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作者:井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Heartbeat

      缭绕在鼻尖的香甜气息,似是带着某种蛊惑。
      
      注视着她近距离特写下的低垂眼眸,黑尾的喉咙微微滚动了一下。
      
      女生的美丽宛若流光溢彩的宝石,又带着一种脆弱的纯净,而那头乌黑如瀑的长发,此刻正映射着头顶的灯光,泛着柔软的光泽。
      
      她实在太像游戏里的“公主大人”……却又远比那个角色更有生命力。
      
      因为,她的呼吸是如此真实的、清晰的,浮动在咫尺的空气里。
      
      像是带着某种温和的力度,轻轻敲击着他的胸口。
      
      心脏加快的同时,一些暗藏的情绪被牵扯出来,化为嘴角倾吐而出的声音。
      
      “……白间同学,你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吗?”
      
      *****
      
      【当前好感能量:91.8%】
      
      惊讶于进展之迅猛的同时,咲良不得不继续维持着认真又羞涩的神情,摇摇头,“没……没有。”
      
      尽管“神明”喵大人一直在她头顶劝说她,「黑尾肯定是想和你交往,要不趁热打铁告个白」
      
      可是她却有自己的坚持。
      
      「异性之间的心动和交往是不一样的,心动是一瞬间的事,不需要负责任,但是交往是需要负责任的关系」
      
      本来跑来勾搭未成年人就有违她一贯的原则……她更不可能做出冒然和对方交往,然后在累积完好感度之后就把对方甩掉的事情。
      
      「没想到你如此正直……」
      
      「我说……作为失职者的你,即便是神也没资格吐槽我好吧」
      
      「这不是吐槽……我错了」
      
      「知道错就闭嘴」
      
      在这个节骨眼,她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演技被干扰。
      
      抬眼之时,注视着黑尾铁朗微微闪烁的瞳孔,她露出有些无奈的神情,轻轻说道,“我的父母……不允许我在高中毕业前和别人交往。”
      
      她得杜绝和黑尾铁朗产生任何会走向交往的契机,只需留下令对方心动的空隙。
      
      在这个空隙里,她要成为控制局势的庄家。
      
      “不许交往?原来如此……”
      
      男生的语气带着一丝自问自答似的坦然,原本闪烁的目光在片刻后恢复了镇定,“我只是觉得,如果白间同学有交往对象的话,估计会不想看到你在放学之后来这里。”
      
      他认真的注视着她,“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
      
      「黑尾铁朗绝对在心里窃喜」
      
      「窃喜我单身么」
      
      「不止是单身,还有你比他想象中更适合当球队经理」
      
      「哦,那是因为我真的做足了功课好吗」
      
      「辛苦了」
      
      「切」
      
      即便内心戏非常活跃,表面上,咲良依旧维持着“求学好问”的专注神情,语气真诚的说,“黑尾学长,麻烦看看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笔记本上列举的工作清单,基本来自她曾经扮演篮球队经理时了解的信息——无非是日常训练数据统计,球员体测数据更新,球队的物资耗材(比如球服、毛巾、水壶等)管理……包括毛巾的清洗和衣服的缝补,需要的时候,还能够帮忙收集对手球队的情报之类的。
      
      “没有需要补充的,已经很全面了。”
      
      “……嗯。”
      
      “这些工作之前都是一年级的队员在轮番负责,明天开始,我会让他们协助白间同学做交接。”
      
      “好的,谢谢黑尾学长。”
      
      “不客气。”
      
      男生的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很温柔……但在咲良眼里,这是他在她面前的伪装。
      
      他平常应该不是这副样子的。
      
      【当前好感能量:92%】
      
      数值久久不再上升,看来今天的任务已到此为止。
      
      而且……和她同班的孤爪研磨还在不远处等他一起回家,她一直吊着他也不太好。
      
      “黑尾学长,那我先走了,再见。”
      
      “嗯,明天见。”
      
