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季风

作者:一只圆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除了认出了自己的新同桌就是那天傍晚日光里拿起书包转身憋笑的男孩子而有那么点不自在之外,云澄的高中生涯开始得还算顺遂。慢慢地,她意识到,她的前面一桌陈顷和林落莹是当之无愧的学神,同桌唐京斐是个随和的大帅比,后桌许满是个言辞夸张闹腾欢乐的开心果。
      等到第一次考试的卷子发回到每个人手上时,云澄才知道她这个第二名有点虚。这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个优雅的老太太,已经是能退休的年纪,但由于她的教学经历实在是优异,且她身体也一向健康,学校一直请她留任。她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念完前五名,点名表扬了云澄和林落莹的字,然后扬起不紧不慢的调子,“我把林落莹的卷面拿上讲台给大家投影一下,云澄的作文复印好会发给全级的同学看,她的作文立意深远,层次分明,逻辑和文笔兼重……这个年纪里不多得,你们想的话就下课找两位同学拿卷子去对比一下自己的,特别是有些同学,两个多月的暑假回来已经有能耐自创字体了!”
      最后一句,老太太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讲台下藏不住隐约的笑声。

      她好奇心起偷偷瞄着唐京斐的试卷,不是因为她对唐京斐的卷面感兴趣,而是因为后者一直鼓弄着那张薄薄的语文答题卡,正面翻完看反面反反复复,试卷哗哗地响,那个眼神火燎燎的都恨不得把试卷烧出一个洞来。
      突然间他转过头来,正与她带着笑意偷瞄的目光相撞。云澄愣住了。做贼心虚地收回了目光,讪讪地用手蹭蹭鼻梁。云澄正专心地听着老太太讲那道古诗词鉴赏,不愧活了这么大年纪,教龄都比她大好几轮,连杜甫诗里晦暗不明的立意都能让她三言两语总结并叫人恍然大悟,云澄也是暗自佩服。不防她的左胳膊肘被人轻轻一撞,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张小纸条就被他同桌藏在手臂下“运输”到桌缝线。她看向了他,发现他刚好像一直在看着自己,心底也没什么起伏,抬起下巴向纸条努了努,再悄悄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意思是“给我的?”唐京斐啄米似地点头,蓬松的头发也跟着上下摇动,桃花眼微微翘起,眼神里带着一丝可察觉的祈求色彩,云澄轻轻笑了。瞟了一眼纸条,“兄台行行好让我近水楼台捞个热乎试卷看吧。”
      看到这手笔,云澄的眼角不受控制地弯下去,浓密的睫毛倏地颤了一下。
      下课铃声响起五分钟后老太太才悠哉结束讲解那篇任务驱动型作文,再强调了一遍解题步骤。她拿起试卷,摆摆手说下课,负手缓缓走下讲台,等到她踱到门口的时候,身体微微僵住停下脚步,似是想起了什么正努力搜寻上了年纪的大脑,这让底下正准备开始闹的学生有些岔气。突然她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记忆地点点头,转过身来看向坐着的同学,说“我缺个课代表,有人愿意来协助我的话等下到办公室找我,这份职责,相信大家明白有失必有得。”说完深深地扫了一眼全班同学,刚刚抬起头认真想听她再啰嗦些什么然后下课学样给大家表演的猴崽子瞬间被捋顺了毛,耷拉下脑袋一生不敢吭。最后的眼神,老太太落在了云澄和林落莹身上。
      语文老师前脚离开教室,后脚教室嬉笑声响成一片,云澄笑着摇摇头,脚踩着地,后背一移,凳子就往后给她腾了位置出去。她还没站起来,就被后面的人轻轻拍了拍肩膀,她带着疑惑转过头,没出声,先是不动声色地打量拍她的女孩子,圆润白净的脸配合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实无辜地紧,要不是她脸蛋有些红和拍她的小肉手还停留在半空,她几乎会以为拍她的另有其人。还没开口,长着可爱无欺外表的后桌就先开腔了:“你好我叫许满,你语文真好,请问可以借借你的语文答题卷吗?”声音像蚊子叫。
      云澄那时候还不知道许满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猪,只道她是含羞胆怯,便柔声细语地回答她“现在还在唐京斐那,等他用完了你就拿吧。”说完不等她点头屁股着火似地就径直站起,准备向门口走去。还没等她跨出去就感觉一股大力被施加在她的左手腕上,没刹住车被拽得一个踉跄。后方传来甜甜的萝莉音,“你是想找老太太当课代表吗”?语调被拔高了些,比蚊子叫声儿大了点。云澄十分气急却又不得不回答她,“我赶着最后一分钟上洗手间。”手上的力气立马散了,后方传来结结巴巴带着点不好意思的声音,“抱歉我以为你想不开想去当老太太的课代表”,云澄笑着摇头,表示——我今晚再大义赴班难。留下个满脸问号的许满在原地凌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