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作者:井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Step By Step

      演过不少爱情戏。
      
      海誓山盟也好,柴米油盐也罢,即便再用心演绎,都只是在诠释剧本里的人生。
      
      ……现在也是一样吧。
      
      明明也应该像演戏一样对待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
      
      可是,不知为何……耳侧缭绕着男生纯粹的话语,咲良的心跳在不经意间慢了半拍,像是要将此刻的时光定格般。
      
      他的掌心熨在她脸颊上的热度,无比真实的触及着。
      
      好像连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是她以前没有注意到过的,其实,面前的少年长得很帅。
      
      上挑的眼角透着一丝邪气,高挺的鼻梁宛如雕塑,下颚线紧致流畅……不笑的时候,会发散一种和年龄不符的气势,可一旦笑起来,那份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年特有的气质又会展露无遗。
      
      咲良注视着他,忽然觉得胸口堵得慌。
      
      对于他刚才的话,她无法正面回应,也不想直接拒绝……便在察觉到男生又低下头,向她凑过来之际,蓦地别过脸去。
      
      “黑尾学长,我饿了……”
      
      “……”
      
      听见她的话,男生好像怔了怔,随即轻笑一声道,“呵……咲良,我们去吃饭吧。”
      
      “好。”
      
      “想吃什么。”
      
      “汉堡,薯条,可乐。”
      
      “……嗯。”
      
      咲良发现自己不敢再看黑尾。
      
      好像一看到他,就会忍不住想要“道歉”。
      
      明明……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原本只是想制造一瞬的心动,完结之后便一拍两散……可是现在看来,所迸发的故事已经脱离了“短暂”的范畴。
      
      他牵着她的手,彼此的掌心相叠……那一处的炙热和温暖,仿佛要将这份情绪发酵出可持续的、长久的气息,盛进对往后的时光的期待里。
      
      但,她不应当承受男生的这份喜欢,也没有能力向他回应任何承诺。
      
      ……因为,她从来都不属于这里。
      
      那些浮现在眼前的好感度,来自意识彼岸的系统提示音,以及时常和她用心声对话的神明喵喵——都在提醒着她:这个关卡已经到此为止了。
      
      可是……
      
      「咲良少女,你竟然没有直接推开黑尾君」
      
      「……」
      
      「你难不成对他……」
      
      「不,不是的」
      
      唯有这点,咲良可以肯定。
      
      她并没有对黑尾产生任何类似喜欢的情绪。
      
      也许,只是……
      
      只是被刚刚的感动,和此刻蔓延心间的愧疚怂恿着。
      
      “咲良,你想吃什么汉堡?”
      
      “双层芝士牛排堡。”
      
      “那我点套餐吧。”
      
      “嗯。”
      
      ……怂恿着她,想做一个柔和又顺畅的收尾。
      
      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急匆匆的,莫名其妙的。
      
      如果能够说清楚就好了呢。
      
      *****
      
      黑尾铁朗正沉溺在一种被修饰过后的喜悦里。
      
      这份修饰是指——他自顾自的认为,身侧的少女已经默认了和他的关系。
      
      她接受了他的约会,被他亲吻手背也没说什么,而不久前的拥吻……更是彻彻底底的回应了他。
      
      明明不是第一次吻她,可是这次的吻……远比上一次要激烈太多。
      
      宛若急速蒸腾的气流,在他的血脉里沸腾着四下窜行。
      
      那一瞬,黑尾铁朗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是他完全的被她身上和甜蜜和柔软吸引,无法遏制的渴求着更深层次的关系。
      
      炙热的拥抱,交叠的温暖,缠绕的呼吸……全部都真实的、清晰的刻进了他的神经,以至于在他即便知晓他们现在并没有在实质性的交往,却依旧沉浸于这种别样的美好中无法自拔。
      
      “咲良,你还在想电影的事吗?”
      
      对面的女生细嚼慢咽着手里的汉堡,目光一直望向窗外,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黑尾不禁想到电影结束以后,她眼眶微微泛起的红意,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撩拨着他心中的怜惜,令他忍不住想要将她揽进怀里。
      
      ……尽管,他知道她并不软弱。
      
      但正是如此,他才觉得……她身上的那些柔软,好像只会为他一人而绽放。
      
      绽放在她此刻望过来的目光里,白皙的脸颊上浮着淡淡的粉色,明亮的眼睛宛若星辰。
      
      “黑尾学长。”
      
      ……连声音都仿佛涂上了一层蜜,粘稠的聚集着空气中的暖意。
      
      他知道自己的喜欢已无所遁形,全部显现在嘴角的弧度里,“嗯?”
      
      “就是……”
      
      头顶的灯光勾勒着她精致的面孔,又透过她长长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个浅浅的阴影。
      
      翩然而至似的语气,拂过他的听觉。
      
      “……就是,我准备转学了。”
      
      *****
      
      话音刚落,咲良的瞳孔中映入意料之内的惊讶。
      
      男生睁大眼睛,像是疑惑自己听错了,“……咲良,你刚说什么?”
      