      离开的时候,她又向那个染着布丁头的少年摆了摆手。
      
      虽然加上今天也才是第二次见面,但直觉告诉她,这位少年虽然表面看上去内向沉默,但是这样的人心里的小九九肯定很多,所以……既然不是攻略对象,她最好别和他有太多接触。
      
      「其实孤爪君真的不错,现在换成他还来得及」
      
      「呃,黑尾君这边都92%了,你让我换成他?他是给了你塞钱了吗?要强推吗?」
      
      「别这么说……我只是怕你太辛苦,现在这种情况下,既要好好学习,又要当经理」
      
      「……你要是真这么担心我就赶紧把我送回去」
      
      「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哼」
      
      是再三考虑之后才选择的道路,她当然不会轻易退却。
      
      即便,现状真的有点艰辛……
      
      「卧槽卧槽卧槽……高二的数学这么难的吗?什么二项定理,什么柯西不等式……天啊,我早就忘光了……」
      
      「妈呀……物理我大概只记得牛顿和开普勒这两个人的名字了……等等……还要考实验操作的吗?」
      
      「化学……元素周期表……我好像还能背……不……为什么记忆忽然消失了……」
      
      咲良是真没想到,她会在学习这件事上栽跟头。
      
      虽然在原来的世界里……她就算不上是一个好学生。
      
      「我都毕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到头来还要学这些……」
      
      「让我背剧本也比背公式强啊啊啊……」
      
      因为是明确的游戏规则,所以对于咲良那副丧失斗志的样子,“神明”也没有办法。
      
      只能再次提醒她——「这些都是必学的科目,如果重要考试不及格的话,目前的好感数据将清零」
      
      「所以说,哪种算是重要的考试呢」咲良灵机一动,忽然想钻空子,「是要到期末考那种程度才算重要吧……」
      
      如果是期末考的话,反正还早……只要在考试之前被黑尾亲了不就好了吗!
      
      可是……
      
      「等下你就知道了」
      
      抛下这么一句话,化身为猫咪的“神明”似乎进入了看戏模式,它趴在咲良的座位边的窗台上,懒洋洋的俯视着她在数学随堂测验的卷子上随机的勾选答案,然后空出了所有的计算题。
      
      「我觉得你全部选C正确率都比这个高」
      
      「随堂测验而已,无所谓吧」
      
      咲良的目光扫过卷子上“不等式在坐标系内表示的领域”几个字……这些字单独看她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却好似天书。
      
      她已然决定放弃。
      
      反正随堂测验肯定不算“重要考试”,考砸了就考砸了吧。
      
      结果……
      
      “白……白间同学……”
      
      当邻桌那个戴着眼镜的男生颤抖着将打分后的卷子递给她,上面触目惊心的【8分】进入视野之时,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和她之前确认攻略对象时的提示如出一辙。
      
      ——【由于玩家在重要的随堂测验上分数未达标准,攻略对象黑尾铁朗的好感度目前已回归0%】
      
      *****
      
      ?????
      
      重要的……随堂测验???
      
      「是的,少女,随堂测验也是很重要的,不要小瞧了学习」
      
      「呃……」
      
      咲良忽然很想哭。
      
      可是她不能,她不可以。
      
      这是一场严峻的挑战,涉及到她作为蓝丝带、旬报、报知映画赏三料影后的尊严问题!
      
      「既然如此……」
      
      在随堂测验的出现不可控,她的成绩一时半会儿也上不去的情况下。
      
      她必须一鼓作气……
      
      「……只能想办法让黑尾君现在立刻马上亲我了!」
      
      *****
      
      在咲良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制造和黑尾铁朗独处的机会。
      
      是的……对于一个只有17岁的少年而言,大概也只有独处才能让他敢于占她便宜。
      
      这天放课后,她正式以经理身份出现在排球部的大家面前。
      
      和黑尾铁朗目光接触的一瞬,原本清零的好感度,又一下子飙到了【85%】。
      
      是的……这是男生对她颜值的好感。
      
      不需要说话,只需看一眼……就是这么多。
      
      她今天将长发梳成了单马尾,在脑后轻轻晃动着——这样看上去会显得干练一些。
      
      这么想着的她,在黑尾铁朗的指引下,开始和一年级的几个球员做工作的交接。
      
      “这,这是我们之前记录的数据和物资清单……都,都在这里了……”
      
      “嗯。”
      
      少年们的脸一个塞一个的红,语气也紧张的不得了。
      
      咲良一边认真的倾听记录着,一边时不时观察着黑尾铁朗的动向。
      
      ——作为排球部主将,在教练不在的时候,他会负责安排当天的所有训练。
      
      “跑圈完成后,三人一组练习接发球,然后是搭档练习……”
      
      男生讲话时明明不是严肃的神情,甚至嘴角还挂着笑意,但声音里却有一种不由分说的魄力。
      
      “白间同学……如,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好的,谢谢你。”
      
      “不……不客气。”
      
      毕竟有过演戏的经验,对于经理这个角色,咲良适应的还算快。
      
      这天的训练结束后,她在音驹男子排球部的【经理日志】上写到:
      
      【15:30 围着体育馆跑20圈
      备注:灰羽君跑的很快,孤爪君跑的很慢
      16:00 三人一组的接发球练习
      备注:灰羽君和孤爪君驼背有点厉害
      17:00 两人一组的搭档练习
      备注:灰羽君似乎有点怕夜久学长
      
      其他事项:毛巾清洗
      备注:洗衣机的状况不太好】
      
      放在体育馆后面的水池边的那台滚筒洗衣机,确实有一种会随时咽气的感觉。
      
      咲良将这件事告诉黑尾铁朗,“黑尾学长,洗衣机是用学校拨的社团活动经费买的吗?”
      
