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觉得不幸福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自从接下黄老板的工作,我又回到了从前。重新确定目标之后,我仿佛再次苏醒过来。
      我在灯下认真地研究,哲在那一边问:
      “皓然,这次你有多少信心,能让黄某总公司那边的人重新投资在你的设计里面?”
      我不担心。我说:“只要有利可图,他们自然愿意继续投资下去,皓然也不过是把他们将有可能获得暴利的过程描绘给他们看而矣。”
      “哼,真是一项伟大的工程。”哲说,酸酸的味道:“皓然,你他日扬名立万,别忘了为师今日如何悉心地栽培你。”
      “是,我又怎会忘记你,”我说,语气里充满嘲讽:“我自然会为阁下专设长生灵位,每日定时供奉三注长香,以铭先生今日待我不薄之恩。”
      “啧啧啧,皓然你好不恶毒。”哲不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这个人已经变成这种关系。
      我经常诅咒他,但哲并不介意。他说:皓然,你尽管诅咒我,我死了,我所有的财产里面,你第一个就会被拿出来拍卖。
      我是人,不是你的财产。我说,我讨厌他的比喻。
      哲笑,他说:即使是,你也是我的人。
      我一呆,这句话我在哪里听过?
      我把我的初稿拿给黄老板过目,他看得专注,十分激动。
      “皓然,你果然是鬼斧神工。”我牵动嘴角,赞美的说话已经听得太多,早就觉得索然无味。
      “黄老板喜欢就好。”我说,并不很热衷。
      但黄某却兴致勃勃,他说:“皓然,你可有时间与我同行?事实上你的草图在送过去总公司那边的时候就以压倒性的态势通过,总公司那边表示想见一见设计者本人。”
      又要见客?烦死人。我对黄老板笑说:“自然自然。只要黄老板需要,皓然定当相陪。”
      我在一路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我在想,到底要到何时,我才可以摆脱这些人这些事。
      多少次,我幻想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重新开始,我知道我做得到,只要我愿意放弃我的前半生。
      可惜只一次意外,令这个微不足道的梦想都变得遥不可及,实在太无奈。我闭上眼,回忆象是一场残破的电影,不流畅地在中间的漩涡里流失。
      我知道我永远无法离开,这里有太多牵拌,我已不自由。
      我亏欠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亏欠我。
      坐在总公司那间豪华办公室里的时候,我想起了与哲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他那时对我说了什么?他说:严先生,你的确是个人才,可是本公司未能对你的诚信作出肯定。
      可是为什么他最后还是留下我?
      为什么?我苦笑。
      因为他一早就知道,他能控制我。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门开了又合上,有人走了进来。我坐在原来的位置,背对着来者。
      黄老板说总裁希望与我单独会面,我不反对,我从来不害怕与人单独会面。
      从来不曾害怕过。
      那人在斟酒,玻璃杯撞击出轻微的声音,清脆的。
      淡淡的红色液体,在杯中影射出迷离的光辉,我接过那人递给我的酒。在那人进来的数十分钟内,我们皆没有交谈过一句。
      我在喝着酒,那人把我的设计图平放在宽大的桌面上,看着我,他微笑。
      “皓然,你可知道,从我看见这张设计图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那人是你。”
      “是,”我说:“你一向了解我,同窗数载,我一直视你为劲敌。”
      他笑:“皓然,你何必这样说话,我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我惊讶:“你姓宁我姓严,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不为人知的血缘关系?”
      “皓然,除了你,整个宁氏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与我说话。”
      “那是因为我并非宁氏的人。”我说:“你可记得,岚,宁氏曾出高价只为要我与宁氏所有的人断绝关系。”
      “是,一直以来,你都太介意自己的身份。”
      怎能不介意。从五岁开始,就已晓得哪种身份的人我得罪不起。
      “皓然,你到底有没有后悔过?”
      “有没有后悔?当然是有的。”我自嘲地说:“我后悔当初有眼不识泰山,竟不自量力与宁氏未来的当权者纠缠不清,我后悔我有机会在他身上得到好处却不晓得抓住时机,我后悔我投资了六年的光阴,仍然一无所获,占不到半点便宜,我后悔死了。”
      岚淡淡地一笑,他说:“我知道,你一向会说话。皓然,你从来不曾认真地回答过我的问题。”
      岚变了。变得更深沉,更难捉摸。
      以前我可以轻易地看穿他,只需一眼。现在,我觉得面前的人物深不可测。
      “皓然,你到底在怕什么?”岚问,一直看到我的眼睛里面。
      “怕?我会怕什么?”我说:“我以为宁先生此次召皓然前来是为了商谈公事。”
      我急于改变话题,是因为气氛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而我讨厌被动的感觉。
      “公事?”岚重复,语气竟有点不屑:“是啊,我怎会忘记,原来你我之间还有公事。”
      我皱眉,什么时候开始,岚已经用这种口气说话。
      岚不以为意,他轻摇着酒杯里的酒,说:“好,我们来谈公事。皓然,你擅于出卖情报,我想知道,要是什么样的价钱,才买得起你独家的内幕消息。”
      “皓然并没有任何情报可以出卖。”我说。
      “是吗?”岚说:“真是可惜,皓然,或许你不相信,我会是一个阔卓的买家。”
      “那样真是太好了,不如宁先生考虑一下买别的东西,皓然一定十分乐意出售。”
      谁料岚却轻哼一声,他问:“严皓然,你早已一无所有,尚有什么可以出卖?”
