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觉得不幸福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离开公司的时候,天开始下起雨来。
      有辆豪华的轿车停在我家的楼下。
      我自然认得车头上的那个标志,只消一眼,便永世不会遗忘。
      仿似皇家的徽章,那是宁氏家族独有的记号。
      如果有机会让我再选择一次,只但求身家清白,与宁氏老死不相往来。
      一切皆错在宁氏独子的身上。他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不适当的地方。
      那时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朝夕相对,和平共处。
      本来相安无事,直到有一晚他出现在我的房门口,对我说他喜欢我,而且已经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听着他的表白,我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我只淡淡地对他说:希望你没有弄错,我是个男生。
      他思索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然后第二天晚上,他再次出现在我的房门口,对我说:我用了一晚的时间,已经想得很清楚,我的确是真的很喜欢你,希望你可以认真地考虑一下。
      我答应了,因为当时他实在很有诚意。
      一切的开始都很自然。我对爱情没有幻想,我更不会天真地去考虑我们是否会有将来。当然,如果我当时晓得他就是显赫全城的宁氏继承人则另当别论。
      原本平淡的故事,因为岚的特殊身份被搞得高潮迭起,波澜壮阔。
      我并没有煽动岚离家出走,但在宁氏眼里已无分别。
      在岚的家族里,我早已恶名昭彰。我是拿着毒苹果的恶婆婆,诱惑了他们家族的纯情兔宝宝。
      之后的日子里,楼下那辆名贵的房车就经常性地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而且风雨无阻。
      显然,岚的家族还没有放弃。他们不停地在岚面前施展暗示,期望着终于有一天,岚会恍然大悟,逃离我的魔掌。
      结果岚不为所动,他们唯有转移目标。
      看来这次他们要说服的人是我,因为当我走到车子的旁边时,车门打开了,我看到里面坐着的那位穿着高贵的女子。
      挣扎了六年,他们锲而不舍,仍然不肯放弃,令人敬佩的体育精神。
      “严先生?”车里的女子有礼貌地向我打招呼,她说:“可否占用你一点时间?”
      名流即是名流,就算要找人寻仇,也应有如此的气度。
      车子开出去的时候,我看见了从街的那一边走着回来的岚,但他却没有看到这辆在他身边呼啸而过的轿车。
      我保持着沉默。这种时候,发言权总要留给声讨的一方。
      “严先生,我已经在国宾订了房间,希望你能抽出空闲赏面吃个晚饭。”那穿得一身华服的女子这样说。
      我对她微笑,我在想如果我不答应,是不是就要趁这车子开到桥上的时候跳到下面的河里去?
      面前的女子初看时只觉得十分沉稳,现在细看才觉得她其实很年轻。不知道她和岚是什么关系的亲戚。
      见我一直看着她,那女子对我点头一笑,她说:“我是岚的姑姑。这次见你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请你体谅一下离家六年岚的家人的心情。”
      根本没有共同话题,只好继续沉默。
      车子停在预定的酒店门前,那女子一下车便立刻有人过来招呼。我与她走在一起,沿途的侍者一路毕恭毕敬地站立一旁,仿似不敢逾越的君臣。
      我隐约觉得,我可能一直和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在一起六年而不自知。虽然我一直知道岚出身名门,养尊处忧,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象过,岚以前也曾有过这样可以呼风唤雨的排场。
      我甚至不知道岚的家族经营的是什么样的生意。
      我们被安排在最好的厢房里,安静宽敞的房间,对面是一大片可以望到外景而且视野极好的落地玻璃窗,此时正值华灯初上,外面的城市象由无数星星装点出来的漆黑盒子,镶钳在这座居高临下的酒店脚下。
      侍者为我们斟满不知名的美酒,在璀璨的灯光下,我仿佛闻到淡淡的花香。
      “严先生,我向来不善交际,希望你不要嫌弃。”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不经意的柔和气质。
      我欣赏着面前的美景,突然想到,如果他们威逼不成会不会考虑用美人计?
