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庆升学杜家摆席

      这天晚上吃完了饭,珍卿和三表叔一起散步。

      散完步一块在外书房,珍卿问三表叔课业上的问题。

      三表叔就给她解答疑问。

      解答完了问题,见杜太爷这会儿不在,三表叔把藏了半天的一部画册,悄悄地交给珍卿。

      这是一部石印的《点石斋丛画》,一共有八本。

      它本是一个画集,收录了很多中国画家的优秀作品,也有一些东洋画家的作品。

      珍卿六七岁的时候,在家里的仓房中,无意间翻到三本《点石斋丛画》——她猜测可能是杜爸爸的。

      但这三本书用纸很糙,印出来的画,质量也不咋样,并不是一本观赏性强的画册。

      但她总被关在家里,整天就是读书写字,几乎没有任何娱乐可言。

      她发现这三本《点石斋丛画》,一时是如获至宝。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就拿学写字用的竹纸,蒙在画册的图画上,摹画册子上的各种画。

      干这种事,杜太爷认为是玩物丧志,教训了她许多回数。

      后来,还是匡先生说情,说书法画画不分家,练习书法之余画一点儿画,是相得益彰的事儿。

      而她又能给姑奶奶她们画花样子,杜太爷也就勉强容下她。

      她在读书之余,时不时画点儿小画,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不过,为了不招杜太爷的眼,她总是趁着他不在家,才偷偷地画的。

      三表叔问她:“小花,你还是喜欢画人物?”

      珍卿点了点头。

      可能是两辈子的童年,都是在孤独中成长,没什么亲戚可走,也没有几个玩伴。

      她对人这种形象很敏感,总下意识去观察人,观察人的姿势、神态、动作,包括微妙的心理活动。

      对于景物兴趣就小一些了。

      三表叔沉吟着说:“那将来,最好学一学西洋画。”

      珍卿就请教他西洋画中的人物画技法。

      三表叔是留过洋的高材生,学的专业就是土木工程,能画很好的建筑设计图,对绘画也有一定了解。

      最后聊得差不多,珍卿把新抄完的两本佛经,交给三表叔,请他给姑奶奶带回去。

      三表叔看着经书,问珍卿:“你现在信佛吗?”

      珍卿摇摇头,说:“我觉得是虚幻的东西,但确实给无能为力的人,一点心理上的安慰。”

      珍卿看他没有说话,眼睛里面,有一些特别的思绪。她问他:“三表叔,那你信神佛吗?你信他们说的因果报应吗?”

      三表叔看向窗外的黑夜,神情变得飘渺起来,而似乎又有些凝重。

      珍卿好奇地看着他,过了许久,三表叔才模糊地说:“大约是信的吧。”

      珍卿捧着脸问她:“为什么呢?”

      三表叔笑道:“东洋人在中国,做下许多恶事,但中国积贫积弱,奈何不得东洋人。上学的时候,我们青年学子,也觉愤愤不平,却奈何不得,只是发愤读书罢了。

      “可是前年,他们发了大地震……我却暗暗快意,觉得老天有眼,其实也很不应该……”

      珍卿怔忪地看着三表叔。

      三表叔学成土木工程后,在永陵市的政府建设局做事,是管理城市建筑规划的小头头。

      现在的人都闹革命,也有人在高喊实业救国,教育救国。三表叔的职业生涯,跟这些好像都不大相干。

      但珍卿突然觉得,像三表叔这样的人,即便是默默无闻,也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啊。

      三表叔看她愣愣的神情,以为她听不大懂,他摸摸她脑袋,笑道:

      “你们这一代人,不要信神佛之力、因果报应。指望冥冥中的虚幻力量。我们的国,就没救了。

      “小花,三表叔支持你念书,学成以后,如果有机遇,最好也到社会上做事,为生养你的这片土地,也尽一份力量。”

      三表叔其实很矛盾,国家积贫积弱,任人宰割,已到了要亡国灭种的境地。

      他觉得就该解放妇女,让全国的中国人,为救亡图存贡献力量。

      可女孩子的正经出路,说到底还是要嫁人。

      就像他自己的女儿,他想让她出去读书,却受到家里人的阻拦,连他女儿自己,也因为怕吃苦,不愿意出门。

      乡下的许多旧观念,旧风俗,他有时候也觉得无能为力。

      珍卿听得默然。

      她确实一直在努力念书,但她是为将来有安稳体面的生活,没有想过为谁抛头颅、洒热血。

      因为她总觉得,她来的这个世界,似是而非,好不真实,多少也觉得不属于这里。

      三表叔又突然问:“珍卿,你想你爸爸吗?”