      “应该是。”男生不太确定,“已经用了很多年了。”
      
      “……嗯。”
      
      “怎么?”察觉到咲良脸上的神情,黑尾询问道,“是坏了吗?”
      
      “还没有。”咲良微微一笑,“只是感觉下面的水管似乎老化了,有堵塞的风险,我等下再去检查一下。”
      
      “欸?”
      
      因为咲良一下午认真负责的表现,黑尾铁朗对她的好感度终于涨回了【92%】。
      
      原本咲良以为这就是极限了,必须得独处以后才能再往上涨……却没想到她在说出要去检查洗衣机的水管以后,竟然又涨了0.5%。
      
      「这位黑尾少年心动的点还真是奇怪……」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神明立即建议道,「你要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的事可以做?」
      
      「唔……」
      
      咲良思索了片刻,蓦地注意到黑尾铁朗手中的队服外套……
      
      “黑尾学长。”她走上前去,神色认真又有些害羞的说,“您……您的队服,肩袖的位置好像开线了……”
      
      “……”男生怔了怔,立即低下头看了一眼,“嗯,的确……”
      
      检测到好感又开始上升,咲良垂下眼眸,柔声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马上可以帮您缝好……”
      
      “……”
      
      *****
      
      「你还会缝衣服?」
      
      「我可是演过晨间剧里的贤妻良母的……」
      
      「只是演戏而已,需要真的操作吗?」
      
      「废话……你以为我是凭什么获得的影后?」
      
      「呃……」
      
      无论演什么样的戏剧,她都会深入角色中。
      
      在某部大热晨间剧中饰演女主的姐姐,嫁给了一个家道中落的男子的她,不得不遣散家里的佣人,然后独自承担起带娃的工作和所有的家务。
      
      缝缝补补什么的……简直是小事中的小事,最难的是她去拍河边洗衣服的镜头,大冬天的将手浸进寒冷的水里,还遇到恶霸来挑事,不小心掉进了河里……那滋味才是真的酸爽。
      
      “黑尾学长,您稍等我几分钟。”
      
      “没关系,不着急。”
      
      咲良原本以为自己GET了和黑尾铁朗独处的机会——在其他人离开以后,借为他补衣服的名义留下他,然后制造一点心跳事件让他控制不住。
      
      没想到的是……黑尾铁朗确实留下来了,然后,她那个同班同学孤爪研磨也跟着没走。
      
      ……WHY?
      
      咲良一边神情镇定的拿出针线盒,一边在心里郁闷不已。
      
      「孤爪研磨和黑尾铁朗是邻居,他们总是会在社团活动结束后一起回家」
      
      「呃……这种情报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期待的“二人世界”变成了三个人……
      
      咲良很不爽,却没法说出口。
      
      她竭力维持着温柔美好的人设,仔细的缝好衣服的肩膀和袖子连接处开裂的线,又将衣服舒展开来,检查了一遍。
      
      “黑尾学长,这里也有点裂开了,我很快就能弄好……”她指了一下袖口的位置,然后抬头看向黑尾铁朗。
      
      便见男生似乎一直在默默注视着她,目光交汇之时,他明显的愣了愣。
      
      “嗯……”
      
      只是一瞬,他又勾起嘴角,“……谢谢你,白间同学。”
      
      别谢了……我希望你能亲我……
      
      咲良觉得自己此刻的心理活动,简直就跟欲求不满似的,她一想到如果今天没亲,明天又会因为忽如其来的随堂测验将好感度打回原形,就有一种“丧钟在耳侧轰鸣”的悲壮感。
      
      「你有没有办法能让那边那个一直在打游戏的孤爪少年离开一下,比如去上个厕所之类的?」
      
      「呃……我没法做到这个」
      
      「你不是神吗?」
      
      「别问……问就是社畜的眼泪」
      
      「……」
      
      空气中有悸动在漂浮着。
      
      是她在为男生(想方设法拖延时间)缝补衣服的过程里,他对她的好感持续在以0.1%为单位稳步提升中。
      
      可是……如果不亲的话,就永远到不了100%。
      
      就像是眼前明明出现了任务的宝箱,可是无论再怎么使力,都无法打开一样……
      
      咲良在心里迫切的祈祷着孤爪研磨君赶紧离开吧,即使只是一会儿都无所谓。
      
      只要一分钟……她便能抓住那个机会。
      
      然后……
      
      “小黑,我去一下厕所。”
      
      “嗯。”
      
      ……然后,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
      
      黑尾铁朗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是他竟然对加上今天才只见过两次面的女生,心动的无以复加……
      