      那么下次应该派个男孩子来。
      想着想着,我不觉笑了起来。
      “严先生似乎想到了开心的事情。”女子细心地观察着我,对我笑意盈盈。
      “是的。”我说:“我想起了蒲太郎游龙宫的时候,看到的也不过如此吧。”
      她也笑,说:“我没有游过龙宫,不知道那里是怎样的光景。严先生若是喜欢这里,我就放心了。”
      说来说去她仍然不肯进入正题,不知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宁小姐不是该有话要对我说才是吗。”我说。
      “是的,”见我开门见山,女子倒也大方。她说:“或许这样说有点失礼,但是严先生可否停止与岚的交往?”
      真叫人失望,又是老调重弹,他们周而复始地作这些毫无意义的游说,想用车轮战。
      “你希望听到什么样的答案?如果我马上说好,你也不会相信吧。”我说。
      那女子并不慌张,静静地说:“严先生,每段感情都会有个期限,况且,你们并没有将来。”
      “我不在乎有没有将来,我只要有岚就好。”我恶作剧地说,留意着对方的表情。
      她不作声,轻轻地啜着高杯里的红色酒液。抬起眼来的时候,她说:
      “严先生,希望你明白,以我们家族的能耐,要对付你并不费力,我这样说并无意显耀什么,只是想让阁下知道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她顿了顿,接着说:“况且,严先生是个有才华的人,应不至于为了岚这孩子而断送了前途。”
      真是热爱和平的家族,听她这样说我应该马上跪在地上谢她不杀之恩。
      如果真有这种本事,早在六年前我就已经死于非命。何须拖至今时今日。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干过一些傻事,错误一但开始,就要懂得如何停止,不要一错再错,导致不可挽救的地步。”女子望着我的眼睛说:“严先生若是有难处,可以开诚公布地说出来,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们定当尽力而为。”
      言下之意是要我开出离开岚的条件。
      刹那之间我脑里闪过很多念头,问他们要什么好呢,三个愿望?
      “那么你们打算开出什么价钱?”我问:“合理的话,我或许会考虑。”
      在这种时候如此直接似乎是她意料之外的事,但她收起那一闪而过的惊讶,从身旁拿出一张空白的支票,把它推到我的面前,她说:“我们不敢为你和岚相持六年的感情定个什么价钱,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我拿起了支票,对她笑了笑,事实上在多年以前,岚的家族就已经找上了我,那时他们并不把我放在眼内,当年他们只用了两千万打算了结此事,平白侮辱了岚年少无邪的纯真感情。
      没想到只不过短短的数年时间,我已身价暴涨,再纠缠下去不知会不会得到王子的城堡?
      见我收下支票,那女子甜甜地笑了。她向我举起闪着光辉的杯子,我也笑着回敬她,在旁人眼里,这必定是幅极暧昧的画面。
      为什么不呢,反正欲望无穷无尽,永远看不到边际。
      可惜她并不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我坐在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发呆的时候,那个男人朝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我继续看着前面,甚至没有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那个男人也没有看我,他并没有询问,自顾自在我旁边坐下。
      我们象两个不相干的人,各自看着自己眼中的风景。
      直到我把杯里的清水喝完,他递过来一杯酒。
      晚上过了十二点之后我不喝酒,我说。
      对方没有勉强,只淡淡地笑:你怕醉?还是怕会错过了来接你的篮瓜车?
      再无聊,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和这个人调情。
      二十四小时维持高度戒备有损身心健康。他说。
      这可是上司对下属的忠告?我问。
      他看我一眼,说:“皓然,离开了公司我就不再是上司的身份,你又何必拘泥。”
      我沉默了一阵,然后说:“上司就是上司,无论去到哪里,都一样。”
      “我无法被你列入朋友的考虑范围之内?”
