独寂寞冷,但是一想到这个地方估计有怪异徘徊,我觉得我还能在接着等一会,反正也不着急,等宁宁他们出来吧。
      
      我站在原地,看着书,脑袋上点亮了一个小灯泡。
      
      我好像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那我的未来也会有记载吗?
      
      如果可以知道未来的话,说不定就可以规避不好的事情。
      
      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那是不可能的。
      
      诸君,从知道未来开始,不论结果好坏我们都会为了那个将要发生的事殚精竭虑,不值得。
      
      再说就算不看,我也知道我的未来充满着雾霾,还是那种人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脸的那种,所以有什么必要冒着风险做这种事。
      
      我佛系的坐下了,拿我的书包垫着。
      
      我等了半天,等到了宁宁和学弟带着我飞奔,我们身后跟着一个像虫一样的怪物。
      
      你以为我会害怕吗?告诉你,我怕了,但没有眼泪,我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感谢宿傩大爷,他磨练了我的胆量,让我有了成长,起码光看脸,我是一点都不慌的。
      
      飞奔的赶脚就是我被宁宁他们甩飞出去了,别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飞出去撞到了书架。
      
      一本白色的书直击我的脑门,和我有仇一样。
      
      我把书从脸上撕下来,就看到了我的大名。
      
      艹,这还真的就是靠玄学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马上要考试,这一本停停存稿吧,时间转到周六周日更(可能每天两章)
    ———(小剧场)
    不知道未来的佐佐木纱织:我的未来和雾霾一样。
    知道未来的佐佐木纱织:简直了!感谢在2020-12-08 18:34:56~2020-12-09 10:4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份哒宰的打宰套餐 20瓶;一次性纸巾 6瓶;颖火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