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作者:井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ount Down

      被面前的男生这么一提醒,咲良才察觉到,即便之前见过好几次,也说过一些话,但此时此刻,确实是两人的“第一次”单独聊天。
      
      不过,找到机会什么的……她还是有些惊讶他为何会这么说。
      
      似是注意到了她有些疑惑的目光,赤苇京治神色平静的说起了原因,“之前白间同学来枭谷的时候,木兔学长向你推荐了学生餐厅的草莓蛋糕对吧。”
      
      “……对。”
      
      “嗯,因为那次没有买到,木兔学长后来总是在碎碎念。”男生嘴角的弧度微微拉深了一些,“所以我想,今天是个好机会。”
      
      近距离的注视下,他的清朗俊秀的五官在视界中清晰的放大。
      
      咲良的身高,如果不仰视的话,视线刚好抵过他流畅的下颚线,宛如镀上了一层薄光似的,再往下,是他白皙的脖颈,讲话的时候,他的喉咙轻轻滚动着。
      
      “……时间正好,我们一起去学生餐厅吧。”
      
      *****
      
      尽管咲良很想回复,以后会成为枭谷学生的她,有的是机会去买蛋糕。
      
      可不知为何,她又有些无法拒绝赤苇温柔的眼神——好像带着一丝期待,顺着微风绕了过来。
      
      迎着不少人的注视,两人并肩行走在校园里。时至初夏,已经开始有蝉鸣透过周遭随处可见的植被灌木,拂过耳畔。
      
      路上,咲良说起了自己会来枭谷的理由,在听到她要转学来这里以后,赤苇只是惊讶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惯常的淡然神色,微笑道,“要是之后白间同学能和我一个班就好了。”
      
      “嗯,赤苇君在哪个班呢?”
      
      “2年6班。”
      
      “欸……是升学班吗?”
      
      “唔……”男生顿了顿,“枭谷并没有分普通班和升学班,应该说,所有的班级都是升学班吧。”
      
      “这样……”
      
      不愧是升学率极高的枭谷啊。
      
      咲良想,要是这是一个学习游戏的话,想必她之后的目标就是“考东大”了吧。
      
      「你想制定考东大的目标也不是不可以」听到她心声的神明喵喵说道,「毕竟,无论是处在什么样的世界,学到的知识都是属于自己的嘛」
      
      「你还真是难得说了一句有道理的话啊……」咲良忍不住吐槽,随即有些感叹,「话说,这位赤苇君,还真是我来到这里之后遇到的所有少年里看起来最正常的一个了」
      
      比起鸡窝头、莫西干头、布丁头……还有,猫头鹰脑袋,赤苇京治连发型和发色都正常的不得了,加上帅气的容貌、优越的身高、运动社团正选队员身份,甚至连学习成绩都很不错。
      
      「简直是校草的标准配置啊……」
      
      咲良一边在心里感叹,一边又觉得遗憾,「可惜,只可惜,年龄太小了……」
      
      下一刻,扑面而来的食物香气,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咲良回过神来,眼中先是映入一条长长的队伍,沿着队伍望过去,便是写着【甜品供应】的供餐窗口,顶部悬挂着五彩斑斓的菜单,其中以贴在正中央的【季节限定】标签最为醒目。
      
      “白间同学,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吧。”赤苇指了指旁边的餐桌。
      
      “麻烦你了。”咲良点点头,随即目送着男生排向了队伍的末尾。
      
      这个窗口虽然人多,但点餐的效率颇高,没过多久,赤苇便拎着一个牛皮纸盒回来了,咲良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纸盒的右下角,上面印着【FUKURODANI】的花体罗马拼音。
      
      男生的声音从正前方飘过来,“白间同学想吃什么?我去点餐。”
      
      “欸?”咲良以为只是来这里买了蛋糕就走,没想到还要吃午饭,“不了。”她立即摆手,“赤苇君,非常感谢……但我还要赶回学校,待会儿在便利店随便买个饭团就好。”
      
      “唔……”男生怔了怔,思索了片刻道,“那你带这里的饭团走吧,枭谷的饭团很好吃的。”
      
      “……”
      
      最终,咲良还是没能抵挡的了赤苇的“盛情款待”,一手提着草莓蛋糕,一手握着饭团走出了学生餐厅。
      
      男生原本打算送她到校门口,却被咲良婉拒了,“赤苇君,你还是赶紧去吃饭吧,今天已经够麻烦你了。”
      
      “不麻烦。”
      
      “……”
      
      他甚至连她的钱都没收,说这些都是用“优惠券”兑换的。
      
      咲良只好感激的说,“等我来枭谷以后,再请你吃饭吧。”
      
      赤苇微笑着点头,“嗯,我很期待。”
      