      “不要故意扭曲我的意思。”
      “那么叫我哲吧,听起来比较自然。”
      好吧,如果这也是上司的命令。
      “皓然,你的设计总能令我折服,告诉我你如何能有如此完美的构思?”
      我笑:“你不知道?我有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住着许多小工匠,我每天回家只需准时睡觉,明天醒来必定看见我想要的设计图就放在盒子的旁边,十分神奇。”
      哲但笑不语,喝了一口酒,他说:“皓然,我们打算寻找合作公司来完成你此次的计划,你心目中可有特别的推荐?”
      “选择合作公司已经是我权力以外的事情了。”我说。突然明白职员为何总讨厌在下班时分遇到上司,娱乐场所,请勿论公事。
      “皓然,你可知道东申实业?”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听说东申现在正面临危机。除非能争取到与我们合作的机会,否则它无法支撑到年底就会被吞并。”哲说。
      “你打算和种公司合作?听起来很冒险的样子。”
      “你也这样认为?”
      “难道不是?”
      “皓然,那可是你父亲的公司。”哲说。
      “那又怎样?”我问。
      会不会是因为我说得实在太无情?哲抬起头来看着我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惊讶。
      “听你的口气象是在说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大概吧。
      我和那个人已经十年不曾相见,我怀疑,即使我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是否依然能认出我是谁。
      或许会,毕竟我曾如此这般地折磨了他十六年。
      他不会忘记有我这样一个儿子,就象我也不会忘记有他这样一个父亲。当然,不会忘记的原因除了爱之外还可以有其它很多不同的因素。
      “皓然,给我一个决定。”
      “那算什么?给我一个徇私的机会,是因为我表现出色,所以得到额外的员工福利?”
      “皓然,你从来没有想过给他一次机会?”
      “他的生死操控在你的手里,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代他跪在地上求你?”
      哲笑了。然后他对我说:
      “皓然,你可知道,你是一个很无情的人。”
      是的,我不否认。他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不应到此时此刻才假装发现这个事实。
      每个人都有自认为幸福与不幸福的过去。
      往事不堪回首,回忆总觉千疮百孔。
      我突然想起了岚。
      如果当初我不是遇上岚,如果我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人的生命中,那么,他是不是就会幸福?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想就头痛,干脆逃避。
      “皓然,你喜欢小孩吗?”最近岚总是不经意地在我面前提起。
      我从灯下抬起头来,看着他:“你该不会以为我可以为你生个孩子吧?”
      岚笑了起来:“皓然,如果你可以,你将会成为我家族里的皇后。”
      所以,我永远都只能是岚家族里的恶梦。他们随身携带的是十字架和铁钉,最想做的事情是在我的额头上张贴灵符,上面写着“恶灵退散”,诸如此类。
      我不知道岚最近受了什么刺激,让他对我们的将来充满憧憬。
      但他应该知道,那种幻想即使再完美,也不会是由我来替他完成。
      我突然想起了那张空白的支票,于是推到他的面前,我说:
      “请为我填一个数字。”
      “这是什么?心理游戏?”
      我笑,有何不可,就当是个心理游戏。
      “没有关系,尽管填一个你喜欢的数字。”我说。
      岚不置可否,随手填下,我拿过来一看,只到千位。
      “噫,这么少!”我不满。
      “是你叫我随便填的啊。”岚说。
      一千二百三十一元。这就是我离开岚将得到的报酬,真是教人不敢相信。
      早知道就不让他填了。
      我收起了支票。
      岚并不理我,又自顾自埋头看书去了。我叹气。
      岚,你不会知道吧。
      如果某日我到银行去兑现这一千二百三十一元,那天,就是我要离开你的时候。
      
      数个月后,东申实业被吞并。
      新世纪公司成立,听说东申的旧老板涉嫌与一笔财务的失窃有关,或许会被起诉。
      我站在哲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雨。
      哲就坐在皮椅的后面,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沙沙的雨声中混杂着哲低低传过来的声音,他说:皓然,这一切已如你所愿,为何你仍不快乐?
