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爷是诅咒之王

作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雾里的理想乡

      我现在位于西方的某座山上,一个人孤零零的。
      
      山里云雾缭绕,总之挺冷的,我抓紧衣服,坐在了一颗看起来很老的树边。
      
      出于前情提示,我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不言而喻,是为了解决我身上不知何时有的被污染的力量。
      
      报告目前进度:
      【佐佐木纱织营救行动
      营救人员:宿傩大爷、小弟里梅、巫女桔梗
      被营救人员:佐佐木纱织
      营救进度:—100%
      原因:把被营救人员疑似落在了深山老林】
      
      说真的,我在踏上征途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懵逼,因为我们这个阵容确实是不可置疑的三高队伍。
      
      三高指,高武力,高智商,高后勤。
      
      我们虽然只有四个人,但确实该有的我们都有了,所以大家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还会落单。
      
      这个原因,我其实是完全可以解释哒。
      
      作为队伍的高后勤,我义不容辞的负责了所有路上的衣食住行,因为桔梗不需要进食,我还是只用做原来量的食物就够了。
      
      但是轮到洗衣服这件事,咳咳,作为巫女培养的桔梗就算可以做,我也不能让她来洗衣服啊,不说别的,就那副画面,不搭不搭。
      
      到我和宿傩大爷他们打完招呼,到不远处的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一切还是正常的。
      
      直到午后的阳光穿进树林,树林里就起雾了,然后除我之外的人就不见了。
      
      看吧,事情是不是非常的容易理解。
      
      我失联了。
      
      在宿傩大爷和桔梗里梅的视线里,我这么大一个活人就不见了,但是到如今还没有人找到我,足以可见这个雾气的古怪。
      
      我理所当然的,没有慌。
      
      慌什么,该来的总会来,难道我哭的梨花带雨就会有正义之士从天而降了?
      
      如果有的话,我肯定早就练就了如何秒哭的技能,为了我的生命,不就是眼泪吗,姐不缺。
      
      今天落单的我,一个人独自硬气,为了几斤眼泪斤斤计较。
      
      算了,反正就算有人能碰巧救到我,也该是我撑不住的时候,现在,我的眼泪可以先收着了。
      
      要说我独自吐槽有什么煞风景的,可能就是这天气该死的冷吧。
      
      我有说过时间的,现在差不多快要秋过入冬了,哎,冬天的温度,透心凉,心沉沉,就一个字,冷!
      
      我裹着没有多少作用的衣服,在寒风下等人来捡我。
      
      冬天捡到一个纱织,春天就可以得到一个家。
      
      专业建筑师and后勤人员参上,身怀技术的我,走到哪儿都不怕。
      
      这么说,我可以小小的骄傲一把啊!
      
      我左拳捶右手手心,顿悟,我也是个走到哪儿都不用怕的人啊,离开了宿傩大爷他们以后,我反而意识到自己在普通人里是一个能干过头的女人。
      
      开心,但是还是想宿傩大爷他们了。
      
      什么时候可以见面啊?
      
      诸君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应该要被一个来路不明但是只有他一个的人捡走啊,不这样的话,我还怎么吐槽,在山里自学十年然后出山教学,桃李满天下吗?
      
      开什么玩笑,我十年的青春怎么可能耗费在这里!
      
      幸好上天不忍我耗费青春,荒野求生。
      
      在天渐渐的暗下来的时候,一个拿着火把的人成功的在砍柴的途中捡到了我。
      
      这个人自我介绍说他的名字是四郎,嗯,家中排行第四。
      
      “话说我们这个偏远的地方今天一次性来了很多客人呢,这可真是稀奇的事。”
      
      四郎一边挑着柴,一边对跟在他身后的我说。
      
      “是这样啊,说不定就是和我走散了的丈夫、姐姐和弟弟呢。”
      
      之所以编造了这个关系,还是因为四郎看我的眼神太明显了,虽然不至于很过分,但还是带着几分打量我的意图,这里的打量不是怀疑我的身份,你们见过哪个怀疑他人身份的人会不时的盯着别人的脸看啊。
      
      拜托,我可不是因为战乱被丢到山里自生自灭的女人,我可是有队伍的!
      
