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烫嘴的爱情

作者:金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谢谢你,让我在一众狗屎里挑了个不那么臭的。”白若兰用力一嘬,将小杯可乐吸光,细腕子摇晃塑料杯的冰块,姿态不怒不恼,似有破罐破摔之意。
      公孙檐疯狂欲要反驳,可憋了半天,只憋出,“当时我让人走的,也强调过我有女朋友......”他还在纠结高中的事儿。

      “还重要吗?”白若兰冷声反问,思及是自己提的,别开脸,“说这些都是好的了,没提把刀来找你是不想让我爸难受。”
      公孙低下头,见她拨弄手上卡地亚的镯子,盯着发了会呆,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什么?”
      “毕竟我......”
      “行,”白若兰没客气,翘起兰花指捻了根薯条,“给我转5000万。”

      公孙吃惊地瞪眼,人登时坐直,急咽了下口水,“很急吗?”
      “不急,就想要。”她鼓鼓嘴,睨他问,“你给吗?”

      “我......要问一下。”他没可能一下拿出这么大笔钱,“给我点时间。”
      白若兰赌气性质张的口,没想到他真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上翻找起来,她等了会,见他开始打字,问他,“要还吗?”

      “......”公孙檐略有迟疑,沉吟半晌,低下头发消息去了,“再说。”
      “你图什么呀?准备等我再谈男朋友,跟对方揭我短,说我拿你钱了?”白若兰心头如有一颗柠檬捏爆,青汁四溅,酸泛得地液体倒涌,她吸了吸鼻水,藏匿软弱。

      公孙指尖微顿,有一瞬间荧亮额屏幕失焦。
      上学时候,白若兰矜娇却不富裕,高傲地昂着头,像个小公主,她有粉饰,甚至粉饰优渥家境对她来说有一些艰难,那时自尊心像玻璃般脆弱敏感。
      而喜欢一个人,再粗糙也能关注到她的如履薄冰。公孙和她在一起,于钱的事情上小心翼翼,他们是恋爱不是包养关系,而她对钱甚是敏感。他常会偷偷买单,假装不经意帮她付掉一些费用,在她局促欲争时刻装傻搂住她,赶紧转移话题。
      他也是用了心的,只是如此用心,需得藏在青春敏感的面皮下,温柔地融进长跑的塑胶跑道中。

      他清清嗓子,不羁地轻扯嘴角,“你可以试试肉偿。”

      “垃圾。”
      “什么?”

      “垃圾,”白若兰抄起手,“公孙檐,你就是个垃圾。”
      没有谁被骂垃圾不臭脸,公孙要面子,努力不做个在女人面前随时情绪失控的人,可还是禁不住白若兰三连骂,“什么意思?”
      “你朋友圈秀恩爱的更新发了还不到一天,这么快就盘下家?你不是垃圾谁是垃圾?”

      恰近中饭时间,麦当劳拥进不少附近的上班族,来来回回托着餐盘找座位,他们非常没有眼色,一副谈判架势坐在桌前,毫无挪动之意。
      公孙檐玩味,“吃醋了?”
      “需要我把你给我钱的事转告给你的现任吗?一报还一报。还有,无理由帮扶女生,你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可以,行得端坐得正,还有,”他不要命似的加了一句,“她很大度的。”

      “公孙檐,你就是个渣男,还妄图装深情。”

      经年累月,过去种种,一箩筐抖落,两个人喝着可乐,却比喝了啤酒还没皮没脸。中间白若兰掉了两次眼泪,公孙檐也没服软,怒目圆睁,说急眼了,一步不肯让。
      说别的都行,可白若兰一再说他不爱她,那直戳他最在意的点。他要是不爱她,真没必要活得这么累,后来的恋爱谈得那么没激情,这女人让他一次次吃瘪,又是戴绿帽又是做小三,干尽男人膈应的烂事,可他还这么上赶着,这不是爱是什么?

      “公孙檐!你这只是占有欲,我没有由身到心统统属于你,所以你大男子主义作祟,惦记着,非要收拾我,又是假装追求又是服软装好男人。我谅你无心,毕竟我也有错,所以不想提这事儿了,但你要说你爱我,你不如说爱这东西就不存在!爱如果是这么恶心的东西,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诗人歌颂,不会有俗人追求。”说罢,囿于表达能力的局限,收不住口,白若兰又骂了一声,“臭渣男。”这几天,她在心里骂了几百遍,最终还是基于了解,没有把他往得不到便要毁了的极端男人去想。

      然生活剧变,到底意难平。

      在公孙檐眼里,她本非专情女人,两段恋爱期间均有出轨,即便有一段他是始作俑者,“你不渣?那我的绿帽哪儿来的?”
      彼时他们由于战火汹涌,音量太高,受不了注目礼,自觉走向了室外,白若兰没管没顾扑上他胸前便开始使劲抓挠,“公孙檐,你给我记好了!你要是再纠缠我,我就一直给你戴绿帽!一顶一顶!你要是再纠缠我,我就告诉你每个女朋友,说你就是烂男人!”
      “你告诉去啊,”他大力掌住她的腰,将将她紧箍在怀里,就连这时候,他脑袋里还有“怎么瘦了那么多”的意识飘过,“我实话告诉你,白若兰,她们就爱我这个样儿,我从来没有装深情,我明明白白,告诉全世界,我爱你!”

