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莫“鼠”

作者:老老老阿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一一与鼠鼠

      端午佳节,艾叶飘香。这天,李一一和鼠鼠第一次相遇了。
      
      在李一一的老家,有个不成文的习俗,端午节前后这几天要赶花街。
      
      花街,顾名思义就是卖花的街道,但这几年也渐渐开始卖一些吃的喝的玩的,甚至还有卖小动物的:小猫小狗、小鱼小乌龟、小鸟小鸡等等。各类商品琳琅满目,直教人看花了眼。
      
      李一一最是喜欢逛花街,不一定要买什么东西,就图一乐呵。她往前面跑,李妈妈就在后面追,这人太多了,就是人挤人。李一一停在了一个小摊子面前,这个摊位专门卖仓鼠,如今只剩下了三只;一只左腿断了,一只右眼瞎了,一只没精打采。都是被人挑剩下的。
      
      老板看到她们在看自己的仓鼠,连忙说:“这三只是剩下的,品相不太好,我便宜点卖给你们,你们要吗?”李妈妈摇摇头,看着就不太好。可李一一不依,非要买。最终,她们以一只的价格买了三只。
      
      回到家,李一一就把它们放进一个很大的盆里,它们似乎很累,一个个没精打采。李一一放给它们一些吃的就去看电视了。
      
      看完电视再想起来去看时,一只脖子上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其他两只躲在角落一动不动。死掉的是左腿断了的那只。
      
      没过几天,右眼瞎了的那只也以一模一样的方法死去了,三只仓鼠,就剩下最后一只了。其实直到现在,李一一也不知道那两只死去的仓鼠到底是被真正的老鼠咬死的还是被那只活着的仓鼠咬死的。只是之后,她把她全部的爱都给了唯一的一只。
      
      她会每天去看它,把食物放在手上让它自己爬上来吃,还总是会和它说话。
      
      刚开始,鼠鼠可狠了,她的手一靠近,准会被咬的鲜血直流,她也不恼,耐心地一天天和它亲近。也不知是两个星期还是一个月之后,鼠鼠终于不咬她了,当然,其他人照咬不误。
      
      鼠鼠会自己爬上她的手,被她用手抓起来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剧烈挣扎,有时甚至还会讨好的舔她的手指头。
      
      李一一很开心,功夫不负有心人,鼠鼠终于承认了她这个主人了。
      
      日子就在每天逗鼠鼠,投喂鼠鼠,偷窥鼠鼠中慢慢过去。说来也怪,鼠鼠唯独亲近她一个人,唯独不会咬她。
      
      李一一记得很清楚,她和鼠鼠度过了五个月零两天的幸福生活,因为鼠鼠是她生命中第一只也是最后一只不会咬她的鼠鼠。
      
      那不是一个好日子,李一一一大早起来,惯例先去看鼠鼠,可是鼠鼠注定不能跳起来欢迎它的主人了。
      
      它死了,静静躺在它的小窝里,脖子上是一个大大的血洞。鼠鼠,你一定很痛吧,临死前是不是也觉得主人好没用,把你带回了家却不能好好保护你。
      
      李一一那时候是小学五年级,那天早上天很阴暗,好像随时会下雨,李一一只知道哭,毕竟除了廉价的眼泪,她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送鼠鼠一程了。她哭着埋了鼠鼠,鼠鼠太小了,埋进小小的坑里,都不能拱起一个土包。
      
      曾经活生生舔她手指的鼠鼠,在她手掌里睡觉的鼠鼠,不咬她只咬别人的鼠鼠,现在,冷冰冰的躺在土里,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一只满眼都是她的鼠鼠了。
      
      李一一是肿着眼睛去上的学,那天她根本没有听课,她在想,可能早上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也许等她放学回到家,鼠鼠还在睡觉,对呀,说不定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可回到家,空荡荡的笼子残忍地表明一切都是真的,李一一没办法接受,五个月的情感,哪是说散就能散的。以后,再也不养仓鼠了。
      
      李一一上高二了,这六年她再没有养过一只小动物,她真的太害怕失去了。
      
      这年,学校搞了一个长街行的活动,好多同学都从校外弄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卖,居然还有卖仓鼠的。
      
      明明不该去看的,可李一一还是没忍住,这一看,她惊了。
      
      盆里面几十只仓鼠挤在一起,每一只好像都长一个样,可李一一偏偏觉得其中一只和鼠鼠一模一样,六年那么久,她早已不能清晰记得鼠鼠长什么样了,可她就是觉得,这只仓鼠就是鼠鼠。她把它买了下来。
      
      高中学业繁忙,李一一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照顾仓鼠,她只能拜托母亲照顾。李一一读的是寄宿制学校,两周才能回一次家,两周才能见仓鼠一次。
      
      她第一次回家,仓鼠很好,吃的多睡的多,就是会咬她;她第二次回家,仓鼠很臭,吃的多拉的多,还是会咬她;她第三次回家,仓鼠不好,已经死去很多天了,散发出一股恶臭。这一次,李一一只是掉了几滴眼泪,她长大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放声大哭了,悲伤和难过只会藏在心里。
      
      又过了三年,李一一大二了,她在离家两千多公里的地方上大学,一年只能回家一次。今年她回家,在家过了20岁生日,朋友送给了她一只仓鼠,她无奈笑笑收下。这是她的第三只仓鼠。
      
      晚上朋友们都走后,她一个人默默看着那只仓鼠,和高二时一样的感觉,她觉得它就是鼠鼠。
      
      “是你吗?鼠鼠,是你回来了吗?”
      
      小仓鼠没什么反应,还在那吃东西,鼠脸吃的鼓鼓囊囊的,凸起两大包,小爪子捧着一颗瓜子吃的正香。
      
      “不管你是不是鼠鼠,这一次,多陪我久一点吧。”
      
      李一一把之前两只鼠鼠的爱都一起补在它身上。她是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研究如何养好仓鼠。
      
      她上网查资料,去问有经验的人,毫不吝啬的给鼠鼠买专用品,她只是想让鼠鼠能够好好活着,能够陪她更久一点。
      
      她和鼠鼠一起度过了两个月时间,开学时间到了,她们不得不分开。
      
      她再一次把鼠鼠托付给母亲。回学校后,她每周和母亲打电话时都要问一问鼠鼠是不是还好好活着,得到肯定的回答,她才能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后来,她越来越忙,给家里打电话从一周一次到半月一次,再到一月一次。
      
      等她好不容易忙过去有时间打电话了,却再一次收到鼠鼠死去的消息。
      
      她早就不会哭了,知道这个消息时也很平静,这是,第三次了。
      
      她不知道这次鼠鼠是因为什么原因死去的,不知道鼠鼠死去时痛不痛苦,不知道母亲怎样处置鼠鼠,也不知道这一段时间鼠鼠怎么样。
      
      唯一一件她很开心的事情就是,这一次,鼠鼠度过了8个月的时光,对于人来说,8个月很短,对于仓鼠来说,8个月却差不多就是它们的一生。
      
      以后,她或许再也不会养仓鼠,也或许还会再养仓鼠。可是鼠鼠,却再也回不来了。因为她,又一次把鼠鼠弄丢了。如果真有下辈子,那么希望下辈子,鼠鼠不要再做仓鼠,也不要再遇到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