      珍卿长叹一声,低下头,老实说道:“我都记不起他的样子了。”

      三表叔叹了一声:“你别记恨他,他跟你妈妈感情很深,你长得太像妈妈,他一见你,怕是伤心。”

      珍卿低着头没吭声。

      其实她刚穿来时,就只感受到母爱,没怎么感受到父爱。

      这个身体的爸爸,对她这个小孩儿,态度是比较冷淡的,有时甚至特意避着不见她。

      据当时照顾她的老妈子说,她这里的亲妈,原本身体没这么糟,就是生了原主之后,健康状况才江河日下,以至三十出头就死了。

      她这里的亲爹,似乎是一直迁怒于她。

      叔侄两人正相对沉默,忽听杜太爷在外面叫,说:“老三,时辰不早啦,珍卿要睡下了,别聊啦。”

      三表叔拍拍珍卿,说一声:“早点睡。”珍卿回他一句:“三表叔做个好梦。”

      日子又滑过去几天,杜太爷带着珍卿,一块去县里看榜。

      一看果然珍卿考了头名,分在高等小学的六年级女班,再过一个月才正式开学。

      杜太爷登时欢天喜地,特意跑到粮店里面,跟林家人美美地炫耀一番,才赶回杜家庄。

      他回到家里还喜得不行,简直有点坐立难安,立马吩咐大田叔去买肉,说明天要好好庆祝。

      然后,他又拉着珍卿,去祠堂里拜祖宗,说这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情。

      珍卿虽然也高兴,却不像他那么激动。考上高等小学而已,又不是考上进士,马上就能封官挣钱了。

      跟祖宗们禀告了考学的事,珍卿也对着她妈的牌位,唠叨了一下这件事。

      想到这里早逝的慈母,一向沾床就睡的她,这天晚上难得失眠了。

      晚上一失眠,第二天早上难得起晚了。

      珍卿听着外面有点吵,迷迷登登地坐起身,默默地醒着神儿。过了一会儿,才开始动手穿衣。

      刚把衣服穿好,房门一响,袁妈端着洗脸水进来,珍卿下了床,自己洗手洗脸。

      洗漱完毕,袁妈把镜匣子打开,开始给珍卿梳头。

      珍卿愣了一会儿神,听见前面人声嚷嚷,好像热闹地很,问:“前面吵什么呢?”

      袁妈给她梳头发,笑着说:

      “太爷说,小姐考了榜上头名,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他张罗着要办几个席面,请亲戚朋友来凑热闹。

      “昨天就请好做席的大厨,把该办的菜和肉都买了。前面都忙活着做菜嘞!”

      珍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睡眼惺忪,半张着嘴,看起来要多傻有多傻。

      老天爷啊,她又不是考上名牌大学,不过是考上县城的小学六年级。

      有这么了不起吗?值得昭告亲戚,这么大办酒席吗!

      昨天杜太爷说,要好好庆祝一番,她只当是自家人庆祝,谁承想他把场面搞得这么大。

      她自觉学问还行,以后还能再取得一些成绩。

      但看在明白人眼里,这个考试,不过让她从家庭教育和私塾教育的阶段,成进入国民教育的小学阶段。

      四里八乡哪里听说过,考上一个小学,就给闹出这么大动静的?!

      好想冲到前面院子里,把那做饭做菜的锅,都给他掀个底儿朝天。

      好想吃一颗仙药,直接摆脱地心引力,冲向那遥远的月球。

      家里的这个老头子,哪天不带她出出洋相,日子好像都过不下去。

      珍卿正在自闭,忽听罗妈在窗外,喜不自禁地说:

      “大小姐,太爷买了几挂大鞭回来,真是!家里多久没办喜事了,早该热闹热闹……”

      啥,还要放鞭炮,还几大挂鞭?!她又不是要结婚,放的哪门子鞭呢!WTF.

      ——————————————————————————
      还是这天上午,余二嫂在房檐下剁肉,剁得“梆梆梆”直响,好像生怕路过的人听不见似的。

      还真有听见的人,扒着她家的篱笆,问:“余二嫂,你弄啥呢?这么大动静!”