      这一天,男生的平静温柔和细心周到,都给咲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即便对比曾经的人生,咲良也觉得,赤苇京治比她见过的很多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还要稳重。
      
      对此,神明喵喵也颇为赞同,「按照我收到的信息显示,赤苇君的情商是你目前已经遇到过的所有‘可攻略人物’中最高的一个,而且,他各方面的数据都很均衡」
      
      「怪不得呢……」
      
      因为赤苇的存在,咲良对年龄的界限似乎变得更加模糊了些。
      
      这份模糊就像一直以来的固执坚持摩出的一块茧,长在了心底留白的位置上。
      
      那里总会冒出一些她自己都难以理解的情绪——比如在攻略黑尾铁朗之后的心软,比如在察觉到孤爪研磨的孤独之时的共情,比如对于木兔光太郎那过山车一样的好感指数的嫌弃,以及,不经意间,对只有16岁的赤苇京治涌现出的在意。
      
      这些情绪含混在一起,散发着五味杂陈的气息,以至于回到学校的她,并没有立即回教室,而是提着手里的食物直奔教学楼的天台。
      
      在高处吹吹风,大概可以清醒一些吧。
      
      这么想着,她推开了通往顶楼的门,却没想到……会凑巧碰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呃……”
      
      咲良承认,在看到黑尾铁朗的鸡窝头伫立在不远处的时候,她是想马上离开的。
      
      可是,男生的目光却刚好不偏不倚的撞了过来,定在她的脸上,像是忽然在空气里发了稠似的,他的嘴角蓦地勾起的笑容,忽然在她的眼中挥之不去。
      
      “咲良。”
      
      “黑尾学长……午安。”
      
      男生脸上的惊喜,和咲良脸上的的复杂交相辉映,融化在顶楼的风声里。
      
      走上前去的时候,她迎来男生关切的询问,“转学考试如何?”
      
      “嗯,应该没问题吧。”咲良垂下眼眸,淡淡的回应着,“最晚明天就会得到通知。”
      
      “这样……”他的语气好像稍微沉了一下,“说实话,我有点希望咲良无法通过转学考试。”
      
      “欸?”
      
      “……这样你就不会走了吧。”
      
      “……”
      
      抬眼之际,映入男生似笑非笑的神情,“抱歉抱歉,咲良不要介意我说的话。”
      
      “嗯……”咲良轻轻应了一声,抬手晃了晃手里的纸盒,“黑尾学长……一起吃蛋糕吧。”
      
      *****
      
      咲良没想到盒子里竟然会有两块蛋糕,鲜红的草莓缀在洁白的奶油上,扑鼻而来的甜香令本就饿得慌的她默默的吞了口唾沫。
      
      又想起离开前,赤苇提醒她,“最好在两小时内吃掉,否则会错过最美味的时间”,再加上他给她买的大号三文鱼饭团……
      
      「赤苇君对我的食量真有信心啊……」
      
      「嘛……这不是有黑尾君帮你分担嘛」
      
      「其实,我一个人能搞定的」
      
      「呃……」
      
      大概是草莓和奶油看起来都太诱人,咲良决定先吃蛋糕。
      
      但盒子里只有一根小勺子,咲良想了想,直接用手将其中一块蛋糕拿起来,又把剩下的连同盒子一起递给黑尾。
      
      男生微微一怔,“谢谢你,咲良。”
      
      “不客气。”咲良一边说着,一边张嘴咬下一块奶油,浓郁的香气霎时将味觉覆盖——是非常新鲜的奶香,味道细腻又柔和。
      
      被甜味滋润的她,心情蓦地变得愉悦起来,又接着咬下了最上面的草莓。
      
      微酸的汁水,中和着口腔里的甜,绝妙的混合令她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这是一种久违的体验,毕竟,曾经的人生里,为了保持身材,她几乎是不碰甜食的。
      
      吃的太过投入,她没有注意到黑尾铁朗的眼神,直勾勾的,好像在酝酿着什么。
      
      直到男生忽然出声,她才回过神来。
      
      “咲良。”
      
      “嗯?”
      
      咲良抬头,撞上他的目光,墨黑的眼眸,宛如一汪深潭,又在下一刻,攸的闪过一抹光亮,“你的脸和头发,沾上奶油了。”
      
      “欸?”
      