      我不作声,岚继续说:“那次新世纪收购失败,最失望的人是你吧。”
      我看着岚,他似乎什么都知道。
      岚对我说:皓然,现在根本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
      除了我。
      
      现在没有人可以救得了我,除了岚。
      他的确是这样说的。
      我问哲:“如果有人愿意出三亿六千万为我赎身,然后我离开你,你会不会寂寞?”
      哲看着我,笑得似是而非:“皓然,你这样说是不是在勾引我?”
      我吓一跳,夸张地说:“唉呀,看得出来吗?”
      勾引你?你想得美。
      “有人愿意出三亿六千万为你赎身?严皓然,你以为你是谁?”哲不以为然:“现在是下午一点二十分,做梦还嫌太早。”
      我不语,这家伙竟敢小看我。不是没有人愿意的,象姜婷,她就愿意。
      在我被出借的这段时间,我在岚的公司里拥有私人的办公室。
      我一直称呼他为宁先生,他叫我皓然,在外人听起来,没有任何不妥。
      岚坚持要我的图每做好一个步骤就要亲自拿给他看,我自嘲地问:
      “怎么,初稿你早已看过,还是信不过?”
      岚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我说:“皓然,工作的时候我从来不开玩笑,宁氏投资在此次计划的数额庞大,我希望清楚地知道我所用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建设在什么地方。”
      我唯有噤声。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以为他一时三刻召我去见他是因为他有私心。
      看来是我低估了他亦高估了自己。
      岚对我说:“皓然,这里我不明白,希望你能留下来解释一下。”
      我看了一眼他指着的地方,我说:“宁先生,现在已经夜深,我们可否明天再继续研究?”
      “夜深?”岚看了看表:“现在不过是晚上九点而矣,距离夜深还有一整晚的时间。”
      最怕遇着工作狂,这种老板希望自己的员工最好二十四小时候命,还得全副武装。我只不过是他借回来的候补,竟也不能幸免。
      我只好留下来,对着自己的设计图,象上课一样,给听不懂功课的笨学生说这里要这样这样,那里又要如此这般。
      岚认真地看着我,但我怀疑他是否把我的话听得进去。我说完,他又会问:“那即是什么?”真是被他气死。
      结果一个多小时下来,我已经唇干舌燥,岚好象没有听清楚,他说,皓然,不如你重新再说一次。
      我生气,我说:“岚,你一直是学校里面的高材生,我不相信这么简单的地方你会看不懂。”
      岚笑,他说:“怎么,我又不是宁先生了?”
      他故意讽刺我。早就知道他根本不是为了要我解释设计图。他以戏弄我为乐。
      我不作声,我收起自己的图纸,转身离去。岚一手抓住我,他说:“你的耐心不够,这么容易生气。”
      我面无表情,我对牢面前的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得清楚:“宁先生,我不是你的正式员工,希望你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如果你对我的设计不满意你可以当面说个明白,无谓浪费彼此宝贵的时间。”
      “皓然,你的公司出多少钱请你,我出双倍价钱,你现在是宁氏的员工。”岚说。
      “岚,在你的世界里面到底有什么是不能用钱买的?”我嘲弄地问。
      岚不怒反笑,他说:“皓然,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在你的世界里面到底有什么是不能用钱收买?”
      我惊讶,岚的确是变了,他变得咄咄逼人,竟如此厉害。
      不想反驳,反正没有人会原谅我的背叛,我也不打算祈求得到原谅。
      我要走,他不让我走,我挣扎,他强制我的挣扎。
      “你想要干什么?!”我已忍无可忍。
      岚在我的耳边轻笑出声,他把我逼至墙边,制住我的双手,调侃地说:
      “我的居心这样明显,你会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不是吧,办公室性骚扰?
