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季风

作者:一只圆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咔,深夜林趁忆的插电款暖黄色台灯倏忽暗下,附近几栋楼都猝不及防发出惊呼,或激动或慌张。四人间宿舍只有正在工作的笔记本电脑还在发出微弱的光芒,“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停电了”她压低音量问对面桌的周茗。
      “线路老化了吧”周茗随意回答,敲击键盘的咔哒声不减速。
      “空调也不供冷,等下那位怕热的小祖宗该被热醒了”,林趁忆调侃。随后她轻轻一声叹息,轻手轻脚走到露台将门打开,夜晚的微风轻轻荡进,湿润清凉,本还应灯火通明的夜晚悄无声息暗了下去,大家都已经从停电的状态中反应过来,该睡觉的睡觉该熬夜的亮起台灯。
      早早入睡的云澄就已经被呼声吵醒,从深度睡眠进入半梦半醒,她恍惚意识到又停电了。
      又停电了,为什么是又呢,她不愿深思这个下意识的想法。
      宿舍的气温逐渐上升,她不耐热迷迷糊糊清醒着却又犯懒不愿起床,只得将被子卷成春卷模样抱着,软绵丝滑,她再次昏昏沉沉入睡,梦见了为什么她想的是又一次停电。

      四年前的春末夏初,她在高中经历了第一次断电。
      云澄这人不记事,能够保留下来的琐碎记忆都有几分不寻常。
      四年前,她高一,那时文理还未分班,她跟唐京斐还是同桌。
      五月底的雨绵长,天空常是灰蒙蒙的,南方空气更是湿润清新。云澄最喜欢雨天,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可能是学过的物理知识“水蒸气升到空中遇冷凝结成云,云里的小水滴增大到不能悬浮在半空中时就下落成雨”,又或者是地理知识让她知道这雨也可能是南边初来乍到的季风带来的见面礼,或者郊区的森林里的大树们在努力工作的成果。

      她是一个准理科班里一个血统纯正的文科生,骨子里烂漫张扬,真诚坦荡,常在校刊里发表些酸文章,热爱一切浪漫事物,喜欢古典文学尤其是古诗词,擅长语英政史地。
      她有一个同桌,叫唐京斐。是斐不是婓,虽然念起来没什么差别,但云澄跟唐京斐一样执着与这个“斐”字。关于为什么,可能离不开古辞里的那句“云依斐而承宇”吧,不过是后话了。
      云澄在岁月的洪流中日益生长,看春风不息,看夏虫不鸣,看秋叶不落,看冬霜不侵,望远处春山脉脉,追逐云巅,终逃不过此间少年。

      五月的最后一天,天刚下过一场大雨,台风白色预警。校道旁的景观树还依附着许多晶莹的雨滴,风一吹就簌簌落下调皮地打湿做周值的学生,他们笑着对这无聊的天气大声开骂表达满肚不满。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他们的哼哼唧唧,不时又打一个响雷,划破天际的紫色灿光吓坏这群混不吝少年,只敢连清扫的家伙都不要了捂着俩耳朵飞速冲回教学区。而这一切被正眺望远方的云澄收入眼底,不禁眉眼弯弯,随即意识到自己在教师办公室里,迅速收敛笑容端正坐姿认真工作。她是学委,正巧办公室的老师开例会,期中考成绩又着急整理还有登错分或者算错分的同学试卷要送去教导处更正。她已经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半个钟头了,工作接近尾声,眼睛涩涩的刚正想放松一下看看窗外景色,那一幕正好跌入眼帘。她知道今天做周值的是她们班。他在笑,远远看去,温和干净却又肆意张扬,大概是最后一份春日限定吧。