      我不语。
      终于亲眼看见他在你的面前沉沦,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哲浅浅地笑:觉得心情复杂,不知道当初该不该扶他一把,结果又无法如想象般承受他失败的事实,皓然,你到底是恨着他还是无法割舍他?
      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十分的讨厌,他凭什么知道这许多的事情,我记得我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
      我把头靠在玻璃窗上,闭上眼睛。
      最后,我仿佛听见哲在对我说:皓然,如果这是你最后的选择,那么不要回头。
      我没有回答。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我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
      对方问我,严先生,你考虑得如何?
      我对着话筒沉默起来,好一会儿,才与那人说,我要取消约定,现在还不是时机,因为对方已经开始怀疑。
      那人笑笑,说,好,既然严先生认为此时不适宜行事,我们也不会轻举妄动。等你好消息。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对着话筒发呆,想起了哲刚才对我说的话。
      他问我,皓然,你会不会背叛我?
      你会不会?
      我笑了。未来的事情,又有谁知道呢?
      请不要再问我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回到家的时候,那辆豪华的轿车再次出现。
      我自然认得那个气质雍容的女子。
      她对我说:
      “严先生,你并未遵守承诺。”
      我认真地看着她,问:
      “我何时曾许下什么承诺?”
      对方态度不见起伏,似乎对我的无赖早有预料。
      “严先生,你可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我现在的处境?我在心里冷笑,我现在的处境是地球十大不解之迷,现在世事难以预料,明天随时可能就是世界末日,而我还有太多心愿未了,你以为我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跟你谈儿女私情?
      “严先生,希望你不要选择与宁氏企业作对,我们迟迟不出手并不是怕了你,只是顾及岚的心情,我们不想看见他受伤。”
      她的表情恁地认真,如果戴个墨镜,已经是□□女头目的经典形象。
      要对付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招式。
      那女子见我不为所动,微微叹了口气,她说:
      “严先生,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说动你。”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事实上,宁氏现在出现危机,岚的父亲得了重病,进院的消息不能瞒得了多久,现在宁氏需要岚回去主持大局,严先生,如果你对岚真有一点情义,希望你能替岚好好地设想一下。”
      “严先生,岚已经为你背负了不孝的罪名,请你不要再让他作出会让自己悔恨终身的事情。”
      “严先生,我们宁氏从来未曾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这一次,我求你,请你放过岚。请你。”
      那女子目光浅淡,却有着一种令人折服的坚定。
      我不知道宁氏已经走到绝路。
      怪不得我和岚可以如此安然无恙,原来事情背后大有文章。
      “岚可知此事?”我问。
      那女子有一阵子的犹疑,她说:“还未。”
      我点头,我说,这一次,我会认真的考虑。
      那女子还想说什么,但回头一想,欲言又止。我们各有不同立场,她也不好苦苦相逼。
      最后,她礼貌地对我点头示意,关上豪华的车门绝尘而去。
      相持了六年,在此终于要作个了结。只是没想到结局如此欠缺新意。
      我甚至已经预料到了岚的表情,他是个容易被人看穿的人物,如果这不是宁家的阴谋,那么,我退出的理由足够充分。
      我突然又想起了那张空白的支票,当初真是不该让岚给糟蹋了的,不过我现在掌握了宁氏家族的惊天秘闻,我想我要是再问她要个十张八张都应该不成问题。
      一千二百三十一元。
      我笑了起来。
      我记得我只对岚说过一次我的生日,没想到他竟会记得住。
      是不是该庆幸自己不是出生在元旦?否则我和他分手的下场,是得到十一元的遣散。
      我象是被遗弃的怨妇,正计算着如何瓜分负心人的财产。如果他不好好安置我的下半生,我要与他同归于尽。
      反正我们没有将来。得到这样的结局也就该满足了吧。
      我可爱的岚,请你务必要相信,我离开你确是逼不得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