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世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在十八之后的故事

立意:高考作文的创新审题

  总点击数: 97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31,67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悬疑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零分作文合集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05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20

作者:独堇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弄瓦

    作者有话要说:
    ——2020年11月27日——
    转折,无能为力(2020)
      
      钿把散在桌上的牌收拢,放进匣子里。她伸出那只涂着樱桃红色指甲油的左手,指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的身后。 “啊呀,这不是出现了吗?你身后的恶灵看上去并没有你说得那么难相处。”她于是看着男人惊愕的表情,收回手掩住自己的嘴,用女高音的腔调笑了两声,“那么,先生,请告诉我,您想要我做什么呢?”
      男人推开门冲出去,差点把等候在门口的醇撞倒在地。他挥舞着一张小小的速写照,满口亵渎的词汇,全然不顾细密的雨丝和阴沉如夜的天色,在因积水滑倒之前跑出了巷子。醇回头看了一眼他消失的方向,然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跨进门里。
      暗红的和紫色的灯光混合着浮在天花板上永远也不会消散的烟雾。沙发和扶手椅上的男人们抽雪茄,他们怀里的女人则抽细长的卷烟。乐队还在搬动乐器和凳子,舞池里空空荡荡——那些爱跳舞的年轻人大约还没有下班。在房间一角坐着无所事事的钿,她刚刚从吧台那里要来一杯兑水的白兰地。
      这家酒馆不挂招牌,却名声在外。早在禁酒令实施的战时,它就是几个街区内唯一能提供酒精的地方。如今更是肆无忌惮,提供贵客们酒后睡觉的地方和陪同睡觉的人。故而,即使是隐藏于后巷,仍然能吸引源源不断的客人——和钞票。
      醇把滴水的雨具留在门口,走向吧台。那里站着的酒保早就注意到她了。看惯了时髦大胆的衣着,保守又畏缩的醇反倒像是闯进教堂的异教徒。“请问,这里有一位叫作钿的女士吗?”他似乎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请求,擦着手里的玻璃杯,冲她露齿一笑,然后用下巴指了指钿的方向。
      醇往那方向走去。她突然感到背后有异样,于是回头看吧台,发现酒保不见了。
      “我说,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个吗?”盐躺在双人床上,试图从雪白的天花板上找出些不同。白色的LED灯管好像是比几周前暗了一些?
      玏还在擦玻璃杯。他看上去的确是累了,但还坚持着继续工作。“没什么。学生们要考核了,带她们做一下模拟场景。”
      “当时我们的导师也没有次次都带队啊?早知道这么辛苦我就劝你跟我一起报外勤组,带教学生还得一直盯着他们,太不自在了。我跟你说,我这次出去……”
      “那没办法嘛。今年主要培养的是女性组合,以往的经验不适用。”
      “女学生不也一样是学生吗?唉,算了,你赶紧回去干活儿吧,我先睡会。这几天我都空着,你早点完工回家。”盐翻了个身,几秒钟之后就开始打鼾。
      玏回到吧台,满意地听见醇和钿已经谈到正题。
      “……所以你并不是来找他的是吗?”钿用指甲叩击桌面,似乎有些不耐烦。
      “抱歉,也许是我没有说清楚。我并不觉得……”“他擦玻璃杯和刮煎锅的水平是一样好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去问问这里的其他姑娘。”
      “不,我的意思是,虽然是个意外……我想留下他。”醇低下头,一只手无意识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现在还不容易被看出来,但是她口中的意外迟早会让身材走形。
      钿根本不在乎是不是真的意外。“那么,你找我是为什么?”
      醇解释说,孩子的父亲身处危险之中,又染上了恶习,听说钿能暗中施行女巫的法术,希望她能够帮忙让孩子和父亲都平安顺利。
      “那么你呢?你不重要吗?如果只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祈祷呢?你为什么不成为虔诚的信徒、为你担心的人祈祷呢?我懂了,因为你根本连为自己祈祷都不会啊,可怜人。”钿嘲弄地挑起眉毛,“男人根本就不在乎你,亲爱的,只有女人会怜惜女人。可你受了太多苦,连别人的好意都承受不来。”
      醇用力眨了眨眼,让泪水不落下来,反倒使得两眼都湿漉漉的,更显得软弱无力。“他是大人物的独生子,但是却交了坏朋友。一开始只是抽烟喝酒,后来抽叶子,再后来就是糖精和奶精。可是他坐在画架前面那么认真,那么可爱。你简直不敢相信上天竟会让这么多天分落到一个人身上。我第一次给他当模特时就知道,他能画出灵魂的样子,他的每一笔落下去,就像是把心的一角揪出来涂抹在画布上。”
      有一个穿着入时的客人端着酒杯走到钿的身边,她站起来,露出笑容,对他花言巧语了几句。那人似乎很受用地离开了,转身去找另一位金黄色长发的姑娘。钿又坐下来,但总觉得不如刚才那样舒服。加上醇的话也被打断,两人一时陷入沉默。
      “你如果再回去找他,我就不会帮你任何的忙。”钿终于想清楚了一些关联。
      “但是这样,我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醇坐直了身体。她身上披着的旧外套在紫红色的灯下泛出粉色,时不时地提醒旁人她的年龄。
      钿偏过头,用眼神示意站在吧台后面的那个男人。“去问问他,能不能让你在这里端盘子。包食宿,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然后她尖叫一声,大踏步地走向吧台。
      钿也站起来。她向刚才和自己打招呼的男人挥了挥手,那人撇下金发姑娘,过来搂住她的肩;两人紧贴着彼此的身体,撩开屋子角落一处隐蔽的帘帐,通向制造意外的床榻之间。
      醇终于谈妥了几个细节,想要喝一杯冰水润润嗓子。突然一个穿着不合身西服的人闯了进来。
      他把枪里的六颗子弹全部打进醇的后心窝,然后大喊:“该死的唐(Don)、该死的这帮暴徒!他的子孙都该下地狱!”
      喷出来的血溅到刚擦干净的玻璃杯上。枪手看见面前的酒保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他仿佛是早已经见多了这种事情,所以只是又一次拿起抹布,开始擦拭玻璃杯和桌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