      “我说我要转学了。”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她即将离开音驹,也即将不再是音驹排球部的经理。
      
      下一站伫立在正前方,她唯有穿过心中的那道屏障持续前行。
      
      可是……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可是,在短暂的惊讶之后,男生竭力拉扯出了镇定的样子。
      
      他沉沉的看着她,似乎在寻求更为清晰的答案。
      
      她在心里叹口气,认真解释道,“我的父母希望我能转去私立学校,为升上一所好大学做准备。”
      
      措辞简洁,却完整的阐述了前因后果。
      
      黑尾立即明白过来,随即询问道,“那……是要离开东京吗?”
      
      “不……”咲良摇头,“……还在东京,是枭谷学园。”
      
      “……”
      
      空气静谧了一瞬,然后划过男生的轻笑。
      
      “呵……原来是枭谷。”他似乎松了口气,原本紧绷的神色蓦地舒展开来,“我还以为咲良要去很远的地方。”
      
      *****
      
      大抵是前后存在落差感,当黑尾得知女生要转去的学校是枭谷以后,忽然觉得她就跟去隔壁读书没什么区别。
      
      虽然,两所学校中间隔了几个区,但是……还在东京,就意味着,还可以经常见面。
      
      而且……
      
      她的父母既然很严格,不允许她在毕业以前和任何人交往,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担心她被其他人抢走了。
      
      “咲良。”
      
      见女生再度陷入沉默,黑尾语气轻快的说,“其实,我本来就会先你一年毕业,所以……这样的距离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
      
      “……”
      
      她的瞳孔晃动了一下,沉声道,“黑尾学长,我以后会全心投入到学习上,父母也会严格要求我的成绩,所以……”
      
      女生说的所有话好像都能触碰到他的心坎上。
      
      黑尾想,如果她一心沉醉学习,那不是更好吗?这样他就更加放心了。
      
      反正,他说过,他会等到她毕业。
      
      不……不止是毕业,如果她一天没选择和其他人在一起,他就会一直等下去。
      
      就像他之前说的,除了她,他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
      
      毕竟……初恋是这样的女孩,他眼里有怎么可能容得下别人呢。
      
      所以……
      
      “咲良,我很开心。”
      
      ……所以,他会一直注视着她。
      
      无论她身处何方,她都会伫立在他心底那个最重要的位置上。
      
      “……我很开心,转学的事,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对吧?”
      
      *****
      
      正处于兴头上的男生,除非真的严词厉色的向他甩脸色,否则……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往别处想。
      
      迎着男生漫溢在眼角眉梢的笑意,咲良在心里叹口气。
      
      神明喵喵在一旁劝她,「想那么多干嘛,等你离开音驹了,他总不会天天来枭谷来找你吧」
      
      「嗯,你说的对」
      
      咲良并不是不了解黑尾铁朗的现状——已经高三的他,作为排球部的主将,正顶着比赛和升学的双重压力。
      
      现在,是因为她天天在他面前晃悠所以放不下。
      
      等她离开了……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去吧。
      
      这么想着,她一下子就释然了。
      
      她仍旧维持着之前的态度,甚至还“纵容”男生在将她送到车站,离别之时,在她的额上印下一个炙热的吻。
      
      “……咲良,明天见。”他温柔的声音缭绕在耳侧,还有交错的呼吸扑面而来。
      
      咲良点点头,沉郁的夜色下,她的目光平静如水,“晚安,黑尾学长。”
      
      *****
      
      回家以后,咲良第一时间向系统确认了目前的她,所拥有的学习能力是否能通过枭谷的转学考试。
      
      就像是回应着她这段时间的努力一样。
      
      答案清晰的传来——
      
      【玩家已具备转学资格,可随时开启相关流程】
      
      没有任何等待的必要,咲良看向神明喵喵,认真的说,「现在就开启吧」
      
      「好」喵喵点点头,爪子划过面前的空气,幽幽说道,「这种情况下,你的父母会托相关人士办理好手续的,你只需要等通知就好」
      
      「呃……」咲良嘴角一抽,「所以我那对神秘的工具人父母还是不会出现对吧」
      
      「如果你希望他们出现的话,他们也是可以回来的」
      
      「算了……」咲良摆摆手,「我可不想去应对陌生的父母」
      
      「嗯」
      
      在一人一喵聊天的间隙,系统已经提示启动了转学流程。
      
      ——【转学考试将定在6月17日,请玩家做好准备】
      
      呃,这么快的吗?
      
      咲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刚好当满一个月经理的她,在Inter High(全国高校综合体育大会)的东京都地区预选赛即将来临之时,不好意思立即提出辞职,打算等到转学考试过后再说。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努力学习,疯狂做题,并在放学以后认真的对待音驹排球部经理的工作——正是因为这样的时光所剩无几,她才想更珍惜的对待。
      
      “白间,这里应该用原方程反解出a吧。”
      
      “欸?判别式不应该为完全平方数吗?”
      