      “宁先生,请你自重。”我说。
      岚笑得开心,他说:“皓然,你最爱说煞风景的话。”
      “岚,你可记得清楚,你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是,皓然,所以现在你必须把你欠我的都还给我。”
      全世界的人都说我欠他。如果每个被我背叛的人都要我偿还,我死十次都还不清。
      走神之际竟听到衣服被扯裂的声音,我吓了一跳。
      “宁岚!”我叫,我已经被按倒在地上:“你冷静一点,我有话要说!”
      岚根本不上当,他轻易就制住我的反抗。他说:“皓然,我现在很冷静,你说吧,希望你的故事不要太长,我没有多少时间。”
      救命!以前温驯如小猫的岚,不见数日竟变得如此有杀伤力,令人始料未及。
      “是这样的,”我尽量拖延时间:“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一件事,这件事是从这里开始的,但是说到这个开始又不得不提那个……”
      “皓然你太喜欢说话了。”岚根本没有耐性听下去:“不如做些更实际的事情。”
      不要!我急忙说:“岚,我还没有说完!你瞧,那是什么?”
      象小学生经常捉弄同学的把戏,我没想到岚真的被分散了注意力,他朝我视线的方向看过去,我趁这个空档用力推开他,逃出他的办公室。
      我的图纸散落一地,但我已经无暇顾及。
      公司里空无一人,一切象是早有预谋,我冲到电梯间,但电梯这种东西在你需要它的时候它永远不为你开启。
      我惊魂未定,冲下楼梯。
      岚根本没有追出来,我在公司楼下的空地望上去,岚就站在窗边,对我微笑。
      他喜欢玩这个游戏。我隐约明白到一个事实,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温柔的岚。现在的岚有足够的手段对付我。
      我害怕。一切超出控制。
      回到家的时候,哲用奇怪的目光看我。
      他拉了拉我被扯断了扣子的衣服,问:“皓然,你刚才和人殴斗?”
      我瞪他一眼,推开他。
      谁料哲却一手把我抓了回来,他问:“皓然,你这是什么态度?”
      “放开我!”我生气地叫,我已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应付他。
      “你命令我?”哲看见我生气他却很高兴。
      “求你。”我突然软弱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哲把我拉得更近。
      “求你。”我说,几乎要哭出来。
      哲吓了一跳,他紧盯着我的眼睛问:“皓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全部都有虐待狂,我狠狠地对他说:“我刚才不小心踩中了地雷,又无缘无故被疯狗追赶,还掉进了刚挖好的沙井里,我这样倒霉你是否满意?”
      哲想笑,但努力忍住。他当然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他只不过是好奇。
      “皓然,你可以去的地方不过是宁氏,怎么会弄得如此不堪?”
      “你还敢在我面前提宁氏?”我发他脾气:“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我?关我什么事?”
      我张开口,却不知应从何说起,干脆放弃。
      难道我告诉他我被宁氏继承人看中,考虑收我做填房?
      “哲,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咬人了。”我说,一脸的认真。
      哲吓了一跳,赶忙松开手。
      我逃了开去,哲在那里疑惑地看着我。
      第二天,我依然回宁氏。这一次我准备周详,重新部署战略。
      我避免与岚单独见面,除非在场有第三者在内,否则我拒绝与岚接触。
      岚自然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毫无表示,照样与其他人一起与我商讨设计上的细节,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派平静。
      岚认真地听着各部门主管的陈述,然后转向我说:“皓然,我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脸的澄明。
      不知就里的人会以为他是个好人,他的样子可以欺骗众生。
      “我没有意见。”我生硬地说。
      “是吗?”岚笑:“我以为严先生或许会有独到的见解。”
      看起来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一如既往的针锋相对,岚又变回平日那个严谨而公私分明的宁氏当权者。
      散会后,岚的秘书对我说总裁会在办公室里等我。
      我犹豫,不知该不该去。
      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他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细想之下,也不觉得有拒绝的理由。
      我敲响了岚办公室的门。
      “进来。”我听到公式化的声音,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有过阴影,总觉里面似暗藏着几十个□□,不知何时会被引爆。
      我拿着自己的图纸,站在门边,警戒地看着坐在那里低头批阅文件的岚。
      见我没有动静,岚抬起头来。见我一副要打仗的样子,他皱起眉头,说:
      “皓然,你这是什么姿势?”
      你管我是什么姿势,反正遇到危险可以全速撤退就好。
      “过来。”岚说。
      “有什么在这里说。”我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岚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冷笑:“皓然,你怕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为了你在这里上演霸王别姬?”