      白若兰被气到没话说,人生第一次会听到这么气人的告白,她双手被固住,脖子恼怒地扭动,张嘴就咬上了他的耳朵,“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你!上次都他妈是骗你的!”

      公孙檐气得额角青筋暴起。他咬紧牙关,僵硬地扭向白若兰,鼻息吹动她睫上的乱发。
      她素着脸孔,就像第一次从高二窗台前经过那般清纯灵动,充满生命力。她满脸乱发的模样是真狼狈,不大好看,可她手强硬抵住他的左胸口,激动的心跳告诉公孙檐,他爱她不是因为好看,初恋,寂寞,或是征服,是她总能在不经意里将他的心鼓擂动。

      “不爱就不爱!”
      “......”
      “我爱你就行了。”

      白若兰气到无语,“你个臭渣男!又出轨!”有女朋友还能对着她大声说爱,真的是烂透了!

      “我哪儿出轨了?我们睡了吗?”他倨傲地昂着下巴,非要堵她,像个幼稚的拌嘴小孩。

      有些人一张口就知道,是有老天宠的小孩,如此厚脸皮的话,白若兰是说不出口。
      她没有办法说爱公孙,她清楚知道在与他的感情间,自己一直在权衡,在取舍,在利用,在享受,亦在贪婪。

      她回到家中,洗了个澡,刚合上眼手机就震了,她捞起准备关机。最近事情多到一贯直面的她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要开始躲,即便没有男性宽厚的臂弯,至少有个温暖的被窝。
      是一条短信。
      白若兰笑了,掐了画面一觉睡到次日天亮,她很久没有这么睡过了。

      公孙说到做到,分批次将1000万打给她。各种银行卡捯饬,海内外一通操作,搞得她私人账户都被监控了,气得她直接打电话过去,“我不需要钱。”她需要的时间,等时间将此事风平。

      公孙故意的,好像这是证明他爱她的唯一方式。

      我听得都笑死了,第一次见人证明爱是这样式儿的,而最绝的是,他的恋爱根本就没有停止。
      两个月后我和女友在沉默中分开,在朋友圈彻底安静,时常清醒在深夜。
      做设计工作本就日夜颠倒,公孙逗趣的朋友圈是我唯一的慰藉。之所以逗趣,是因为我知道他所有人可见之下的内容,最终开放者不过是白若兰罢了。

      我有白若兰微信,我问她,看到了吗,那孙子更新了。
      【没空看。】
      拜托,你是即便拉黑也能借别人手机fo他动态的人,不要扮演高冷玉女了。

      爱情这东西真亦假来假亦真,无怪乎多少年代更迭,情感话题永远能高居话本或俗语热度。多蠢多白目都有人看。

      我借他们这段暗曲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

      这段日子里,公孙花天酒地照常,白若兰重返电商舞台。其实她只歇声三个多月,却被江山代有才人出的电商美人们挤出TOP行列。
      我问公孙,之前白若兰有主,你紧着她,现在她单身了,你怎么不行动?

      应该是发生了除“我爱你”之外的对话,公孙态度不屑,“凭什么都是我做舔狗?她白若兰端着仙女架势,高高在上,谁不是众星捧月长大的?”他说罢瞥了我一眼,睇我个别有深意的眼神,“但她白若兰只要一个信号,我就撇干净,跟她好。”

      我没有转达。我已经过二十五了,不是传信的跑腿小厮。一周后公孙拽我去喝酒,说白若兰真狠时,我问,怎么狠?
      他说,一点信号都不给,他怎么就爱上这么颗红色石头,还越活越硬,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一低头,她便会顺阶下,现在他几乎跪下了,她还是这样。
      说着,又拿起手机给女友发了条消息,交待去向。

      他没遮挡,我自是扫见,翻白眼说,爱爱爱,说爱这个,却在谈那个,你说你爱关欣吗?不会也爱吧。
      关欣是爸爸单位的法律顾问,大他七岁,不美却很飒。公孙形容她是有脑子的苗凌风,感情格局贼大,还会开导他对白若兰的执念。这倒是新奇。似乎感情占有欲在她眼里不值一提,享受当下更为至要。

      公孙说,谈恋爱不是一定要爱,这就像一种体验,“而且呢,我要学着谈恋爱。”我又翻了个白眼,25岁一事无成,顶着个恋爱脑,从能硬的第一天起就不缺女人,有爹真好。
      公孙的爸爸特想得开,不求他搞事业,但求他不惹事,他那帮子狐朋狗友的孩子一个比一个能败家能惹事,进国内的局子都算小事,在国外也能惹出新闻都不敢报的混账事。相较于那些败家子,公孙真是好好青年、优质富二代了。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公孙说的“信号”释放给白若兰,有对白若兰的了解,传这种幼稚话有些多此一举,效果绝对和现在的情况无差,像一根针掉进深山,没有回音。

      我对关欣的钦佩之情在公孙25周岁生日时升至顶峰,我一定要强调一下,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牛逼的女人!

      她张罗公孙的生日,作为女朋友,她邀请了白若兰。

      我在停车场看到白若兰的车时,当今日会有一场偶遇大戏,没想到荒诞情感剧本早就写好了,只等我着笔誊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