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里的暗卫女配

作者:万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1章

      饿得饥肠辘辘。
      
      但显然,某人是不可能下厨给她准备早膳的。
      
      半个时辰后。凉月带着帷帽和图川出了门。
      
      昨夜来时天已黑,行人稀少店铺收摊,倒没发现皇帝赐给他的这座府邸还真是个好地方。
      
      四通八达的街巷,商户络绎往来,马车吆喝不断,热闹非常。
      
      “要不我还是回寺里吃?”
      
      凉月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
      
      尤其是当街边小贩笑着向她招手,吆喝着手里的东西,热情地让人无所适从。但图川没有回答,只是引着她,慢慢走入人群。
      
      “新鲜出炉的包子,姑娘要不要来一点?”
      
      “馄饨要哇,五文钱一碗,汤免费喝。”
      
      “炸油糕,今年新轧的黄米做的炸油糕,姑娘,来两块吧!”
      
      街头到街尾,凉月跟在图川身后。
      
      从一开始的警惕不适,到渐渐放松。然后好奇地左顾右盼望着一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只是一点小玩意,却让人看花了眼。
      
      除了街口小摊。
      
      清晨两侧也有不少供应早餐的茶楼,悠闲安静,点心品类也更多。
      
      坐到窗靠路口的包间内,看着一笼笼热腾腾的菜点上来,凉月还有些回不过味。
      
      她就这样光明正大和他一起来吃早膳?
      
      图川“看什么?”
      
      “……你平时经常这样吗?”
      
      “这样是怎样。”图川擦拭了下筷子“你不吃早饭吗?”
      
      吃当然吃……但从没有像现在。在一个明媚的清晨,挑一间喧闹的店铺,点上一整桌自己喜欢的东西,认真地吃一顿再寻常不过的餐食。
      
      不为什么,就是为了取悦自己。
      
      奢侈得……让人恍惚。
      
      凉月看着看着,忍不住伸出筷子,试了试。果然很好吃。
      
      窗外,过了时辰,人流渐稀。
      
      忙活了一早上,终于能喘口气的小贩们收拾好摊子,就聚在一起闲聊起来。
      
      凉月边喝着粥,边听见他们说。
      
      “国寺妖星的事你听说了吧?”
      
      “这还用你问,就是镇国公府那个大小姐呗。”
      
      “你这消息也太落后了,还真可能不是她。”
      
      “这话怎么讲?”
      
      “嘿,不知道了吧。”
      
      馄饨摊的老板将勺子往竹垫上一搁,神秘道。
      
      “话说啊,自那妖星现世后,昨天国寺又来了个黑面獠牙的恶鬼,一张嘴就飕飕地喷出利箭,差点把佛堂射成了窟窿。”
      
      黑面獠牙的——恶鬼?
      
      凉月“他们说的……是凉三?”
      
      图川面无表情地夹起她面前的白玉糖糕“认真点。”
      
      认真点吃饭?还是认真点听他们胡说八道?
      
      凉月下意识也夹起一块糖糕,竖起耳朵。
      
      “后面呢,后面怎么了?”
      
      “别急呀,听我慢慢说。”
      
      “说到那黑面獠牙的恶鬼行凶作恶,弄得兵荒马乱血流成河,最后你们晓得哇,就是那位镇国公府的云大小姐,挡在了佛像面前,用血肉之躯阻挡恶鬼玷污佛门,你们说若她是妖星怎么可能这么做?”
      
      “这,这似乎有点道理啊。”
      
      “那也说不定,没传来死讯就证明人还活得好好的,也许是她和鬼做的一出戏呢。”
      
      “你别胡说,她没死那是人善老天都不收,妖星一定另有其人。”
      
      馄饨摊老板和对面的炸油糕老板你一句我一句吵得起劲。
      
      就在这时,一个溜着鸟笼经过的老人突然回头来了一句。
      
      “听祖辈说起过,这湮龙图预示的妖星,必是女子,而且极有可能是在阴年阴月阴时生出生的至阴儿。”
      
      说完,不管其他人的反应又大摇大摆地走了。
      
      “老张头家祖辈可是有名的赛半仙!”
      
      馄饨摊老板又来了气势。
      
      “所以女的,而且是至阴儿,云大小姐压根不可能,你们知道当时在场的女子里面有谁是阴月阴时生出生的吗?”
      
      “没听说过。”
      
      “嘿,说到这,还真有。”旁边卖香料的大婶也加入了闲聊。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秦安王妃的产婆就是住在我隔壁的王婆,她可是吹嘘好久天天念叨着在十八年怎样给皇家贵女接的生,那日恰巧就是阴年阴月,孩子落地的时候也是阴时。”
      
      “秦安郡主?对呀,虽然不晓得她具体的出生时辰,但生辰恐怕没人不记得吧。”
      
      每年郡王郡王妃都会给她大摆宴席,这么一算的确是这么个说法。
      
      炸油糕老板还是不肯认输“可当时云家大小姐身上的黑纹可做不得假。”
      
      “也许——”有人小声说“这是在预示,她是那个能平定天下去除邪魔的神女呢——”
      
      妖与神相伴而生。
      
      生与死循环往复。
      
      妖星趁着灾难动乱肆意收割人命“滋养”自己,代表着死亡与绝望。
      
      而神女则与之相对,是赐予这片大地于荒芜后重生的希望力量。
      
      百年前,就有这样一个女子带着神谕而来,救赎世人。
      
      凉月垂眸“云夕瑶反应很快。”
      
      这么短的时间,应是在事发那天就已经了解到了这个故事,并且从中发现了脱困的方法。
      
      与其用一套全新的理论说服他们相信湮龙图是子虚乌有的谎言。
      
      倒不如借力打力,由她来给他们构建一个更加有利于自己的续章。
      
      图川端起豆浆“你知道不是云家。”
      
      “云震山是个很冷静的人,而且一眼就能看明白这局背后的目的,就算他要做,也不可能选这个时间点,至少要筹谋好后路。”
      
      反之,云夕瑶同样聪明,却极端利己。
      
      猜不透镇国公府会不会冒着和天下人对抗的危险保护她,下手为强不奇怪。
      
      凉月略有深思“她肆无忌惮拉崔明珠下水,祸水东引,隐患也不小。”
      
      “那也是她的事。”图川似乎不想再说这些,指了下还剩下的东西。
      
      “吃完。”
      
      凉月笑笑,的确和她没关系,遂低下头专心啃起碗里的包子。
      
      吃完东西,图川顺路去刑狱司。凉月刚准备走另一道岔路离开。两人就被一辆横在当路的马车拦住。
      
      淡淡曦光中,镶金嵌宝的窗牖散发着华贵光芒。
      
      车门上银绣精美的丝绸似是为了遮住外人窥探的目光,但反而却让他们更好奇里面的人是何等金尊玉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