      岚以前说话不会这么刻薄,他变讨厌了。
      我上前拉开椅子,坐下,我抱着自己的设计图,高度戒备。
      岚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他靠在椅背上,随意地玩弄着手中的笔。他把一叠文件丢给我看:“皓然,你自己看一看这是什么。”
      我捡起面前的文件,看了一眼。
      “你今天心不在焉,样样都做得错漏百出,到底在搞什么鬼?”岚说。
      我收起文件,说:“我再做过,下午给你。”
      “严皓然,你不够专心,为什么?”岚问。
      真是不可置信,这家伙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见我不作声,岚继续说:“皓然,希望你能够分清楚公事和私事,我需要的是专业的水平,不要因为私人情绪而影响你的工作表现。”
      我气得七窍生烟,我咬牙切齿地对岚说:
      “宁先生,皓然一定会仔细地记住自己的身份,绝不会让先生难做。”
      “这就好。”岚笑,一脸兴味地看着我。
      整个事件里面,由头到尾根本就只得我一人在独自投入。对方并不把这当成是一回事,只有我,杯弓蛇影,如临大敌,结果成为人家的笑柄。
      我后悔,我后悔当初答应黄某人接下这么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终于弄得自己人也不是鬼也不是,进退两难。
      一做完所有的工作我马上离开公司,多一秒也不想停留。
      我在大街上游荡,我不想回家,家里又有另外一只冤鬼。我对着商店里的玻璃展柜发呆,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岚在那一头说:“皓然,快过来,我有事要与你商讨。”
      留下一个地址,岚匆匆地挂掉了电话,我还来不及拒绝,已经听到话筒里传过来的电流声。
      他们永远是这个样子,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晓得命令人。
      我很矛盾,不知应不应该去赴约。
      岚现在的行事方式已不同往日,我无法预知他下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我从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向上抛起然后接住。翻开一看,是图案。好,我决定图案不去赴约,字母就去。这是天意,我不可违抗。
      刚要向前走,有辆车子在我后面按响车号。我转过头去一看,哲在车里对我招手说:
      “皓然,快上车。”
      我奇怪,为何哲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上了车,哲直驶开去,我怀疑地问:“我们要去哪里?”
      哲但笑不语,我灵光一闪,大叫起来:“姜婷?不要!我不去!”
      “严皓然,你不要这样看得起自己,”哲不以为然,他嘲讽地看我一眼:“姜大小姐早有新欢,你以为她还会为你等至海枯石灿?就算你现在肯前去献身,人家还要算一算有没有空档安置你,你的大势已去。”
      这么快?这么快就式微?我失望。
      我不再作声,无聊地观望窗外的风景。
      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永恒。每个人每件事每样东西都有一个期限。超过这个期限人会变迁,事会遗忘,一切都会腐烂。
      车子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外停了下来,外面的风景如此地熟悉。这正是岚给我的地址。
      我被哲拉着走进去,疑幻疑真。
      大厅里灯光华贵,人影交集。
      竟然是公众场所,看来是我多心了,我还以为岚约我去不知名的深山野岭。
      那黄老板也在场内,一见哲便马上迎过来招呼:“哲先生,终于等得阁下出现,几位老板早在那边厢等候,快来快来,有事请教。”
      哲对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自己招呼自己,硬把我带来,又丢我一人在此,这家伙没有一点人情味。
      哲刚走不够数分钟,岚却不知从哪里飘摇过来,他一见我就把我拉了去:“皓然,你怎么这样慢。”
      刚走一个又来一个,生活真是精彩得很。
      岚带我进入一个房间,指着墙上的一幅图说:“皓然,你看。”
      我抬起头来,那幅图被装裱得简单而华贵。草草的风格,已把作者的巧妙构思表露无遗。
      那是我的设计图。
      “虽然仍未有成稿,但是大会那边的人说这设计图获奖的机会甚高。”岚说。
      “皓然,你现在已是行内的名人。”岚比我还要兴奋,他拉着我说:“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被动地跟着岚走,脑中一片空白。
      终于等到这一天,我应该高兴。我对自己一向充满自信……一向都……
      为什么笑不出来?为什么?
      我木然,一切那么不真实。象是灰姑娘,突然得到了水晶鞋。那是与王子相认的信物,有了这双鞋子,灰姑娘才有机会变成公主。
      岚带我走上空无一人的顶楼。岚总是对这种危险的地方感兴趣。
      冷风迎面而来,我浑身一震。
      “皓然,你可看得见。”岚指着楼下漆黑的城市,温柔地看着我说:“你的设计将会影响这个城市,数年之后,你可以站在自己的设计里面,再次俯视这个世界。”
      影响这个城市?我苦笑,我没有这个野心。
      我甚至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最好永远也不回来。我讨厌这个城市。
      是的,讨厌,十分讨厌。想要撕裂一切般的讨厌。尤其讨厌住在这个城市里一个叫严皓然的家伙。
      我闭上眼睛。
      皓然,岚在我身边低低地说,你的理想终于快要实现。
      全世界都这样以为,但这不是我的理想,不是,我知道。
      在这里重新开始,皓然。岚说,你可以在这里重新开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