      咲良下意识的举起另一只手去擦,“哪里?”手指在脸颊上探寻着,却并没有找到那股粘腻。
      
      “这里……”迎着她的动作,男生像是顺势而为般将手伸向她,“别动……”
      
      “……”
      
      他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暗示,令咲良的手僵在脸上。
      
      只是一瞬,他抓住她的手,脸也猛然凑了过来,像是在空气中划过的一阵疾风,伴随着炙热的呼吸扑面,咲良愣住的时候,他的吻已经覆上了她的唇。
      
      “唔……”
      
      咲良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是比上次还要激烈的吻,风卷残云似的席卷着她的口腔,袭走了原本融化在嘴里的奶油和草莓。
      
      与此同时,他的手伸向她的后颈,狠狠的压着,令她无法挣脱。
      
      咲良懒得用力反抗,就这么顺从的被他吻着,彼此的呼吸和感官交织在一起,在空气中浮出蒸腾的雾。
      
      不知道吻了多久,黑尾终于松开了她,“很甜……”这么说着的他,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很好吃……”
      
      过分粘腻的话语,和过分温柔的语气……宛如丝线般,牵扯出了咲良心中的理智。
      
      她回避着他的视线,别过脸去,淡淡的开口,“黑尾学长……别再这样了。”
      
      “但是……”男生的手指撩过她耳侧的头发,轻声道,“咲良……并不讨厌我这样,对吧?”
      
      “……”
      
      她确实不讨厌,甚至刚刚那会儿……还有点沉迷。
      
      因为演过不少吻戏,所以咲良对接吻这件事并不抗拒。况且,他比她遇到过的很多男演员还要更加会吻。
      
      明明也没有过几次经验啊……这家伙简直是无师自通。
      
      咲良并不知道,她此刻脸上浮现的真实红晕,令黑尾又开始无可自拔的紧盯着她,然后,他又将脸凑了过来……这次,咲良反应极快的躲开,还顺手将手里还剩下的半块蛋糕塞进他的嘴里。
      
      男生直接愣住,随即一边咬起蛋糕,一边眯眼笑起来,“咲良,你……”
      
      嘴里嚼着东西,声音像是包裹着什么似的拂过耳侧,断断续续的。
      
      “……你,真是……太可爱了。”
      
      *****
      
      咲良忽然觉得自己变了,她竟然没法对黑尾铁朗的夸奖心如止水了。
      
      明明是已经攻略的人物啊!
      
      唉,等离开了就会断了吧……
      
      这么想着的她,没想到会在和黑尾“告别”,踏上高二的教室所在楼层的时候,忽然迎来神明喵喵的“暴击”。
      
      「咲良少女,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
      
      「什么事」
      
      「就是刚刚……孤爪研磨来过天台」
      
      「欸!?」
      
      咲良惊讶的睁大眼睛,「你……你说什么?什么时候?」
      
      「就是……那个,你和黑尾君正亲的如胶似漆的时候」
      
      「呃……」嘴角疯狂抽搐着,「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呢!?」
      
      「你和黑尾君的气氛太好了,我不敢打扰嘛……」
      
      「……」
      
      别……别紧张!
      
      仔细一想,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不就是和黑尾铁朗接吻被孤爪研磨看到了嘛!
      
      不就是……这样嘛!
      
      咲良深吸一口气……不知为何,竟觉得有点心慌。
      
      大概是因为……布丁头少年之前询问是否可以亲她时的画面,蓦然晃过了脑海。
      
      他那淡淡的、又带着些许期待和好奇的神情,却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里不是国外,所以不行什么的……
      
      呃,今天这一幕被他看到,他会怎么想呢?
      
      会觉得她是个骗子吗?
      
      唔……如果硬要说的话,她确实也和骗子差不多……
      
      「那个……反正你都是要离开的人了」神明见咲良心理活动剧烈,立即安慰道,「无所谓的吧」
      
      「话是这么说……」
      
      在踏进教室,迎来孤爪研磨面无表情的注视的一瞬,咲良的心脏好像被那道冷漠的目光刺了一下。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怕……」
      
      「孤爪君平时不都那样吗?」
      
      ……是吗?
      
      咲良收回视线,低着头回到座位上。
      
      所以说……她为什么会有一种“偷吃被抓包”的心情呢!?
      
      她堂堂三料影后,粉丝无数的大明星,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为什么会怕一个16岁的少年呢!?
      
      简直不可理喻!
      
      一下午的时间,咲良都在竭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还好……教室里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孤爪研磨几乎不会和她有任何交流。
      
      直到……放学。
      
      咲良迅速的拿起书包冲出教室。
      
      这感觉就像是……「一旦呆在教室里和他单独相处就完了」
      
      神明喵喵跳到她的头顶上,语气里透着无奈,「你还说不怕他?」
      
      「我是不怕啊……」咲良嘴硬道,「我只是觉得音驹的经理当不了几天了,想早点去体育馆不行吗?」
      
      「好吧……」
      
      连咲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天的训练活动,她只要一和布丁头少年的目光对上,就会下意识的打一个哆嗦。
      
      以至于夜久卫辅关切的询问道,“咲良,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咲良微微一笑,“谢谢夜久学长关心。”
      
      “嗯……”男生神色明亮的注视着她,“要注意身体啊,你可是我们音驹最重要的经理呢!”
      