      所以,能不能不要那么盯着我,你这种身板,我还是可以单挑一个的。
      
      不知道中/华武术博大精深吗,我也曾学过一点,但是奈何到的世界太没有道理,我的武力光芒完全被碾压了。
      
      四郎因为我的话明显的收敛了探究的表情,也不提去他家的话,直接把我带到了他在的城镇。
      
      没错,在四郎的话里,他住在城镇,我原来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我在较高的坡道上看到了地面水平较低的建筑后,我相信了。
      
      由不得我不信,红金色的余晖还未完全散去,连绵不绝的红云大片大片的压在这座城镇的上空,橙黄色的太阳眷顾着这里,留在城镇的边缘。
      
      哪怕是距离较远,我也能看到城里的灯光,最简单辨别人口的方法,就是从灯火里看的,这密集的光点,足以可见这个城镇真的如四郎所说的那么繁华。
      
      “看,纱织,我说的没错吧,我们这里虽然偏僻,但是可是个好地方啊。”
      
      四郎虽然没在拐弯抹角的说些夸耀的话,但是语气里的自豪是掩盖不住的。
      
      确实,在战乱的年代,可以活在这种跟梦里编造一般的城镇,四郎无疑是有可夸耀的资本。
      
      作为现代人的我get不到四郎的得意,让他很是失落了一把,但没过一会,这家伙又充满精气神的给我带路。
      
      “如果要找人的话,一般得去招待所,那里是专门为外来的人安排住处和食宿的。”
      
      四郎在前面为我带路,一进了城镇的范围就跟鱼见到水一般,和城镇里认识的人相互打招呼,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还被过路卖水果的大婶塞了几个橘子。
      
      我看着在外面贵的要死的东西被轻易地送给了我,甜甜的道谢,剥开橘子,尝了一片,确实很甜。
      
      “味道真是太好了,比我在外面吃的还要美味。”
      
      外面现在处于战乱,再加上一直呆在木屋附近,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吃过水果了,明明维生素对身体也很重要。
      
      我看着因为我的话笑的开怀的大婶,自然的进行搭话。
      
      不出所料,太容易了,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地讲解的城内秘闻,都被这位大婶一一说明,没说明白的时候还有周围的路人进行补充。
      
      “哎呀,我们这里吗?建了很多年了吧,我出生在这里,一直都没离开过。”
      
      “我们这里什么都有,小姑娘来了也不需要急着走啊,比起外面我们这里可以算是仙境了。”
      
      “就是啊,听外面来这里的人说过,外面不太平,就是不知道是怎么个不太平法了。”
      
      “哎呀,别说这些没用的,小姑娘外面来的,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何必说了让人家想到伤心事。”
      
      人们亲切的安慰和补充,心怀善意的附赠东西,我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好几年没回来的老乡。
      
      四郎看着我确实拿不下了,顺手帮我拿东西,一路上他虽说知道我是个(假的)有夫之妇了,但还是对我十分不错,耐心的说起了我想知道的事。
      
      “我们这里………”
      
      四郎一长串解释,天花乱坠的一通吹捧,听得我耳朵疼。
      
      到了最后,我就记住了这座城镇始终是安全的,始终是物产丰富的,始终是其乐融融的。
      
      真是,听了这描述,不用别人特地告诉我,我都知道这地方真的超级不正常,哪一个地方要是有这么多奇迹还没有被发现,那必定是有问题的。
      
      我一边维持着笑容应付着好奇询问的路人们,一边心里有点挺不住了,他们真是话都不带重样的过来问外面的事,热情的过头了。
      
      这座城镇里的人们,每一个人都是微笑着在做事,浑身洋溢着幸福,如果是在游戏的世界里,大概每个人头上都会顶着“幸福buff”的标签。
      
      仿佛不知道负面情绪为何物,一直呆在编织的梦境里一般,无忧无虑,这座城镇,确实是完美又虚幻的理想乡。
      
      “对了,我们的城镇名字叫做花火,据说是第一任城主夫人的名字,很美丽吧。”
      
      四郎仍然和我说着城镇的各种情况,唯有这个奇怪的城镇名字让我稍稍在意,什么情况下,一座城镇会用人名来命名,这个人对于这座城镇有什么突出贡献?
      