      她实在太美好了。
      
      人不仅比明星还要漂亮,性格还如此温柔。
      
      在和一年级交接工作的时候,作为学姐,她一直谦虚又认真的边听边记录。
      
      旁边那些男生一个个都在她的美颜暴击下紧张的不像话,她却并没有“撒娇”之类的,独自把工作快速的接过来……还在不久以后去清洗那些又脏又臭的毛巾。
      
      音驹以前也是有过经理的。
      
      但是,当了不到一个月就辞职了……
      
      理由就是:太累,太辛苦,而且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是什么。
      
      一个女生要天天和一群性格各异的男生相处,还要做一堆脏活累活,确实是很难的……
      
      这也是山本猛虎为何会惊讶乌野竟然会有那样的美女愿意担任经理的原因。
      
      而此刻……
      
      注视着面前这位正为他缝补着衣服的漂亮女生,她的轮廓是如此的鲜明,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似的……黑尾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他甚至在想,要是研磨不在就好了。
      
      这样,他就可以靠她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位名叫白间咲良的女生,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奇迹——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所有的点都刚好撞进了他的心里。
      
      那个隐匿在心底最深处的空白位置,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充盈起来。
      
      “黑尾学长,这里也有点裂开了,我很快就能弄好……”
      
      “……嗯。”
      
      她的声音柔软又温和,宛如羽毛坠落于耳畔。
      
      心跳像是被沸腾的神经推到了眼前的视界里。
      
      令黑尾铁朗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对她产生了别样的情绪……
      
      ——是他在得知她没有交往对象之后的窃喜。
      
      ——是他希望,如果他能和她交往就好了。
      
      可是……
      
      “我的父母……不允许我在高中毕业前和别人交往。”
      
      好吧。
      
      这样也好。
      
      这样的话……她即便不属于他,也不会属于其他任何人了。
      
      想到这里,黑尾铁朗蓦地松口气。
      
      他的目光定在女生白皙的手指上,随着针线穿过棉质的布料,也像是将他暗自滋生的情绪盛进了衣服的皱褶里。
      
      而这一切,又随着研磨离开之时骤然蒸腾。
      
      仿佛乘着上升的气流,无声的推动着他上前一步。
      
      “白间同学。”
      
      “啊……”
      
      女生像是被他的声音刮走了注意,一个不小心将针头戳在了手指上。
      
      鲜红的血珠从她白皙的指尖立即涌出,不偏不倚的刺入他的瞳孔。
      
      “唔……”
      
      只是一瞬,还没等他来得及发出关切,便看到她将手指含进了嘴里。
      
      宛如毛茸茸的……舔舐着伤口的小动物一般。
      
      随着她抬起的视线,定格进此刻的时光里。
      
      “我……我没事的……”
      
      *****
      
      【当前好感能量:99.6%】
      
      靠精湛的演技自扎一针果然有用……男生不可避免的对她产生了“心疼”的情绪。
      
      而在她将手指含进嘴里的时候,这种看似挑逗……却在她楚楚可怜又坚定的眼神下显得非常纯良的动作,令他对她的好感直冲赛点。
      
      就差一步了。
      
      最后的一步……
      
      快……快给我亲上来啊啊啊!!!!!
      
      “缝好了……”
      
      像是划过静谧的空气,咲良在将衣服递给黑尾铁朗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径直扑进他的怀里。
      
      那些在前一刻还呈数值状显现的心跳,在此时……正清晰的透过他的胸口,触及她的耳畔。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男生的呼吸急促,体温滚烫,宛如聚集着什么。
      
      果然,在她试图离开他怀抱的一刻……他蓦地将她抱住了。
      
      “白间同学……”
      
      这场旅途即将抵达终点。
      
      【99.7%】
      
      迎着缠绕自己的炙热氛围,咲良抬起头来。
      
      “……嗯?”
      
      她对上他的眼睛。
      
      深色的瞳孔,有光在流逝着。
      
      【99.8%】
      
      本就暧昧的姿势,随着彼此交织的呼吸,化为浓郁的色彩——是他终于低下头来,气息靠向她的耳侧。
      
      “……和我交往吧。”
      
      【99.9%】
      
      ——“悄悄的,不会被你父母发现的那种。”
      
      To Be Continue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就问一句,亲不亲!
    进度很快,大家会不会不适应啊……
    但老黑就是超级直球啊,嘻嘻
    今天是平安夜,祝大家开心哦~~~~
    =====
    感谢!
    贝吉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12-23 19:30:46
    fufufu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12-23 22:05:36
    fufufu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12-23 22:05:54
    可爱颂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12-24 00:05:11
    读者“子夜”,灌溉营养液 +2 2020-12-24 09:16:54
    读者“直觉桑”,灌溉营养液 +5 2020-12-23 22:38:40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