      “……嗯。”
      
      原本打算今天告诉大家自己要转学的咲良,因为夜久的这句话……又决定再缓一缓。
      
      怎么说的,虽然才在这里“工作”了一个多月,可是大家每天的努力和认真她都清晰的看在了眼里——也不是没有被漫溢在这里的那种“明明挣不了钱也出不了名还那么拼搏啊!”的精神感动着。
      
      大抵是曾经习惯了那个追名逐利的世界,所以少年们如此纯粹,为了一件事情而努力的精神,在她眼里,是只属于这个年纪的,无可取代的宝贵。
      
      这么想着,她想在余下的几天多做一些事情。
      
      便在大家都离开以后,又回到体育馆,踏进器材室,用抹布开始擦拭起车筐中的那堆排球来。
      
      在来这里之前,她对排球的了解,仅限于女排队员们好看的制服和漂亮的大长腿。
      
      而在“被迫”的学习了相关知识之后,她对排球的兴趣也在无意之中变得浓厚起来。
      
      ……排球是向上的运动,有人这么评价道。
      
      就像是“人是要朝前看”一样,这句话带着一种正向的、积极的能量。
      
      「有人来了」
      
      「欸?」
      
      神明喵喵的声音打断咲良的发散思维。
      
      她放下手里的球,起身,注意到一个人影确实正在往器材室这里靠近。
      
      目光定在门口,只是一会儿,一颗熟悉的布丁头便映入眼帘。
      
      咲良有些惊讶的注视着来人,“孤爪君?”
      
      没想到会是她今天最不想单独相处的人……咲良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男生以沉默回应着她。
      
      光线并不算明亮的器材室内,他脸上的神色也有些晦暗不明。
      
      咲良屏息静气,随即感觉到他又朝她所在的位置走了几步……直抵,她的面前。
      
      彼此的目光,终于在咫尺的距离内交汇。
      
      男生原本的褐色瞳孔,像是笼罩在了一层阴影之下,深不见底的同时,还传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怎么?”咲良心一凛,下意识的后退。
      
      “咲良。”男生忽然直呼她的名字,语气还是淡淡的,“【前进】的英文要怎么说。”
      
      ?????
      
      咲良没想到他会忽然问她英语的问题,重重的怔了怔,“advance!”下一刻,她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脱口而出,“是advance!”
      
      “……嗯。”他的瞳孔闪烁了一下,继续开口,“那【代数】呢?”
      
      即便非常疑惑,咲良还是迅速的回答道,“algebra……是algebra对吧?”
      
      “……”
      
      男生这次没有回应,只是又靠近她了半分。
      
      过近的距离,他身上的薄荷香味,避无可避的窜过她的脸颊和鼻腔。
      
      好像有什么在这一刻悄然凝聚着。
      
      “……那,【别扭】呢?”
      
      “欸?”
      
      这个词平时并不常用,咲良一瞬陷入思索着,“唔……好像是,awk……”
      
      原本淌过喉咙的单词,却在还没来得及发出辅音之时,被男生猝不及防的靠近猛然堵住。
      
      因为刚刚正张开嘴,他的舌尖直接就缠了上来,像是焦躁的、贪婪的吸允和探寻着什么……
      
      与此同时,他的手还用力的钳住她的后颈,令她无法挣脱。
      
      “唔……”
      
      是宛如要将她吞没一般的,带着进攻性的吻,含混在他炙热而急促的呼吸里。
      
      咲良没有办法,只好趁着换气的时候咬了他一下……男生这才吃痛的微微松开她,咲良便趁机将他一把推开。
      
      “孤……孤爪研磨……”她一边轻轻喘着气,一边有些生气的叫他的名字,“你……怎么这样……”
      
      “……”
      
      还是第一次吧。
      
      咲良在面前这位平时并不怎么爱说话,性格内向又敏感的男生的瞳孔中,捕捉到一股浓烈的、阴沉的情绪。
      
      犹如暴雨来袭之前,压在天空中的乌云,和滚滚的雷鸣。
      
      落进他的眼神和声音里……惊心动魄。
      
      “……小黑可以,我就不行么?”
      
      To Be Continue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就觉得研磨“黑化”很带感,有没有!
    因为这篇文的标题是樱花之吻,所以会有很多吻戏哦,嘻嘻嘻嘻……大家期待谁的呢?
    顺便想问一个问题,大家觉得小排球里谁最会接吻呢?
    (我的个人取向是老黑,会把你吻的欲罢不能的那种……哈哈)
    =====
    感谢!
    可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1-06 00:18:05
    读者“坦子”,灌溉营养液 +1 2021-01-05 21:53:18
    读者“风衣小贩”,灌溉营养液 +20 2021-01-05 11:30:0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