      快分文理了,她不轻不重地说。

      由于教务处过于遥远,坐在工位上一个多小时,一站起来不禁有点眩晕,她只想回自己位置喝口水听听傻满吹吹牛逼偷个小懒。索性叫住一个正巧经过办公室的倒霉孩子,“叶明辉有空的话帮我将这十几份分数有错误的试卷送到教务处”,被点名的男生愣了愣,刚想开口,云澄可不想给他反驳的机会,“你知道吗这可关系到咱班的各科平均分,老师的工作成绩和评奖,同学的年级和班级排名奖学金,咱班的年级综合排名评优,你可得想想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完成了它是会多么有成就感啊!”云澄脸上挂着甜甜的招牌笑容,连坑带拐地哄道。
      一年时间叶明辉见惯了她这副假面虎的模样,不上钩,佯装肚子痛,扯了扯身后的唐京斐,叫到“啊!我肚子痛要去蹲坑,这光辉伟大的事业就让年级第一的你的同桌唐京斐同志来替我完成吧!”说完不忘抛一个媚眼“谢了兄弟”
      云澄听到这名字不由心虚了,暗自盘算着开口揽回这活儿。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唐京斐就直接走进办公室,拿起桌子上罗列整齐的试卷往外走,“哎我还没说是哪个主任呢”云澄急忙拉住他。“我知道,教务处邹老师”少年眨眨眼,似一只温顺的小鹿温顺,又似遥远的星子闪烁。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得木讷点点头,“谢谢你”。

      她关掉班主任工位的电脑,稍整理了下就匆忙回到位子,猛灌下几口水,闭眼清空大脑。可眼睛长在后脑勺的傻许满并不懂她的少女心思和通红的脸庞,“啊澄喝这么多水不怕水中毒啊”。“语文练习册下自习前收”她深呼吸,抓起笔开始啃地理练习册。每次她一很难专注就会拿出地理练习册,地理是她最喜欢的科目,集中注意力也比其他科容易,许满看出了她的不正常,连语文课代下课收语文练习册的消息也置若罔闻。“啊澄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许满的大嗓门一出全班的目光都聚焦到她们两个身上,连平时专注遨游题海的学霸区的学神也不例外,个个翘首以盼。
      云澄只当大家伙都忙于准备分班考试还有各种竞赛心理压力不小,需要听些八卦来舒缓舒缓心情,便开口“我是有喜欢的人了啊......”

      回到班门口的唐京斐顿了顿,随即隐入了身旁的阴影里,和所有人一起悄悄等待着这个答案。
      云澄狡黠地笑了,“我喜欢路飞!!怎么又被你们知道了!”
      “切!!!!!!!!!!!!!!!!!!!!!!!!!!!!!!!!!!!!!!!!!!!!!!!!!!!!!!!!!!”
      失望归失望,大家脸上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阴影中的人也只能无奈地笑笑摇头。
      唐京斐快步走入教室,坐回了强忍笑意的云澄身边,用胳膊肘碰碰她,比了个牛逼的手势。云澄回了一个低调的手势。然后反应过来,他听见了!心跳速率突然不受控制,心想还好自己没乱说什么话,刚还想报复叶明辉那小子来着,还好没有!要被误会就完了!
      窗外天空一条闪电劈过,轰隆隆的热闹的夏雷即将拉开序幕。

      八点半,距离下自习还有一半个小时。
      咔,突然整个教室陷入一片漆黑,旋即整栋大楼爆发出一阵欢呼。

      嘘声、欢呼声抱怨声此起彼伏。值日领导老师急忙进到各个教室维持秩序,混乱声渐小。可备用电源迟迟未供,众人又说起了悄悄话,讲鬼故事,说段子聊八卦热闹非凡,老师的约束也渐渐失灵。

      很快学校的通知来了:由于电线线路故障暂时维修困难,备用电源也出现问题,加之气象局发布台风白色预警,暴雨黄色预警,我们决定十五分钟后开放校门,我们也及时向各位家长发布通知信息,希望家长能在恶劣天气到达前接送孩子回家,独自归家的同学务必注意人身安全。
      更高的欢呼声袭来,云澄被热闹簇拥包围,不由看向唐京斐。少年在昏暗的空间里兀自坐直,没有说话,没有掏出手机查看信息,没有理会周遭喧闹的人群。云澄知道,唐京斐的父母都在国外,他回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偶尔跟几个顺路的朋友或者秦方好。
      暮春的风还带着未尽的寒气灌入教室,微弱的光线仅足以让人判断前方是否有障碍物。