      我发挥不懂就问的精神,直接问四郎。
      
      “确实是很美丽的名字,不知道那位城主夫人是什么人?”
      
      四郎犹豫了一下,给了个迷惑性的答案。
      
      “第一任城主夫人吗?这倒确实是不知道,似乎很早就去世了,但在一些老人的口中似乎很尊敬那位夫人。”
      
      原本对于城镇的一切都可以侃侃而谈的四郎,对于有着重要意义的城主夫人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看来,这位城主夫人一定和这不符合实际的城镇有着深刻的关系。
      
      我正想接着套话,招待所就到了。
      
      我看着华丽的自带金光特效的招待所,腿一哆嗦。
      
      贫穷总是限制人的想象力,就算这座招待所门口上的金闪闪的金属物质可能是个假的,我也希望它能是真的,哪怕只拿走一点,我都不用担心下辈子了。
      
      当然,这种举动我是不会做的,只是吐槽一把而已。
      
      我可是个正经人,感谢我所受的教育,让我克制住了内心蠢蠢欲动的贪念,保持住了我的人设。
      
      作为吐槽役,怎么能为金钱而动摇,灵活的大脑、不断的语言才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四郎看着近在咫尺的招待所,面色遗憾,“真是可惜呢,纱织要是没有结婚就好了。”
      
      我笑了,藏在身后的黑气差点奔涌,不可以不可以,这是个可以利用的循环情报机,从他刚刚和城里人的沟通来看,是个重要的发布消息的NPC,不能因为一时的不爽而失去珍贵的情报来源。
      
      我给自己洗脑,让自己保持清醒。
      
      “那是不可能的,结婚这种事,开弓没有回头箭,四郎先生,加油找老婆吧。”
      
      四郎听了我的话点点头,整个人瞬间好了,“没错,我和街头花店的杏子处的很好,虽然杏子没有纱织漂亮,但是也很不错哦。”
      
      四郎做出了渣/男发言,成功的惊到了我,正义的铁拳还未挥出,我就被四郎的下句话打裂了。
      
      字面意思上的,不是武力裂开,而是语言裂开。
      
      “哎呀,这位就是纱织的丈夫吗?看起来很般配呢。”
      
      四郎笑的一脸开怀,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可就是这样,我才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出门没带智商或者欠费了,你一个NPC还会坑人?
      
      我后悔了,不该因为四郎说我很漂亮而心软,给我一个时光机,让我回去揍昏他!
      
      揍是有机会揍的,但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我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我的亲大爷的声音。
      
      “丈夫?我吗?”
      
      我在树林里千想万想的人在我的身后,听声音估计是我身后不远处,我僵硬的不敢转头。
      
      看着还肯定点头的四郎。
      
      我的拳头紧了,理智的弦断了,来吧,同归于尽吧,我们都别活在世界上了。
      
      今天的佐佐木纱织,已经没了,下辈子大家再听我吐槽吧!
      
      谁来解决我,不然我只能自己找根绳/子了,我还年轻,为什么非得承受生命不可言说之痛?
      
      就问问,这到底是谁的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物资料卡
    姓名:四郎
    性别:男
    人设:见到漂亮女孩子想要搭话,因为自己太怂了不敢和女孩子更进一步,被人认为是个欺骗感情的家伙,从而到现在还没找到老婆,本质不是个坏人,但就是管不住夸女孩子的嘴。对于纱织是觉得很漂亮,但听说了有丈夫之后就没啥想法了,只是好好的带路而已,连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
    更了,最近作者码字存稿中,因为收藏够了嘛,就该下一步了。没有及时回复评论请见谅,作者掉头发肝文。请大家多支持我,感激不尽。感谢在2020-12-16 11:20:01~2020-12-17 12:18: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九儿、啾啾、一份哒宰的打宰套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雀游子、名字什么的无所谓 20瓶;Gill122、懒懒瘫 10瓶;子不语 5瓶;哲、咪咪兔、民政局 2瓶;小白鹤、祁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