      余二嫂就喜盈盈地说:“嗨,没弄啥,昨儿他爹从县城回来,带了一条五花肉。天天吃萝卜青菜,俩孩子眼都冒绿光了。正好一家人齐全,就包一顿猪肉大葱馅的饺子吃。”

      那问话的街坊驼包嫂听见,就啧啧称赞:

      “余二嫂真有福气,你家余二太能干了,这不年不节的,东家就给发了五花肉,孩儿也有口福喽……”

      说着羡慕不已地走了,余二嫂就剁得更加卖力,他家男人能干,她的腰杆子就硬,自然值得骄傲的。

      肉馅儿剁巴好了,余二嫂跑到前面菜园子,再拔点儿葱回来切。

      她在菜园子里面,正弯着腰卖力拔葱,就看见那大路上,许多老少爷们儿,还有婆妈嫂子的,兴匆匆地,紧往村北头走过去。

      这些人一阵连一阵地,没个断绝似的,不少是南村杜姓的人,余二嫂扯声喊住一个人,问:

      “顺三嫂,你们这前前后后的,是上哪儿去啊?”

      顺三嫂喜盈盈地向前走,听见喊她也没停下脚步,只扭头大声答了一声:

      “去俺小太爷家吃席去。大小姐考学考了头名,小太爷昨儿夜里,叫大田儿去买了半扇猪肉,就为今儿开席嘞。”

      说着话已经走远,余二嫂一听,顿时不是滋味儿了。

      她天天跟人传,说大小姐准准要落榜,没成想,没几天就打脸了。

      余二嫂心里揪着,捏着两把细葱站在菜地里发傻,忽见南村两家穷得冒血的人,也喜滋滋地往村北头走,就拦住问:

      “矮婶儿,你跟老杜家不沾亲不带故的,你难不成也去他家吃饭?”

      穿着补丁棉袄的矮婶儿,笑得合不拢嘴,拍着手说:

      “谁说不是嘞,俺们跟杜家没亲。这不是上几个月,大小姐都在族学里嘛,俺天天给大小姐倒茶,还给她烤红薯吃,她衣裳淋湿了,也是俺给她烤干。

      “大小姐就跟太爷说,俺是个有心的人,这不太爷就记住了嘛,叫俺一家子都去吃席去……你说这个,真是不晓得咋说。大小姐真是知冷知热的,怪道太爷这么疼她,给她办席……”

      看那穷老妈子走了,余二嫂恨恨地道:“老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穷老婆子都喊去吃席,这么紧的近邻,竟然不喊,死老头子一点不会做人。”

      杜家庄不算太穷,但就算是财主家里,也不见得天天吃肉,普通人家吃顿肉更不容易。

      余二嫂恼恨不已,有心不请自去,蹭过去白吃白喝,可那杜家老头子不讲礼数,她要敢自己过去,他肯定会当众把她轰出来,不好丢这个脸。

      余二嫂悻悻站了一会儿,正要回家去,忽见南边汤老汉,从菜地出来,抱着几根莴笋,正往家里走,就有点幸灾乐祸起来:

      “汤叔,我们年轻小辈儿的,杜太爷想不起来我们,那也没啥。

      “你老人家这么有面子,这杜太爷把你老也给忘了,太不像话啦。”

      汤老汉走到家门口了,扭过脸,说:

      “我跟他又不是亲戚,他不请又咋了?我一把年纪,啥好东西没见过,不缺他那一口儿。

      “哼,为个丫头片子,这么能糟蹋东西,金山银山,早晚有花尽的时候……”

      汤老汉说完话,扭头回了他家里。

      余二嫂捏着葱往家走,凉风轻轻吹着,觉得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肯定是不如炖肉香的。