      自从上次那个拥抱之后,咲良和孤爪研磨之间的相处模式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她还是偶尔会和他一起看笔记,交流着彼此的解题路径。
      
      男生的思路依旧简单又清晰,总是能够一下子抓住问题的核心。
      
      而咲良则是在他的引导下训练着自己的思维——甚至训练到了她觉得数学很有趣的地步。
      
      “那我再试试反解法。”
      
      “嗯。”
      
      解题完成后,两人会一起去体育馆。
      
      孤爪研磨习惯性的跟在她后面,持续着幽灵一般的无声脚步。
      
      对此,连神明喵喵都忍不住吐槽道,「孤爪君有时候看着就像是要消失一样……」
      
      「呃,你别说的这么可怕好不好」
      
      至于和黑尾铁朗的关系……
      
      在学校里,男生非常安分。
      
      即便偶尔会在训练的间隙绕到体育馆后面注视着咲良将洗干净的毛巾晾好,也没趁机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做些什么。
      
      一切都像是在自然而然的全力向前推进着。
      
      直到……IH第一场预选赛上前天的下午。
      
      放课后,咲良作为值日生要打扫教室,而原本和她一起值日的山本君,因为请了病假不在的缘故……这个搭档不知为何便换成了孤爪研磨。
      
      男生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面无表情的接过她手里的拖把,然后默默的开始拖地。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肃杀感——是咲良注意到孤爪研磨好像是在生气。
      
      “孤爪君?”
      
      擦完黑板以后,她走到已经在原地拖了几分钟,快把那一块地板拖出个洞来的男生面前,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布丁脑袋轻轻一颤,下一刻,咲良的视界中迎来他微微蹙起的眉头,“听小黑说,你马上就要转学了。”
      
      他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却仿佛泛着一丝哀愁。
      
      咲良怔了怔,点头,“……嗯。”
      
      “……”
      
      再度陷入的沉默,宛如酝酿着什么。
      
      “孤爪君。”片刻过后,她正欲开口向男生解释,却意外被他打断。
      
      “白间。”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低垂着,像是在躲闪着她,“你是第一个,愿意和我沟通的女生。”
      
      “欸?”
      
      咲良愣住,在脑海中急速消化着他话里所说的“愿意”一词。
      
      ……这个词用的有些郑重,恍然压过她的心脏。
      
      “如果你走了,我又会和以前一样了。”
      
      “……”
      
      像是被“点醒”了似的,咲良这才回忆起面前的男生平时在班上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朋友,除了和她的邻桌山本君偶尔会说说话,他总是独自一人。
      
      好像只有出现在排球部,他的表情才会稍微丰富一些——在和黑尾铁朗讨论什么的时候,在对灰羽列夫不耐烦的时候,在面对猫又教练的一些指示的时候。
      
      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脸上几乎很少见到笑容,冷淡的面孔之下不知道掩盖了多少柔弱的、易碎的情绪……
      
      注视着这样的孤爪研磨,咲良忽然有些心软,她又上前半步,轻声道,“对不起,孤爪君……”
      
      “……白间并不需要道歉。”男生顿了顿,淡淡的声音坠入咫尺的距离内,迎着咲良的目光,他的视线游移了一下,终是定在她的脸上,“我就是在想,还有机会抱你么……”
      
      “欸?”
      
      “如果不行,就算了……”
      
      “……”
      
      如果不是近距离的观察,咲良还没有发现……男生应该是在最近理了头发,刘海比之前稍微短了些,以至于他那双像猫一样的大眼睛里,正清晰的倒映着她有些惊讶的神情。
      
      “可以的……”咲良注视着他,认真的开口,“抱一下什么的,当然可以。”
      
      “……嗯。”
      
      有光从他的瞳孔中流逝而过。
      
      只是一瞬,他伸出双手,将她揽进怀里——是有些激烈的动作,在空气里泛出了细碎的声响。
      
      回过神来之际,咲良感觉到他的鼻尖触碰到了她的耳根,像是在轻轻的刮着似的,剧烈的痒席卷而来。
      
      身体下意识的缩了缩。
      
      因为太过痒,她甚至想要推开他。
      
      “白间……”
      
      然后,便感觉到自己被他抱的更紧了一些,那力度像是扣在了背脊上,令她无法动弹,与此同时,他炙热的呼吸又喷上她的脖颈。
      
      “……咲良。”
      
      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伴随着略带起伏的语气。
      
      “……我想亲你,就亲一下,可以么?”
      
      To Be Continue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可以么?可以么?可以么?猫猫问号三连
    (老黑:我好难)
    枭谷线马上就要开启啦,赤苇要不要加入战局呢-_,-
    ======
    感谢!
    读者“子夜”,灌溉营养液 +1 2021-01-03 09:33:19
    读者“erer”,灌溉营养液 +1 2021-01-03 09:17:38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