      滴滴,她的微信提示音,“妈妈等下在学校附近的大广场入口等你,来的时候注意安全宝贝”“好的妈咪”
      她没敢透过昏暗的月色去看少年的眼睛,她怕读出失意与凉薄,因为这不属于她的少年的颜色啊。

      十五分钟很快从讨论声中溜走。
      人跟下饺子一样涌入楼梯,拥挤,热闹,云澄跟在唐京斐身后。目光皆是少年清冷的背影,云澄感觉到他此刻仿佛隔绝于喧嚣尘世,似雨后的月光,以自己的温度存在着,永恒浪漫清澈。
      一步一步,顺着人流,她数着从楼梯口到门口校标的距离,有一千零三十九步。这段比平时都要漫长的路,她却不舍。紧紧跟着少年不紧不慢的步伐,近到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留香珠气味,为什么以前在教室坐在旁边的时候没有发觉呢,她不禁沉思。
      可能是因为前排区的风油精味道混杂着黑咖啡味以及铁观音浓茶香的空气呼吸久了吧,她很满意这个答案,脚下步子不受控制地加快几分,以往她都是用这种速度行走,身为实验班的学委,她的成绩也不能落下太多,她对理科没心思,却也不得不顾及两个以优异理科考上最高学府地哥哥姐姐和对她有莫名期待的老师们,对于她想学文,各科老师轮番说教轰炸试图动摇她读文的坚定决心。
      动摇吗,动摇过的。
      不过不是因为老师们把理科夸得天花乱坠前途大好,只是因为那个选理的前途里有他而已。
      片刻出神,她就似乎踩了前面同学一脚,不轻不重,但却是把她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不管三七二十一眼睛一闭先道歉再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把眼睛挤出一条小缝,偷偷看前面的朋友是什么反应。窥见前面的朋友恰好转身,那一刹那,满是黑暗的夜里铺射进满天的光,她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没来及习惯眼前说的上极刺眼的光线,眼睛再次紧紧眯起。几秒钟过去,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惊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云澄就被一只修长温暖骨节分明的的手坚定抓住,向前奔跑。那个瞬间她惊奇得睁大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少年迎风飘拂的蓬松柔顺短发,优越的肩颈线;跑起来拂面而过的清香微风。

      云澄明白了,前一刻,电路维修正常。整个学校亮如白昼,一大批学生鱼贯而出,浩浩荡荡,生怕晚了一分就会关闭校门然后学校广播通知回去接着上晚自习。
      踏出校门,他转过头轻轻喘着气,挺立山根下的嘴唇微微张开,咧嘴而笑露出少年亲和,漂亮桃花眼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云澄瞪大的眼睛倏地红了,似隔了层湿漉漉的水帘,微微将头低下,不愿直视他略带询问意味的眼神。
      几秒的沉默,于云澄而言却好似周遭都摁下了极慢的倍速。

      “云澄,你选文还是选理?”唐京斐还是轻声问出口。
      “我......”云澄将头埋得更低,那刻她感觉到她的决心大有要土崩瓦解的意思。
      她几乎要脱口而出,我想选你。但话到嘴边却又不免反复斟酌,这么说不就是告白了吗。
      她不愿意让她喜欢的男孩子犯难,干脆生硬跳过这个话题。用不标准的撒娇语气问道,“唐京斐我送你回家好不好,就当你拉着我跑出去免得我被人踩的小回报好不好。”
      “不好”
      “啊。”云澄失望地抬头,望着他的眼睛
      “刚你在办公室还牵了我呢”,少年笑得人畜无害,眼波流转。
      云澄想起了刚刚在办公室里她情急抓住了他的手腕,明明脸红得不行,还是会强装镇定松开手。
      “这也能叫牵吗”云澄不满地嘴硬反驳。
      “那怎样才叫牵。”唐京斐坚持不懈继续挖坑。
      云澄气急直接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并举起到半空向他示意,“这才叫牵手”!
      “噢,原来是这样啊。”少年终于压抑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望着糊涂上钩的少女笑得没品没行。
      云澄在少年盈满笑意的双眸里缓缓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急急忙忙撒开手,红着脸向广场方向狂奔。

      滴滴滴。舒缓的轻音乐闹铃响起,云澄缓缓睁开双眼,原来昨天已经是四年前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