      ————————————————————————————

      杜太爷的院儿里,客人陆陆续续地来。

      从吃完了早饭后,就有客人来了,杜太爷就精心安排,叫珍卿在外书房,读书写字。

      家里来的族人邻里,很多都被杜太爷,领进了这最后一进院子。

      珍卿的外书房在西厢,杜太爷就把客人安排在东厢。

      那些客人们,在对面看珍卿读书写字,就跟看西洋马戏团那么新鲜,隔着一个院子,在那里兴高采烈地评头论足。

      还有不少人特别足兴,在对面评头论足还不够,干脆跑到珍卿的外书房里,近距离地看着她写字。

      当然,会跑过来看现场的,多是有学问修养的人,不会指手画脚,大说大嚷的。

      珍卿写完字以后,他们拿在手里传看,就开始引经据典地大夸她。

      珍卿还没被夸到飘,杜太爷嘴都咧成瓢了,那骄傲劲儿,脑袋都快仰到天上了。

      眼看快到中午了,当族长的向渊堂哥,也带着一家人来捧场了。

      大田叔就跟杜太爷提建议,叫大小姐出去见见客人,看时辰,要准备开席了。

      珍卿就出去见客人,客人说的话也没啥新鲜的,

      好的人就对她大加夸赞,不说一点儿歪话。

      不怎么好的人,就会翻出她小时候的顽劣史,到最后,轻飘飘地夸上两句,就算是完事了。

      珍卿该谦虚的时候谦虚,该闭嘴的时候闭嘴,总算没有让人挑理的地方。

      等珍卿见完这些亲戚,大田叔就招呼着要开席。

      珍卿跟杜太爷说,她有点头晕,想去后面歇一会儿,杜太爷也顾不上她,就让她去了。

      珍卿学了一上午,又应付了这么多人,真是心累得慌。

      忽听外面鞭炮大响,给她吓了好大一跳。那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了好一阵才算完。

      她一边琢磨点儿事,一边无聊地踢着桌子脚。

      过了一会儿,袁妈找过来了,摸了摸珍卿的额头,问她头还难受吗,珍卿说好点了。

      袁妈问:“族长家的玉琮少爷,到处找你,我给他拦在外面,小姐见不见他?”

      珍卿大大地点头,说:“当然让他进。他是我嫡亲的侄孙儿,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没啥好避讳的。袁妈,你请他进来,再给我们备几样热菜,不要凉的。”

      袁妈就脆声答应着去了。

      不到片刻,玉琮就小跑着进来了。

      玉琮找张椅子坐下,问:“你怎么不去吃席呢。”

      珍卿说:“前面太吵,想躲一会儿清静。”

      玉琮凑过来,小声跟她说:“你祖父刚才跟他们提,说要给你入族谱的事。”

      珍卿冷哼一声,没有吭声。

      其实比较小的时候,她就听那些族老们议过这件事,她至今还记得一个老头儿说的话:

      “……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都有个来处。珍妹妹千好万好,只是父母不好。

      “容了她这一回,以后族中男女见异思迁,是不是有样学样,也能败坏纲常,侮辱家风。长此以往,杜氏族人,是否就能为所欲为?”

      玉琮担心地看着她,珍卿跟他说:“入谱的事,我早不在乎了。只没想到,我祖父还惦记得这么深。”

      玉琮挨着珍卿坐下,拉着她的手,嘟着嘴说:

      “珍卿,你不入谱也好,入了谱,辈分称呼,就要认真序起来。到时候,就得叫你姑奶奶。你就不像好朋友,反倒像个老太太。”

      今天是为开学办酒席,珍卿想起来,就说:

      “玉琮,杜家庄离县城,有二三十里路程,肯定不能每天来回。我上启明学校,指定要住到城里,就看祖父是赁个房子住,还是让我住堂。”

      玉琮神情一顿,黯然地说:

      “我本来想跟你一起,也到启明学校。可是,我二叔让我上市里。四叔在天津,也说叫我过去。我爷和我爹,还没商量好。”

      珍卿撑着脸看他:“你四叔成亲了吗?有几个孩儿?去他家好相处吗?”

      玉琮大叹道:“就是这个烦,四叔四婶结婚快十年,只生了我九妹一个,我爷奶跟爹娘说,想把我过继给他们。我爹娘不愿意,在闹呢……”

      珍卿大张着嘴,震惊地“啊”了一声。

      过继兄弟家的孩子继香火,这种事在此时是很常见的。

      可是玉琮都十四岁,按虚岁都十六了——按老话说,这么大的养不熟了。

      不过好像也没办法,向渊堂兄的大儿子,生了四儿两女,就属大房儿子最多,要过继也只好过继大房的。

      两人正说话,袁妈和老铜钮两个人,给他们两个送热饭菜来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通改了一遍,改了不少错别字,还有不通顺的句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