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觉得不幸福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无法忘记自己的十六岁生日。
      那一天,我的继母温柔地对我说:我可以更幸福一点,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
      我看着继母的脸,看着面前的生日蛋糕,突然笑了起来。十六年来,他们没有为我举行过一次生日宴会,正奇怪为何突然会出现奇迹,她这样说,我马上明白,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场仪式。
      十六年,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笑过,怪不得。
      终于亲口听见她对我说,她恨我。
      直到最后,我都在微笑,我不会辜负她为我安排的这一切。吹熄蜡烛的时候,我看着父亲的眼睛。他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却在这个时刻逃避我的目光。
      十六岁的我并无退路,根本没有选择。
      那一晚,我听见父亲在书房里用电话与我的生母谈判,他说你这个做母亲的也该负负责任,儿子我养了这么久,你也是时候接手了。
      父亲下面的话我没有听进去,我返回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低下头来只觉眼睛异常干涸,没有一滴眼泪。
      至今为止我都不明白,为何我可以这样冷静。或许早在以前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
      第二天一早,我的父亲敲响我的房门,他说:你母亲今天会接你过去住一段日子。
      我穿带整齐,坐在床边。我对着他说:不用,我申请的奖学金已经批了下来,我决定住在学校。毕业之后我就已经是个成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自己对自己负责。
      继母在旁边讽刺地拍了几下手掌,她说:瞧,皓然是个有骨气的孩子,不象父亲。
      父亲不语。他虽然难堪,却无法反驳。他所有的生意全部靠她支助,没有她,他不会有今天。
      我继续微笑,眼神冷淡。
      我的十六岁,我过早开始的人生,我愿意走过这一段,永远不再回首。
      
      我每年都能以优异的成绩获取奖学金,但一个人生活的各项开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要开始在外面找兼职来帮补。
      第一年找到的工作是家教,工作时间短,时薪高,但对象是个问题儿童。
      虽然年纪轻轻,但脑子却古灵精怪。她问我:老师,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还是喜欢短头发的女孩子。我说,我喜欢有学问的女孩子。她对我作个鬼脸说,老师你真老土。
      我问她,你知不知道李白和杜甫?她想了想说,我知道刘德华和郭富城。
      我给她做习题,我只教了她一次,她马上能做出来。我奇怪,她如此聪明,为何成绩却这样糟糕。她说,拿好成绩有什么用,头顶又不会多个光环。我叹气,现在的小孩反叛意识实在太强。
      我说:你的父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给你最好的生活环境,给你最好的教育,也不过是希望你以后能照顾自己,有好一点的生活。
      她认真地看着我,突然说:可是,我从来没有要求来到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
      我一时呆在当场。无法相信这些话会出自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口中。
      是我思想落后了,我以为生命是种必然。我没有想过我们是否有权利去选择。事实上我不认为诞生是种恩赐,生命本来就是一种无奈。
      毕业的那天,我的母亲来看我。
      我们坐在餐厅里,她喝咖啡我喝清水,大家像陌生人一般。
      她说:“皓然,你长大了,我和你父亲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笑,是,我长大了。从此他们不必再为如何安置我而苦恼不堪,也不再需要把我踢来踢去,互相推卸责任。
      “你知道吗,我和你父亲都是安慰的,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我看着她的眼睛,一直看到她的灵魂里面。她突然哭了起来:
      “不要这样看着我,皓然,我知道我们对你不起,我知道,我知道!”
      我不作声,听惯了她的虚情假意,看到她真情流露,反而觉得不真实。
      当初她与父亲爱得死去活来,不顾家里反对跟他远走高飞,但她并不知道生活是怎样的一回事。
      她与父亲分开是必然的结果,但代价太大。她是名门的淑女,我对她来说是个致命伤。
      在她的家族里,我是个不受欢迎的累赘。亲戚对她冷言冷语,小小的我不断地提醒着她,她曾经是如何的疯狂与放荡,终于毁了自己的一生。最后,她给了父亲一笔钱,叫他带我走,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走的时候我十分清醒地站在风中,对她说:再见。
      她哭了,紧紧地抓着我,不肯放手。她不舍得我,也不舍得名誉和地位。但是,在我和她的名誉地位之间,她选择放弃我。
      我不怪她。
      有时间抱怨的话,还不如做些更实际的事情。
      父亲是个无法独立支撑局面的人,两年之后,他与公司老板的女儿结婚。女方给他本钱,他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女方不肯搬到他狭小的套间,他唯有与我一起搬过去。然后,问题便出现了。
      开始时,她只是看我一眼,并不说什么。她不愧是名流,自此至终,她没有骂过我一句。直到最后,她也只不过是温柔地对我说:“我会更幸福一点,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
      我想起了以前坐在隔壁的一位女生,她寄住在亲戚家中,受尽白眼。每次受到委屈,她便向我哭诉。我安慰她说:人生这许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你并不可每样都细细地去与它计较,你应该更努力地活得更好更坚强,你可以依靠的全部只得你自己。
      她听不进去,依旧哭得惨绝人寰。
      我叹息。
      事实上,那番话我不过是说给自己听。
      生活备受压迫,我事事细算,步步为营。最后所得,也不过如此。
      
