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里的暗卫女配

作者:万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云夕瑶走入屋内,吹了冷风,里面的异香愈发浓郁。
      
      露儿瑟瑟跪在门外“小姐,奴婢……”
      
      “滚进来!”压下的怒气终于在无人处爆发。
      
      云夕瑶咬牙。果然一个不留神,这些小蝼蚁就会给她捅出大篓子!
      
      “还愣着干嘛,把今晚的事情一五一十说清楚!”
      
      “是,是!”露儿拼命点头。
      
      然后把自己以为云夕瑶被鬼上了身,恰好在寺中见到一个认识驱邪降魔天师的香客。
      
      对方说只要拿到她身上一块不邪的玉佩,将它做了法事后毁去,云夕瑶就能恢复正常的经过一一交待。
      
      “你说的香客,是男是女,什么样子?”
      
      “就……就是一个中年女子,寻常农家妇人,哦哦,我想起来了,她手上好像有一条细小疤痕,很浅很浅。”
      
      云夕瑶暗暗记下,继续问“她问你要东西时,给图纸了?”
      
      “没有,她是给我描述的,我一下子就记住了。”
      
      “记住了?”那就是没有证据了。云夕瑶简直被她蠢笑。
      
      仔细把经过对了两遍,确定再问不出其他线索。
      
      云夕瑶平复好心情,走了出去。
      
      外面似乎也已达成“共识”。
      
      刑狱司内。
      
      犯人的惨叫此起彼伏。虽然他们不敢对云震山直接动手,可审起下人却半点不手软。
      
      但问了一晚上,鞭子断掉三根,国公府的人嘴巴却严丝合缝,一句有用的话也撬不出。
      
      云夕瑶走进大牢。
      
      阴暗的角落没有一丝光亮,脚下是混着鲜血和污迹的黑色泥泞。
      
      “云小姐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吧,也是这些人嘴硬不说实话,乖乖交代了,大家都省心不是。”刑狱役接到羽林卫的命令,聪明地把突破口放在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身上。
      
      没受过风浪,没见过阴暗,被人随便一吓恐怕就什么都给交代了。
      
      云夕瑶呼吸微沉,弱弱道“只要他们说出实情,你们就不会打人了吗?”
      
      “那当然,我们与镇国公府无冤无仇,做这事就是为了保住饭碗,糊口罢了,各不为难是最好。”
      
      狱役起开最里面的一间房,比起外面这里格外干净,在墙角还有一扇小小的方格天窗。
      
      “得嘞,您先在里面休息会儿吧,我还要带另一位过去。”
      
      “让她和我一起吧。”
      
      “这恐怕不合适。”
      
      云夕瑶从怀里掏出两枚簪子,金色的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我一个人害怕,让她呆隔壁也行。”
      
      财可通神,这话到哪儿都不假。
      
      没一会,凉月就被带到旁边的牢房里。隔着木栏,云夕瑶询问道“你还好吗?他们没伤着你吧?”
      
      凉月坐在墙角,没有理她。
      
      “你是怪我连累了你?可当时我也自身难保,这里好可怕,我们聊聊天好不好。”
      
      云夕瑶抱住膝盖,也学着凉月靠在墙边“我真的不知道这兵符是从哪来的,你在隔壁有听到声音吗?”
      
      “不记得也没事,反正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受这无妄之灾。”
      
      云夕瑶一直絮絮说着,半点不介意凉月的冷脸和沉默,宽慰安然的声音在这阴暗牢房显得异常温暖。
      
      凉月默默看了她一眼。
      
      这人似乎有千张面目。
      
      总能在最合适的时候变成最合适人。或古灵精怪,或温柔如水,或纯真豁然。
      
      却无一例外牵引着他人的视线和心绪,连她都不止一次被那些善意和美好所迷惑。
      
      门外狱役敲了敲柱子“云小姐,您就别管这个不知好歹的下人了,身份低微脾气倒不小,我倒要看看等会她骨头被打断了是不是也能这么一句不吭。”
      
      云夕瑶“不不,她是无辜牵连,你们可以不用刑吗?”
      
      “这就看——头儿,您来了!”狱役说到一半,狱役头就走了进来,指了指凉月和云夕瑶。
      
      “挑一个,送去审一轮。”
      
      凉月被压到刑房时,地上已瘫了一地不知死活的人。
      
      行刑的狱役满头大汗,撇了一眼他们,扔开又断了的鞭子“怎么还来,累死个人,直接换铁烙吧。”
      
      “这……”狱头有些犹豫。
      
      好歹是南王府的人,鞭子伤好养,铁烙可一辈子都消不了了。
      
      “怕什么,南王都出家了,还会管这破事,早点撬开嘴我们也能早点回去,这一夜夜熬的,你们不累我累!”
      
      众人想了想,也是,一个侍女谁会在意,打废了就再买几个。
      
      “行吧!快点。”
      
      几人熟练地把凉月架上架子,扣住铁环。
      
      呲呲的铁块被碳火烧得通红。
      
      就在快烙上皮肤的那刻,凉月突然冷淡开口“我又没说不说,这么急着用刑?”
      
      “……”狱役的手一顿“你说什么?”
      
      “你们连问都不问就知道我不会说。”
      
      这话……听着好像挺有道理啊。
      
      “你的意思是,会乖乖认罪?”
      
      “别听她忽悠!”
      
      凉月刚想开口。
      
      图川就顺着楼梯,走了下来,换下青蟒服,只穿了件燧石色锦袍。
      
      “图大人!”
      
      “这人我来审,你们都下去!”
      
      “是。”
      
      大门从外面关上。
      
      图川坐到屋内唯一的一张木桌前,看着凉月“站着干嘛,还要我亲自帮你解开?”
      
      凉月转动手腕,铁环应声断开。
      
      图川“皇帝知道你们两个终于斗起来,一定很高兴。”
      
      凉月懂得利用元储棠和元慕照的争斗夹缝求生,皇帝自然更善于用平衡之术来控制手下的人。两个暗主过于亲密的关系早让他心生芥蒂。
      
      “但我一直以为他会是先动手的那个。”
      
      “若无异心,谁也算计不到他。”凉月不意外他会猜到,只是在意他的立场。
      
      “成王败寇,不必多言。”图川摆手,随即皱眉看着凉月的手腕,冷哼一声。
      
      “倒是你,有心思算计别人,自己身上被下烙印都不知道,比那小子也强不了多少。”
      
      烙印?凉月顺着他的视线,引入内力。
      
      淡得几乎不觉的绵涩气息。佛手香……
      
      凉月低下头,心头涌起一丝异样。
      
      图川见她不带犹豫地抹去后,起身按住墙上,一扇暗门打开。
      
      “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支持,先表一下忠心,这文不坑,绝对不坑。
    更新的话我在努力了(可能不太明显),大家没事可以多鞭策我……
    至于男主,图川戏份少得可怜,我都不好意思叫他男主,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女主身后强大坚定的背景板(偶尔黑化抽疯),如果不喜欢也可以忽略。
    最后改文案标签这些……和谐你我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