      我进入一间规模不小的公司任职,我的老板对我说:皓然,从你成为我的肋手后,我开始发觉我不能没有你。
      这当然是对我的抬举。但是他看不到我的野心。
      公司打算在商场上大展拳脚,我成为这次设计的主要策划,我耗尽精力,废枕忘餐。
      我的初稿在会议上通过,所有人皆为我完美的设计而折服。
      我的上司问我:何时可以成稿?
      我想了想,说:一个月。
      他很满意,亲切地拍着我的肩膀说:皓然,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你。
      我对他微笑,并不言语。
      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人留在公司里,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
      身旁的传真机发出沙沙的声响,而传真机的上面,是我完整的设计图。
      两天后,公司通知所有高层主管,召开紧急会议。因为有人发现我的设计图出现在敌对的公司里面。
      我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看着每个人神色慌张,但我不发言。
      事后我的上司对我说:皓然,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我们会尽快找到泄露机密文件的人。
      我对他笑得疲倦,说:这可是我毕生最引以为傲的设计。
      他的眼神充满歉意:我知道我知道,你损失的是心血,而公司损失的是金钱。
      没有任何人怀疑我,因为这对我毫无利益可言。相对地,我是众所周知的受害者。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次的设计图失窃事件转移了视线。
      一切皆在我计划之内。
      在另一个同样漆黑的夜晚,我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同样清冷的月光。
      身旁的传真机发出沙沙的响声,而传送出去的,是公司里另一份机密的文件。
      直到清晨,我都以相同的姿势坐在同一个地方。
      不出数日,公司便会发生异变。
      但不会有人想到是我。
      不会有人想得到。
      
      一个星期后,我所属的公司被成功收购。
      我的上司在消息公布的前一晚突然人间蒸发,连同一笔巨款不知所踪。
      公司里上上下下乱作一团。到处愁云惨雾,人心惶惶。
      新的上司很快就到任了,所有原任高层都被彻底遣散。
      我的旧秘书对我说,新总裁要见我。
      我点了点头,终于还是轮得到。
      她眼里充满不舍,美丽的脸上一抹哀伤楚楚动人。
      我推开那扇熟悉的门,总裁办公室依然是那间总裁办公室,但坐在里面的人已不相同。
      我与门内的人物对视,他轻轻地向我摆动一个手势,示意我坐下。
      我在对方深沉的注视下以同等专注的目光回视他。
      他说:严皓然先生,你的设计的确无懈可击。
      我略带自嘲地说:承蒙阁下夸奖,那种拙作实在不足挂齿。
      对方听了我的话并不作特别的反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递给我一张支票,说:“这是你应得的报酬,你的设计将会被原公司直接采用,绝对不会浪费一丝一毫。”
      我接过支票,我看到了上面那个令我满意的数字。
      我知道,即使我的设计再完美,也不会得到这个价钱。
      这是我出卖自己公司的全部报酬。
      我大方地收起支票,对方继续说:
      “严皓然先生,你是个人才,本公司绝对相信你的工作能力,但基于某部分的原因,本公司未能对你的诚信度作出肯定。”
      我抬眼看他,无需多费唇舌,我自然知道他所指何事。
      他不信任我是最自然不过的反应,我既然能背叛自己的公司,难保日后会用同样的手法倒戈相向。他担心把我留在身边造成后患。
      我看着对方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我把早就打印好的辞职信放在桌上,送到他的面前。我说:
      “先生请放心,皓然是个明白的人,不会令先生难做。”
      他看了一眼我的辞职信,说:“你似乎早有准备。”
      “是,”我说:“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这种胆量起用具有危险性的雇员,除非它自信足够强大绝不会被任何外界力量所破坏。”
      “哼,”他对我冷笑一声:“你很会说话。”
      我不介意,站起来,我只留下我的辞职信。
      我已走到门边,听见他在我身后说:“你的前任老板很信任你,直到我们收购成功,他还不知是何人一手催毁他的王国。”
      我转动门把,他又说:
      “皓然,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精明的人才,如果我以我的名义挽留你,你可否考虑?”
      我回头看他,对方也同样以火灼般的目光注视我。在他的眼中,我看到的不是欣赏,而是挑战。
      “给我一个留下的理由。”我说。
      他对我微微一笑:“为了证明你所说的话,我自信我的王国足够强大绝不会被任何外界力量所破坏。”
      竟视我为考验。不知把我当成什么人。
      “你不需担心你的权力受到限制,只要你愿意,你可以继任原来的职位。”他说。
      这的确是个诱人的提议。我无法抵抗。
      我们达成共识,协议成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